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4章 14奴隶(二)
玲珑2016-08-05 16:153,184

  田翠花喊了两嗓子,屋里传出一个声音。

  “来啦!来啦!”门打开,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子裹着棉衣趿拉着鞋走了出来,看到田翠花嘿嘿一笑,露出一排大黄牙,“田翠花啊,快进来!”

  “陈姐,我就不进去了。”田翠花忙堆笑道,介绍道,“这是我同村的朋友洛夫人,来买奴隶的,麻烦陈姐陪着走一趟。”

  “啊,买奴隶的?”陈管事上下打量了几眼洛默言,“一看就是读书人!”

  “大冷的天,打搅陈管事了。”洛默言行了个叉手礼。

  陈管事草草还礼。

  “你们等一下,我会去穿件衣服,这天真他妈冷!”说着跑回屋了。

  洛默言从戒指里取出些铜钱给田翠花。

  “田姐姐帮着打赏吧。”如果田翠花和这个陈管事不认识她直接给陈管事赏钱就是了,既然她们认识还是通过田翠花的好,“特意陪我跑一趟,我不能叫田姐姐破费,多少是我点心意。”一脸诚恳地道。

  田翠花却推了回去,低声道。

  “你只管付买奴隶的钱就是了,其他的算我的。”说着又嘻嘻笑道,“你要是过意不去回去请我吃一顿!”

  “好啊!”洛默言微怔了下便笑道,不再跟她客气,收回了钱,心里明白,田翠花这是想和自己拉近关系,而她也正有此意。

  很快陈管事穿得像个球一样出来了,戴着帽子、手套,腰上别着鞭子,带着腰牌,腋下还夹着一个本本,应该是奴隶的花名册。她头前带路,带着她们出了后院,穿过一条短短的街巷,叫她们等一会,自己转身进了另一条巷子,功夫不大出来了,后面跟着二十几个侍卫打扮的女人,都是腰别鞭子,脚步匆匆地提前走了,陈管事带着她们继续走,来到一个广场上站下。

  “等会吧,她们集合奴隶去了。”可能是看在田翠花的面子上陈管事多说了两句,“你们来的不是时候,这要是春天来还能挑几个货色好的,现在!”摇了摇头。

  “大概有多少奴隶可供挑选?”田翠花问道。

  “我这一片现在不到一百个奴隶,待会要是挑不到满意的,我带你们去找其他的管事,你们再上她们那几片挑挑。洛夫人不用跟我客气,我和翠花是朋友,看在翠花的面上也得照顾照顾你!”

  “那太感谢陈管事了!”洛默言从善如流地道。

  田翠花也是嘻嘻哈哈地说着朋友够意思。

  等集合奴隶的这会,三个人聊了起来,渐渐熟悉了。从陈管事的口里得知,这个季节的奴隶不但质量差,数量也不多,这奴隶总署一部奴隶全加起来还不到一千,还多数是男人。要知道这个世界的男人很少有力气比女人大的,人们卖奴隶自然喜欢卖力气大的女人,毕竟买奴隶回去是干活的,力气是首要条件。

  “有几个奴隶长得还行,没事养着玩挺不错的!”陈管事嘿嘿笑着,看着洛默言笑的一脸猥琐,“比小猫小狗强,还能说个话,唱个曲,做点什么……待会我指给你!”飞了一个眼神,那意思是,你懂得。

  田翠花又好气又好笑。

  “我洛妹子可是正经人,你少在这胡说,我这脸都叫你丢尽了!”田翠花没好气地道。

  陈管事只是一扬下巴。

  “谁不是正经人啊,是吧,洛妹子?”

  “陈姐说的是,都是人间烟火养大的,谁不一样啊,待会还麻烦陈姐帮着看看。”洛默言微微笑着。

  陈管事听了很舒服连连道说好说好说,心说到底是读书人,真是会说话!

  一盏茶的功夫,伴随着呵斥声,惨叫声,孩子、大人混乱的声音,一群人从广场的那边走了过来。远远就看见先前去集合奴隶的那些侍卫鞭影闪动,耳边鞭花脆响,像赶羊一样把这群人赶了过来。

  洛默言知道这就是供她挑选的奴隶了。

  等奴隶都到了,侍卫们又甩着鞭子命令女人一队,男人一队,这里不分小孩的。分好奴隶,一个侍卫过来跟陈管事回话,所有的奴隶召集完毕,包括还在吃奶的小奴隶。

  奴隶怀上孩子生下来也是奴隶,要等大一点在脸上烙上印记,只是这样的坏境很少有奴隶生下孩子,即使生下来也没有条件长大,吃奶小孩子基本上都是刚获罪不久的犯官家属。

  总之,只要能喘气的奴隶,侍卫都会集合在这里供客人挑选,哪怕只剩下最后一口气。

  挑谁是客人的事,但集合奴隶是侍卫的事,这个世界的奴隶侍卫是很拿顾客当上帝的。

  侍卫回了话,陈管事捧着腋下那个点名册,随时准备用。

  “洛妹子挑吧。”

