第一章 “你最好死在外面别回来” (3)
孟婆2017-05-31 15:062,433

  餐桌上。

  乳白色的烤漆桌面上,摆放着六道菜,一锅汤,菜品精美,令人垂涎欲滴,可惜陈冰没有半点食欲。

  “李姐做的饭菜我最爱吃了,好过外面那些五星级饭店!来,你尝尝这个叉烧肉,肥而不腻,可下饭了。”宝儿很勤快地给陈冰夹菜,因为,陈冰的筷子自始至终没敢夹菜过。

  李姐在董家做饭也有十多年了,可以说是看着宝儿长大的,对宝儿有种特殊的感情,看见宝儿带了男朋友回家,特别开心,这位未来的姑爷虽说看着太老实了些,但这样才能被大小姐拿捏得住,她给陈冰盛了一碗汤:“宝儿最喜欢我熬的瘦肉莲子汤了,来,郎仔你也尝尝。”

  李姐是正宗老广州人,普通话不甚标准,“郎仔”在广州话里就是女婿的意思。

  陈冰不懂广州俗语,但看见冯雪的表情微微一变,她慢条斯理的吩咐李姐:“李姐,外人面前,别说胡话。他只不过是宝儿的朋友罢了。”

  李姐察言观色,知道自己说错话了,立即收敛神色道:“是,对不起太太,我说错了。”

  冯雪“嗯”了一声,手中的筷子优雅地夹菜。

  陈冰的头低得恨不能钻进碗里,他红了脸,飞速地吃饭。

  宝儿心疼男友,“啪”地一声放下筷子:“妈,你有完没完?他不是我男朋友,难道你是?你要再这么说话,这饭我们就不吃了。”

  董国涛蹙眉:“干什么呢这是?吃饭就好好吃饭,都别说话。”

  董国涛虽寡言少语,但气势一出来,宝儿就不说话来,愤愤的看了一眼冯雪,见妈妈也不说话,这才作罢,又心疼陈冰干吃饭不吃菜,在桌子底下悄悄踩他一脚,给他夹了一块白切鸡肉。

  陈冰咀嚼着鸡肉,一心只想快点吃完这顿饭,好早点回到他自己的小窝,但一着急,被鸡骨头卡住了,他憋得满脸通红,也不敢咳嗽,还是宝儿见状,给他倒了一杯水,说:“别急,慢慢吃,我妈不是老虎,她不敢拿你怎么样!”

  说着,还特意示威似的瞪了一眼她妈,冯雪心中也是气得不轻,却又不好发作,只得冷言冷语道:“是啊,慢些吃,鸡肉管够,这里不是乡下。”

  陈冰听着这话,心中那股子无可名状的怒火开始升腾,他知道丈母娘看不上自己,再怎么装孙子也看不上,那又何必扮孙子?该表态的时候,还是要表态。他喝了口水,表态道:“阿姨您放心,我已经在广州买房子了,不会让宝儿跟我回乡下的。”

  “我的女儿,自然是不能去乡下过穷苦日子的。从小这么锦衣玉食养着她,可不是为了长大受罪。”

  “吃饭!”董国涛敲了敲桌子,瞥着冯雪:“你今天话也多了点。”

  “怎么呢?还不让人说话了?我是她妈,我操心她的婚姻大事,有什么问题?”冯雪索性放下碗筷,板着脸道。

  李姐一看气势不对,轻声说了句“吃好了”就悄无声息地踮起脚溜进厨房里,再没出来过。

  陈冰如鲠在喉,想告辞,但女友的手在桌子底下丝丝拽住他胳膊,望着宝儿恳切的脸,他心软了下来。

  宝儿自知这般下去,吃亏的只会是陈冰,她看着冯雪,语气也不再强硬:“妈,有什么话,能不能咱们回头再说?”

  “不行!”冯雪彻底拉下脸来,直视陈冰:“陈冰,你是叫这个名字吧?关于你父亲的事情,一个月前,我特意派人去你老家打听了……”

  “阿姨,您调查我?”

  “妈……你怎么能那么做?”

  陈冰与宝儿异口同声质问冯雪,只不过,陈冰是愤怒,宝儿是伤心。

  董国涛放下碗筷,一副静观其变的样子:“既然话都说到这儿了,那个,小陈啊,你阿姨也是为了宝儿好,为人父母不容易,等你将来当了父母,你就能体会到我们的心情了,还请你不要见怪,啊,你父亲的事,你能说说吗?”

  董国涛的口吻虽然温和,态度却是毋庸置疑的,陈冰满腹怒火无从发泄,心中百味交加,低着头,一言不发。

  关于父亲的事……有什么好说的?又从何说起?或者说,说什么呢?

  当年那件事,就连他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情况……他的脑袋一片混沌,眼前又开始出现虚实交替的场景,耳朵再次失灵。

  “陈冰,你说呀……那件事又怎么了?不是一直没有证据吗?”宝儿是知道父亲那件事情的,两人交往没多久,陈冰就一五一十告诉她,让她做个选择,宝儿当初的答案是“我喜欢的是你这个人,我选择的是你,与你父亲无关,只跟你有关,我要的是你。”两年前是这样,如今也是一样。

  陈冰摇头,痛苦地捂着脑袋,他隐隐约约间听见乡邻们的指责“你父亲是个畜生,人渣!你离他远一点!”

  “妈!”瞧见陈冰脸上痛苦的神色,宝儿愤怒的冲冯雪吼道:“你非要问这件事吗?那好,我告诉你,这事我早就知道了,但是我告诉你,我不在乎!我只在乎陈冰这个人!我要和他在一起!!”

  冯雪冷冷看着自己的女儿,脸上也布满怒意:“你知道?你知道他的父亲是个强奸犯、一个多次强奸儿童却逍遥法外的人,即使这样,你也愿意和这样的人在一起?”

  冯雪伸手指向陈冰:“他很有可能是一个强奸犯的儿子!让我来告诉你,他父亲性侵的那些孩子,还只是些未成年的孩子,仅仅12岁!你怎么知道他的基因里没有这些犯罪因子?”

  陈冰的脑袋嗡嗡作响,头顶上巨大的水晶吊灯反射在乳白的烤漆桌面上,仿佛无数盏明晃晃的手电筒,照得他一阵阵头晕目眩,他看到了父亲跳进了冰冷的大河中,汹涌的河水瞬间吞噬了父亲的身影。

  “一个强奸犯的儿子,你怎么能嫁给这种人?我们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你让我们家脸面往哪儿搁?”冯雪的语气里透着熊熊怒火,她捏着鼻尖,嗓音尖锐道:“我和你爸以后出去,给人介绍你的老公,你好,这是我的女婿,他的父亲是个强奸犯,不过请你放心,他是个好人哦,是这样吗?”

  “闭嘴!”

  陈冰发出怒吼,他重重的一拳砸在乳白色的烤漆桌上,桌上的汤碗为之一振,他猛地站起身来,身后的椅子倒地发出一片哗啦啦巨响。

  这声怒吼,让喋喋不休的冯雪吓了一大跳,她大概从未见过如此粗鲁之人,一时间脸色苍白,有些惊惧地站起身来,后退了一步。

  陈冰看着冯雪那苍白失色的脸,心中有些复仇的怒火在升起,他仿佛在面对当初那些指责父亲是强奸犯的乡邻,那时弱小的他,多么想对他们大吼一声:“闭嘴!!我父亲不是强奸犯!他不是那样的人!”

继续阅读:第一章 “你最好死在外面别回来” (4)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悄无声息的谋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