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秋水寒2017-06-27 17:133,195

  王雪莲皱着眉头一摆手,“哎呀,算了,想也没有用,对了,婉婷,刚刚好像你的脚受伤了吧,我帮你擦些药吧。”

  “我自己来就行。”

  王雪莲一瞪眼,“跟我还客气?”

  宁婉婷笑笑,“哦,那好的。”不提还好,刚刚还不觉得如何,现在倒觉得脚踝处疼得厉害了。

  上好了药后,婉婷才想起一件事,问道,“雪莲,如果刚刚那些流氓真的是冲我们来的,你能知道为什么吗?”

  直觉告诉她,像雪莲那种单纯得有点傻的丫头根本不会得罪什么人,就算得罪了也不至于有人会暗里下手,也许是这身体原来的主人有问题,她一定不简单,没准是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秘密才会有人想要害她,招来杀身之祸,又或者,她本来就不简单,根本不是什么普通学生,不然怎么会惹上那个大老板?

  想到那时的危险场面,宁婉婷还心有余悸,方才一心在那人的伤上,竟把这事给忘了。

  “大姐啊,我哪里会知道,你要是问我哪里的小吃好吃,我还能告诉你一二。”雪莲尽量让自己往里靠,免得一不小心把宁婉婷挤下床。

  也许是因为太累了,也许是因为之前受到了惊吓,雪莲很快就进入了梦乡,不时地还发出鼾声。婉婷微微一笑,还真是个没心没肺的人,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她居然能睡得这么安稳。

  婉婷又去里间看了一下那人的情况,发现他已经睡了,知道应该没什么异常,这才放心回到房间,重新躺下,闭上眼睛。

  婉婷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已然大亮。雪莲也不在床上。起床后,稍稍整理了一下衣衫,迈步走出房间,在屋子里,院子里转了一圈。

  这些天也没有好好打量这个住所,现在才发现小院里种着不少花草,清风吹过传来淡淡的清香,婉婷仔细看,这里竟有很多都是药材。不用想,这些东西不可能是那个心比窝瓜大的雪莲种的,那个人的确不简单啊,这个时代,怎么还会有人种植药材?

  小院不大,但收拾的很干净,红砖绿瓦,桌椅板凳都是实木的,摆放的错落有致,书柜里全都是书,多数是医书,在晨光的照耀下,闪着柔和的光芒,清清淡淡的,这里也算是清幽之所了。

  原来的那个宁婉婷应该是很爱干净,并且生活井井有条,不过,她真的像王雪莲说的那样是一个任人欺负的柔弱女子吗?她有些不相信。

  如果说她只是爱好医术,喜欢研究药理,治病救人那也算是合理,可这些书里面怎么会有下毒,解毒之类的?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孩子怎么会研究这些东西?不是说生活在现代社会的女孩子都喜欢化妆,打扮,钓富二代这样的事情吗?

  多想无益,不管那个人以前是什么样子,现在是她在做主,既来之则安之吧。

  想到这,婉婷轻步走到里间,屋子靠窗子的地方摆了张桌子两把竹椅,正对着窗外的一片花草,墙边挂着镜子,镜旁放了梳子和一些简单的并不值钱的首饰,提醒人这是间女孩子的房间。靠近床边,摆着一张简单的古筝。

  宁婉婷有些想笑,如果不知道还以为自己走进了古代女子的闺房了呢。

  床上的人稍稍动了一下,也许是她的进入惊扰了他。

  婉婷看了一眼,说道,“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这点伤不算什么。”他的脸色依旧苍白,声音也很无力,想必伤口还是很疼痛,那双眼睛已经不似昨晚那么冰冷,相反,多了一丝笑意,只是不知道这样的笑容是不是为了遮挡其他的情绪。

  宁婉婷眨巴眨巴眼睛,这还不算什么?难道只有丢了命才算什么?不吹能死啊!

  “先喝点水吧,然后我帮你换药,雪莲正在弄吃的,换好了药就可以吃饭了。” 话音未落,一杯水已经递到了那人的面前,带他喝了两口后,婉婷又将杯子放回原处。

  然后转身出去,在客厅里拿了药,又找到些干净的纱布做绷带,等再次回到卧室的时候,那人正试图想要坐起来,墨镜已经宅下去了,他此刻是眉头深锁,脸色煞白。

  宁婉婷急忙阻止,“别动,伤口会裂开的。”

  男子抬头看了一眼,眉头轻挑,似乎很不情愿,但最后还是躺了回去。

  宁婉婷微微一笑说道,“等我一下。”

