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不合时宜的人(9)
孟婆2017-06-06 11:502,838

  保证书:

  本人(郑成仁)在此向杨小慧承诺,替杨小慧保守她的秘密,一旦违约,没能遵守承诺,将会粉身碎骨,不得好死。

  郑成仁在下面郑重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并用学校盖章的红印泥按下了自己的大拇指手印,他郑重其事地做完这一切,将这张保证书交到杨小慧手中。

  “现在,你可以相信老师了吗?”

  小慧反复看着保证书,她不敢相信,眼前的老师竟然会如此认真对待自己的秘密,紧张的神情逐渐缓解,小慧将保证书叠好,塞进裤兜里。

  接着,她突然毫无征兆地扑进郑成仁怀里。

  郑成仁吓了一跳,手足无措。

  “老师,我的秘密就是……”小慧泣不成声,一直以来,她埋藏着这个秘密,实在是太久了,她渴望有人能承担自己心底的秘密,渴望有人为自己分担,直到现在,这个人终于出现了,她顾不上眼前的人是自己的老师,像是垂死挣扎的人遇见了兽医,她不在乎郑成仁能不能救她,但她至少要试一试。

  “老师,我爸爸,我爸爸他……”小慧一字一句,极其艰难地说出了一段让郑成仁难以置信的话。

  郑成仁愣住了,他好久都没有反应过来。

  一时之间,他甚至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怎么可能呢?要他相信一个父亲会对自己的亲生闺女做出那种天理不容的畜生行为,这件事彻底颠覆了郑成仁的认知,他可以相信小慧的父亲虐待女儿,但他却难以相信,一个父亲,竟会用这种方式凌辱自己的女儿!

  看见他眼神里的怀疑,小慧知道他不相信,她哭了起来,委屈的哭声穿破了天际:“这是真的,他不是人,他……就是个畜生,我恨他!”

  小慧害怕郑成仁不信,她想要脱下自己的裤子给郑成仁看,她急切想要得到郑成仁的信任和支持,虽然她也不知道这样做了以后,即便老师相信自己,又能如何帮助自己,但她只知道,她需要有人相信这件事情!

  “小慧,你不要这样做…… ”郑成仁试图阻止这个情绪激动的孩子,他伸手去拉小慧的手。

  就在此时,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推开了。

  原本只有郑成仁和小慧的办公室,突然之间闯入另一个人——李主任。

  这个突然闯入的人,令办公室内的一大一小惊诧不已,小慧惊慌失措地回头,急匆匆把裤子拉起来,一把抓起衣服,脸上仍然挂着未干的泪痕,带着耻辱的泪水匆匆逃离现场。

  面对李老师探寻的目光,郑成仁百口莫辩,纵然他有心想要解释,但他已答应过小慧,要为她保守秘密。

  既然要保守秘密,那么,他要用怎样的说辞,才能让这件事看起来不像那么回事呢?

  就在郑成仁还在思索的时候,李主任露出阴冷的笑容,他那把干燥的嗓音如同断了弦的二胡:“呵呵,郑老师,被抓奸了吧?不过,你放心,我保证,绝对不会把这件事情说出去的啊!只要你今年不跟我争‘优秀教师’的评奖,我会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

  郑成仁知道这家伙在想什么,他清者自清,何须怕这个虚伪的家伙胁迫?他猛地摔了自己的陶瓷水杯,勃然大怒:“李主任,你心里龌龊,眼里看到的也便龌龊!本来就什么都没有发生,我是清白的!”

  李主任这几天就等着抓郑成仁的小辫子,放学后得知郑成仁没走,偷偷看到小慧进入办公室,他特意等了许久才闯入进来,为的就是这一刻。老实说,他原先也并不十分相信流言,但还有什么能够推翻他亲眼看到的“罪证”?他冷笑:“郑成仁,你就少装好人了,难怪你这些年总是不肯调职去县城高中,原来是为了留在这里,做尽坏事也没人能管你……啧啧,都被我当场抓包了,还能嘴硬,你的脸皮还真是比城墙还厚上三分哪!”

