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章 5进城
玲珑2016-01-06 10:173,798

  和现代城市一样,古代的城池大小也差不多,高大的城墙,宽阔的城门,护城河,吊桥,进出不断的人和车辆,代表当地特色的绿植。赤峰城外到处都是榆树,这并不单单为了好看,也是灾年多一种填饱肚子的东西,因为榆树长出的榆钱是可以吃的。

  洛默言抬眼看了看那两个朱红的大字“赤峰”,跟着人流到了守门官兵那检查完文书,相当现在的身份证,然后入了城。

  四平八稳的街道,疏朗大气的建筑,带着北方大山大水的气质,高高阔阔的。街面很干净,水沟边上都栽着榆树,放眼望去,绿莹莹的,散发着勃勃春意,叫人心情也不由豁然开朗。

  洛默言小时候在这里住过几年,对这里一街一市都很熟悉,后来因为母亲赌钱成瘾生活过不下去了才被迫离开,对这里很有感情,走在街上脑海里不禁浮现出儿时的记忆。

  除了本家族人在这里还有一门亲戚,洛默言的大姨。洛大姨是庶出,比洛默言的母亲大十岁,开了家启蒙学馆为生,洛默言的启蒙就是大姨教的,后来也是因为母亲赌钱的缘故不再来往,不过母亲、父亲丧事的时候都在场,她生病的时候还送过药材。

  洛大姨夫郎早逝,只有一个女儿,女儿早产,病病歪歪,常年汤药不断,长大后洛大姨给女儿买了一个孤儿做夫郎,可一直没有孩子。不管在哪里,天灾、人祸、疾病,小老百姓都经不起,这些年下来洛大姨因为这个有病的女儿日子过得越发艰难。

  洛大姨人不错,对她颇有照顾,学问虽浅,不过启蒙还是绰绰有余的,这次进城打算办完事去那里看看。

  穿过几条街来到了洛家钱庄,洛家钱庄是洛家产业之一,曾经随着父亲来这里领过救济钱,如今却已是物是人非。

  “掌柜的,银子兑换铜钱怎么兑换?”

  “银子还是银票?”

  “银子。”

  一般来说,各国的金银铜相互兑换比例差不多,一两金子等于十两白银等于一万文铜钱。约值现在四千元、八十元(一两银子)、一元(一文铜钱)。

  普遍流通的是铜钱,其次是白银,金子基本上中低层人群里是见不到的。

  不过也有浮动,而且各大钱庄也不一样,洛默言没在洛家钱庄兑换过银钱,不知道这里的兑换比例。

  “一两九百六!”

  “银票呢?”

  “八百六。”

  这是因为银票辨别、保存、流通破旧造成的差别,只是差了十文也有点黑啊!其他的钱庄也是如此吗?

  掌柜的看出洛默言的心思,笑道。

  “我们洛家钱庄兑换比例算是高得了,这位娘子若是不相信可到别家问问。”

  “不用了,给我兑换六两银子的。”洛默言伸手从怀里掏出了六两银子,其实是从戒指里取出来的。

  即使差也差不过几文,她不在乎那点。尽管一文钱能买上两个杂面馒头。

  掌柜的看了眼洛默言的穿着,白衣白鞋,头戴白花,这是重孝打扮,衣料破旧,打着补丁,勉强干净,这寒酸样不像是有钱人,却是很大方,想必是个读书人,读书人都这样,不注重银钱。转头叫人拿小秤来秤银子,然后叫洛默言进到内堂取钱。

  为了好算,一吊钱一百文,并排放在那,长短一样,一目了然。有一部分是新铸出的,还带着一股铜味。

  洛默言核对完数量,一边的伙计给她拿来一个钱袋,装进去,抱着钱袋转身出去,等到了外间也只剩下了一个钱袋,铜钱都转移进了戒指里,最后袋子塞进了怀里。五千七百六十文,不是个小数目,拿着确实有点招摇,也不安全。

  伙计是新来的,还是第一次遇见洛默言这么寒酸的人兑换这么多铜钱不免多看了几眼,可看见那袋子出去就瘪了有点纳闷,结果当然是扰扰脑袋也没想明白。

  洛默言出了钱庄找了家水饺馆,要了三两水饺。这也是重生以来第一次吃顿像样的饭。吃完到成衣铺子买了两身白色细布内衣、两身质地上好的白绸夹棉长衣,现在穿单衣还有点早,又买了双白色厚底鞋。从成衣铺子出来又进了家公共澡堂子。

  这里洗澡有两种,一个是很多人共用一个大水池子,另一个是单人间,价钱自然前者比后者便宜,洛默言选的是单间。

  这也是重生以来第一次洗澡,整整叫人换了四次水,洗完裹上一块干棉布叫剪发的师傅进来。

  “把头发削薄了,剪到到肩下即可,蓖完头用虱子药水洗一下。”

  这里已经有了农药、虱子药等这类的药品,极方便了人们的生活。

  而剪发只有父母在的时候才会视为不孝,她的父母不在了也就没这种说法了。

  头发太长,快到膝盖了,还生了虱子,只能剪短才好打理。

  师傅按着吩咐把头发一点点削短,完事后,洛默言舒服地吐了口气,终于轻松了。她梳不惯长发,既觉得麻烦又觉得脑袋沉。

  端详着镜子里的自己,五官清秀,额头饱满,肌肤干净,整个人看上去很舒服,叫人愿意亲近,如果再配上微笑,也算是迷人的少女。

  大概当年罗氏也是看中了这点。

  因为常年读书,气质带着书卷气,如今书卷气里隐藏着种上位者的优雅,这是她做公主时带来的。

  不错,完全掩盖住了自己会武的强势。洛默言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微微笑了,很是满意。

