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臭流氓,我不认识你 (1)
孟婆2017-07-16 09:023,191

  在信息爆炸时代,人们一天会浏览成千上百条信息,对于新闻背后的真相,既无意也无力分辨真相,于是,真相便成了奢侈品,任由写下信息的人随意打扮,只为噱头,不惜沦为标题党。

  幼儿园性侵 女童下体红肿:男老师摸我

  (2014年楚天都市报 3月16日讯)家长为女儿洗澡时,意外发现孩子下体红肿,孩子说当天有男老师摸其下体。今天,家长李女士向楚天都市报反映此事,她怀疑孩子遭到了猥亵。目前警方已介入调查。

  今天,李女士介绍,女儿静静(化名)4岁,在东湖高新区佳源花都小区童趣童星幼儿园读中班。

  上周五晚,她为女儿洗澡,女儿突然指着下体喊疼,她仔细一看,发现女儿下体红肿得厉害,赶紧追问发生了什么事。

  静静说,当天中午在幼儿园睡午觉时,有男老师用手摸其下体。

  静静还告诉妈妈,当时她觉得疼,哭出了声来,老师这才住手,还用纸巾帮她擦内裤,并叮嘱她千万不要将此事告诉别人。

  李女士赶紧联系了园方。三天后,在一名老师的陪同下,李女士带着女儿到医院检查,检查结果居然是女儿的处女膜破损。

  “我之前发现她的小裤子上有血,把我吓坏了,就找了幼儿园问,幼儿园没给出啥解释,然后第二天,我又发现她有分泌物,就赶紧要求老师和我一起,带着她去医院检查,结果,医生居然告诉我,我女儿可能受到了伤害。”15日,李女士哭着说,她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自己才四岁的小女儿竟然被医院检查出处女膜破损……

  晚上洗澡,发现女儿小裤子上的血迹

  李女士是位单亲妈妈,和丈夫离婚后就独自一人带着孩子在武汉生活,每天都过着朝八晚五、工作和家两点一线的生活。

  她的女儿静静到今年8月30日就满四周岁了,因为工作忙,一年前她将女儿送到了一家离家较近的幼儿园托管班。

  可让她没想到的是,在这家幼儿园才上了不到两个月的课,孩子就出现了这样的情况。“3月12日,我晚上去接孩子回家,给她洗澡的时候居然发现她的小裤子上有血迹。”李女士回忆说,她当天问了女儿,女儿说在幼儿园肚子疼。

  随后李女士给园长发了微信,园长让她再观察下,之后她发现几天内女儿都跟她说上厕所不舒服。

  一周后叫女儿起床,发现女儿有分泌物

  3月14日早晨,李女士照常叫女儿起床,结果一拍女儿的小屁股,女儿就哭了。女儿说疼,随后她赶紧给女儿检查了一下,居然发现女儿小屁股上有很多分泌物。

  着急之下,李女士给女儿做了简单的处理后,就带女儿到家楼下的一家诊所检查。诊所的医生给女儿做了简单的检查后,让她赶紧带着女儿去大医院看看。

  “之后我就抱着我女儿去了市儿童医院。在市儿童医院,一位刘医生给我女儿检查后下了诊断,说我女儿是外阴炎,而且处女膜有裂口。”李女士 说,听到这个消息,她脑子嗡了一声,愣在了原地。

  随后,李女士在医院问女儿:“宝宝,你告诉妈妈,谁碰过你那?”静静说:“老师,摸了小屁屁。”随后,李女士报了警。

  孩子说:老师摸了小屁屁

  15日,记者见到了李女士和她的女儿静静。当记者问及此事时,静静说老师摸了她的小屁屁,她肚子疼,然后竟然开始尖叫,疯狂踢打。

  “最近她时常精神紧张,动不动就大叫。”李女士红着眼睛抱着静静说,孩子以前不会这样无故大叫,自从出了这件事后,女儿就这样。

  在李女士提供的两段录像中,记者看到,李女士在静静就读的幼儿园询问静静;“谁是王老师呀?”静静用小手指着一张园内照片上的男老师说:“他是王老师。”

  李女士问:“她摸你小屁屁了吗?”静静说:“他摸我小屁屁了。”

  而在李女士提供的另一段视频中,李女士询问静静:“你再学下王老师咋弄来着?”

