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原赋
廖古生2017-05-25 09:052,127

  三原者,三塬也,孟侯、白鹿与丰。其势并峙,间以流水,水清清而木茂,风飒飒而怡人。鸟翔其上,畜跃其间,众百姓安居而乐业。上古先民即居于此,夏史无考,商周称焦获,汉唐曰池阳,以“三原”之名最为久长。

  北魏太平真君七年(公元446年),罢护军,乃置县,名三原,历唐宋金元,经明清民国,至于今日,一千五百岁矣。县因原名,原因县传,县原互荣,三原之人引以为豪也。

  《诗经•小雅•六月》:“玁狁匪茹,整居焦获。侵镐及方,至于泾阳。织文鸟章,白旆央央。元戎十乘,以先启行。”

  《汉书》则有白渠谣曰:“田于何所?池阳谷口。郑国在前,白渠起后。举锸为云,决渠为雨。泾水一石,其泥数斗,且溉且粪,长我禾黍,衣食京师,亿万之口。”

  其地腹关中,誉三秦,闻九州,传海外,接临潼,连高陵,临泾阳,界耀县,毗富平,靠淳化,古之“京畿之地”可知也。西达甘凉,北通延榆,东至晋豫,“小长安”名副其实,“关中上郡”所言非虚。

  原隰相望,沃野广袤千顷;南凹北凸,清河一以贯之;水利驰名,自郑国而至泾惠。粮棉蔬果,品类繁多;鸡鸭驴兔,鸣声交合。宏远、娃哈哈、健力宝、白象、达利诸品牌扬名于外,宴友思、老黄家、甘露池实惠于内者,三原之地诚可赞,三原之民诚可羡也。

  其景概而言之,曰:“一桥一塔一庙四陵”,其人概而言之,曰:“双杰四士”。

  桥即龙桥,筑于清河之上,横跨南北,飞虹空悬,“水从碧玉环中过,人在苍龙背上行”,列于“三原八景”之首,亦称三眼桥,三孔拱式,中孔大,偏孔小。石条铁钳而成,坚固有力,适用美观。今建新桥,混凝钢筋,气势非凡。双龙取水,蔚为壮观。

  塔为文峰,桥之余料所成。天不满西北,地不满东南,故建此塔,以补气脉之不足。三层楼阁,六角挑檐,秀丽玲珑。拾阶而上,举目远眺,原野清晰,美景如画。文,文化也;峰,高峰也。何以此地人材众而文风炽盛者,莫非此塔之灵乎?信耶?非耶?吾不得而知也。

  庙曰城隍,县城之标志也。建于明太祖洪武八年(公元1375年),历六百载风霜雨雪而完整屹立者,先祖之智慧毕见,巧匠之血汗结晶,与长安之城墙交相辉映。规模宏伟,结构谨严,体形和谐,“毕土木之功,穷造型之巧”。庙门木牌坊书“威灵昭应祠”,下蹲石狮,东西对视,两侧有人字墙,“苍龙训子”位东,“鱼龙变化”于西,两廊壁分嵌岳武穆《前后出师表》刻石。

  昔日戏楼有木刻楹联,其词为:“假貌写真情,莫闲看镜花水月;新声传旧事,须认作暮鼓晨钟。”中院殿庑周环,曲屋连属,画栋雕梁,庭院深深深几许,此之谓也。上香民众,络绎不绝,灵与不灵,系乎其心。往来游客摩肩接踵,俱以一览为胜。

  博物馆居内,青铜石刻、彩陶花瓷、书香墨宝,五千年文明集于目前,岁月之沧桑历历可见。

  四陵者,唐太祖李虎永康陵,高祖李渊献陵,敬宗李湛庄陵,武宗李炎端陵是也。以献陵为伟,居徐木永合。坐北朝南,覆斗封土。初设陵邑,内外分城。内城四门,石虎护卫;南门之外,华表石犀。皇亲重臣,陪葬多座;众星捧月,帝陵愈显。其石刻质朴浑厚、豪放壮健、沉稳刚毅、气宇轩昂,立国之雄风乃见,开元之盛世可期。庄严肃穆,华夏文物。

  双杰者,唐李药师、今于右任。药师即靖,少时好学,尤喜兵书,及长,仕于隋,后归唐。武德间率军征江淮,江淮尽附;贞观时夜袭定襄,计破突厥。俘颉利可汗,定边陲之地,遂封代国公、尚书右仆射。后岁吐谷浑侵边,靖主动请缨,分兵两路,大败伏允,平定其地,改封卫国公,进位开府仪同三司。病殁后追赠司徒、并州都督,葬昭陵,谥景武。兵书《李卫公问对》,戎马一生之所录,运筹帷幄之华英,后世之人敬服而孜孜以求者。

  于右任,名伯循,字诱人,其号甚多。幼年丧母,备受艰辛。启蒙于马王庙,求学于宏道、关中诸学院。因言“太平思想何由见,革命才能不自囚”,而遭通缉,潜逃沪上,避于震旦。后于日本东京晤孙中山,入同盟会,任长江大都督。归国后创办《神州日报》《民呼日报》《民吁日报》与《民立报》,传播革命,启发民智,功不可没。南京临时政府立,任交通次长,从反袁护法诸役。

  一九一八年回乡,任靖国军总司令,与强敌周旋,并携冯玉祥筹划国民联军,解长安之围。兵出潼关,策应北伐。南京政府立,任审计院长、监察院长诸职。倭寇侵华,力主抗战,团结对外。待其降,倡言国共合作,和平建国。无奈国民政府不得人心,节节败退,逃往台湾,被强行裹挟而去,留妻儿于大陆。

  居海峡一侧,心怀故国,思念亲友,抑郁之情,溢于言表。乃为诗曰:“葬我于高山之上兮,望我故乡。故乡不可见兮,永不能忘。”一时海内传诵,洛阳纸贵。其墨宝遍布寰宇,《标准草书》为书界楷范。于老之公,天下尽知;一生爱国,风范永存。兴教育,创报纸,诗词曲书,融会贯通,可谓奇才也。徐悲鸿曾言:“五百年来一大千”,于老何逊于其乎?

  四士者,明吏部尚书王恕,钟光禄卿马理,工部尚书温纯,清理学家贺均是也,皆一时之通儒,其世之大才。

  吾自故乡来此,游桥登塔、拜庙祭陵、驰原观水,欣于所遇;读先贤之传,习方志之典,感其所为;及摹大家之字,境界为之一开。友其人而感其材,叹其风而识其史。思古人,怀往事,愧吾之才与力之不济也。

  遂草此赋,时在壬辰年二月廿四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石蓼斋文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