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木木夕Sharon2016-01-06 10:103,198

  虽然从盛天大门口到马路只有几步路,程恺弋腿长,跑过去也不过半分钟的事情。可是,程恺弋觉得,这段路是他走过的最长的路。他眼睁睁地看着那辆车开向李肖然,又是眼睁睁地看着李肖然倒下。他第一次,感觉到有什么叫害怕。

  快走到李肖然那边的时候,程恺弋却停下了脚步。他突然觉得心慌,如果待会儿看到李肖然满身是血地躺在那里,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那么鲜活的一条生命,原本还在活蹦乱跳的一个人,居然在这么短短的,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就这么没了。他第一次知道后悔是什么样的感觉。他真的后悔自己刚才那么逗李肖然。如果刚才他没有来盛天,或者,他刚才没有故意走到她面前,引她害怕得想逃。如果不是他,李肖然现在就还是活蹦乱跳的。程恺弋好像心跳都停止了,都不能呼吸了。

  “靠!疼死了!都出血了!”李肖然坐在地上,一边揉膝盖,一边仰着头,看着赵萌萌和邓媛媛,苦着脸诉苦。程恺弋的心猛地一皱,眼睛睁大,三步并作两步地往她那边跑去,完全无视旁边正准备过去扶李肖然的赵萌萌和邓媛媛,跑过去,直接把人抱起来。

  李肖然看到程恺弋急匆匆地跑过来,已经傻眼了。被他抱起来之后,她一下子连挣扎都忘记了。刚才撞了李肖然的那辆车的司机,打开车窗,对李肖然喊道:“小姑娘,走路的时候看路嘛!今天没有撞死你,是你命好!要是把你撞死了,不知道是你倒霉还是我倒霉啊!”

  程恺弋本来已经抱起李肖然,向他的车那边走。听到这个司机的话,转身,瞪了那个司机一眼,压着嗓子说:“如果她有什么事,我不会放过你的!”程恺弋这个男人,本来就很有气场,现在又正在气头上,这么一眼瞪过去,再加上这么一句狠话,直接把那个司机吓得愣在原地,一句话都不敢说出来了。

  被程恺弋的气场吓坏的,不只是那个倒霉的司机,还有在场的所有人,包括见惯了程恺弋各种发飙的助理Selena也被他瞎了一掉。而跟他距离最近的,被他抱着的李肖然,也是直接被吓傻了。傻愣愣地盯着他看,连他这样抱着的姿势有点暧昧,都没有注意到。

  等程恺弋抱着她走到他那辆Koenigsegg限量版CCX旁边,她才反应过来,忙说:“程总,我没事的,那个,你放我下来吧,我自己可以走的。”谁知,程恺弋低头,冷冽地看着她,压着嗓子,说:“回头再跟你算账,现在少废话,乖乖去医院!”说着,也不再管李肖然的反应了。

  李肖然被他吓得动都不敢动,只能傻傻地坐在那里,任由他开车载她离开。一路上,程恺弋都是超速前进的。李肖然紧紧拽着安全带,怯怯地说:“程总,那个,超速了,会被拍照,罚钱就算了,还会被扣分的。得不偿失嘛!”程恺弋扭头看她,眼神冷冷的,直把李肖然看得寒毛都竖起来了。李肖然赶紧捂住嘴巴,睁大眼睛,怯怯地看着程恺弋。

  程恺弋的心一下子就安定了。李肖然缩着脖子,睁大眼睛看着他的样子,像是一只受了惊的小仓鼠。被她的大眼睛盯着看的时候,程恺弋慌乱的心,就好像是打了一剂强心针,一下子就觉得安稳了不少。

  程恺弋侧头看李肖然,问她:“你为什么每次看到我就躲啊?还弄得被车撞,多不值得啊!”李肖然挠挠头,小小声说:“那你吓人嘛!”程恺弋“嗯?”了一声,看向李肖然,说:“我哪里吓人了?我只听别人夸我长得帅,也有人说我风度翩翩。但是,还没有人说过我吓人啊!”李肖然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睨了程恺弋一眼,又忍住笑,说:“程总,你是在说笑话吗?”程恺弋故意摆出一副严肃的样子,说:“我没跟你说笑,我是认真的。怎么,你觉得我不帅,或者觉得我没有风度吗?”说完,还侧头,用疑问,但又很有压迫性的眼神看她。被他这么一看,李肖然立刻露出一副狗腿的模样,摆手说:“没有,没有,我怎么会觉得程总不帅呢!程总真的是长得很帅,也很有风度!”李肖然想过了,如果她跟程恺弋多接触几次,她拍马屁的功夫肯定会越来越高深的。

  玩笑过后,程恺弋继续问她:“那你到底为什么那么怕我呢?”李肖然拱拱鼻子,眯起眼睛,看向程恺弋,问道:“是不是要听实话啊?”程恺弋点头,李肖然又说:“那我说了,你不许生气哦!也不许记仇,暗中给我使绊子!”程恺弋再次点头,很郑重地说:“好,我答应你,我不会生气,也不会记仇,暗中给你使绊子!”

