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如果世上已无光明(5)
孟婆2017-06-13 15:482,485

  果然,老头听了尤文丽的话,一改先前的态度,结结巴巴地说不出话来。

  石头拍了拍老头肩膀,说:“大伯,先前骗了你,不好意思啊,我也是听队长的命令行事,你接着说,那个郑成仁和杨小慧,是怎么一回事?”

  老头大概觉得尤文丽多少是个“官”,再也不敢含糊了,竹筒倒豆子似的一股脑儿说道:“那个郑成仁是省里都很有名的老师呢,没想到会对学生做出这种事,当时不止是杨小慧,别的村子里还有几个姑娘也被欺负了。但是杨小慧这孩子最惨,她怀孕了,也是命苦啊,平时瘦巴巴的,也没人留意她肚子大了,等到出事的时候,村里的张老太太给接生的,生下来孩子就死了,你说这事可恨不?她爹为了掩藏丑事,也不让我们上报给村里,就在自家后山上,挖了个坑埋了。”

  这事尤文丽之前已经听老师们提起过,她不能理解的是村民们的怨恨:“最悲惨的是杨小慧啊,她受到了伤害,为什么你们还反而怪她带来厄运?”

  “唉,你们是不知道啊,从那以后,那山上就一直处怪事……村里谁家养的鸡啊猪啊,只要上了那片山,就回不来了,过几天就会发现尸体被啃得毛都不剩……”

  “那也许是山里的野兽吃的呢?”石头提出自己的疑惑,将军山里的黄鼠狼、野猪、甚至野狼,近些年都偶有出没,十几年前,山里有狼狗也不稀奇,那时节,山里的人家里,几乎家家都有一把猎枪。

  “如果只是这些畜生被吃了,我们也不会大惊小怪了,没多久,村里一个小子上山砍柴,腿脚麻溜着呢,平时干活儿也没问题,那天早上哼着歌儿上山劈柴,傍晚的时候,被人发现了,昏迷不醒地躺在山脚下,一条腿断了,舌头没了,醒来以后,人就疯了。大家都说,这就是那死去的小鬼作祟。”

  老头提起这件事,言语间仍然有种恐惧,他四处张望,仿佛那“小鬼”的鬼魂真的回来找他算账似的。

  “从那以后,这些年,大家几乎能不去就不去杨家的后山了,实在逼不得已,也肯定是大白天邀好几个人一起上山。”

  尤文丽与石头面面相觑,这故事实在有些瘆人,尤文丽不大相信:“你说的那小子,还在村子里吗?这事是真的吗?”

  老头因为遭到质疑,似乎很生气:“当然是真的!这件事情,你上我们村子里,随便像谁打听都行!就是村头王老头家的小子,叫王大头,大头还活着呢,只是不能说话了,这些年疯疯癫癫,时好时坏的,可怜了他爹妈一直伺候他,过几年他爹妈走了,大头咋办?”

  尤文丽沉默半响。村子里的人迷信,才会将一切异常归咎于“小鬼”,而尤文丽敏感地察觉到。这其中恐怕别有隐情。

  不过,她此来是为了调查杨小慧的事情,对于王大头的事情,她不便多问。

  向老头打探了杨小慧家中的情况,得知自从那件事发生之后,村子里的人都将杨小慧视为不祥之人,认为她给村子里带来了灾难,村民们和她爹商议,将杨小慧送走,远远地离开村子。

  人们认为,死去的“小鬼”冤魂未散,要报仇,只有杨小慧离开了,“小鬼冤魂”才能跟着离开村子里,村子才能重归宁静。

  杨小慧她爹拗不过村里人的议论,几个月后,就把杨小慧送到县城打工去了。

  “过了一个月,她爹托人去她打工的县城餐馆里找她,老板说,她偷了店里的钱,跑了,这么多年,也没有音讯。要不是她爹时不时收到一些银行汇款,我们都以为她死在外面了。”

  告别老头,尤文丽心情很沉重。

  她相信,那个导致杨小慧怀孕的人,绝对不是郑老师。

  只是,如若不是郑老师,还会有谁呢?

  联想到老师所写下的那封保证书,以及多年以来的缄口默认,杨小慧的顺从,证明导致杨小慧怀孕的人,是一个不能说出口的人……一个大胆的推测从尤文丽心底里升起,她背上腾起一丝寒气!

  “姐,你要找的是这个杨小慧吧?她那么多年没回来了,我们还去她家里吗?”石头问。

  “去!”尤文丽望着前方葱茏的大山深处,目光坚定:“既然来都来了,那就去看一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是怎样一个家庭,怎样的成长环境,才会导致杨小慧当年在那间办公室里,在教育局调查组来调查的时候,对所有人说,是郑老师侵犯了她?

  这是尤文丽心中最大的疑问,钱校长告诉她,当年,如若不是杨小慧指控郑成仁,若不是杨小慧的父亲带头闹事,也许事情不至于发展到无法挽回的地步。

  摩托车向前骑行了大约十来分钟,停在一片池塘边,石头陪着尤文丽来到杨小慧家。

  这是一间破烂不堪的泥土屋,泥土黄的外墙一层层脱落,两扇木门被锈迹斑斑的铁锁锁住,屋子看上去已是危房,使人怀疑一场暴风雨就能让这间破烂的屋子倒下。屋檐下的吊绳上,悬挂着一排排玉米、晾干的青菜叶、白萝卜等干菜。

  “这家里好像没人啊,咱们要在这里等吗?”石头虽说是个胆大的小伙子,可到了这里,不知为何觉得心里发毛,联想起老头说的那个恐怖鬼故事,那个小鬼的冤魂就在这屋子后山上,他只想快点离开。

  尤文丽没答话,她扒拉着门缝,试图通过门缝看清屋内,然而屋子里面黑漆漆的,什么也瞧不见。

  “等一等吧,至少要见到她家人。”尤文丽心里想,尤其,是杨小慧的父亲。

  “姐,你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石头竖起耳朵,背靠着墙壁说,“很奇怪的声音,哼哼唧唧的,像小孩子的哭声……”

  “别胡说!”他这一说,纵然尤文丽是坚定的唯物主义者,也不免心慌。

  山里很安静,偶尔有几声鸟叫,鸟儿从天空中飞过,风吹得不远处的树叶,哗啦啦作响,一切都很静谧,静谧中又透露着异样,令人不安。

  “姐,你听,那声音又来了!”石头突然一把抓住尤文丽的胳膊胳膊说。

  尤文丽吓了一跳,在他的指示下,也隐约听到了什么东西的声音。

  那声音哼哼叽叽的,很有规律,不像是动物发出的声音,但,也不太像人类能够发出来的声音。

  “好像是从屋子里面传出来的?”两人面面相觑。

  尤文丽慢慢踱步到大门口,隔着门板,侧耳倾听。

  “嚯嚯,嚯嚯……嘶嘶,嘶嘶……”

  那声音也越来越清晰,仿佛近在耳边,令人心里发毛。

  石头下意识想逃跑,尤文丽却皱着眉头,她不信这世界上有鬼神,如若真有,那些坏人为什么没遭到天打雷劈?

  尤文丽隔着门,扒拉着门缝,木门的门缝大约有手掌宽,她定定地看着门里面。

  门里,有一双眼睛,定定地望着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悄无声息的谋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悄无声息的谋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