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厕中艳遇
云卷云舒2016-05-25 16:221,602

  茅房的门板被轻轻地推开,一名十三四岁的宫妆女子低首而入,那少女手持一把红色拂尘,婢女的打扮掩饰不住她绝世的容颜,瓜子脸,面如桃花,眼如星辰,瑶鼻瑶口,肌肤胜雪,发如乌云,头上扎着两个丫环,体态婀娜,穿一身粉色连衣长裙,腰间束着条绿色的裙带,脚上着一双红色绣花鞋。

  杨玄感一下子惊诧于这女子美丽,竟然忘了这是在茅房里,而自己正脱了裤子坐在厕洞之上,他的眼珠子都不转了,直勾勾地盯着这位美女,喉结一动,咽下一泡口水:“你,你是何人?”

  那女子淡淡地一笑,不经意地撩了一下额前的一缕秀发,嘴角边勾起一个迷人的小酒窝:“世子,你这一下摔得可真够重的,连婢子是谁都不记得了呢?”

  杨玄感一下子反应了过来,一拍脑袋:“哎呀,我怎么把红拂你都给忘了呢!”

  此女姓张,闺名初尘,多年前随母亲一起进入杨府,其母作了幼弟积善的乳母,后来留府作了杂役。

  初尘渐渐长大,出落得越发标致,与一般在杨府长大的婢女不同,她从小就志向远大,情趣高洁,连所用的拂尘也染成红色,被人笑称为红拂女。

  杨素识人无数,见此女天生聪慧,异于常人,便让她陪自己的几个儿子一起读书。

  几年下来,红拂熟读史书,甚至对兵书一类也有强烈的兴趣,杨素考察自己的儿子们的课业时,曾几次当堂问她一些兵法,红拂皆对答如流,有些见解连杨玄感都不能及。

  不仅如此,杨素还开始教授红拂一些剑术和轻功,想要把她培养成越国公府里最优秀的一个女杀手,杨玄感从很早的时候就知道,对于此女,万不可以等闲丫环视之。

  红拂微微一笑,百媚丛生:“好了,世子,唤婢子前来,可是有何吩咐?”

  杨玄感一下子回过了神,窘迫得恨不得能钻到那个厕洞里,他的双手连忙练起了捂裆功,嘴里慌张地说道:“红拂,你,你怎么能进这男人的茅房,快出去!”

  红拂笑着摇了摇头:“伺候世子更衣(古代把拉屎叫作更衣或者出恭),本就是红拂的份内之职啊,今天世子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奇怪,好像以前的事情都记不得了呢?”

  杨玄感的两眼一黑,本尊的记忆一下子恢复了过来,杨素这样的达官贵人的家里,向来是由美婢伺候客人如厕,或者说更衣的,一般的客人在出恭的时候,都会有美婢持香炉在一边伺候,还会端着金盆供客人洗手。

  至于杨玄感,从五岁开始,就是自己上厕所了,由于武将世家不希望子弟从小过多地被妇人之手养大,所以杨玄感从小就是由同为小姑娘的红拂女一直伺候着出恭,这么多年来,福威伺候他的内室洗漱,红拂负责他的出恭之事,已成惯例。

  可杨玄感仍然是极不习惯,现在自己的身体已经发育成熟,完全是个血气方刚的壮硕少年,让这样一个美女看着自己出恭,实在是羞不可抑,他的嘴角勾了勾,笑道:“红拂啊,这个,这个男女授受不亲,你我,你我已经成年,再不可象少年时那样了,你丢下几张手纸就行了,我自己来。”

  红拂美丽的大眼睛里闪过一丝疑色:“手纸?手纸是什么?写字用的宣纸吗?”

  杨玄感摇了摇头:“不是啊,就是,就是擦屁股的东西,你进来没带吗?”

  红拂微微一笑:“世子说的是这个吗?”她变魔术般地从腰间的香囊里掏出了两尺长的丝帛。

  杨玄感这几天在金马桶上出恭过后,是福威拿一种粗糙的草纸给他擦屁股的,在这隋代,造纸术尚未如后世发达,即使是这种粗糙不堪的草纸,也属稀有品了,但红拂拿的,却是货真价实的丝绸缎带,这让杨玄感又傻了眼。

  杨玄感眨了眨眼睛:“这个,这个丝绸用来擦屁股?”

  红拂笑了笑:“一向都是用这个的呀,世子今天是怎么了,怎么红拂感觉您象是换了个人似的。”

  杨玄感的脸越发地热起来了,他连忙说道:“大概,大概是因为落马摔了脑袋,还没有恢复好吧。红拂,麻烦你把这丝绸丢下,我自己来就行。”

  红拂点了点头,把这一尺长的丝绸递给了杨玄感,转身出门,一阵茶花的清香拂面而来,让杨玄感滚热的脸上稍稍清凉了一些,他喃喃自语道:“想不到在这隋朝拉个屎也能这么香艳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隋末霸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隋末霸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