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秋水寒2018-03-27 18:123,252

  天界 冥阳殿

  五彩霞光笼罩着雄伟的宫殿,白玉晶莹透剔。此刻,冥阳殿一旁的花园里,有一个美丽的女子正在精心的打理着花园中的花草。女子一身白衣,勾勒出曼妙的体态。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水光潋滟,只是透着无法掩饰的哀伤,长发随意的披散在脑后,头上没有任何饰品,脖子上一块绿色的玉佩正泛着绿色的光芒。

  女子伸出莲藕般的手臂细心的修剪着花枝上多余的枝桠。

  “五百年了,你还是忘不了他吗?”一个淡淡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她没想到这个时候花园中会有人,吓了一跳,脚下一滑,原本以为会跌到冷硬的地上,女子闭上双眼,没想到自己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女子不露痕迹的离开那人的怀抱,恭敬的站在一旁,“真人此刻怎会来这?”女子的声音如同百灵。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冥阳真人表情淡然的说道。

  女子笑笑,“五百年!就算在等五百年,只要能和他相聚,我也会等!而且,真人说过,我们会有机会相聚的。”说完,女子抬头看向冥阳真人。

  冥阳一头发长由一根发带系着,一身银色衣衫,整个人清冷如玉,绝美的脸上没有一丝温暖。

  听到女子的话,冥阳眼中闪过一丝失落,但随即恢复如常,大手一挥,长袖随之翻飞,很快在女子的面前出现一面晶莹的镜子。

  镜子里的世界和冥阳殿的完全不同,那是二十一世纪的一处沙漠地带,风沙漫天飞舞,但却没能阻止人们热情的探索,仔细一看,那些人似乎在探索一座被掩埋的古墓。在木门打开的那一瞬间,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随着墓门的打开,被遗忘的世界重新出现在人们眼前。古墓里的摆设很齐全,就像古代人的居所,日用品一应俱全。

  墓室的正中央是一个巨大的玉棺。进入墓室的研究人员站在周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人上前去打开玉棺的顶盖。不是不敢,而是不想打扰玉棺主人的宁静……

  过了良久,不知是谁说了一句,“进都进来了,打开墓门的时候就已经亵渎了这里的主人,还是看看躺在里面的到底是什么人吧,不然不是白来了吗。”

  “是啊,本人花了这么多的钱来挖掘这座古墓,总不能让我的钱打水漂吧?”

  众人身后突然响起一道冷冷的声音,众人回头,看到说话的人的时候,每个人都不由自主的站直了身体,恭敬有加。

  沉默片刻之后,有人突然说话,“那大家就不要站着了,快点打开吧。”

  众人纷纷上前,因为怕损坏玉棺,所以没有使用任何工具,十几个人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慢慢将玉棺打开,随着棺盖一点点挪开,里面的世界渐渐出现在人们眼前。

  令人想不到的是,玉棺内不是人们想象的只剩下一把骨头的遗骸,相反,里面云雾缭绕,铺在玉棺底部的锦被,墓主人身上的礼服都完好无损,礼服精细的做工让人们赞叹。

  但更让人惊讶的是,玉棺中竟然是两个人,看服饰,玉棺中的男子应该是一代帝王,而他身旁的女子应该是他的王后,两人相拥而眠。

  玉棺中的两个人真的就像是睡着了一样,皮肤似乎依然有弹性,仿佛触手就是一片温热。

  人们站在玉棺两旁一动不动,这一刻他们真的后悔,不应该打开古墓,不应该打扰这两人的宁静。

  可是随着白色雾气散尽,大家逐渐看清楚了玉棺两位主人的面容,当看清楚男子的的面容的时候,本就一动不动的人们更加无法动弹了,良久,所有人不由自主的看向一直站在墓门口的男子。

  那人很是不解,双手环胸,慢步走上前,向玉棺中看了一眼,男子也随即愣了一下,随后笑着说道,“好像和我长得一模一样啊,说不定,我的前世就是他!呵呵,没想到我还是一代帝王啊!那我的王后呢?”

  说完,男子转身离开古墓,似乎对于酷似的长相并不在意。

  冥阳看了女子一眼,大手一挥,女子面前的镜子顿时消失。

  女子慢慢转头,眼中的泪水扑簌簌的掉下来,“是他吗?”

  冥阳点头,“我说过,古墓被打开就是你们相见的机会,你现在还愿意去见他吗?”

  女子想都没想,用力点点头。

  “你要想好了,如果你去见他,就要再次进入轮回,而且他已经不记得你,而你到时候也不会记得他,你们会有怎样的结局,没有人知道。”

  女子一边流着泪,一边摇头,“我不在乎,我等了五百年,等的就是今天!”