  剪完发篦头也容易了,果然没少篦下虱子,师傅有眼色地说着谁谁的头发生的虱子可比这多了,她知道师傅一片好心,按住不舒服没说什么。最后用虱子水洗了两遍。

  从澡堂子出来洛默言几乎换了一个人,一身白色绸子夹棉长衣,足下厚底高帮白鞋,头发直接束起挽成一个髻,上面插着根戴着朵白色绢花的木簪,清清爽爽,利利落落,如沐春风。

  大燕国民风要比大凤国开放,对男子并不严苛,出行,骑马,郊游,抛头露面做事都很正常,只有少数人家才会迂腐地将公子养成大门不得出二门不得进的深闺。看着街上随处可见年轻男子,穿着春衫,和家人或者同伴来来往往,洛默言走在其中内心有些感叹,两个多月前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能在大燕国的城里行走,真是世事无常啊!

  来到一条商业街上,路两边都是中高档次的店铺酒楼,中午的饭口虽然过了,可生意火爆的酒楼还是宾客满座,伙计唱和声不断。

  洛默言来回转悠了几次,进了一家相对冷清的酒楼。

  “夫人好,里面请,雅座楼上请!”一个收拾得干净利落,十五六岁的姑娘迎了上来,肩上搭着白手巾,笑脸如花一般,正是这里的小二。

  对已婚女子,娘子是普遍通俗的称呼,表示尊敬、对有身份的已婚女子就叫夫人了,小二这也是看洛默言的打扮叫夫人的。

  “雅座吧。”洛默言随意地扫了几眼大厅,寥寥无几的几个客人,比起街对面的那家酒楼火爆程度真是冷冷清清。

  洛默言在小二的引领下进了一个雅阁,坐下四下打量,三面都是屏风,绣的花团富贵,瞧着就带着热闹劲。

  “你们这生意不大好啊,不会是饭菜不合口吧?”

  “夫人说笑了,哪能呢!只是这饭口过了,相对清静些。我管保夫人只要用了我家的饭菜,下次一定还想用!”小二挺着胸脯保证着。

  “那就好,拣些你们酒楼招牌菜上吧,酒就不用了,有牛奶或者羊奶吗,给我来一盏。”

  “有,夫人要加什么吗?”

  “那就牛奶吧,放点糖,不过不要太甜,滚烫的。主食来碗粥吧,稍后一些再上。”

  粥?小二有点意外,这时候怎么会要粥,但还是点头哈腰一番转身去了。

  很快荤的素的上了一大桌,卖相也极好,名字也是一串串的,什么花开富贵,五福临门,长长久久等等。

  洛默言盘腿坐在罗汉椅上,就是缩小版的四方罗汉床。这里的人们多数都是盘腿而坐,这也是因为地处北方,一年有半年在寒冷中度过,家家火炕,地龙,来客也是直接上炕,上炕不能伸腿坐着吧,那也太不雅观了,何况也占地方,就慢慢地形成了盘坐。

  一个地方一种风俗,不是无缘无故形成的。

  听着小二热情洋溢地介绍着,洛默言小心喝着热牛奶,间或品尝着桌上的菜,不时问几句这个是怎么做的,什么由来,慢慢地对这里的高档次饮食有了些了解。

  北方严寒,冬季几乎吃不到蔬菜,虽说有暖窑,可以培植出一些青菜,但价格昂贵,即使有钱人家也不可能想吃就吃,只有在过年、款待重要的客人才会买上一点,所以多数都是干菜,而干菜没有肉吃到嘴里就像柴禾一样,这样一来,各种肉类就成了配菜的主要食材。其中猪肉为主,羊肉为辅,牛肉、驴肉比较贵,其次鱼、鸡、鸭等。口味上也偏重,做法多数是煮,无论什么菜都是汤汤水水的,看着挺多,其实没多少,不过吃的人却觉得很过瘾。

  喝完了粥也听完了小二的介绍,洛默言心里有了数,问了一下这桌菜多少银子。

  小二很是满意洛默言问的是多少银子而不是多少铜子。

  “十五两三钱,柜上把零头给夫人抹去了。”

  洛默言从怀里取出十五两散碎银子放在桌上,又取出五钱来的银子扔给了她。

  “赏你的!”

  “谢谢夫人!”小二赶紧行礼再行礼,满脸喜色,“夫人你还需要什么,尽管吩咐!”

  “我想见见你们老板,麻烦你了!”

  小二愣了下,小心地问。

  “请问夫人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吗?”

  “你误会了,我想和你们老板做点生意,关于膳食方面的。怎么,你们老板不在吗,如果不在那就下次吧。”

  “不,我们老板在,夫人,你稍等,我这就去!”小二赶忙道,快步去了。

  希望能和这家酒楼达成协议,她实在是懒得再找下家,要不是为了有个来钱的道给外人看也用不着这样。

  洛默言想了一遍待会的说辞,这时听到一阵脚步声过来,也站了起来,刚才的那个小二姑娘闪身进来。

  “公子爷,就是这位夫人要见你们。夫人,这就是我们老板。”说着又补充了一句,“这三位公子爷都是我们酒楼的老板。”

  洛默言见了不由有点头疼,也有点惊讶,头疼的是对方清一色的男子,自己一个女的跟他们谈生意不方便,惊讶的是一个酒楼三个老板,开什么玩笑!

继续阅读:第006章 6机缘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尊王朝:凤主魅惑三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