  静静用手演示了一下动作,并且说王老师掏出下体让她吃,孩子哭着说:“就这样。”

  检查发现处女膜有裂口

  随后,记者在李女士提供的一份静静3月14日在市儿童医院门急诊病历中看到,医生查体后写道:处女膜8点处可见陈旧裂口。初步诊断是外阴炎。

  至今,幼儿园一直没有给李女士任何说法。

  15日上午,记者和李女士一起来到了静静就读的幼儿园。该幼儿园园长表示,她知道这事儿,但是具体情况并不了解,而李女士所说的王老师,已经在3月14日离职了,他们表示已经无法联系上。

  幼儿园表示,已将监控视频记录全部交给了派出所,配合公安人员的调查,不会放过猥亵幼儿的恶人。

  目前,警方已经把幼儿园的监控设备带走调查,但办案民警透露,监控设备不好使,当时所有的摄像头都没有录制,现在无法确定嫌疑对象,将通过询问排查找到嫌疑人。

  2014年,上海。

  微博上,一则热搜新闻在半天之内窜上了榜首,短短三个小时内,浏览量破亿。

  尤文丽吃着晚饭,听着男朋友王宇强给她念这则微博消息。

  “唉,这幼儿园老师真是畜生,连这么小的小女孩都不放过。”王宇强放下手机,意有所指地瞟了尤文丽一眼。

  尤文丽默默转身,走到厨房给自己盛了一碗饭,再回到客厅继续吃饭。

  但男朋友似乎并不打算放过这个话题,他抬头盯着尤文丽:“你不觉得这种男老师活该下地狱吗?”

  尤文丽点头,“当然。”

  “可是警察却说监控视频坏了,幼儿园也不能联系到他,那这恶魔就这么放过了,简直太可恨!”王宇强很恨捶桌子。

  尤文丽不语,她放下饭碗,“我吃饱了。”

  厨房里,尤文丽默默洗碗,王宇强在客厅看电视,他几次喊尤文丽,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尤文丽假装没看懂他的眼神。

  九点多钟,尤文丽洗完澡,坐在床边用吹风机吹头发,王宇强再次走过来了,他喊了一声尤文丽,淡淡扬起手机,道,“文丽,我知道你一直在找一个老师……”

  吹风机风筒的声音很吵,盖过了王宇强的声音,尤文丽只看见他嘴巴一张一合。

  “喂,我在说话呢,听见了吗?”王宇强一把夺过她手中的吹风机,关掉吹风机大声问道。

  “什么?”尤文丽望着他。

  “我说…… ”王宇强有些不自然地低下头,说:“你一直在找一个人,是你的老师,对吧?”

  尤文丽望着他的眼神骤然间冰冷起来。

  “我很好奇,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最后我知道了,原来他是曾经性侵过好几个女孩,听说,其中还有你……”

  “你在胡说什么啊?”尤文丽滕地站起来,恼红了脸,她试图从王宇强手里抢过吹风筒,“有毛病啊你,给我,我要吹头发!”

  “你今天把话给我说清楚!”王宇强瞪着尤文丽,他比尤文丽高,这样怒目而视给人一种威压感。

  尤文丽反而慢慢冷静下来,血液仿佛凝固了似的,她盯着王宇强:“好,说清楚,我不明白你的意思,你怎么知道我在找人?”

  王宇强忽略了她的问题,直接问道:“我打电话去你们那个学校里,听说了当时有四五个女孩被性侵了。你,是不是也曾经被性侵了?所以,你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不是处女,对不对?所以,你总是神神秘秘的,对么?如果是这样,抱歉,我不会娶你的。”

  “我再问一遍,你是怎么知道我在找我的老师?”

  “我看过你存在手机里写的日记,我……”

  “啪!!”

  尤文丽收回颤抖的手,从牙缝里蹦出两个字:“卑鄙!”

  尤文丽捂着自己的脸,难以置信望着她:“你这女人疯了!”

  尤文丽转过身,不发一言地开始收拾自己的行李,把行李迅速打包进行李箱里,然后叫了一辆出租车,订了酒店,前后不到半个小时,她就拖着行李箱站在楼下路口等出租车。

  王宇强站在她面前,苦苦哀求:“文丽,我错了,你有什么事情好好跟我沟通行不行,能不能不要这样动不动就闹分手……”

  出租车来了,停在尤文丽面前,尤文丽甩开王宇强的手。

  “抱歉,这次是认真的,不是闹。我们,真的不合适。再见吧——不,不要再见了。”

  “为什么?就因为我翻了你的手机吗?难道我们之间还有秘密吗?”

  “不,因为你对我的怀疑,更因为你对我老师的侮辱。你不配评价我过去的生活。”

  说完这句话,尤文丽将行李塞进后备箱,坐进出租车里离开。

继续阅读:第九章 臭流氓,我不认识你(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悄无声息的谋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