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迟来的报应(4)
孟婆2017-08-06 15:242,973

  “我们没有退路了。”

  尤文丽转过身,轻声道:“我也不想退。”

  说完这句话,她上了二楼。

  留下杨小慧,看着手中的两把刀,神色复杂。

  尤文丽没有退路,她又何尝不是?

  假如拿着刀闯进去,趁其不备杀了那王八蛋,可是,之后呢?之后要怎么办?

  再次开始提心吊胆东躲西藏的日子吗?

  杨小慧倒是不介意自己的生活变得艰辛,可是,女儿怎么办?女儿甜甜出生以后至今,就没有一天安稳的生活过,她多想转身就走,不管这一切啊。

  不久,听着二楼传来的声音,杨小慧叹了一口气,看看左手闪着寒光的水果刀,又看看右手锋利的菜刀。

  唉,她本可以转身离去,但她终究还是,不能走。

  因为,人活在这世上,不能只考虑自己,毕竟,还有良知这种东西存在。

  既然世上公道需要人们自己求得,既然禽兽做了坏事却没得到应有的下场,那么,就让她们来告诉禽兽:天道循环,报应不爽,报应,总会来的。

  她一步、一步向二楼走去,脚步沉重,手中的刀也很沉重,但心里,竟然前所未有的轻松起来。

  就仿佛,看到了很多年以前,那个站在教室办公室里的小女孩,小女孩在面对李孝利和父亲的恐吓时,瑟瑟发抖,撒下了一个弥天大谎,而身后护着她的那个人,本该由她来保护,而她却逃了一辈子。

  到了现在,她再也不想逃了,她必须为自己做过的事情负责,也必须这么做。

  她看到了1994年6月12日的自己,那时候,她是一个身无长物的小女孩。

  如今,她想对那个小女孩说,别害怕,我已经长大了,我会保护你,让那些伤害你的人,再也不敢轻视你,侮辱你。

  眼前,浮现出父亲那残暴而又可怕的嘴脸,杨小慧的手在颤抖。

  脑海中,看见了那具被她沉入东莞石排镇臭水沟里的男性尸体,杨小慧的心在变冷,眼神变得狠戾,手中的刀,也不再颤抖。

  二楼,男欢女爱的声音越来越大,杨小慧潜伏在门口,偷听着,心里平静无波,只是一遍遍构思着,进门之后,如果李孝利在下方,自己要如何行动?如果他在上方,自己又要如何行动?

  她一步步逼近主卧。

  卧房里,男欢女爱的叫声越来越急促,那男人的声音,听起来,就好像某种动物频临死亡时发出的嘶吼。

  杨小慧轻轻推门,房门虚掩,她踮着脚,悄无声息地走进去。

  床上,浑身赤裸的男人正骑坐在女人身上,他背上的肥肉随着动作颤抖着。

  尤文丽眼角余光看见了杨小慧,四目相视,两人彼此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尤文丽很快收回目光,大声尖叫着,吸引李孝利的注意力。

  与此同时,杨小慧快步上前,扬起了手中的菜刀,猛然劈向李孝利的后背。

  说时迟那时快,李孝利在官场多年,警惕性很高,听到动静,他立即回头,看到菜刀劈过来的瞬间,迅速低头,躲过了这砍头的一击。

  菜刀仍然狠狠砍上了他的右臂,整个手臂瞬间鲜血淋漓。

  李孝利发出杀猪般的尖叫声,迅速趴在尤文丽身上,将尤文丽推出去抵挡,同时大声嚎丧道:“你是谁?你要干什么?如果你要抢钱,我家里的钱都在楼下抽屉里,你去拿 ……不要杀我……如果你要杀人……那就,这个,这个女人…… ”

  李孝利仿佛急中生智似的,自作聪明喊道:“我知道了,你一定是被那臭婆娘派来的,我就知道那臭婆娘不会轻易相信我,是这个女人,这女人勾引我……你杀她啊…… ”

  尤文丽冷笑,这男人,刚才还甜言蜜语说要包养自己,让自己吃香的喝辣的,这会儿立马露出本色了。

  杨小慧鄙夷地看了他一眼,哼了一声:“谁稀罕你的臭钱?李孝利,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

