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1引子
玲珑2016-01-06 10:173,160

  “大凤国皇帝令!二公主凤仪柔奸成性,包藏祸心,蓄意谋反,多年查证,乃妖孽所化,特除去亲王之位,赐予极刑,立即执行!永昌六十年三月十五。”

  大凤国新皇登基不到两个月颁发的这道诏令震惊了朝野内外,当时不知道多少言官为了新皇收回诏令而撞死在九凤鸣天的朝堂玉柱前,其余六位公主也以亲王的身份以死力谏,新皇大怒,全部将人下了天牢,自此再无人敢说一言。

  大凤国的极刑就是将人活活烧死,这在开国以来还是首例,谁也没想到这个首例竟然是举国上下人人敬重的二公主!

  因为二公主,再穷的百姓也能吃得起盐,因为二公主,再严寒的冬季也能买到蔬菜,因为二公主,面对再大的天灾也能吃上粮食,而这样的人却被说成妖孽处于极刑,消息发布的当天,大凤国京都城全城百姓失控,镇压了三天三夜,最后不得不调兵进城才勉强将事情平息下去,而这时京都城已经是血流成河,尸横遍街,大凤国国都像是经过一场大劫一般。

  年仅二十六岁的二公主凤仪被处极刑也给永昌年画上了一个句号,当月新皇改年号为久安。

  久安年三月低,京都城外一座普通的庙宇正殿中,面对供奉的金身佛祖,一个年轻的男子落发出家。

  “阿弥陀佛!阿仪,泽今日出家只为修我们来生缘分,我佛慈悲,众生可容,泽定会如愿!”

  泪珠湿了僧衣。

  他便是二公主凤仪正欲迎娶的正夫、戏子出身的安泽。

  安心,福泽,安泽,多好听的名字。

  这是她为他的诠释,如今这世上再也没有了那个人,也没有了安泽这个名字。

  穿越时空这种虚无定数的科学奥秘,她从来没有研究过,作为一个女人她只研究过一样--爱情。

  父母、哥哥都是军人出身,她也先从军后从政,可追求的还是爱情这两个字。

  无论是在部队,还是在仕途,她的追求都是找一个宠爱自己一生,保护自己一生,呵护自己一生的人。

  事实上,她也找到了,爱了、激情了、如愿了,可当被查出不孕,这一切都慢慢地随着给予她这些的男人离去。

  不要孩子和不能生孩子是两回事,她懂,只是不明白,追求多年、以为拥有了这样伟大的感情怎么会这么脆弱,一碰即碎。

  本以为这一生只有亲人和事业,却没想到从没研究过的穿越时空会降临到她的身上。

  三十六岁那年,一场事故将她送到了古代女尊的世界,身份是六岁的大凤国二公主凤仪。

  能生活在女尊的世界里对女人来说是一件好事,至少是自由的,而对她又多了一样好处,不用担心不能生孩子,因为这里是男人生子。

  这里人是男女功能颠倒,万物是阴阳颠倒,当然这只是对她原来的那个世界。也许这里才是正常的,更也许不过是称呼的互换。

  她不是科学家,没研究过穿越时空,更没研究过这种颠倒,到了这个世界能做的、会做的也只是怎么活下去。

  前世终结过爱情,心灰意冷,到了这个世界更是心如止水。她喜欢的男人是那种高大伟岸,力量和智慧相结合,能叫她靠上去感到安全踏实的,显然在这里找不到。可世上的事就是经不起笃定,她遇上了一个叫安泽的男人,爱上了他。

  安心、福泽,这是她给这个名字下的定义,事实上她也在他身上找到了这种感觉。

  安泽台上是戏子,台下是一个安静的人,她已不再是小女生的年纪,激情已逝,需要的正是这种如水安静来润泽枯涸的心。

  可惜两人有缘无分。

  如果只是把他当做一个侍人留在身边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可她想娶他做正夫、做驸马,这对于一个堂堂大凤国的二公主就很难了,因为他是最低贱不过的戏子。

  为了能实现心愿她费尽心思,施展能力,希望自己获得婚娶自主的权利,然而,正当她提出婚事,皇太父薨了,大孝三年不得婚娶,三年过后父亲病逝,又是守孝三年,接着皇帝母亲驾崩、皇姐继位,她被烧死,现在……

  曾经穿越了,如今她重生了。

  洛默言,十八岁,大燕国人,童生,这是她新的身份。

  不是阴阳相隔,只是两个国家,可她却重生在最底层的读书人身上,无法越过千山万水去告诉他自己还活着。

  天涯海角,莫过如此吧!

