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如果世上已无光明(7)
孟婆2017-06-15 10:494,506

  一屋子的人,都冷眼旁观,没有一个人出言制止,更没有一个人上前帮忙。

  “住手!你再打我就抓你了!”尤文丽气不打一出来,这年头,居然还有男人这样家暴自己的妻子?她忘记了,这里是偏僻落后的农村,也可以说是法外之地。

  杨正法嚣张回骂道:“就算你是警察,警察也管不了我打老婆吧?”

  对啊,这是别人家的家事,尤其是,在这落后的山沟沟里,男人打老婆,几乎是天经地义的,就算真有警察在场,警察也不能干扰民事纠纷,如果受害者自己不报警不坚决要求起诉,旁人又能奈何呢?

  尤文丽捂着脸上的伤,看得胆战心惊,看来,为了逃避家暴,这疯婆娘这些年来一直是清醒的。

  而刚才众人那一系列的反应,也印证了她的推断:真正性侵杨小慧的,不是郑成仁老师,也不是别人,正是她的亲生父亲——杨正法。

  人群中,一个青年疯子大喊一声,又笑又哭地跑出去了,谁也没有注意到,他是什么时候来的。

  “王大头又受刺激了?又发疯了。”一个拄着拐杖的老太太,露出一口没牙齿的牙床笑嘻嘻的说,仿佛这屋子里发生的一切,于她而言不过是一场消解生活无聊的精彩戏码。

  尤文丽掩饰不住心头的憎恶,蹭地站起来,她望着这一屋子的中老年人,指着他们,道:“现在,真相出来了,当年侵害杨小慧的,就是她自己的父亲!”

  “而你们,这些人,当年是你们逼着杨小慧离开家,她只是一个弱不禁风的小女孩,你们想过她以后要怎么办吗?你们这些自私自利的人!”

  “关我们什么事啊?她当时也没说是她爹干的啊……”一个四十多岁的妇女嘟囔着,眼看着杨父恶狠狠的眼神,后半句话咽回了肚子里。

  “你不要胡说八道!就算你是警察,如果你没有证据,小心我告你诽谤,别欺负我们乡下人不懂法律!”杨正法打完了疯婆娘,这才警告尤文丽。

  他站在那里,双手紧握成拳头,面容肃穆。

  而屋子里其他村民,也是一脸麻木,甚至充满敌意地望着尤文丽这个“外来者”。

  石头见势不妙,拉着尤文丽道:“队长,今天先收工吧,回头我们再来。”

  他用力拉尤文丽,尤文丽仍不甘心,石头小声说:“好汉不吃眼前亏,真要在这里出点事,都没人能救我们。”

  尤文丽只得作罢,自己不能连累石头。

  他们起身,准备离开,村民们将他们团团围住,仿佛只要杨正法一声令下,他们就会冲上来撕碎这两人。

  尤文丽不得不大声道:“石头,队长什么时候来接我们?”

  “噢,刚才队长给我打电话了,他们已经到了镇子上。”石头机警地说。

  在一群虎视眈眈的村民注视下,石头搀扶着尤文丽,离开了杨家。

  摩托车发动后,开出一段距离,石头才停下车,说:“姐,刚才你装警察装的真像,把那些人都糊住了!我都紧张死了!你太聪明了,我好崇拜你!!”

  尤文丽小心地处理好伤口,才说:“我在城里一家公司当主管的时候,手底下管着二十多人的团队,气势都是磨练出来的。你刚才表现得也很不错啊,我相信以你的资质,如果你去城里工作,你将来也能独当一面的。”

  石头露出羞赫的笑意,接着,他想到什么似的,追问道:“姐,刚才你说那个他爹奸污自己的女儿,都是真的吗?”石头开始对这件事情感兴趣了。

  “我也都是瞎猜的,但看来我猜的八九不离十。”

  “接下来怎么办?”

  “咱不是有杨小慧的身份证号码了么,去查查她的下落,然后,我要去找她。”

  “她没死?”石头睁大了眼睛。

  “当然。要不然你以为我费劲找她干什么?上车,走吧。”

  尤文丽几乎能够确定,就是这个叫做杨小慧的女孩子,污蔑了郑老师,如今郑老师病重垂危,无论如何,她都想要在郑老师离开之前,找到杨小慧。

  她要杨小慧亲自向郑老师道歉!