  “你!胡说八道!”郑成仁气得面色铁青,他仍然沉浸在刚才小慧所吐露出的秘密带来的震惊中,面对李主任的胡搅蛮缠,他只觉得面前此人面目可憎,既然话不投机,懒得再费唇舌,他冷哼一声,愤怒离去。

  郑成仁并不知道,炸弹已经埋下,只待点燃。

  这些年来,郑成仁荣升国家一级教师,被省里多次授予各种荣誉奖,几乎年年都获得全省优秀教师称号,对于他个人或学校而言,这是一件值得庆贺的喜事。于他,是对他无私奉献的奖赏;于学校,则是让学校知名度与美誉度、曝光度都爆增,成了一块招生的金字招牌。

  然而,名誉可以成就一个人,也可以毁掉一个人,郑成仁的这些荣誉称号落到别有用心的人眼里,那就是“沽名钓誉”,省城几所重点高中都向他抛来了橄榄枝,待遇、职位任由他选,还能把家里人户口也都转到城里,可他却一再拒绝,甘愿留在这个落后、破旧、毫无前途、待遇恶劣的乡村中学里。

  从前,人们不理解他,最多只是背地里骂他缺心眼,而现在,经过李主任的大肆宣传,这些看似不合理的行为,终于有了极其合理的阴暗动机——郑成仁之所以始终留在乡村中学,不是因为他有多么高尚多么伟大,而是他有更加不能告人的目的:为了能随时玷污女学生。

  是啊,留在落后贫穷的乡村,欺凌农村的女孩子,这些孩子父母大多常年在外打工,父母疏于照顾,又加上他的名师光环,学校处处让着他,也不敢拿他怎么样,这就是郑成仁这些年留在乡村的原因。

  至于他乐善好施、常年资助学生的举动,那更是别有用心——只不过是为了掩饰他的龌龊行径罢了,他就是一个十足的小人、伪君子、恶心卑鄙的淫棍。

  “听说了吗?大河中学那个特级老师、郑成仁,原来是个老流氓,竟然在学校欺负女学生,真不要脸!”

  “是呀是呀,我听说,教导处的陈老师亲眼目睹他在办公室里玷污女学生呢,是一(2)班的一个小女孩,陈老师看见小女孩穿上衣服哭着跑出去的!郑成仁还很嚣张的骂陈老师,说不怕他传出去,反正也没人会信!”

  “怪不得他不愿意去省城教书,还以为他是圣人,原来人家是不爱名不图利,却独独好这种事情。”

  “我邻居的侄女的老公的妹夫是陈主任的外甥,听他说,陈主任当时想揪住郑老师报警,还被校长拦住了,校长怕这件事传出去,他这个校长就当不下去了,这些当官的啊,啧啧,只顾着自己的官帽子,也不知道一年能捞多少钱……”有人算计着钱校长一年捞多少黑心钱。

  “别说那些事儿了,你们有没有问过自家孩子,尤其是女孩子……要看好自己闺女,赶紧回家问一问吧……”

  大河镇中心的那条大河里,河水将整个镇子一分为二,正是夏季农忙季节,妇人们每天清晨早早就来到河边洗衣服,一边洗衣服一边交换自己最新得到的“一手新闻”,人们津津乐道地谈论着大河中学郑老师的丑闻。

  有些与郑成仁素不相识、自己家孩子早已念了高中的妇女,为了掌握“早间河边新闻发言权”,甚至捏造谎言,辩称自家闺女以前也是郑成仁的学生,早几年就听说郑成仁曾经对班里的某几个女生动手动脚,甚至还曾经留女学生在教师宿舍过夜,美名其曰给她“补课”,形容得绘声绘色,仿若亲眼所见。

  流言越传越快,像大河镇里川流不息的河水,随着妇女们在那条河里叽叽喳喳的热议着,三天以后,几乎半个镇子的居民都在骂老郑是个老流氓;而所有听到这些流言的家长,都暗暗担心郑老师有没有伤害过自家闺女或者亲戚家闺女?他如果留在学校里,会不会继续伤害孩子们?

  于是,这些父母回到家,开始审问自己家的闺女。

  一场可怕的灾难,就此掀开了大幕,默默降临。

继续阅读:第四章 沉默者 (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悄无声息的谋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