  ……

  洛默言所在的洛家在当地也是很名的望族,只是她的母亲是旁支的旁支,外祖母那会经营不善,又挥霍无度,和族里就少有来往,到了母亲这里家业败得差不多了,而母亲又迷上了赌钱,与族里算是彻底断了。

  十赌九输,母亲很快将家里的银钱赌没,然后卖物件、卖田、卖房子,最后卖人,下人、侍儿、侍人,就连给她生了孩子的侍郎能卖也都卖了出去,家也从城搬到镇,从镇搬到村,如果不是在赌场上和人发生了口角被人打死,接下来就是卖儿卖女。

  人虽然死了,可家也祸害的差不多了,正夫徐氏早就被气得卧病在炕多年,留下嫡女三个、庶子两个、庶女两个,都还没长大,早年藏下的一点嫁妆为了自己三个女儿读书也花光了,在这小村子里就靠女儿给当地富户做短工、儿子做针线来维持一家生计。大孝三年后,大女儿洛默言考取了童生,徐氏不忍断了女儿的前程,便托人做媒给大女儿娶夫,条件只有一个,能带着田,带着银子进门就行,其他都不挑!结果就娶了一个山里姓罗的男人。

  罗氏嫁了两次,第一次生了一个男娃,因为家庭暴力和离了,带着儿子带着嫁妆进了第二家,第二家是个酒鬼,喝酒后暴力更厉害,幸好在生了一个男娃后溺水淹死了,洛默言这是第三家。

  罗氏当时二十二,嫁了两家,男娃两个,洛默言十五,头婚,童生,正常情况下这样的亲是结不成的,可在罗氏拥有十亩田三十两银子、洛默言房屋一间地无一垄,家里大小八口人吃了上顿儿没下顿儿的情况下这亲结得却是很顺利。

  徐氏是读书人家出身,知道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道理,更知道这个世道只能靠读书考取功名才有前程,所以只要女儿能读书将来就一定有出息,有了出息想娶什么男人不行,休了这个还不是一句话的事,这么做不过是为了过眼下这一关。他看中的是正罗氏是山里人,没见识,老实、能干活,带来的孩子又是男娃,不过是白养几年,那十亩田,三十两银子在他的监管下还不都会用在自己这一家人身上?吃亏也只是暂时的。

  而罗氏看重的是洛默言是读书人,太多的他没想过,只知道读书人不会打人骂人,就算他养她一辈子也愿意。主要也是原来两家给他造成的伤害太大了的缘故。

  只是他忘了读书人也会施暴力,不过是冷暴力罢了。

  从说亲到成亲整个过程都没有洛默言的意思,唯一需要她的只是洞房一夜而已,接下来徐氏就叫他们分开,督促女儿读书,实则担心睡多了罗氏会怀上孕,有了孩子以后怎么都是一个麻烦,徐氏算是下定决心将来女儿有出息一定要休掉这个罗氏。

  罗氏没有读书人那些弯弯绕,却也有着山里人自己的聪明,这里虽然可以和离,可一般来说对名声还是会受到影响,罗氏既能嫁了三次,可见其心理素质就不是一般人能比的,在看出徐氏对他不满意,也不声张,家里家外干的很卖力,除此之外就开始接近自己这个十五岁的小娘子,他知道想在这个家站住脚就先得有个孩子,结果还真有了孩子。徐氏很生气,和女婿要了钱买了一个十六岁的孤儿给女儿收了房做侍郎,并理直气壮地声称这是他们读书人家的规矩,罗氏心里难受,却也接受了,谁叫他嫁了个读书人呢,嫁了读书人就要受读书人的规矩。这个他懂。

  小侍郎也争气当年就怀上了,第二年罗氏生了一个男孩,他生了一个女孩,徐氏大喜,可惜在两年后的冬天大病一场,去世了。

  母亲当时的死说句不敬的话,洛默言只觉得是解脱,可父亲的病逝却给了她沉重的打击。

  她的家和别人家不一样,别人家都是母亲撑着,可她的家却是父亲撑着的,没有父亲她读不上书,没有父亲她也考不上功名,没有父亲也许这个家早就散了,父亲就是活着的支柱,如今父亲不在了,悲恸绝望叫她一病不起,最后也随着父亲去了。

  她在这个洛默言身上复活了两个多月,继承了原有的记忆,看着这一家大小,压下的痛苦绝望尽化作了无法抹去的伤痛索绕上心,她现在是洛默言,也只能是洛默言,回不去了,再也见不到他了……

继续阅读:第002章 2戒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尊王朝:凤主魅惑三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