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轮椅,崔大师
鹤顶红2016-01-11 18:021,608

  红石看着纸上形状怪异有些像椅子的东西,旁边全是密密麻麻的标注,有些好奇:“小姐,你在画什么啊?”

  “这叫轮椅。”

  “轮椅?”

  “嗯。”北墨染没有多做解释,将画好的图纸吹干,递到红石手里:“明天出去找一个工匠,让他照着这个图纸把东西做出来。”

  “是。”红石点了点头,将图纸收了起来。

  绿言看着北墨染道:“小姐,现在你可以睡觉了吧?”

  北墨染有些无奈的瞪了绿言一眼,不过她浑身确实乏得很,脑袋还微微有些发晕,北墨染知道如今这个身体经不起折腾,也就点了点头,任由红石将她抱回床上。

  绿言过来帮她掖了掖被子,一边念叨着:“小姐,你身体不好,夜里可千万不能踢被子,你爱做噩梦,红石会像往常一样在门口守着的,你别怕,有事就叫她……”

  额……

  北墨染略微有些发愣,这种温言细语的关切,她是有多久没有听到过了……

  一时之间,北墨染心里有些复杂。

  伸手拉住了红石的手,北墨染道:“红石,你还是回房去睡觉吧,从今往后,小姐不需要你守在门外了。”

  “可是,小姐……”

  “听话!”

  “好吧……”红石犹豫了一会儿,终是听话的点了点头,“那小姐你有事一定要大声的叫我。”

  “嗯。”看到北墨染点头保证,红石才和绿言走了出去,磨磨蹭蹭了好一会儿,才回自己的房间。

  躺在床上,北墨染在身体上简单的按压了一下,不料越按压,她就越发心惊,这个身体之内,潜伏的毒素,竟然比她想象的要多得多!

  北墨染略一感受,在这个身体之内,潜伏着起码有十数种毒素,想来是不止一次的被人下毒所致,原主能活到现在,也算是命大!不过唯一让她略感心安的是,正是这些毒素压迫着她脚上的神经,若是能把这些毒素清除,她能够站起来也说不定。

  北墨染抚上自己的心口,那里微微有些作疼,北墨染拧眉,声音却异常坚定:放心好了,所有害过你的人,我都会让他们一一付出代价的!

  翌日,北墨染起床有点晚,绿言过来伺候她用早膳,一边道:“红石已经出去找工匠了,这会儿也应该回来了。”

  北墨染点点头,绿言又道:“北夫人被老爷下令禁足了。”

  北墨染微愣,只是禁足?

  眸子微微眯了眯,北墨染开口:“那有没有提到冤枉我的事?”

  想起这个,绿言就恨得咬牙:“老爷竟然对此事只字未提!”

  北墨染沉默了一会儿,虽然心中亦有不平,但是以她那个好面子老爹的作风,确实不太可能会在对她动用了家法后又来给她平反的,只不过略一纠结,北墨染就放开了,这样也好,是他们不仁在先,以后她复起仇来,顾忌也少一些。

  不多时,红石回来了。

  和她一起回来的,还有一个看起来约莫四十来岁的中年汉子。

  “小姐,崔大师说有些疑虑,所以我就把他带回来了。”

  这个崔大师北墨染是知道的,在原主的记忆里,崔大师是一名很有名望的工匠,他做出来的东西,有时候比皇宫里御用的工匠都还好,宫里的娘娘时不时也会让他入宫去替他们打造一些器皿,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崔大师却没有为皇室聘用。

  崔大师看到北墨染只是一个十二岁的小娃时微微一愣,拱了拱手,道:“这位小姐,在下想要求见你家大人。”

  北墨染看着崔大师,似笑非笑:“不知道大师是想见我家大人,还是想见画出这张图纸的人?”

  崔大师皱了皱眉,那图纸上的东西之精之巧,连他也有些看不明白,虽然他并不肯定这东西能成功的做出来,但这并不影响他看出来此图纸是一个精于此道多年的人才能画得出来的。

  红石找他的时候说的是左相府的主子,左相府的正主说起来除了左相就只有北墨染,崔大师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这图纸是一个十二岁的女娃画出来的,当下面上微有不悦:“小姐,还请不要为难在下。”

  北墨染有些无语,道:“我没有为难你,你手中的图纸,就是我画的,你还想要见何人?”

  崔大师头都不抬:“小姐不要说笑了,还是快让在下去拜见左相吧。”

  红石站了出来:“崔大师,这画就是我家小姐画的,不关老爷的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王嗜宠:毒医残妃狠绝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王嗜宠:毒医残妃狠绝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