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落马入隋
云卷云舒2016-05-25 16:231,621

  阳光明媚,鸟语花香,这一天,正是大隋开皇十五年(公元595)年里,四月份的一天,帝都大兴城的西侧,靠近百官坊的著名商业区同福坊里,人山人海,宽达五六丈的黄土大道上,来来往往的尽是南来北往的客商,更是有不少西域的胡商,高鼻深目,黑面多须,体貌衣着与中原人迥异,也三五成群地在这片大道上信步闲游,不时地惊叹起中土大隋的富庶与繁荣。

  在这条玄武大街上,最有名的鸿福酒楼里,人声鼎沸,一桌桌短腿的矮桌边,跪坐着的或是盘膝而坐的客人们品着柳林酒(即后来的陕西名酒西凤酒,这时候因为产自凤翔柳林镇而被称为柳林酒),喝着羊肉汤,都在笑谈今年又是风调雨顺,宫中二圣洪福齐天。觥筹交错,行酒划拳之声不绝于耳。

  自从六年前大隋帝国南征灭了陈国,一统海内后,天下终于结束了持续数百年的战乱,人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

  门外突然响起一阵马嘶,伴随着由远而近的惊呼声,叫骂声与碗碟落地摔碎的声音。突然间“叭”地一声巨响,伴随着几声妇人的尖叫,似是有人从马上摔下。

  一匹神骏的黑马一闪而过,带起一阵风,混合着一大片尘土飞过了酒馆的门口,里面的客人纷纷跑了出来,想看发生了何事,酒楼的伙计们则着急地一边追着没付钱的胡商阿里木和胖子刘老板奔出了店门,一边喊着:“客官,您的酒钱!”

  只见离酒店十余步的大街中心,已经围了一大圈人,一个身穿蓝色上好绸缎劲装的公子哥儿正仰天躺在地上,口鼻还在向外流着血,双眼圆睁,四肢则微微地抽动着,脑后的血染红了整个地面。围观的人们都在议论纷纷。

  “这娃儿真可怜,摔得真叫个惨。”

  “哼,活该!仗着家里有权有势,天天在我们大兴的街道上横冲直撞的,我就知道早晚会有这一天。”

  “嘘,说话小说声!给越国公府的人听到了小心没命。”

  “奶奶的,我摊子被他给撞翻,碗碟全碎了,还有一屉窝窝头也散在地上给丐儿们抢了去,这就叫现世报!越国公府又怎么了,越国公府就可以随便欺负人了?”

  “你要有本事为啥不上杨府找他们赔钱,瞧你这七尺的汉子,只能躲在一堆女人中骂人,真没出息!”

  “你再胡咧咧老子就……”

  地上的少年慢慢地睁开了眼,他只觉得头好晕,身体好痛,仿佛动一下手都要断掉,他想睁开眼睛,却发现这实在是件困难的事,有什么粘乎乎的东西正糊着自己的双眼。

  他突然感觉到好象有人在摇着他的身体,每摇一下都让他感觉浑身的骨骼快要裂开,耳边传来一阵急切的声音:“世子,快醒醒啊!”

  少年张了张嘴想说话,一动嘴却发现牙齿好象都在松动,似乎马上就要掉出来,连忙闭紧了嘴巴。

  “哎哟老天爷,世子您总算醒了,吓死福威啦!”刚才的那个急切的声音透出了几分惊喜。

  少年的意识渐渐地陷入了混沌,自己明明记得作夜间攀岩训练时掉下了悬崖。

  现在虽然给人群围着,但好象有白光入眼,似乎是白天,难道已经晕了一晚上了?越国公府又是什么地方?

  他脑袋里的问号越来越多,隐约听到有人在喊:“让开,让开!”来不及多想他便又晕了过去。

  当少年再度醒来的时候,感觉自己平躺着,身下硬梆梆的,还透着股寒意,远没有家里的席梦丝舒服。

  “大概我在医院吧,可是怎么没有消毒水的味道?这股子中药味又是什么?”

  他突然觉得肚子上有点烫,一股热辣辣的感觉从自己的肚脐处渗入到五脏六腑之中,一股刺鼻的中药味直向他的鼻子里钻。

  这回少年终于睁开了眼睛,迷迷糊糊间,他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古色古香的房间里,身边站着一个十三四岁,瓜子脸,柳叶眉,面容姣好的古装少女,额前一抹刘海,似是个丫环。

  那少女穿着一身碧绿的缮丝春装,配以一条粉色长裙,虽然站在那里,却是摇摇欲睡。

  他一下子神智变得异常清醒,多年的训练让他对周围的环境有一种异乎寻常的警觉。

  少年先试着转动了一下脖子,头部还能自由活动,然后又动了动身体,这一动不打紧,全身就象散了架一样地痛,他几乎要叫出声来,还是强行忍住了,一个古装陌生女人在侧,这种时候需要的是冷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隋末霸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隋末霸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