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木木夕Sharon2016-03-30 00:503,184

  程恺弋送李肖然到她宿舍的楼下,李肖然跟他道了谢,然后说了声“再见”,就急匆匆地从他车上下来了。她着急的样子,好像这辆限量版跑车是吸血鬼的城堡,而程恺弋就是那个专门吸人血的吸血鬼。

  李肖然虽然总是没心没肺的,但她不是没脑子。今天晚上,程恺弋已经表现得很明显了。他对她几乎是无微不至,温柔得跟什么似的。如果这样她还看不出他的心思,那她就真的是脑残了。她李肖然那么聪明,当然不会是脑残啦!她看出来了,也很聪明地知道,她跟这个程恺弋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即使这个男人是个各方面条件都很好的人,但就是因为他太好了,所以,就更加不能去跟这个男人有什么纠缠了。而且,连女神周姑娘都没能摆平的男人,她又怎么能摆得平呢?

  程恺弋看着李肖然匆匆离开的背影,勾起嘴角,依旧是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这个世界上,不管对于什么事情,他都是很有自信的。在他的世界里,根本就没有“困难”这两个字。李肖然只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小丫头,怎么可能斗得过他呢?

  第二天,李肖然就接到通知,叫他们几个人去实验室,导师说要跟他们交代一下实验的事项,要开始准备做实验了。李肖然挠挠头发。她本来还在疑惑,凭她这个资质,院长怎么会选了她去参加什么国家级实验项目呢?现在她总算明白了,院长看中的根本就不是她,是看中了程恺弋对她有点意思,想让她做公关女郎,帮学校跟程恺弋要钱。她开始有些犹豫了,要是明明已经知道了事实,还厚着脸皮留在那里,是不是很不要脸啊?可是,这个机会确实蛮难得的。除了这次,她应该没有机会再参加这样的国家级实验项目了。

  李肖然回头,拍赵萌萌的背。赵萌萌拿起桌上的果仁,头都没回,就把果仁的袋子扔给李肖然。李肖然抓起袋子,撕开后就抓了一大把往嘴里塞,满嘴巴都塞满了果仁,“吧唧吧唧”地嚼吧了起来。算了,她反正也不是个有大志向的人。毕业之后,找个一般的公司,做个再普通不过的技术员。头可断,血可流,面子不能丢嘛!

  李肖然一拍桌子,大喊一声:“老子不干了!”赵萌萌她们三个人都扭头看她。李肖然站起来,说:“同志们,我想开了!”她这个样子,大有一种英勇就义的英雄气概。李肖然总会时不时地抽风,向革命烈士致敬。赵萌萌把薯片递给她,问:“你想开什么了?难道是准备从了阿枫学长?”李肖然很慷慨激昂地说:“怎么可能?我怎么能向恶势力低头呢?男人就是祸害,我要独善其身!”

  对的,她李肖然是何许人也,她是女英雄嘛!抗日战争的时候,她是要跟刘胡兰当同志的。怎么会向恶势力低头,接受潜规则呢?

  李肖然在百度上搜索了辞职信的模板,照着模板,抓耳挠腮地想了半天,意图写出一封让导师不会生气,还会觉得她是舍生取义,为了不拖累大家,才主动放弃了参与国家级实验项目的机会。然后就算她不能参加这次的项目,起码也能给老师留下一个好印象,以后万一她选了这个导师的课,可以让老师给点人情分,或者她翘课的时候,能网开一面。

  李肖然好不容易把辞职报告打出来,赵萌萌半夜起来上厕所的时候,问她:“你在干嘛啊?”李肖然挠挠头发,说:“我在打辞职报告啊!我不要参加那个国家级实验了,所以要写个报告,跟导师辞职嘛!”

  赵萌萌问她:“你傻呀!你当你是在上班啊!这种事情,你跟导师说一声就可以了!”李肖然鄙视他,说:“这种事情要正式一点嘛!才能给老师留下一个好印象嘛!都是咱们院里的老师,冤家宜解不宜结啊!我以后万一选了这个老师的课,也好让这个老师卖个人情给我嘛!”赵萌萌看她那副自以为是的傻样,就飘出去上厕所了。

  上完厕所回来,赵萌萌跟李肖然说:“然然,你跟老师说话的时候客气一点就好了啊!说话的时候,你还能察言观色,要是老师的表情有些不对了,你就可以赶紧改口了嘛!写信的话,你怎么知道导师是不是吃了这一套啊?”

