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木木夕Sharon2016-03-30 00:503,108

  程恺弋的吃相很斯文,一点一点地在吃着面前的食物。而李肖然,则是战战兢兢地垂着头,看似认真地在吃面前的沙拉。她的眼睛,时不时地瞟一眼对面坐着的程恺弋。她不抬头,所以,以她的视角,只能看到程恺弋的手。他的手指很漂亮,很修长。而且,他的皮肤很白,跟女孩子的一样。也许,以前跟他上床的那些女人,都会因为这个自卑吧?

  意识到自己的胡思乱想,李肖然赶紧收回了视线,继续啃自己的沙拉。程恺弋要看她的时候,是直接抬头,目光很是坦荡地就落在她的身上了。李肖然不用抬头,就能感觉到他的视线。程恺弋看着她一勺一勺地从面前的碗里挖出沙拉来,然后往嘴里送。她的嘴上沾到了一点沙拉酱,她的嘴角有乳白色的一小点。她自己可能没有发现,依旧在认真地吃着。为了避免跟他交谈,她都不抬头,也不让自己的嘴巴空下来,一勺一勺的食物,不断地往嘴里送。

  程恺弋被她这副模样弄得笑了起来,放下手里的刀叉,说:“李肖然,我又不是什么珍禽异兽,你这么怕我做什么?”李肖然终于抬起了她高贵的脑袋。这不抬头还好,一抬头,她才意识到,自己低头太久,脖子都酸了。现在她只恨这法国菜太繁杂,吃一顿饭要好长时间,害她为了吃这顿饭,牺牲了她的脖子。

  李肖然咧嘴笑,露出一副狗腿的模样,说:“程少这样的人,在我的世界里就是珍禽异兽啊!”程恺弋挑眉,说:“哦?所以,你很抗拒我?”哎哟,被看穿了。李肖然偷偷吐了下舌头,说:“哎呀,我没有抗拒你的意思啦!只是小女子身份低微,不能站在程少您的身边,侮辱了您尊贵的身份呀!”李肖然有时候就是这么不要脸,拍起马屁来特别溜。

  程恺弋轻笑,嗔怒道:“你这小丫头,是在拐着弯骂我是畜牲呢!”李肖然微微睁大眼睛,好吧,她承认,她刚才确实是有些呈口舌之快,小小地调笑了他一下。又被发现了,这人怎么那么聪明呢,真是烦人!

  李肖然睁大眼睛,做出一副无辜的样子,说:“没有哇!我没有这个意思哦!你不要多心了!”她这个人,在做了坏事之后,总是善于假装无辜,搞得好像真的一样。程恺弋被她这个模样逗笑了,说:“小丫头,不要低估了我的智商。”李肖然头摇得跟嗑药了一样,说:“没有呀!程少的智商那么高,有谁敢低估了呀!我只是在说实话嘛!”她这个实话,说得让人一听就知道是假的。

  程恺弋没再跟她纠结在这个问题上,喝了口红酒,说:“丫头,你退出那个实验了,是想告诉我不要给他们赞助了吗?”李肖然摇头,有些疑惑地说:“我退出是我的事情,为什么会影响你给他们赞助的事情呢?”程恺弋笑,这丫头有时候挺聪明,能够知道人家让她参加实验,是因为他。可是现在,又犯傻了,不知道他是为了她,才赞助的。不过,程恺弋并不打算让她知道。他从来不是一个会让别人知道他为别人做了多少事情的人,功勋章,他从来不屑于去索要。

  程恺弋只是又问她:“你们校长想要修整你们学校的图书馆,你们院长想要买一批新的实验仪器。而他们,都在向我的公司申请赞助。你觉得,我该给这笔钱吗?”他说话的语气,很平常。就像是李肖然和赵萌萌在讨论该不该买下那件看中了很久的衣服一样。

  李肖然想了想,说:“那你要看啦,如果给这笔钱,对你有好处的话,并且你觉得得到的东西的价值对得起你给的这笔钱,那你就给咯!如果不值得,或者你根本什么都得不到,那你就还是不要给了吧!反正你给他们的钱,也不是真的都用在学校里。我们校长和院长都不差钱。”李肖然对于学校领导贪污的事情已经很习惯了,有哪个学校的领导能真的做到跟纪晓岚似的?贪污受贿,是所有领导的共性。她虽然已经习惯了,但依旧还是无法认同。

  程恺弋垂头笑,说:“本来确实是可以得到一些好处,并且,我认为那个好处,值这个价钱。但是现在……”他没有再说下去,但是视线却牢牢锁定在李肖然身上。李肖然摸摸鼻子,好吧,她想她知道了。学校的那些领导本来不就是打算用她施展美人计,勾引程恺弋,然后让程恺弋掏钱的嘛!如果自己这个工具对程恺弋一点吸引力都没有,那他们也不会用到自己啦!所以,归根结底,跟她前几天想到的一样。她就是被学校的领导利用了,还差点被出卖了。还好她机灵,识破了那几个坏蛋的奸计!

