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少年的约定
一只咸鱼头2017-05-31 23:153,257

  就在这个漆黑的夜晚,少年立下了属于自己的理想。

  然而一切就像是梦一样,让他感到不真实。在后半夜不眠不休的融灵丹辅助修炼下终于把气海丹田填满的那一刻。他回到了当初的练气一重境,而这时天也将要破晓。

  徐文若停下了修炼,走下床感觉自己浑身充满了力量,甚至连腹中也丝毫不感饥饿。

  走出草屋,随手拿起放在一旁的扁担和两只木桶,开始了每天的挑水任务。

  徐文若屋后的这座山峰不高,但是它上山的路却是崎岖蜿蜒。山上的树木动物也少有,有的只是一些小动物。枯崖峰就像它的名字一样有着一面垂直的崖壁面朝东方,崖顶的巨石据说乃是一风动石。每当有风吹过变回摇摆晃荡,好像真的会坠落崖底。

  当第四次把两只木桶的水倒入水缸中后,总算是把水缸里的水装满了。但今天少年与往日不同,他比以往都要更早的把水缸装满了。以至于连太阳都还未升起。

  擦了擦额间的汗水,少年默默喝下了一瓢水后来到了巨石上盘腿坐下。

  看着远方毫无遮挡的森林尽头那片东方天空,随着繁星渐没,天空的颜色先是灰蒙蒙的,继而由灰变黄、变红、变紫,渐渐地在地平线附近裂开一条缝隙,一会儿,缝隙变得越来越长,越来越宽,同时越来越亮,几道霞光射向天空,忽然一弯金黄色的圆弧,冲破晨曦,从地平线上冉冉升起。

  少年静静的看着朝阳的升起,不由的茫然了。这是他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完整的看着太阳的升起。那轮昊阳如同一道神剑刺破了他心中的幽暗与不安,直透心底。

  迎着朝阳,少年闭上了双眼,感受着天地间的浩渺,感受着那东来的紫气,感受着万物随着朝阳升起的苏醒。他再次开始了修行。

  这是一种很奇特的体验,他感觉自己完全被放空了。天地间的灵气在周身游走,他没有主动的去吸纳而是不断体会着灵气中的那一丝丝东来紫气,将它纳入体内随着筋脉的游走消失不见。

  少年很喜欢这样的新奇感觉。这让他身体中的疲惫一丝丝的被抽离,全身沐浴在阳光下慢慢的温暖起来。

  不知不觉间,太阳已经高高升起,炙热的阳光照耀着大地。少年看了看日头,停下了修炼从巨石上跳下,拿起扁担木桶和擦汗的布巾下了山去。在少年下山后不久只见崖壁上突然御剑飞来一位女子。

  这位女子一身白衣,眉眼如画,长发高高盘起用一根翠玉簪束住,一张瓜子脸看起来精致如玉雕,嘴角还带着一丝淡淡的微笑。

  “咦?文若居然不在这,难道是下山了?”说着便沿着山道向下飞去。

  等到下到山脚这女子来到草屋前总算是见到了徐文若。这时的少年正拿着一柄木剑在屋前的空地上挥舞着。

  也不见其有何招式,仅仅那般横劈,竖砍,上撩,直刺的练习着。丝毫没有注意到这时在他背后有一个人正目不转睛的看着他。有的只是全神贯注的练习。

  看着少年这般专注,女子似乎也不想打扰到他,自己悄悄的从飞剑上跳下走到草屋门口的一块平整石头上盘膝而坐,飞剑静静搭在双手之上开始了自己的修炼。

  两人这一修炼又不知过去了多久,在少年将以往挥剑次数翻倍完成后终于停下了酸软的双臂转过身来。这一转身就看到了盘膝坐在屋前的白衣女子。

  女子一身素雅的白色长裙在盘膝中铺散在平整的石头上。湖边徐徐吹来的凉风带动着女子两鬓垂落的发丝轻轻飘荡,那如画般的容颜映照在少年的眼帘,不由的让他笑出了声。

  “姜莹姐,你怎么来了?”

  在少年轻笑出声的时候,那白衣女子也随之睁开了双眼,看着徐文若开心的笑了。这一笑如夏莲初绽,柔美的让人心醉。

  原来这白衣女子就是那名义上少年的二师妹实则大姐姐般的姜莹。

  “我来看看你啊。怎么,不欢迎啊?”

  少年看着那张动人的笑颜不由的痴了,挠了挠脑袋嘴里支支吾吾的道:“莹姐姐你又挖苦我,你能来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不欢迎你。”说着就咧开了嘴笑。那模样任谁都觉得痴傻。

  “噗嗤。”看着少年那副痴呆模样姜莹忍不住捂嘴笑出了声,道:“真是个笨小子!”