  “好,既然你已经决定了,我就送你去。”

  听到冥阳的话,女子突然笑了,笑容如春风拂面,灿若云霞,冥阳不由恍惚,继而淡涩地一笑,“你的心里只有他啊。”

  “多谢真人成全。”

  冥阳没有说话,长袖轻扬,一阵飓风刮起,女子的身子慢慢腾空,慢慢远离……

  冥阳淡笑着目送她远去,慢慢笑容敛起,变成惆怅。目光扫到女子用来修剪花枝的工具上,“罢了,纵然将她留在身边,她的心里也没有你。”

  伸手捡起工具,一道炫光,手中的工具已化为轻烟。

  冥阳殿清静无声,洁白的玉石,清清冷冷,向来最爱这里的清静,却从什么时候,怕了这份冷清呢?

  “冥阳,来来来,我们再来一局。”话音未落,一个白胡子的仙人飘然而至。

  “好啊,那就来一局吧。”冥阳微笑。

  白胡子仙人惊讶不已,“今天怎么这么痛快?以前你总是连理都不愿意理我。”眼珠一转,露出一丝坏笑,“怎么不见你那个宝贝丫头?”

  “下棋吧。”冥阳垂目不回答。

  白胡子仙人边摆棋盘边说道,“他们两个有几世的情缘,心脉早就相通……更何况,你这副冰冷冷的样子……”

  “如果不下棋,马上离开。”冥阳一下子沉下脸。

  “好好好,不说了,不说了。”白胡子仙人马上赔笑。

  不过片刻,白胡子仙人的额头上已泛起薄汗,冥阳真人的棋风灵力狠辣。

  “你何时有了这样的棋风?”白胡子仙人边擦汗边问道。

  冥阳微微一笑,“我的棋风一向如此,而且境由心生,你怎会不知?”

  “不行,这局不算,重来。”白胡子仙人搅乱了棋盘。

  “重来又如何,结局也是一样。”冥阳淡然的说道。说完,冥阳转头,看向身边的明镜,透过它,能看到人间的百态……

  二十一世纪 人间

  滴……答……滴……答……

  耳边传来的滴答滴答的声音清晰却又遥远,一声声回荡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那是从哪里传来的声音,是滴水声吗?

  躺在床上的女子眉头深锁,似乎觉得非常的痛苦,耳边清晰的声音让她变得更加敏锐起来。

  女子似乎想要努力的醒过来,可是她似乎被困在了没有黑夜和白昼交替的地带,除了心脏的跳动跟血液在身体里流动的声音她听不到任何生命的迹象。

  突然,寂静的空气中传来的抽泣声震动着她的大脑,震得她的心脏一阵阵地揪痛。

  “女儿啊,你怎么了?快醒醒啊,你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你让妈妈怎么活下去啊!” 说话的人声音在颤抖,女子皱眉,她是谁?为什么会哭?

  “你要是醒不过来,妈妈就去陪你,没有你,妈妈一个人活在这个世上也没什么意思……”说话人的声音颤抖的更加厉害。

  这时,房间的门打开,走进来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剪裁合体的西装勾勒出他完美的身材,随着他的走进,房间里的气息似乎都变冷了。

  “她怎么样了?” 沉睡中的女子再次皱了皱眉,这冷冷的声音为什么会有种熟悉的感觉,而且似乎已经认识了数百年,可是,他是谁呢?为什么没有一点印象?

  “医生说,宁婉婷只是从楼梯上摔了下来,伤得不是很严重,可是也不知道为什么到现在还没醒过来。”说话的女人再次哭泣起来。

  男人转头对跟在身后的助理说道,“去叫医生过来。”

  助理急忙出去,不一会儿,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医生小跑着进来,看到男人,恭敬的说道,“肖总,您有何吩咐?”

  “宁小姐现在怎么样?怎么还没有醒过来?”被称为肖总的男人冷冷的问道。

  听到肖总的询问,医生的额头已经冒出了冷汗,仿佛眼前的男人不是在询问,而是在质问。

  “肖总……宁小姐身上的伤已经没有大碍了,但是如果她自己不想醒过来,我们也没有办法啊……”医生好不容易说完。

  男人想了想,冲医生使了个眼色,医生心领神会,对病床边的女人说道,“宁夫人,您跟我来一下,我们讨论一下宁小姐的病情。”

  女人没有多想,跟着医生离开病房。

  在病房门关上的一瞬间,男人大踏步走到病床前,“你想用这种方式解脱,想逃避我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缘来是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缘来是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