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贱妇,浸猪笼
鹤顶红2016-01-11 18:021,676

  一连串的问题问得那小厮一愣一愣的,北墨染却在树上听得冷笑连连,她是左相府的嫡出大小姐,上面却有一个庶出的姐姐,所以大家一般都叫她二小姐,如今这左相府的管家明知道她被关在里面,却还故意拖延时间在这里慢慢训斥别人,原主过的到底是什么日子,由此可见一斑!

  这时,有几个小厮已经绕着那柴房走了一圈,其中一个小厮皱了皱眉:“这里面的声音听着有点不对劲啊。”

  管家看了过来,正欲开口,却先听到了一声女人的呻吟声和男人的粗喘声,管家眸中精光一闪,难道……

  管家立刻下令:“你,你们几个,赶快找人来灭火,你,你们两个,快去把老爷和夫人叫来,快点!”

  “是!”一行人立刻忙开了。

  不多时,一个中年男人走了过来,北墨染看了一眼,知道这就是原主的爹,当朝左相北清元。

  北清元步伐极快,却丝毫不显仓促,眉宇间自成一股厉色,不怒而威,管家一见到他,立刻迎了上去:“老爷。”

  北清元扫视了一圈,沉声道:“二小姐呢?救出来了吗?”

  管家连忙伏低了身体:“老爷,火势太大了,根本冲不进去。不过老爷放心,这间柴房极为宽敞,并且废弃已久、湿气较重。这火又是从外面烧起来的,火情一时半会儿蔓延不到里面去,等一下将火势控制小一点,奴才立刻就派人进去将二小姐救出来。”

  “嗯。”北清元点了点头,脸上虽然没有什么表情但北墨染却从他的脸上看到了丝丝焦虑,当下心中略微回暖,但瞬间,北墨染又想到原主这一身伤是北清元亲自打的,原主的命也是丢在他的手上,一时间,情绪又变得有些复杂起来。

  司冥寒饶有兴趣地看着北墨染小脸上神色的变幻,眸光晦暗不明。

  管家恭敬地立在北清元身边,一边给自己的手下使眼色,让他快点把夫人叫过来,那手下却是颇为无奈,他已经派人去催了好几次了,夫人始终不来他也没有办法啊。

  这时候,北清元脸色突然一变:“管家,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管家面色一喜,走近了一点,那声音其实是断断续续的,此刻又没有了,但管家早就听到过了,他知道北清元说得是什么声音,所以立刻装出一副面色大变的样子,拱手道:“老爷,这里面好像……好像是男女在……在行那苟且……”

  “住口!”北清元勃然大怒,刚才的沉稳瞬间乱了七八分,随手指了四五个下人:“你们,马上进去给我将里面的人抓出来!”

  那四五个下人对视一眼,此刻,火势已经差不多控制住了,于是纷纷点头应是,不一会,当先四个下人抬着两个男人走了出来,管家眼角一跳,故意夸张地叫道:“呀!怎么会有两个男人在里面!那二小姐……”

  北清元脸色黑得已经能滴出水来,不等最后那名下人出来,也不管身旁还在燃烧着的火苗,自己先冲了进去,看着白花花的女人身体勃然大怒,直接就是一脚,将那女人连同抱着她的下人一块给踢出了柴房:“贱人!”

  北清元气得浑身发抖,见状,管家连忙过去扶住北清元:“老爷,你别生气,二……”

  “二什么二,你自己好好看清楚!”

  管家的话被北清元打断,管家一愣,下意识地偏过头去,待看清楚地上的女人是谁时,不由觉得脑袋轰得一声炸响:“夫……夫人,怎么是你!”

  那药效此刻还没有完全过去,北夫人脑袋还有些发蒙,只感觉自己正快活的时候突然被人打断,有些不爽,但更多的是渴求。

  北夫人迷迷糊糊地朝着北清元爬了过去:“来啊,继续嘛……”那声音销魂入骨,若不是时机不对,任是个男人都不会对这样的要求无动于衷。

  但眼下北清元却是更加怒不可遏,又是一脚:“来人,给我将这个不知廉耻的贱人抓去浸猪笼!”

  浸猪笼?把婉儿浸猪笼?

  管家一个激灵,不行!不可以!

  管家一边给人使眼色让他去把大小姐叫来,一边让人替北夫人穿好衣服,接着跪在北清元身前抱住他的腿哀求道:“老爷,老爷息怒,夫人一定是被人下了药了,老爷,您千万不要冤枉夫人啊!还是先把事情查清楚再说吧!”

  “冤枉?事实都摆在眼前了还敢说我冤枉了她!这个不要脸的贱妇!你们都愣着干嘛,还不赶快拿猪笼来?”北清元差点气疯了,用力地踢着管家,他现在只想快点把这个给他带了绿帽子的女人关进猪笼里淹死,哪里还管什么冤枉不冤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王嗜宠:毒医残妃狠绝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王嗜宠:毒医残妃狠绝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