  李肖然看着程恺弋,咧嘴,“嘿嘿嘿”地傻笑,说:“其实呢,程总您自己当然是没那么吓人啦!只不过,程总这么高端的人士,我这种小老百姓,怎么能站在程总……”“这些阿谀奉承的话,你还是不要说了!”李肖然还没说完,就被程恺弋打断了。李肖然这些话,他不知道听过多少回了,李肖然没有说腻,他听得都厌烦了。

  李肖然一脸忧愁地看向程恺弋,程恺弋弯嘴一笑,说:“都跟你说了,说实话。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你就直接说好了。要是你说得有道理,能说服我,那我也不是不可以考虑不再来打扰你的。”有了程恺弋的这句话,李肖然一下子来了精神,说:“那我可真的说了啊!我其实就是不想被周姑娘当情敌仇视,有事没事找我的麻烦。也不想院长跟马Sir他们把我当成学校的招财童子,用我来哄你掏钱。程总,我虽然不知道你是为什么会对我,呃……这么特别,但是,我不想因为你,让我身边的人都对我改变了态度。我一个小孩子家家的,要是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好,程总您直接说就好了,我肯定会改的。麻烦程总不要再整我了!”她其实是想说前几天在网上看到的那句名言:你喜欢我什么,我改还不行吗?

  程恺弋当然能够明白她是什么意思。但是,他刚才也说了,只是可以考虑考虑嘛,考虑过后,他当然不会选择放弃李肖然啦!程恺弋露出一个看起来很纯良的笑容,对李肖然说:“你没什么地方做得不好的。就是因为你太好了,我才会这么看好你!”李肖然一开始还被程恺弋的这个笑容给欺骗了,以为她自己刚才那番话说得有多好,把程恺弋都给感动了,准备要放她一马了。正暗自得意着,居然就听到那么一句话。李肖然顿时就有一种感觉,刚刚踏上孙大圣的筋斗云,还没来得及畅游天空呢,就一个不小心,摔了个狗吃屎,从筋斗云上摔下来,还是面朝大地地直接摔下来的。

  程恺弋看她一脸吃瘪的表情,继续说:“李肖然,我早就跟你说过了,不要叫我程总这么见外,叫程恺弋就可以了。当然……”程恺弋顿了一下,借着红灯停车的机会,倾身上前,把自己的身体送到李肖然面前,用暧昧的姿势,暧昧的语气说:“如果你觉得叫程恺弋也太见外的话,我也不介意你叫我恺弋,或者直接叫我阿恺,阿弋之类的。”

  李肖然被他吓得立刻缩紧了身体,把她的包包紧紧抱在胸口,挡开程恺弋的身体,讪讪地说:“程总,啊不是,程恺弋,那个,我可不敢直呼太子爷的名讳。这是犯大忌的,要是在古代,我要被杀头的!”她这个模样,让程恺弋忍不住笑了起来,伸手拨开她额头上的一缕头发,说:“就算在古代,我也不是太子爷。我这个身份,最多算是贝勒爷,不用杀头的!”李肖然扁扁嘴,说:“那贝勒爷的名字,也不是我这种小老百姓能叫的。”

  红灯变成绿灯之后,程恺弋再次坐直身体。即使是在调戏李肖然,他也没有忘记,李肖然受了伤,要及时去医院处理。一边开车,一边侧头跟她说:“李肖然,我也是个人,不是神。跟我做朋友,也不是那么可怕的事情吧?”李肖然狐疑地看他,有些不相信地问他:“真的只是做朋友吗?”程恺弋点头,又用暧昧的眼神看她,说:“还是说,你不只是想跟我做普通朋友吗?你对我有非分之想?”

  李肖然立刻慌张地摆手,紧张兮兮地说:“没有,没有!我怎么敢对程总,啊不是,程恺弋你有非分之想呢?”程恺弋轻笑,说:“你有也没关系,我很大度的。”李肖然偷偷说:“你大度也没用啊!我胆子很小的,才不敢跟周姑娘抢男人呢!”程恺弋虽然听到了,但是,并没有再接她的话。经过了今天的这件事情,他已经明白了,不能把李肖然逼得太紧。他可不想下次李肖然为了躲他,再受伤了。

  低头看了眼李肖然的右腿,还有血渍呢!虽然他并没有多么喜欢她,但看到她以为自己受伤,程恺弋还是有些心疼的。或许,换一种方法,也是可以的。

继续阅读:第11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吾家有妻初长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