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秋水寒2018-03-27 18:023,259

  正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在离她不远的地方突然传来一声大喝,“朗朗乾坤,几个大男人竟然欺负两个女孩子,还真是不要脸!”

  那几个流氓下意识的回头,发现一个男人正站在胡同口,身材修长,至少在180以上。因为背对着路灯,所以看不清楚他脸上的表情。

  那个流氓头头儿不高兴的说道,“你少管闲事,否则,我们连你一起收拾了。”

  “是吗?”

  在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人已经来到他们面前,

  紧接着就是‘哎呀哎呀’几声痛呼,再一看,那几个人已经倒在了地上,抱着肚子痛苦的哀嚎着。

  “现在知道是谁收拾谁了吗?不想死的,就给我快点滚!”

  众人一听,互相看了看,非常有默契的爬起来就跑。

  宁婉婷茫然抬眼,一个修长的身影正直直的站在她面前两步远的地方,正用他那双沉寂的陌生的双眼看着她,一瞬间的对视,宁婉婷就感觉到他的那双眼很冷,如同南极的冰川。

  她还没来的及看清那人模样,两人之间的两步之遥不知在什么时候就已经变成了不足半米。

  深吸了一口气,宁婉婷才仔细打量起近在咫尺的男人,挺拔的身形被一袭修长的黑色风衣裹住,脸上戴着副大的墨色的眼镜,遮住了半边脸。因为墨镜的原因,宁婉婷看不到他的容貌,只是下意识的觉得面具后一定是一双深沉的眼睛,眼神深邃,露在外面薄而坚定的唇,一定要和冷清的眸子相配。

  “你没事吧?”他的声音没有任何喜怒哀乐,听不出任何情绪。

  宁婉婷也不说话,只是微微一摇头,男子目光转到王雪莲的身上,“快带着你的朋友离开吧。”

  说完,男子不再停留,转身意欲离开,可刚一转身,伟岸的身影就踉跄了一下,大概是因为太急的缘故。

  宁婉婷想都没想,下意识的冲上去扶住他,可当手碰触到他的身体时,一下子呆楞在那,手上是黏湿的感觉,伸出手接着月光一看竟然鲜红一片。

  “你受伤了?”

  男子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点头。

  宁婉婷仔细打量,这才发现,男子左胸口处有一道很长的伤口,鲜红的雪正不断地往外冒,之前因为有外衣裹着,又因为天黑所以看不到,现在西服扯开,露出里面蓝色的白色的衬衫,鲜血已经染透半边。可能是因为刚刚用力的原因,又有新的鲜血从伤口涌出。

  “这样不行啊。”婉婷转头焦急地问王雪莲,“我们先送这位先生去医院吧?”

  王雪莲点头,“好。”

  男人一听,突然开口,“不行,不能去医院……”男人眉头深锁,似乎很难受。

  宁婉婷和王雪莲互相看了一眼,不能去医院?为什么?难道这个人从事的是不能见光的职业?可不管怎么样,他也是她们两个人的救命恩人,总不能不管啊。

  “雪莲,我们的住所不会有别人去吧?”

  “没有。”雪莲暗想,还人呢,那地方偏僻,就像贫民区,就算连只狗都不怎么出现。

  “这位先生,不如你先到我那里,我帮你包扎一下吧?那里应该是安全的。”不知道他是不是被仇家所伤,又或者是黑社会恩怨,现在最要紧的就是先找个安全的地方,就算不安全,人家救了自己的命,帮助他也是应该的。

  没有等到男人的回应,婉婷不由得抬头,正对上墨镜后那双深沉的眸子,那眼睛虽然一直看着她,却像是什么也没见到,依然安寂如初。

  良久,男人才淡淡说了句,“好吧。”

  王雪莲在前边带路,婉婷扶着男子跟在后边,走了半天才走到类似于贫民窟的地方,那是一处虽然破旧却很干净的院子,婉婷直接把男子扶到里屋的床上,并低声说道,“雪莲,快去拿把小一点的刀来,再准备一些止血,消炎的药,哦,对了,还有消毒水之类的,还要纱布,医用的,快点!”

  “消毒水没有,我去买吧。”雪莲站在一旁焦急的说道。

  “这么晚了,到哪里去买啊?”宁婉婷想了想,接着说道,“有没有酒?”