  这样想了之后,李肖然倒有些得意了。她一直觉得自己可聪明了,但是身边的人都不承认,说她就是个缺心眼儿的小破孩儿。看,事实证明,她还是很有脑子的嘛!如果现在是在宿舍,李肖然一定会拍桌子,大喊一声:“你们这些眼拙的人,老娘脑子很灵光的!”

  程恺弋看她并没有生气的样子,反而露出了有些得意的表情,有些奇怪。他以为,李肖然这个丫头,是个挺有气节的。知道了自己被当成工具利用了之后,可能会很愤怒,至少也该表达出不满。但没想到,她不但没有生气,好像还挺高兴的。

  “丫头,你笑什么?”程恺弋问她。李肖然“嘿嘿”笑了两声,摇头,举起手边的杯子,喝了口红茶。程恺弋的智商这么高,要是她说她觉得自己挺聪明的,就好像是鲁班门前耍大刀,有点丢人。

  见她不回答,程恺弋就又问她:“你是不是又在想什么鬼主意?还是在心里又偷偷骂我来着?”李肖然马上摇头,表示自己的清白,说:“我没有哦,我没有!我只是觉得我挺聪明的,能看透马Sir他们的诡计!”算了,她还是说出来好了。被他嘲笑就嘲笑吧,总比被误会了,然后这位太子爷暗中给她使绊子的强。

  程恺弋倒是没有嘲笑她,或者他偷偷在心里嘲笑了,没表现出来。反正李肖然觉得,他不当着她的面对她进行鄙视,那她就当不知道他会鄙视自己好了。程恺弋却说:“你确实挺聪明的。”

  这下,李肖然倒是吃惊了。她可从来没想过会让这位太子爷称赞她聪明呢!程恺弋见她吃惊的模样,就说:“怎么了?这么惊讶做什么?”李肖然只能讪笑,说:“没什么,没什么。只是承蒙程少夸奖,小女子受宠若惊。”好吧,其实她是最近看宫廷小说看多了,说话都带点古文言的味道了。

  程恺弋含笑看着他,说:“你不是也觉得自己很聪明吗?怎么我一说,你就又受宠若惊了?”李肖然耸肩,吐舌头。这是她习惯的小动作,每次心虚的时候,就会吐舌头。所以,她自认为自己说谎说得很成功的时候,通常这个小动作就能让别人发现她在说谎。

  程恺弋当然也看出了她在应付他,不过,他并不介意。每天应付他,对他说谎话的人那么多,也不差她这一个。而且,有一种说法,说谎是因为在乎。如果一个人根本不在乎你,她是不会浪费时间和精力来对你说谎的。这样看来,他是不是反而该觉得高兴了?

  当然,这些也只是一瞬间的念头。更多的是,程恺弋觉得这丫头鬼灵精怪的,还真是蛮可爱的。以后有她为他的生活做调剂,他应该不会觉得无聊了。

  见程恺弋不说话,李肖然就继续低头吃东西。她一低头,就再次让她那撮翘起来的头发对着程恺弋了。程恺弋再次轻笑了起来。李肖然有些疑惑地看他。刚才的一番对话,多少都拉近了李肖然和程恺弋的距离。至少,李肖然现在没那么抗拒程恺弋了。

  “程少,什么事情让你笑得这么,嗯……”李肖然微微皱眉,想了下形容词,继续说:“花枝招展的?”好吧,她的形容词,用得还不错。

  程恺弋温柔一笑,说:“丫头,不要叫程少这么见外。以后,直接叫我的名字就可以了。我跟你自我介绍过了,我叫程恺弋。”

  李肖然立刻做出一副惊惶的样子,说:“程少的大名,岂是我这个小老百姓能叫的!”名字是只有亲近的人,或者朋友才能叫的。她才不傻呢,才不会送上门呢!

  程恺弋再次笑了起来,这丫头果然是聪明!低头,切了一块牛排放进嘴里,没接她的话。见他不说话,李肖然也只能讪讪地垂头继续吃东西。这算是怎么回事嘛!一顿饭,吃得危机四伏!吃进去的东西,都还不够提供她大脑运作的!真是庆幸刚才在车上睡了一会儿,要不然,凭她那些脑细胞,怎么能接程恺弋这么多招呢?

继续阅读:第8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吾家有妻初长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