  杨小慧此时一心复仇,眼中再也没有了恐惧和犹豫,一手举着菜刀,猛然朝躺在床上的李孝利砍去。

  李孝利虽然肥硕,动作却很灵敏,朝着床里面的一侧滚去。

  同一时刻,尤文丽抓起了尤文丽落在床上的水果刀,藏身于身后,蜷缩在墙壁边缘,做出一副惶恐惊惧的样子,扯开嗓子大喊救命。

  杨小慧疑惑地看了她一眼,对视一眼,迅速明白尤文丽的计划。

  杨小慧举着菜刀,追着李孝利砍杀,李孝利爬下床,找到一张椅子挡在面前,可惜,他手臂受伤,加上肥胖的身体在运动之后,实在难于行动,又心中受惊,手臂、大腿、胸口等多处不断被杨小慧砍伤。

  满屋子乱跑的李孝利,嘴里不断喊着救命,女侠饶命之类的胡话,如同一只丧家之犬,哪里还有半点人前威武的样子。

  “李孝利,你去死吧…… !”杨小慧将李孝利追到尤文丽面前,嘴里高呼着。

  李孝利惊恐回头,看着那把高高悬起的菜刀,不顾受伤的手臂,伸手去挡住。

  然而,下一个瞬间,他只感觉心口一阵刺痛,冰凉的感觉在胸口渗透开来。

  他扭过头去,不敢置信地看着心口那把莫入胸口的水果刀,紧接着,抬头看向面前的女孩。

  一刻钟前,还浑身赤裸着被他骑在身下的女人,此时脸上没了惊慌,也没了犹豫,她神色平静地站起来,居高临下瞪着李孝利:“李孝利,当年,是你栽赃郑成仁老师,没错吧?”

  李孝利眨了眨眼睛,似乎很难记起来“郑成仁”这个名字。

  尤文丽一把将他踹翻在地,冷冷说道:“郑成仁,大河中学那个曾经誉满省内外的优秀教师,获得省级特级教师称号,曾经是钱校长的得意门生。却被你栽赃嫁祸,你为了自己要爬上副校长的位置,为了升官发财,不惜污蔑他,我没说错吧?”

  李孝利的胸口,鲜血迅速流逝,他哪里听得进去尤文丽的话语,只是奋力向门口爬去。

  杨小慧拎着菜刀,走到他面前,一脚踩在郑成仁胸口上,将已经没入他胸口的水果刀,再次狠狠用力捅入他的心脏,用力搅着刀柄。

  “你忘记了郑成仁老师是吗?那么,让我来提醒你。我是杨小慧,当年那个被你逼着撒谎,逼着说郑老师侮辱了我的小女孩。那天下午,你看见了我去找郑老师,看见我脱了裤子没穿衣服,记得吗?”

  李孝利直到此刻,才终于知道死神的使者为何而来,鲜血在飞快流逝,他自知无法逃脱,目光主见涣散之际,看向杨小慧,竟露出奸邪的笑容:“嘿……当年,我都看见了,难道你敢说不是吗?”

  “去死!”杨小慧手中的菜刀,再次劈向李孝利的腹部,李孝利吐出一口鲜血,鲜血飙得杨小慧满头满脸。

  “呵……像你这样的禽兽,怎么能理解郑老师的义举呢?当年,郑老师什么都没有对我做,他是清白无辜的。”杨小慧说着,眼神黯了黯。

  “是吗?那不可能……既然这样,面对教育组领导调查时,他为什么不说出来?你在骗人。”李孝利含着一口血断断续续的说着。

  “那是因为……我被我的亲生父亲奸污了,郑老师为了保护我,不愿意让我被世人指责……你懂什么?你这种禽兽,理解不了,也不必理解…… ”杨小慧说完,又补上一刀。

  “不…… ”李孝利直到此时,才明白事件始末,他大呼救命,妄图获得原谅:“那也不怪我,他不肯解释,是他自己的错……你不能因此杀我!”

  “呵……毁了我一生的人,是我父亲。而毁郑老师一生的人,是你。若不是你有意栽赃陷害,若不是你为了升官发财,郑老师又怎会沦落到如此境地?所以……李孝利,你这禽兽,给我去死吧。”

  杨小慧说完这句话,手中菜刀疯狂砍向李孝利的颈部。

  菜刀在尤文丽眼前飞舞,飞起落下,落下,又飞起。

  一刀刀,都带起红色的血液,落在红色的地毯上,迅速漾开。

  场面血腥残忍,令人作呕。

  尤文丽不敢再看,这一瞬间,她才想起来,杨小慧曾经杀过一个人——林建新。那么,再杀一个人,对她而言,也不是那么困难的事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悄无声息的谋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悄无声息的谋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