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定陵迷案(1)
好难2017-06-03 01:203,216

  谭教授本名谭耀祖,资深考古学专家,考古世家出身,现任南大考古学教授,爷爷也是考古学著名教授,曾参与定陵发掘、中山靖王墓发掘、马王堆汉墓发掘。

  谭教授父亲同样是著名考古学家,享受国家特殊津贴,参与过秦始皇兵马俑,法门寺地宫、古埃及遗迹发掘、以及国内外多次重大考古。

  谭教授可以说是出身于一个考古世家,祖上三代都是精研考古学的,而他自己也是一个资深的考古学专家,我们学校为了请到他可是花费了不小的代价。

  谭教授的讲课风格不拘一格,把理论和实践结合在一起,虽然说的是专业课,但却让人没有那种枯燥的感觉,在学习之余还能知道很多考古发掘的趣事。

  所以每一次谭教授讲课,考古系的学生都会来听课,几乎是座无虚席,谁都不想错过一趟谭教授的课。

  今天他讲的主题是夏商周时期的文物,谭教授的讲课一如既往的精彩,但是我却没有心思听讲,我的注意力全部都在宋哲的身上。

  这个宋哲现在越来越不对劲了,从刚才坐下来开始他就一直在点头,嗓子里还发出一阵阵咯咯咯的声音,坐在他旁边的同学也都发现了他的怪异样子,一个个离的他远远地。

  我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他,心里总有种预感,感觉马上就要出事。

  整个教室里弥漫着一股诡异恐怖的气氛,我感觉自己的呼吸都开始急促起来,额头上的汗珠不由自主的多了起来。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紧张,但是那种不安的感觉却越来越强烈。

  然而就在我全身贯注的注意宋哲的时候,突然教室里响起了喋喋喋的一阵笑声,这笑声就好像是夜间的猫叫,声音尖锐又嘶哑,笑到后来这声音还发出了一阵咯咯咯的声音,那声音就像是杀鸡时候那鸡临死前的惨叫,听的我浑身寒毛都竖了起来。

  就是这一声尖笑,教室里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汇聚到了教室门口的一个座位上,只见这人猛然间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表情变的极度扭曲。

  这个人我认识,他就是当时和宋哲一起昏迷的三个人中的一个叫楚天非,由于教室里人太多,我们刚才只是注意了宋哲,居然没发现他!

  这时候楚天非的脸上也露出了和宋哲一样的笑容,就是那种异常古怪的笑容。

  一阵怪笑之后,楚天非从怀里掏出一把见尖刀,只见手里拿着尖刀,直接从自己的左脸颊捅进去,那刀刃瞬间就穿透了他的皮肤从右脸颊穿了出来,鲜血立刻就喷涌而出。

  整个场面诡异到了极点,这人仿佛不知道疼痛一样,不但不惨叫反而咯咯咯的直笑,那声音就好像午夜鸣叫的猫头鹰,凄厉、诡异、邪气弥漫,根本不像是人的声音。

  他的每一声怪笑,都让我浑身感到毛骨悚然,我突然感觉周围的温度急剧下降,一股彻骨的寒意从脚底升腾了起来。

  啊!坐在楚天非附近的一个女生,见到他的样子瞬间被吓晕了过去,噗通一声就摔倒在地,其他同学也都是一哄而散,吓的远远逃开。

  楚天非怪笑一声就朝门外走去,谭教授正在讲课,忽然见到这一幕立刻大声喊道:“这位同学,你干什么。”

  可是他根本不理会谭教授只是怪笑,嘴角的唾沫混合着鲜血滴落下来,弄得满地都是血迹,他一步三晃的走到门外。

  还没等我们反应过来,外面突然传来轰的一声巨响,一只双门大柜子竟然从楼上掉了下来,瞬间就把他砸的脑浆迸裂,鲜血四散,红的白的灰的流了一地,一股股腥味顿时弥漫了出来,那是脑浆特有的气味,腥、臊、咸混合在一起非常特殊,人只要闻过一次就永远不会忘记这种味道。

  教室里所有人都亲眼目睹了这一幕,有几个女同学当场就晕了过去,就算是男同学也都个个吓的面如土色。

  “我们去看看。”我立刻站了起来,虽然我也感觉很害怕,但是我必须把这事情弄清楚,这关系到我自己的命,就算再害怕都不能退缩。

  这人死的太蹊跷了,他临死前的样子就像是鬼附身了一样,他就好像知道这柜子会掉下来一样,是自己走到门口去送死的。

  刘浩和李大胆也都知道我的意思,他们立刻站了起来,跟着我一路冲到了门口。

  来到门口,只见那柜子已经四分五裂,在柜子的断裂的木板下面,有着一滩被砸的面目全非的烂肉。

  这楚天非刚才还好好的,现在却变成了一滩肉泥,在他脑子的地方忽然有东西一阵蠕动,随后就看到一条白色的虫子从里面爬了出来,随后迅速的爬到了旁边的泥土上,往下一钻就消失不见了。