  婉婷放下药,出去打了盆清水放在椅子上,再把椅子搬到床边,药和绷带全都放在床上。

  “我扶你坐起来吧。”婉婷将他扶起,用被子垫在他的身后,让他靠好。虽然外面已经大亮,但房间里挡着窗帘,依然有些昏黄,那人的脸依旧煞白,触及到他的手时也觉得冰凉。

  婉婷没有想太多,伸手解开他的衣服,没有发现那人原本冷漠的眼神中闪过一丝诧异。

  伤口果然裂开了,宁婉婷的脸一下子就沉了下来,“受伤了就应该老老实实呆着,逞什么能啊!”婉婷倒出一些酒,小心的处理一下伤口,一边阴沉着脸一边说道,“疼的话就说,我尽量轻一点。”

  说着,婉婷小心的剪开浸了血的绷带,又将药敷在伤口上,重新用干净的绷带包扎好,那人一直都默不作声,只是修长的手指紧握成拳,指节处都泛着白,仿佛每一次的呼吸都牵动着伤口,撕裂般的痛楚一遍遍袭来,几乎抽走了他全部的体力。

  看到他脸上的汗,婉婷焦急起来,手上的动作也快了很多,轻了很多。

  穿在外边的外衫非常宽大,现在倒显得有些碍事了,宁婉婷想都没想就把外衫脱掉,只穿了意见吊带背心,那人不自觉地将脸侧到一边,宁婉婷这才反应过来,两人还算是陌生人,像她这样在陌生男人面前脱衣服似乎有点不大好。

  “你伤太重,既不能上医院又不能找别人,我又不专业,衣服碍事伤到你怎么办?”真是的,姑娘我都不介意,他一个大男人在意什么?让他白白饱了眼福没管他要钱就不错了!

  “那这样算不算你占我便宜啊?”虽然那人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宁婉婷很清晰地感觉到他再笑。

  “受了伤还不老实?再说了,重要的地方一丁点都没看到,哪里算是占便宜了?不然你先给我看看重点地方?”

  宁婉婷很诧异,虽然之前他话不多,但给人的感觉完全就像两个人,昨晚的他深沉,冷淡,让人捉摸不透,而此刻的他话语轻佻,油嘴滑舌,就像一个痞子。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他?或者都不是?

  “我是胸口受伤,又不是嘴巴。多说话,转移一下注意力就不会觉得很疼了。”喘了一口气,那人接着说道,“想要看重点部位,也行,那你可要对我负责!”

  宁婉婷瞪了他一眼,前一句话还算是有道理,后一句就有点不要那个face了!

  虽然他的手很凉可体温却有些偏高,有发烧的倾向,找些能退烧的,再配一下消炎的药物才是正事,她可没时间和他在这斗嘴。

  但愿不要发烧,那可不是好现象。

  “你先休息一会儿吧,我去买些药回来。”扶他重新躺好,将脏掉的衣服收走。

  那人疲倦的闭上眼睛,忽然又睁开,无力的说道,“喂,谢谢你。”

  婉婷回头,抖了抖碍事的袖子,“你救我,我救你,两不相欠,不用谢。还有,叫我婉婷就行了,你呢?”

  那人沉思了一下,“你救了我的命,在下性命,本该如实相告,但我真的另有苦衷,况且知道太多对你不好,希望你能理解。”那人语气虽无力,脸色苍白,但眼神却异常清明,也少了刚刚痞子模样。

  宁婉婷听了笑着说道,“既然你不愿意说,我就不问了,但总该有个称呼吧?”看样子,他还要在这呆几天,也不能学他‘喂喂’的叫吧?

  “我的名字里有个风字,就叫我风哥吧。”

  婉婷一愣,这人还真是不客气,还不知道谁大谁小呢,就让她管他叫哥?

  “你今年多大?”

  “二十五。”

  恩……原来的宁婉婷,就是这身体似乎今年二十三,还真的比她大呢……

  “好吧,我就叫你一声风大哥。”

  那人点点头。

  “不过这一声‘哥’可不是白叫的,以后我要是混不下去了,你可要罩着我。”

  “好啊。”风似乎很开心,想都没想很爽快的就答应了。

  不知为什么,直觉告诉宁婉婷,这个男人绝对不简单,而她将和这个男人纠缠不清。

  走出卧室,看到桌上已经准备好了早餐,是白米粥配了些清淡的小菜,看了很有食欲。

  “婉婷,快过来吃点东西吧。”说着,雪莲盛了一碗粥放在桌边。

  “雪莲,你别忙活了,快点坐下吃吧。一会儿我出去买点点滴的药回来。”看着她忙里忙外的影子,宁婉婷突然有点不忍心了,好像她是她的丫环一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缘来是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缘来是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