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宝马黑云
云卷云舒2016-01-11 18:031,596

  擦干净屁股后,杨玄感缓步出门,红拂已经不在了,一只金盆盛着的热水里,漂着一条手巾,冒着白气,正是用来净手的东西。

  杨玄感叹了口气,一边蹲下来洗手,一边感叹这越国公府真的是富贵到了极致,丝绸堆得能用来当手纸,就在这时,突然远远地传来一声马嘶声,杨玄感的脸色一变,紧接着咬着牙,暗道:“好个畜生,敢摔老子,这回不把你驯服了,老子这名字倒过来写!”

  杨玄感快步向着马圈方向走去,一路之上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好大一座宫殿似的建筑,金黄色的琉璃瓦在阳光下闪着七彩的光芒。长桥卧波,未云何龙;高低冥迷,不知西东;歌台暖响,春光融融。

  凭借着以前训练出的记路功能,杨玄感边走边问路上的仆人丫环们,加上那马嘶声连连,他总算是走到府门附近的马圈处。

  刚一进门,杨玄感就发现自己的一帮弟弟们都已经围在了这里,一看到他过来,马上都蹦蹦跳跳地围了过来,嘴里“大哥”“大哥”地叫个不停。

  杨玄感笑了起来,跟着弟弟们一个个熊抱,顺便在记忆里把每张脸和人对上号,跟他一个娘的有玄纵、玄挺、玄奖。每个弟弟间相差了一到两岁。除此之外还有万项、民行、积善三个异母弟弟。

  最后面的是一个怯生生的小男孩,看起来只有五六岁的光景,拖着鼻涕,躲在几个哥哥后面,一看到杨玄感,便高兴地奔了过来。

  杨玄感认得这是积善,在所有的弟弟里是最小的一个,他娘姓陈,是陈后主陈叔宝的妹妹乐昌公主,杨素灭陈时至尊特地赏给他,大家都管她叫陈姨,只是她来了越国公府后好象就没笑过。

  杨玄感和弟弟们亲热了一阵后,眼光落在了马厩里的黑云身上。它自从上次当街摔下自己后,就一直被关在这里。若非这马是至尊御赐,恐怕母亲郑氏早就宰了它给自己炖汤喝了。

  杨玄感叫过一个马奴,吩咐了几句,黑云被从厩里放了出来,虽然只有一岁大,但它的身形骨架已经超过了绝大多数战马的体格,马背的肩高足有七尺,黑色的毛象缎子一样披在身上,碗口大的前蹄不安地在地上刨来刨去,鼻孔里喷着粗气,眼睛警惕地盯着每一个试图靠近的人。

  杨玄感慢慢地接近黑云,他感觉到这马一直有种深深的恐惧,外界的一点变化就会让它情绪激动、烦躁不安,而在日光的照射下,他似乎一直在畏惧着、躲避着什么。

  杨玄感观察了半天,终于发现,黑云害怕的正是它自己的影子,日光照射着这骏马,在地上留下了长长的影子,而只要它的眼睛一看到地上的倒影,就会惊恐不安,也许在这马的心里,自己的影子是某种魔物吧。

  他终于明白了自己上次为何会被黑云摔下,诚然,天生的骏马要被驯服是件非常困难的事,但这具躯体的原主人,在黑云看到自己影子感到畏惧的时候仍然强行驯马,这就引发了黑云的狂暴与强烈的反抗,饶是这具身体的体格远胜常人,也无法承受这烈马长时间的挣扎。

  杨玄感笑了起来,与蛮力相比,果然还是脑子更重要,他慢慢地走向黑云的正面,把它的注意力吸引到了自己的眼睛而不是地上的影子。他的目光开始变得坚定而友好,心里不停地在说:“来吧,马儿,我是你的朋友,我要帮助你。”

  黑云那深遂的眼睛开始慢慢地放下了戒备,情绪稳定下来,它的呼吸开始平和,而绷紧的肌肉也渐渐地放松。

  杨玄感用手轻轻地抚着黑云的面门,身体也悄悄地接近,突然,他的身子腾空而起,骑到了黑云的背上,紧紧地抱住了黑云的脖子,躯体则象一片树叶一样贴住了黑云的脊背。

  黑云开始狂躁起来,即使没有影子的因素,它仍然是一匹未经驯服的烈马,飞扬的尘土中,它开始嘶叫,开始挣扎,开始奔跑,而杨玄感早有准备,用一块黑布蒙上了它的眼睛,这样黑云再也看不到地上的影子。

  在弟弟们的惊呼中,杨素也奔了过来,郑氏则跟在他的身后,一见这架势,几乎当场就要晕倒。回过神后,郑氏冲着边上围着的家丁们吼道:“都是死人吗?还不快让这马停下!”

  福威咬了咬牙,和十几个家丁或持绳索,或持木棍,正要一拥而上,杨素却突然抬起了手,厉声喝道:“都不许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隋末霸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隋末霸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