  这个世界奴隶也会暴动,也会攻击自己的主人,前提是压迫的实在活不下去了,而且还是长期在一起的奴隶们,像这样流动性大的奴隶群体不会发生暴动,因为心很难聚齐,所以陈管事并不担心奴隶会伤害人。

  洛默言前世作为大凤国的二公主也养过奴隶,知道奴隶还是西部的好,力气大,老实,好用。关键是她们觉得自己是奴隶了,只要能活下去没有人煽动很少有反抗的。

  她计划卖六个奴隶,四男在后院,两女在前院,看了看前面的奴隶,站在了男人这边。田翠花过来帮着看,敲敲打打的,一会叫人抬胳膊一会叫人抬腿。

  “我看这个不错,多大了?”田翠花一边跟洛默言说,一边问面前这个奴隶。

  “二十五。”奴隶瑟缩了一下小声地道。

  “洛妹子,你觉得呢?”田翠花问洛默言。

  “嗯,还不错。”洛默言叫他走两步,做几个动作,身体没有残疾,就是瘦的有点脱相,“陈管事,他是什么地方的奴隶?”

  陈管事过来问那奴隶。

  “你多少号?”

  奴隶从衣服里拿出一块木牌,上面刻着“一千八百”号码。

  “一千八……”陈管事翻开那本花名册,很快找到了,“西部的,入秋从小王庄大堤上运过来的。”

  奴隶没有名字,只有编号,售出一个奴隶留下他的编号给下一个奴隶用。这下一个有可能是新奴隶,也有可能是售出去干活,活干完了再卖回来的,就像这个一千八百号的奴隶。买卖回来的奴隶不能换市场,要有当初买回奴隶的文书,而且再卖回来的价钱只有一文,无论大小,老少,只要有一口气,回收就只有一文。这也是各国奴隶市场回收奴隶的普遍价格。

  买走的时候是壮力,卖回来是废柴,还要浪费粮食养着,还能给你更高的价钱吗,朝廷才不会那么傻,一文钱不过是走个买卖形式。

  洛默言搭上那个奴隶的脉,没什么大病,就是营养不良,体力超支造成的虚弱。

  “行,这个我要了!”

  “把号牌给他解下来,赶到那边去。”陈管事吩咐一边的侍卫。

  接着洛默言又挑中了两个,再挑一个男奴隶就可以挑女奴隶了。

  “这个怎么样?”田翠花推荐了一个。

  洛默言看了几眼摇了摇头,买奴隶和买东西差不多,对上眼即使价格高点都愿意买,这也算是一种一见钟情吧。

  挑了半天忽然一个小个子男奴隶落在眼里,洛默言走了过去在他身前站下,打量起这个男奴隶来,一米七多点的个子,身体干瘦,身上围着一块破布,光着脚,手交握在腹前,头自然下垂。奴隶不允许蓄发,无论男女,统一的板寸,所以他的五官也清楚地展现在眼里,尽管很瘦,但看上去还是很精致,即使左脸颊上烙印着“奴隶”两个碍眼的字。

  “抬起头来,看着我。”洛默言沉声道。

  那奴隶抬起了头,对上洛默言的眼睛,但很快就避开了。

  眼里的神情没有麻木,只有平静,而且……洛默言搭上他的脉,果然会武,只是受了内伤。

  洛默言搭上他的脉时候,他目光移上洛默言的脸,露出几分诧异,和些微的心虚,但一闪即过,目光又移开了。

  洛默言第一眼看到这个奴隶的时候就觉得不太对劲,和他站在一起的奴隶都是缩着身体,这是人受冷本能的反应,而这个奴隶只围着一块破布却自然地站在那,除了天生不惧寒的体质也只有以内力御寒了,把上脉证实了是后者,这叫她有点淘到宝贝的感觉。

  “这个我要了!”

  “这个这么瘦,不会有病吧?”田翠花捏捏这个奴隶的胳膊,“倒是挺瓷实的。”

  “没什么大毛病!”

  和上几个一样,这个奴隶摘下号牌站到洛默言选好的人中去,可这时传出一个低低的啜泣声。

  “先生不要走……”

  那个奴隶脚步迟疑了,侍卫不耐烦地推搡着。

  “快到那边站着去!”

  “这位夫人行行好,买下这个孩子吧,我们吃一个人的饭干两个人的活。”那个奴隶没有动,而是看上了洛默言,忽然开口道。

继续阅读:第015章 15奴隶(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尊王朝:凤主魅惑三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