  王雪莲一听,急忙点头,“有的,我这就去拿。”

  “把能用的都拿来。”

  “好。”话音未落,雪莲已经不见了身影。

  这个世界虽然是二十一世纪的现代社会,医疗设备和医药都是先进的,但现在是三更半夜,又不能去医院,也只能用原始的办法了。

  婉婷无暇顾及男子打量她的眼神,上前撕开被鲜血染红的白色衬衣,却又犹豫的看着伤口,他伤得不能说太重,但绝对不轻。

  虽然她对急救这类的事情并不陌生,而且似乎很精通,可现在在这样的条件下,她没有太大的把握,可在这样下去,怕是有生命危险。

  而这个时侯,雪莲已经把该准备的东西都拿了来。

  就在她犹豫的时候,那人低低的说了句,“没事的,你动手吧。”

  婉婷死死地握着雪莲递过来的刀子,说道,“家里没有麻醉药,会很疼,你忍着点儿,不过事先说好了,我不是医生,没什么把握,要是弄得不好,你可不准揍我啊!”抬头看了一眼,那人目光深沉,一看就知道不是好惹的主。

  那人点点头,轻声说道,“没事的。”

  宁婉婷咽了咽口水,微微点点头,看了看手中的刀,刃窄且薄,在黑夜中闪闪发亮,一看就很锋利,别说,还真有点手术刀的意思。

  “雪莲,你扶着他躺平,让伤口高于心脏。”王雪莲一听,立刻依言照做。

  婉婷很快用刀子把王雪莲拿来的纱布割成好几个正方块,用干净的水洗了手,先用火把刀子把刀子烤了一下,也许是怕不保险又用酒把刀子擦拭了一下。

  宁婉婷仔细地看了看,伤口处的血还在往外流,是暗红色的,应该没有伤到动脉,还算庆幸,这要是伤到动脉在出现大出血,那可就麻烦了。

  转头又看了看那人,发现他躺在那,就那么安静的看着自己,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好像受伤疼痛的不是他,也看不出他心里在想什么。

  她用蘸了酒的纱布简单的处理了下伤口的周围,又将刀子重新消了毒,然后说道,“再说一遍,没有麻药,一定会很疼,你要忍住。”

  男子不语,微微的点点头。

  宁婉婷紧抿双唇,深吸一口气,伸出左手压在伤口旁边的静脉血管上,准确利落的用刀子将外翻的多余的肌肉割掉,随着刀子的动作,男子传来一声闷哼。虽然有鲜血涌出,但由于宁婉婷压住了血管,所以出的血并不多。

  处理好伤口周围,宁婉婷又用消好毒的普通针将伤口缝合,之后对王雪莲说道,“纱布!”

  雪莲将婉婷已经准备好的布递过去,婉婷一层一层的压在那人的伤口上,问道,“觉得怎么样?现在什么都没有,又不能等,我只能这么做。”

  男子依然保持着清醒,只是唇色惨白,额头上有些汗,这让宁婉婷很佩服,在没有麻药的情况在下接受外科手术不是谁都能忍受得了的。

  隔了一会儿,那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慢慢说道,“没事。”

  宁婉婷将血管的位置指给王雪莲看,“你要用手压住这里,记得千万别松手,也不要太用力,知道吗?”

  王雪莲惊恐万分,但依然点点头,依言照做。

  宁婉婷走到客厅,挨个柜子翻找,还好,不是所望,在靠下边不起眼的一个抽屉里找到了一些消炎的药,还很全,至少有六七种,有外用的,也有内服的,也许原来的宁婉婷身体也不怎么好,不然家里怎么有这么多药。

  婉婷挑了几种外用的止血消炎的,回到卧室敷在那人伤口处,换了块干净布重新按在伤口处,并快速的包扎,血很快就止住了。看来,她找的药没错,宁婉婷暗暗的念了声阿弥陀佛,她已经好久都没碰到过这样的情况了了!咦?以前她碰到过吗?那是什么时候呢?

  宁婉婷甩了甩头,现在可不是胡思乱想的时候,人命关天啊!包扎好伤口,宁婉婷又找来口服的消炎药给那人吃下去。

  弄好后,天已经快亮了,宁婉婷说道,“你先休息一下吧。我和雪莲去另一个房间,有事你叫一声就行。”王雪莲的房间就在隔壁,有事的话只要喊一声就能听到。

  男人也不反对,对宁婉婷说道,“那就打扰二位了。”

  “没什么,互帮互助,这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嘛!”

  男人一皱眉。

  “呵呵,我就想说,互相帮忙是很正常的事情。”

  宁婉婷微微一笑,伸手准备拉过床里的被子为他盖上。

  婉婷和雪莲两人挤在雪莲的单人床上,谁也没有睡意。

  雪莲突然跳起来,“婉婷,你说,今天是什么日子啊,怎么让我们碰到这样的事情?我怎么觉得那伙流氓是故意找我们茬的啊?”

  听到雪莲的话,宁婉婷仔细一想,还真是有这种可能,不过,像她俩这种小人物,有人会在意,会找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缘来是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缘来是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