  坐在摩托车后座上,尤文丽的记忆逐渐回到了23年前的那个午后。

  那时候,学校里有关郑老师侵犯了几个女同学的传闻满天飞,尤文丽只要听到有同学议论这件事,就会反驳,她不能容忍郑老师被人这样污蔑。

  那天中午,本来应该是午睡时间,尤文丽蹲在厕所里,那时的厕所是敞开式的,她听见几个女生在厕所里大声议论:

  “你们听说了吗,一年级有个女生,叫陈望弟,到处跟人说郑老师是无辜的,真可笑!现在还有人信郑老师吗?”

  “就是,呵呵……你们是没看见,自从那天调查组来了以后,郑老师现在回到家就被他老婆骂,我二叔家离郑老师家不远,我听我表弟说他被骂的很惨,想想以前上课的时候,郑老师总是点名批评我,看他这下子还怎么得意!”

  “诶,我爸妈现在对我可好了,我爸再也不打我了,还给我买了很多唐僧肉,糖果给我吃,我看小人书,他再也不说我了,哈哈哈,怎么样,我就说我这个主意不错吧?”一个声音十分得意嚣张的说:“没想到撒个谎就能得到这么多好处,以后咱们都学精着点。”

  她们口中的陈望弟,听到这里已经无法克制胸中的怒火,她一直坚信这是污蔑,而现在罪魁祸首就在隔壁!她迅速擦屁股,沿着议论声往厕所里面走。

  那几个声音还在议论:

  “哎,你们说那个陈望弟,这么护着郑老师,难道她真的跟郑老师有一腿?哈哈哈,要不然她怎么会到处跟人打架呢?”

  “没准郑老师真的会对她们做那种事呢,你们听说了吗,杨小慧被送到乡卫生所检查,她身上有被人侵犯过的痕迹呢,不是郑老师还能是谁?”

  “那看来陈望弟也被搞了,估计搞得挺爽的哈哈哈!”

  陈望弟一言不发地走过去,揪住那个笑的最开心的女生头发,朝死里打,她记得那把声音,那是二年级3班的问题学生李艳萍。

  那天午后,陈望弟和李艳萍、陈琳、王梦琪三个女生大打一架,最后,以陈望弟浑身是血而告终。

  许多年后的今天,回忆起这件事,陈望弟,也就是尤文丽,仍然记得胸口那股愤怒。

  此时的她还不知道,命运早在许多年前,就已将她与李艳萍、陈琳、王梦琪的命运捆绑在一起,一根谁也看不见的绳子捆绑着他们,绳子的这头,是陈望弟、郑成仁,以及杨小慧,而绳子的另一头,则是那三个令全校老师头疼的问题学生:李艳萍、陈琳、王梦琪。

  那一年,始于那三个女生编造的谎言,在多年以后,将会被尤文丽亲手揭开,尤文丽也将成为三个人的噩梦。

  在那天确认了郑老师是被冤枉之后,尤文丽去找郑老师,她愤怒地告了一状,并且天真地认为,若老师知道这一切都是那三个人的恶作剧之后,事情就会好转。

  可是郑老师只是摸了摸她的小脑袋,对她说,不用替老师担心,你好好上学就行了。

  那是尤文丽1994年最后一次看见郑老师的背影,他走得那样失落,像个脚步蹒跚的老人。

  那时,年幼的尤文丽尚不知道命运的残酷,不知道一个谎言,能够改变许多人的命运。

  那时,30岁的郑成仁也未预料到,他的人生,就在那一年的夏天,翻开了他意想不到的一页,从此以后,他的人生被彻底改写了。

  同时被改写的,还有尤文丽的命运。在第二年的秋天,她收到了郑老师送来的学费,可是,之后郑老师就远离家乡,去外地打工,再也不能援助陈望帝弟,望弟无奈地中断了学业,不得不外出打工。

  她用了很多年的时间,从最底层的工厂流水线女工人开始努力,一点一滴的凭借自己的勤奋和聪明,才奋斗到了一家中型企业的hr主管的位置。

  如果不是重遇郑成仁,尤文丽也许早已忘记了当年的事情。

  如果不是郑老师当年被污蔑,也许,自己念完了大学,成为了自己最向往的人,按照自己理想的方式去度过一生。

  尤文丽痛恨那些污蔑郑老师的人!

