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太后,指婚
鹤顶红2016-01-11 18:031,673

  他们的声音比较低,坐在高位上的皇帝自然是没听到,但是司辰皓却是听的清清楚楚。

  这几个人的话,无疑是揭了司辰皓的伤疤,他这个人最爱惜面子,恨不能转身踹死他们。

  这些人不是嘲笑他娶了个瘸子么?他今天就要洗脱这个耻辱,他们不是都喜欢京城第一美女么?他就把这美女娶进家里,看他们以后还敢讥笑他,想到这里,司辰皓忽然跪地:“微臣和左相府的大小姐北安璃早已经情投意合,请皇伯父成全!”

  此话一出,人群中终于出现一阵骚动,无数的视线全都射向北墨染,这里面有同情,有怜悯,但是更多的却是幸灾乐祸,但是后者却像毫无所觉似的,静静的喝着桌上的茶水,仿佛和这个话题无关似的。

  皇帝的目光似乎是不经意间扫过北墨染,接着看向司辰皓,带着浅浅的笑意说道:“这是好事啊,左相府的大小姐温柔贤淑,和皓儿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司辰皓此刻叫的不是皇帝,而是皇伯父,这谈的就是家事了,皇帝自然也改口了。

  北安璃听到皇上夸她,心中一喜,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北墨染,眸中的得意却是挡都挡不住。

  北墨染嘴角抽了抽,这个北安璃脑子真是叫驴踢了,她不是这个时代的人都知道,古人是多么重视名节。

  现在司辰皓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和她两情相悦,这两情相悦的对象还是她的妹夫,这简直就是不要脸的节奏啊。

  京城里哪家会娶这种有失妇德的媳妇。

  正在这时,有太监禀报:“太后娘娘驾到!”

  在座所有的人都站了起来,对着太后娘娘施礼。

  北墨染不良于行,只是微微弯下了腰部,不过这并不妨碍她偷偷的观察太后。

  奇怪的是,太后是被人抬上来的,原来太后和她一样,也是不良于行,她是被人下毒,不知道太后是因为什么?

  太后长的颇为富态,慈眉善目的样子,很是和蔼的说道:“都平身吧!”

  “母后,这春日的风还是有些刺骨,您身体不好,怎么出来了?”皇帝有些担心的说道。

  太后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我这腿是老毛病了,都是年轻的时候受的风寒,以前只是腿疼,现在连走都走不动了,这整天闷在宫里都快发霉了。”

  皇帝立刻愧疚的说道:“儿臣以后多抽时间去看母后。”

  太后拍了拍他的手:“我知道你忙,国家大事要紧。”她接着话锋一转,“皇儿啊,哀家今日过来,一呢,是想凑个热闹,二来呢是想要做一件事情。”

  皇帝立刻恭敬的说道:“请母后吩咐。”

  太后的脸上露出哀伤的神色:“你大哥走的早,只留下了寒儿这根独苗,眼看着寒儿已经十八岁了,你在这个年纪已经有了大皇子和二皇子了,我看今儿来了那么多花朵似的姑娘,你就挑个品性好的指婚给寒儿吧?”

  太后说完有些不满的瞪了瞪坐在皇帝下首的司冥寒,似乎对于他一直对自己的婚事无动于衷颇为恼怒。

  此言一出,满座皆惊,那些原本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孩子,大都低下了头,心里默念,千万不要选我,千万不要选我。

  北墨染略一思索,很快就在记忆中找到了这位太后口中的寒儿是谁。

  司冥寒,先皇遗腹子,先皇生前,膝下无子,死后由弟弟继位,司冥寒出生后,曾有人奏请当今皇上还位于司冥寒,但是此时司冥寒被查出身患隐疾,活不过二十四岁。

  天下自然不能交给一个短命的皇帝,因此司冥寒的身份就颇为尴尬。

  皇帝也很为难,医生都说司冥寒活不过二十四岁,但凡家世好点的谁愿意自己娇养大的女儿年纪轻轻就守寡,那些家世不好的也不能指,他也怕被人说苛待侄子。

  再说他这个侄子,性格淡漠,从小就冷心冷肺,他不想娶妻,他就算是皇帝也不能押着他拜堂吧,话说回来,拜堂能押着,洞房反正不能押着了吧。

  不过既然太后都说了,他只有奉命行事。

  皇帝抬眸,恭敬的问道:“母亲心里可有人选。”

  太后回答的很干脆:“没有,你是寒儿的亲叔叔,一切有你做主吧?我的身体不好先回去了,寒儿的亲事今天必须要定下来。”

  这就是下的铁命令。

  皇帝心中暗自叹了一口气,只得答应。

  他视线转向那群莺莺燕燕,左边看看,右边看看,看的眼睛都花了,也没看出个所以然了,算了,不纠结了,就左边第三排中间的那位姑娘吧,这位姑娘不错,生的珠圆玉润的,肯定符合母后的心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王嗜宠:毒医残妃狠绝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王嗜宠:毒医残妃狠绝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