  “脑尸虫!”整个教室里我们三个是第一个跑出去的,直到我们跑到门口,教室里其他同学才反应了过来。

  脑尸虫爬行的速度非常快,等其他人反应过来的时候,这虫已经钻进了地底。

  “你们看见了没有!”李大胆声音有些颤抖,亲眼目睹了这一切,他是真的害怕了。

  “鹤……鹤轩,你说他的死会不会和那脑尸虫有关!”刘浩的声音也有些颤抖。

  “这是肯定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柜子会自己掉下来,这里每一层楼都有很高的栏杆,这柜子是绝对不可能自己掉下来的!”我立刻跑到了外面,抬头朝上面看去。

  但是楼上却一个人都没有,这柜子掉的实在太奇怪了。

  刘浩的脸色有些发白,但很快他就想到了什么似得,整个人一怔之后说道:“宋哲,快去看看宋哲。”

  “遭了,宋哲!”一说起宋哲我立刻喊了一声不好,急忙回到教室里,但是宋哲已经不见了,围观的人群里也没有他。

  就在这时候谭教授从讲台上走了下来,他走到我们身边看了我们一眼,脸色凝重的说道:“你们刚才第一个冲到门外,有没有看到什么奇怪的东西?”

  听到他这话我心中暗叫一声不好,因为有之前的赵老师,我现在对学校里的老师根本不信任。

  这个谭教授不知道是好还是坏,他突然询问我们看到什么不知道有什么目的。

  我们三个死死的盯着谭教授,三个人一句话都没说。

  谭教授见我们三个都不说话,他又看了一眼刘浩,这时候刘浩一直在教室里寻找宋哲的身影,根本没发现谭教授在看他。

  谭教授思索了一下后说道:“今天出了这样的事,这课也没办法上了,你们三个跟我到办公室来一下,我有事情要问你们。”

  说完这句话,谭教授就离开了教室,朝自己的办公室走去,出了门他连看也不看楚天非的“尸体”,如果这还能叫尸体的话!

  谭教授脚步走的非常的快,眨眼就消失在了走廊的尽头,似乎这里发生的一切都和他没有关系。

  看着谭教授离去的背影,刘浩的脸色有些发白,他看了一眼地上的死尸对我说道:“鹤轩,这死法太吓人了,咱们不会也这样吧。”

  李大胆一瞪眼对准刘浩啐了一口说道:“胆小鬼,有什么好怕的,横竖都是死,再说咱们现在不是没事嘛,陈主任说我们脑子里的尸虫还没孵化,现在被药物压制住了。就算这人真的是脑尸虫弄死的,只要这脑尸虫不孵化,我们也不会有事。”

  “可那也只是暂时没有事而已,那脑尸虫迟早是会发作的,如果是这种死法,我宁愿先割腕自杀,我不想也这样死。”刘浩脸色煞白的指着地上的那堆肉泥,全身微微的发抖。

  他的眼神中露出深深的恐惧,我非常理解他,因为我也感觉到害怕,如果是这样的死法,那还真的不如自杀来的痛快。这样的死无全尸,没有人会不害怕,亲眼见到之后我们更加惧怕这种死法。

  我拍了拍刘浩的肩膀说道:“刘浩,我也不想死,所以我们要赶快把这件事的真相找出来。你叔叔不是说会帮我们安排考古任务吗?到时候我们就去找那五个幸存的专家,只要我们找到这脑尸虫的真正来历,那我们或许就有办法救自己了。”

  听我这么一说刘浩也似乎是受了鼓舞一样,他把拳头握得死死的说道:“你说的对,咱们要自己救自己。”

  “只是这谭教授,我感觉到他似乎话里有话,他要我们去他的办公室,不知道是福是祸。”我看向了谭教授离开的方向,心里有些不安。

  “是福是祸我们都要去,现在我们已经无路可退了,如果我们不去,肯定会有更大的麻烦。”李大胆开口说道。

  我想了一下觉得李大胆说的很有道理,尽管刘浩还是反对去谭教授的办公室,但是我却认为我们应该去。

  这时候学校里的其他老师已经发现了这里的事,大批的人开始陆续的朝这里赶了过来,我们三个趁着人还没多,朝人群里一钻趁乱就离开了这里,至于后来这里的事怎么处理,我们就管不到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是个葬尸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是个葬尸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