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如果世上已无光明 (2)
孟婆2017-06-13 15:473,067

  大河镇里,大河桥下,河水已不如当年湍急,河的两岸边,这些年来新建的楼房排列得密密麻麻的,比之当年河岸两边零星散落的几户人家,添了几分人气,然而河边堆满了垃圾,不免显得颓败。

  大河中学的铁校门依然矗立着,门口处的保安岗亭重新修建了,隔着铁门,尤文丽能够看见里面新建的两栋教学楼。

  “大闺女……”司机在背后犹犹豫豫地喊了她一声。

  “什么事?”尤文丽皱眉,从十八沟村送到这里,跟司机约好四十块,到了校门口,司机张口要五十,尤文丽懒得和他计较,从钱包里抽出一张五十块递给他,只想快点打发他走。

  司机咧开嘴笑,有些不好意思地问道:“大闺女,你出嫁了吗?要是没出嫁,我有个侄子还没结婚呢,看着你俩年龄差不多,要不给你介绍一下?我那侄子虽说少了一条手臂,可是干活儿很麻利的……你是哪家的闺女?女孩子年龄大了,可不好嫁人咯,不能太挑剔,要不然就嫁不出去了。”

  尤文丽心里一阵厌烦,她拉下脸来:“不用,谢谢。”

  尽管她知道司机也许没有恶意,但是,她的确不喜欢这种山村里的价值观,她知道自己一辈子买不起城里的房子,然而,那又如何?在城里,即便只是打工,她也是自由的,这就是她为什么21年从不回家乡的原因,在这里,既没有她牵挂的人,也没有她想要回来的理由,一个都没有。

  司机没有离去,仍然在叨叨着什么,尤文丽维持着礼貌,心里祈祷着保安赶紧来开门。

  来开门的保安,是学校退休的老教师返聘,幸亏如此,尤文丽得以像他打听许多人事,自己记忆中几位老师,要么调职,要么退休,其中一位去年因病去世了,尤文丽听得唏嘘不已。

  “李主任呢?他还在学校吗?”尤文丽记得,当年学校召开了一次全校师生会议,李孝利主任在讲台上,拿着话筒扯着脖子喊道:“还有哪些女同学被郑成仁郑老师欺负过,请主动来找我,我一定会还你们一个公道!”

  “哪个李主任?”

  “李孝利,那个身材很肥胖的主任。”尤文丽比划着,形容李孝利的样子。

  保安回忆了好一会儿,才拍着大腿叹道:“哦,你说的是李副局长啊,他这些年来可是平步青云啊,从钱校长退休后,李主任就升到副校长,从副校长一路升到校长,然后去了教育局,现在是县教育局的副局长呢,在县城买了大别墅,我听说他家里四个人,一人开一辆跑车,在县里可风光了,他好多年没回学校了,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你也是他的学生?”

  尤文丽露出鄙夷之色,“不是,没想到他那种人也能当官。”她言辞之间丝毫不掩饰对李孝利的憎恶,退休的老教师大概也少见这样的学生,眯着眼睛愣了好一会儿,才感叹了一句,现在的世道,看不懂。

  1994年的学生档案,自然是不可能保存到现在,尤文丽问了几个至今尚在学校的老师,没有人记得杨小慧这个名字,直到有位老师问起她为何寻找当年的老同学,尤文丽沉吟再三,才说:“不知道老师们还记不记得郑成仁老师?”

  几个老师面面相觑,“当然记得他,他可是我们建校以来最恶心的一位老师。”

  尤文丽皱眉。

  “对,简直是毁坏学习名誉,自从他出了那件事之后,第二年学校招生率大大下降,后来一直没恢复过来。”

  “简直就是个人渣啊,如果不是他做了那样的事情……”

  “各位老师!”尤文丽皱着眉头,打断了他们的议论,几个老师的视线焦点同时落在她脸上。

  “我想问一问,当年那些事情,你们中有人眼见为实了吗?还是仅仅只是道听途说?”

  被学生这么一问,老师们脸上多少有些挂不住,他们都已近退休的年龄,教过的学生太多了,根本不记得有尤文丽这样一个学生,但是学校生活平淡,有学生带着水果前来探望,他们自然也很高兴。

  此时,其中一位年龄较大的老师收敛了笑容,说:“这还能有假吗?李主任亲口说的。”

  “有时候眼睛见到的都未必是真的,何况你们只是听到李主任那么一说,李主任说的话,能信吗?他是什么人,过了这么多年,相信各位老师应该也能分辨出来了吧。”尤文丽毫不客气地反驳。

  “怎么能那么说呢?郑老师当年自己也没否认他对那几个女生做的事情啊,这不就是默认了嘛!”