  李肖然一下子愣住了,怎么能这样啊!“你怎么不早说啊!”李肖然愤怒地喊道。宿舍就响起了两道凄厉的幽怨声,“李肖然,你自己不睡觉也别饶人清梦啊!”“李肖然,再吵老娘灭了你!”李肖然撇撇嘴,死瞪着赵萌萌。赵萌萌无视她,到床上继续睡觉,留下李肖然一个人自怨自艾!

  第二天,李肖然顶着一对熊猫眼,跟魂似的飘到了物理系的那栋楼。写那个辞职信写到凌晨三点多,接过赵萌萌一句话,就让她瞬间想拍桌子大号了。还没到十点,赵萌萌就把她叫起来,导师叫她们十点半到实验室。李肖然就只能跟鬼一样,眯着眼睛飘过去了。

  物理学院的院长请了程恺弋来物理学院参观,当然,所谓的参观是假,要程恺弋掏钱给他们买实验器材。程恺弋当然知道这些人的目的,只是,李肖然对他有些抗拒。所以,他要主动出现在她面前。这也算是对她的一种包容吧?这是第二个,他可以为她破例的地方。

  李肖然在物理学院大堂看到程恺弋的时候,有一种被冰水从头浇到脚的感觉,整个人瞬间清醒了。程恺弋嘴角含笑,很淡,但足以让李肖然觉得这是个很好相处的人。赵子墨说过,程恺弋不笑的时候,看上去很凶,让人不敢亲近。所以,他从善如流地挂上了笑容。

  “嗨,又见面了!”程恺弋很随意地跟她打招呼,好像他真的对她很坦荡,没有任何非分之想一样。如果李肖然智商低一点,真的要以为是自己想多了。不过很可惜,李肖然同学的智商,就算不怎么高,也还不至于低到连这点小伎俩都看不清楚的地步。

  不过,李肖然也只有看出程恺弋对她有非分之想这一点,至于要怎么应对,却是一点想法都没有的。反正面对不知道该怎么处理的问题的时候,她通常使用的方法都是逃避。不去处理,就是最轻松的处理方法。

  李肖然只能讪讪地回他:“早上好。”说话有气无力的,真的就好像鬼魂一样。程恺弋看她这个模样,眼眶底下深深的黑眼圈,觉得这丫头的生活作息不大好,以后,该把这个给她纠正过来。李肖然当然不知道程恺弋现在已经想到这么久远的事情,她只是想赶紧去跟导师说她不干了,然后回去补眠。

  对于李肖然又自己飘走的情况,程恺弋也不在意。他有的是办法,让她出现在自己面前,或者让自己出现在她面前。

  李肖然刚到实验室,带她们做实验的导师就很热情地过来跟她说话。李肖然刚准备跟老师表达一下惋惜的感情,然后就跟他挥挥手,say goodbye。实验室的门就被打开了,院长的声音从门口传来:“程总,这里就是这次实验的实验室,今天正好是秦老师要给学生们交代注意事项,程总可以来旁听一下,提一些意见。”

  大家现在都心知肚明了,说是让程恺弋来旁听,提一些意见,其实是程恺弋要来看李肖然。李肖然跟大家一样,都侧头看向门口。程恺弋单手插在西裤口袋里,走进了实验室。他人高,突然出现在门口,就这么站着,颇有一种亭亭玉立的感觉。李肖然总觉得,程恺弋这个人,有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感觉。他就该去当神仙,在凡间乱溜达做什么啊?

  程恺弋的脸上依旧是刚才的那抹淡淡的笑容,看着李肖然,说:“你们继续,不用管我!”说着,就往李肖然身边走去,视线也始终都落在李肖然的身上。他的话,理解起来应该是这样的:老子根本就看不到你们,你们别影响老子跟女人调情就行了!

  李肖然挠挠头发,转身面对导师,在程恺弋走到她面前之前,赶紧对导师说:“老师,我自己知道自己的实力,实在做不了这么大的实验。我做这个实验,会拖累大家的,我还是不参加了吧!”

  程恺弋停住了脚步,她果然是很抗拒他。不过,这又怎样?他倒是很喜欢她这么做呢!这就说明,他没有看错她,她是个有骨气的丫头。

  但这事儿可让负责这次实验的导师和院长都吓了一跳。导师赶紧劝说道:“怎么对自己这么没信心呢?放心留下来吧,有困难,老师会帮助你解决的。”院长也说:“是啊,这是个很难得的机会,很多人想参加都没有这个机会呢!”

  李肖然抿抿嘴,说:“我还是不参加了吧。”说完,也不给两位领导劝说的机会,就对着两位领导鞠躬,说:“谢谢老师!”

  程恺弋却是一句话也没说,只是脸上的笑容更甚了,看她的眼神也愈发柔和了。

继续阅读:第6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吾家有妻初长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