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0章 20教夫
玲珑2018-02-06 12:122,431

  “罗平,以前我们日子过得艰难,吃饱都是问题,节俭是必要的,现在日子好了,在吃上面就要适当放宽一些。”洛默言就如同教一个孩子,极为耐心地道,“你看,来客人了,菜量上太少叫客人怎么吃?还有,孩子们还小,正在长身体,不但要吃饱还要吃好,这样营养才能均衡,身体才能张开,头脑才能聪明。你不想叫他们长成歪瓜裂枣、愚笨无能的人,对吧?而我们虽说是大人,可也不能这么对付……”

  当面教子背地教夫,洛默言觉得这是夫妻之间的尊重。

  罗平听完,半天说了一句。

  “那你说,以后吃啥?”语气带着生气。

  “你听明白了我的意思吗?”洛默言觉得罗平只知道了自己责怪她太小气,并不知道自己讲这些的真正用意。

  “你不就是说我太抠了吗……”罗平有些生气,也有些委屈,“小二小三三年出孝期就该准备下聘的彩礼、房子、地亩,接着就是小四和小五的嫁妆,等他们都安顿好了,小六、小七、小树、小木头他们也到了年纪。这一大家子人,生个病长个灾的,顿顿都吃好的,到时候用钱怎么办,日子刚好点就……”想吃好的,谁不想吃好的,你有那个家底讲究吗?

  洛默言看着罗平,微微怔愣,一直以为了解这个人的,老实能干,通情理,一切依她为重,可现在看来并没那么简单,特别是罗氏那口气叫她很不舒服,好像她很无能似的。

  今天跟田翠花说了那么多,现在和罗氏又说了那么多,结果还这样,这叫她没来由的就很烦,视线便垂了下来,笑容也变淡了。

  罗氏觉得自己并没有错,想了想又说道。

  “娘子只管读书,家里你就不用操心了。”

  “你管得好吗?”洛默言声音很轻地问了一句。

  罗氏还没反应过来,洛默言又重重地下了决定。

  “从明天起你就不要做饭了,看管好孩子,做饭明天就交给百草吧,吃什么我会告诉他。等先生请来了,你跟着先生好好识字读书,等会记账算账了再说。还有,你记着,你是我的男人,你就得按着我的方式来过日子,以后有什么事情我不想说第二遍。好了,就这样,睡觉!”随手把书扔在桌子上,吹灭灯,就躺下了。

  罗平惊愣了好半天才明白过来,洛默言这是生气了,想起刚才洛默言说叫他不要管家了,顿时心底有点发凉。

  他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这个家吗,不是为了小姨子小舅子吗?他哪里错了,为什么不要他管家了,最穷的时候他管,现在好了把他推一边了,这是什么意思?再想想快一年了,洛默言都没碰过他,这又是什么意思?

  嫌弃他了,要换人了,再想起那晚洛默言和他说的没有官府的婚帖、不入洛家宗祠,他这个夫郎是随时都可以被赶出去的,越想越觉得是这样。

  借着窗帘透过来的微弱月光,望着躺在尽在身前的洛默言,罗氏身体僵硬着一动不动,只觉得胸口堵得慌。

  过去的洛默言是不会跟他这么说的,确切地说跟他从来无话,洛默言换了个灵魂,每日都和他说上一些,他习惯了,习惯了如今洛默言,可刚才……想到以后也许又会回到从前那种冷冰冰的日子,也许连冷冰冰的日子都不会有……眼睛有点模糊,忍着,压着,终于还是低声道。

  “我也是为了这一家子人,你读过书,你心里不知道吗,你不就是日子好了,看我没用了,嫌弃了,想找个好的?我嫁过,有过孩子,你爹当时不就是看上我的嫁妆了,我知道的。我怀小宜的时候你爹马上给你买个人回来,你马上叫他怀上孩子,还说这是你们读书人的规矩,过上好日子换男人也是你们读书人的规矩?我又不是傻子……我爹说读书人都没良心,我想再没良心也比我原来嫁的那两个女人强,一个打起来就往死里打,一个喝多了敢拿刀剁你,读书人不会……我想熬着吧,熬完了……就完了……”

  罗氏开头像是说给洛默言听,后面完全变成了自言自语,语无伦次,却透着股心酸。

  听的洛默言心烦意乱,但也渐渐消了气,反省一下,觉得自己也有点过了,多大点事啊,以前那么有耐心,怎么现在就烦了呢。

  其实这是贵小姐的脾气犯了,高干家庭出身,全家的掌上明珠,大凤国的二公主,深受宠爱,两世为人都精雕细琢的,虽说结局惨了点,可也从没有到过现在这样的地步,重生一个穷读书人的身上,照顾着一大家子人,好容易靠着自己的努力改善了生活,却又在吃食上又遭到了苛刻,又被人认为她没用,再加上重生的负面情绪,综合一起,终于在今晚爆发了。

  三世加起来已年过花甲,可心里年纪却不能这么算,她毕竟没有真正经历过这个年纪,淡定了这么久很是难得,何况事后还反省了。

  翻身起来擦亮了火折子,点上灯,当看到罗氏依然保持着那个姿势,一双眼睛发红,泪光盈盈,神情戚戚,看着亮起了灯也住了口,双唇倔强地抿成了一线。

  洛默言叹了口气,她从没有哄过哪个男人,前世的前世的老公,还是后来的安泽,前者哄她,后者不需要哄,她一定是哪辈子欠这个人的。

  “罗平,你想得太多了,我不是那个意思。”伸手扯过被子给他盖上,很无奈地道,“来,我们还接着刚才的说。你想想,吃好了是不是身体就好了,吃不好是不是身体就不好了,不好了会怎么样,得病,得病呢就得请大夫抓药花银子,有这个钱我们吃点好的不得病不很好吗?另外这还是能治的病,不能治的病呢,结果就死了。你死了,你的女人就被别的男人睡了,你的孩子就被别的男人打了,你攒的银子就被别的男人花了,你愿意这样吗?不愿意吧,不愿意就吃点好的,把身体养好了。身体好了,你才能看着你的女人、保护着你的孩子,花着你的银子,是不是?不然就是个傻瓜、白痴!”说着语气一肃,“你是我结发之夫,我想让你好好的陪着我白头到老才要吃点好的,懂吗!”

  罗平定定地看着洛默言,神情变化了又变化,猛地上来将洛默言抱住,低低叫了声。

  “娘子!”哽咽着,颤抖着,复杂着。

  洛默言松了口气,自嘲地想,真不容易啊,就是改善个伙食也费这么大得劲。

  “娘子……那你嫌弃我吗?”半晌罗氏问道。

  “怎么会。”洛默言轻轻抚着他的背,“过去是我年纪小不懂事,现在我明白了,罗平,没有你,我们一家人早就散了……”

  “那你为啥不……和我行房?”

  “……”

  嗯,这个问题……是个问题。

继续阅读:第021章 21送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尊王朝:凤主魅惑三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