  “就是就是……对了,我想起来了,你刚才说的杨小慧,好像就是其中一个被郑老师欺负的女学生吧?”

  这么一说,另外几位老师也有些印象了,若是单单提起杨小慧这个普普通通的名字,他们没什么印象,但是把“杨小慧”与“郑成仁”联系起来,几个老师马上联想到当年的往事了。

  “好像是那个女生被郑成仁搞大肚子了,后来被学校劝退,对不对?”

  “肚子搞大了?这又是听谁说的?”尤文丽一愣,她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

  “当年学校的老师都知道啊,唉,也就是在那个年代,那个学生家长怕传出去对名声不好,没有告他,要搁现在,郑成仁肯定要判刑的!”

  ……

  几位老师议论纷纷,尤文丽再也听不下去了,隐约中,她似乎抓住了一点蛛丝马迹。

  然而,当她问起关于杨小慧的家庭资料时,无一人知情。

  保安老师建议她去找退休的钱校长,提到钱校长也许知情,并将钱校长家中地址告知尤文丽。

  “郑老师是无辜的!我一定能找到证据,证明他的清白!!”

  离开时,尤文丽如此说道。

  几位老师不以为然,他们不明白这位学生何必要做这些无所谓的事情。

  尤文丽也不指望他们能够懂得。

  钱校长家住在大河镇中心的大河村,村子不大,尤文丽很快找到了钱校长家。

  钱校长今年七十多岁了,头发已经花白,耳朵也不大灵敏,但当尤文丽表明来意之后,老人异常的沉默。

  在沉默了许久之后,他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老人浑浊的眼睛里有泪花泛动,他说,他一直坚信郑成仁是无辜的,只是,郑成仁始终不肯自辨,过了这么多年,老人以为这件事会不了了之,他怎么也没想到,在许多年以后,会有一个人来替郑成仁辨明真相。

  “孩子,他是一个好老师,他那么做一定是有苦衷的,你如果能帮他,相当于帮他解开了包袱,作为他的老师,我在这里先向你表达感激之情!”钱校长握住了尤文丽的手,庄重地嘱托。

  钱校长当然记得杨小慧,根据他的描述,当年,就是杨小慧的父亲指证郑成仁,教育局不得不对郑成仁做出处置公告:被开除教师队伍,永远不得录取。

  杨小慧父亲指证郑成仁的罪证,是杨小慧肚子里的孩子,据说,村里的接生婆给杨小慧接生时,那孩子已经7个多月大了,生下来就是死婴。

  在大河镇里,一直流传着一些古老的传言,比如,女人生下死婴,意味着整个村子都遭到了诅咒。

  因为这,杨小慧所在的杨家庄村里,所有人都对郑成仁恨之入骨。

  “钱校长,关于杨小慧生下来的那个孩子,既然您相信不是郑老师的,那您有什么判断吗?”尤文丽问道。

  钱校长摇摇头,这些年来,他也一直想知道答案。

  “你查到了真相,一定要记得来告诉我啊!”送尤文丽离开的时候,钱校长紧紧握住她的手,再三嘱托她。

  杨家庄村,位于大河镇河西的将军山上面,大河镇在整个县城的地理位置上已经极其偏僻了,而杨家庄村则是大河镇最偏僻的村子。因此,可以说,杨家庄村,是白河县里地理位置上最偏僻的村子。

  因为偏僻,因为土壤不适合耕种,注定了杨家庄村也是整个县城最贫穷、最落后的村子。

  杨家庄村坐落在将军山上,距离大河镇有三十多公里的路程,那里至今仍未通公交车,山路极其险峻,只能骑摩托车上山,天色已近黄昏,也没人敢上山,尤文丽找到一个摩托车店店主的儿子,和他谈妥价格,第二天一早,他骑摩托车带尤文丽去将军山的杨家庄村。

  这天晚上,尤文丽住在镇上的旅馆里,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在脑海里如同默片一幕幕无声闪过,令她彻夜难眠。

  而今晚注定失眠的,不止是她。

继续阅读:第五章 如果世上已无光明(3)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悄无声息的谋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