  看着眼前的她笑的开心,少年也笑的更开心了。

  “对了,昨日我来寻你,你为何不在?去哪了?”这时少女想到昨天自己来寻少年未果不经板起脸来装起了大人模样,语气严肃的问道。

  “诶诶诶,没有啊没有啊。我一直都在木屋啊。哪里有去别的地方。”看见眼前女子突然变脸的问道少年急忙摆手说道。

  “你还骗我,我明明昨日下午来寻你,枯崖峰上不见你,木屋里也不见你。你还说没有!”女子嘟着着嘴气道。少女那板着的脸被她这气的一嘟嘴全然没了原本那大人样。

  “这,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误会。我怎么会骗莹姐姐呢。”少年呐呐的回着。忽然想到自己月初那日去抓小鱼再到从湖底醒来的离奇事。恍然大悟般的叫道:“我知道了!”

  姜莹见他突然叫道似乎是想起来什么,好奇的问:“你想到什么了?为什么你昨天没在?”

  少年也不急着回话反问道:“莹姐姐,今日离月初领丹药过了几日了?”

  “今日是第三日。”少女听着问题疑惑却没有多问的回答道,静静的等着少年的解释。

  “第三日,第三日。原来如此,我昏迷了一天一夜吗?”少年没有顾着回答少女的疑惑自顾自的低声自语道。

  看着少年自顾自的说话,也不回答她的问题,也不搭理她,少女有些恼。却不知该说什么,瞪着双大眼睛看着他,充满了怨念的眼神。

  恍然间,少年感到一股冷气从脚底涌上心头,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把少女晾在了一旁。也顾不得突兀只想让她转移下注意力急急忙忙的说道:“莹姐姐,我能修炼了!”

  这句话一出口,少女的双眼瞪得更大了,樱桃小嘴张得能吞下蛋。少女还以为自己听错了般呆呆的问道:“你,你说真的?你没有骗我?你的灵骨蜕变完成了?还是说找到了不需要蜕变完也能修炼的法子了?”

  “我的灵骨似乎蜕变完了。我已经可以重新开始修炼了。”少年看着少女吃惊的模样开心的点了点头。

  “这,这真是太好了。十年了,整整十年过去了你终于可以重新修炼了。”少女惊讶的跳起将少年抱住,紧紧的抱住。脸上不知何时流下了泪水。“啊嘞,我怎么流眼泪了,我应该很开心才对。我应该高兴才对。真是讨厌,真是讨厌……”

  少年因为年龄的缘故比少女矮了一个头,被少女抱住时整张脸都被埋在了丰硕的胸前。他昂起头看着少女那断了线般不停流下的泪水,努力的挣脱了少女的怀抱,双手拂过她的脸颊,为他轻轻的抚去眼泪。

  “莹姐姐,我都没哭了,你这么大了。怎么还哭鼻子呢。哭得稀里哗啦的一点都不好看了,你要笑,要开心的笑。”

  “你瞎说,我哪里有哭。那是沙子进眼睛了。我正替你高兴着呢。不许你乱说!”少女一边抽泣着一边还拿手敲着少年的额头,边敲边气鼓鼓的说。

  “哎呦,疼疼疼。别敲了。我知道错了,我知道错了。”

  “快说,你到底是怎么了,在这几天发生了什么让你有这么大的变化!”

  “其实,你昨天没找到我是因为我在湖底昏睡了一天一夜。你听我慢慢说……”

  在姜莹好奇的眼神和随着徐文若讲述下不断变换的脸色中,这一对少男少女坐在草屋前听着这几天的奇异经历。待到少年说完他的故事,本就偏移的太阳已经即将落下山头,天边的火烧云染遍了西方的天空,昏黄的阳光照在两人的身上在草屋边倒映出一对斜长的阴影。

  “没想到,你居然还瞒着我去剑湖里抓这灵鱼。你居然那么拼命的去潜下湖底,你知不知道如果不是机缘巧合你就死了!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玩命啊!你怎么这么傻呢!”听过徐文若的叙述后,姜莹还是忍不住爆发了。她心理感到十分的纠结,既为他能够得到奇遇而开心,又为他那赌命的行为感到气愤,更为他十年的辛酸蜕变的痛苦感到难受。

  她不想看到他死,她不想看到他这么拼命,她不想失去他。

  “莹姐姐,我没事。十年都过去了,我命硬着呢。而且那天晚上我晕过去了,一点也不痛。你看,我现在不是就可以修炼了?”

  “答应我,不论如何,都一定要坚强的活下去。你一定要好好的活着,不管多苦多疼都要记得,还有我这个姐姐会陪着你,关心着你。”姜莹凝望着徐文若的那稚嫩的脸庞,多年的辛酸磨难没有在他脸上留下阴郁与不满。有的,只有阳光蓬勃的光辉和眼中暗藏的不懈执着。

  “好。我答应你!”徐文若看着身旁的少女坚定应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衫谁人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衫谁人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