  尤文丽自己也说不清楚,她为何执着地寻找真相,她心里有一道声音,非常明确,那声音告诉她,绝不能容忍当年的真相,就这样悄无声息地埋没!绝不能让郑老师的一生,就这样被悄无声息地谋杀!

  就在她反复确认当年的记忆时,手机响了,是房东王太太打来的。

  这是一个噩耗,今天早晨,王太太给郑老师送早餐的时候,发现郑老师昏迷不醒,现在,房东王太太已经叫了救护车,郑老师被送到医院里抢救。

  尤文丽挂了电话,一时间不知身在何处,她有些恍惚,如果老师就这么去了,去世之前,甚至没有一个人能陪伴他,那么自己寻找真相的行动还有意义吗?

  “姐,旅馆到了,我先送你到这里,有事你再找我。”摩托车停在旅馆门口,石头的声音将尤文丽从恍惚中拉回现实。

  “不,你等一等!”尤文丽决定,自己要去找一个人。

  从钱校长那里,尤文丽得知,郑老师的前妻李红霞,后来带着7岁的儿子郑文彬改嫁到了县城,如今,她生活在县城,家住三中附近的一个小卖部。

  “带我去三中,我要去找一个人!”尤文丽不再迟疑,她知道自己没权利去打扰郑老师前妻现在的生活,可是,此刻已经顾不上这许多了。

  县城不大,在三中附近,尤文丽一路询问,找到了李红霞家,说明来意后,李红霞比想象中更亲切,她招待了尤文丽,并迅速打电话给自己远在深圳工作的儿子陈冰。

  电话拨通后,在李红霞的示意下,尤文丽与陈冰发生了如下对话:

  “你好,我是尤文丽,是你父亲多年以前的学生。你父亲现在重病昏迷不醒,正在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急诊室抢救,如果方便,请你尽快赶过去照顾他……关于你父亲当年的事情,我想,如果他这次能够醒来,他一定愿意亲口告诉你真相……如果不能,我将会告诉你,总之,你的父亲是一个好人,他是清白的……”

  离开了李红霞家,尤文丽心情沉重。

  现在唯一的好消息是,郑老师的亲生儿子很快赶过去医院照顾他,那么,自己就没有后顾之忧,可以放心去调查当年的真相了。

  凭借杨小慧的身份证号码,查出杨小慧的手机号码、现在住址,颇有一些难度,但也并非不可能。

  石头在听说尤文丽的部署后,自告奋勇地说:“姐,我有老同学在警局,也许我能通过关系,查到这些信息!”

  “真的?”尤文丽喜出望外,她没想到棘手的问题这么轻易就有解决办法,转念想到,在小县城里,人情关系浓重,通过关系,也许真能找到杨小慧。

  无论如何,这都是一条值得一试的办法,她当即交代石头,无论要花多少钱,只要能找到确切的地址或者信息,她都愿意。

  当天,她就住在县城,等着石头的信息。

  石头把她送到宾馆门口,踌躇着没离开,尤文丽看出小伙子有心事,问他:“怎么了,有话就跟姐说。”

  石头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问道:“姐,你后悔到城市里打工吗?怕不怕将来老了以后,无家可归?”

  “我年轻的时候,从来不担忧老了以后的生活,只要活着的每一天,都对得起自己,一直努力,一直奋斗,将来即使老了,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再差,还能差过回到乡下数着日子等着死亡来临的老年人吗?”

  石头似乎下定了决心,握拳道:“你说的对!我要去城里打工,哪怕我爹妈不同意,我也一定要去,那才是我应该生活的地方,我也想成为像你一样的人!”

  尤文丽笑了:“像我一样?我是什么样的人?”

  石头一时间愣住了,他也说不清楚,“总之就是……好像很厉害的人,什么事情都能搞得定!”

  尤文丽不置可否的笑了,她希望,自己能够搞定这件事,让郑老师没有遗憾地离开这世间。

  在自己最弱小最贫穷的时候,唯有郑老师帮助过自己。

  这样的郑老师,值得被这样对待。

  郑老师是那样一个相信美好,相信光明,相信正义的人。

  如果这世上已经没有光明,那我自己点燃火把,照亮前方未知的黑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悄无声息的谋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悄无声息的谋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