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木木夕Sharon2016-03-30 00:503,102

  程恺弋打电话之后不到半个小时,就有人把他们的晚饭送过来了。那个来送饭的人,穿着黑色的西装,跟电视剧里那些富人身边的跟班,或者保镖之类的都是一样的打扮。程恺弋示意那人把东西放在桌上后,双手放在身前,一副等候命令的样子。程恺弋站起来,去打开那几个碗。一下子,整个病房里都洋溢着饭菜的香味。

  李肖然问道食物的味道,立刻从床上弹起来。当然,碍于她那条残了的腿,弹到一半,就因为力不从心,又跌坐回了床上。程恺弋侧头看她,她正以一个不尴不尬的姿势靠在床上。眼睛盯着她那被吊起来的脚,满是幽怨。“你这个伤残人士,拜托听话一点,不要总是乱动。”程恺弋嘴角含笑,说出的话,也透着一股子温柔。这让那位平时见惯了程恺弋凶神恶煞的黑衣哥哥嘴角抽了一下,果然,英雄难过美人关。

  示意那个黑衣人离开,程恺弋给李肖然把病床上的小桌子架起来,然后一一摆上某人钦点的食物。李肖然只点了一个叉烧饭和一杯饮料。可是面前,除了饭之外,水果,点心,也都准备好了。各种食物的香味混合在一起,齐齐地扑向李肖然的鼻翼。面对美食的诱惑,李肖然已经没心思去管程恺弋了。从程恺弋手里接过勺子,就吃了起来。

  程恺弋就坐在她床边,看着她吃饭,一点要离开的意思都没有。李肖然看上去大大咧咧的,但吃相倒是很斯文。勺子不断地往嘴巴送,但绝对不会出现油流出来之类的现象。想来,李肖然的家里,也是很有家教的。

  吃得五分饱,李肖然才注意到停留在自己身上的视线。侧头看他,那人微微挑眉,视线依旧落在她身上,丝毫没有偷看别人被当场抓包的窘迫。他看得那么坦荡荡,弄得好像是李肖然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李肖然撇撇嘴,低头继续吃饭。可是,有这么一道不冷不热的视线追随着,她哪里还吃得安稳?

  终于受不了了,李肖然侧头,愠怒地看着程恺弋,道:“你都不饿吗?”程恺弋勾起嘴角,压着嗓子说:“饿啊,你要喂我吃饭吗?”李肖然吞了口口水,丫又被这人调戏了!李肖然想,程恺弋的出现,大概是上天为了让她这只善良纯洁的小白兔知道世间的险恶,人心的丑陋!

  看到她脸上郁闷的表情,程恺弋脸上的笑意却是更深了。他大概有点了解哪些养活宠物的人的心情了,时不时地抱起来逗一下,确实蛮有趣的。而李肖然,他相信,应该是这个世界上最可爱的宠物了。

  伸手,握住她的手,就着那姿势,把李肖然勺子里的食物送进自己的嘴里。而李肖然,在整个过程中,都是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食物被眼前的男人吃掉了。李肖然不是傻,只是,她还没有适应程恺弋这么赤*裸*裸的调戏。作为一个还保留着初夜,初吻,初恋,连初手都还在的黄花大闺女,遇到程恺弋这样坦荡荡,且气场强大的采花大盗,本来就不是一个级别的。而这位大盗先生,还时不时以温柔的脸皮,明目张胆地调戏她。李肖然真的是没有招架之力了。

  程恺弋吃完,点头,说:“确实不错。”他说这话的语气和表情,好像他只是在品尝一个食物,完全没有非分之想似的。李肖然看着眼前这个男人,顿时在心里泪流满面了。他明明是对她耍了流氓,可是他这个样子,不管她对谁哭诉,人家都不会相信的。

  但豁达如李肖然,即使被人占了便宜,吃了豆腐,耍了流氓,都不会对她的食欲产生任何影响。她重新控制住手里的勺子,低下头,继续吃她的饭。而程恺弋,也再次把手搭在餐桌上,一派悠闲地看着她吃饭。

  等李肖然顶着那么赤*裸*裸的眼神吃完一餐饭之后,程恺弋拨了个电话,就有人进来收拾她的餐桌了。而程恺弋,只是站在旁边,继续亭亭玉立。李肖然吃完自己的饭,才发现刚才那位黑衣哥哥拿来的食物,除了刚才进了她肚子里的,还有一些放在桌上。而她首先看到的,就是一瓶红酒。瓶盖已经打开,这才发现,原来刚才程恺弋有时间调戏她,是因为在等红酒放气。

  那些人把李肖然的餐桌收拾干净之后,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继续在旁边的桌子上摆弄了起来。李肖然躺在床上看人家动手,心里一万匹草泥马在奔腾,看程恺弋的眼神也愈发幽怨了起来。她吃的只是普通的盖浇饭,而这个男人,他居然在她的病房里吃牛排,还配了红酒!这是什么世道啊!天理难容!

  程恺弋看到李肖然的表情,嘴角勾起,一脸得意。走到李肖然的床边,笑着对她说:“怎么了?还没吃饱?”李肖然幽怨地地下了头。她哪里知道这个男人还给自己留了好吃的,刚才那些食物,她一件没留,全吃下去了。现在胃撑得难受,哪里还有空间容纳那些牛排!

  知道李肖然的心思,程恺弋装模作样地走到餐桌前,说:“哎呀,这酒好像醒得差不多了。”李肖然愤愤地撇过头去,不再看程恺弋。她是有骨气的人,才不会掉入这个男人的陷阱呢!

  只是,李肖然再有骨气,在听到程恺弋切牛排的声音之后,还是没出息地扭头去看他。程恺弋悠然地握起红酒杯,喝了一口酒。还似模似样地对她举了举手里的杯子,好像是在酒会上一样。李肖然再次赌气地别开了脸。

  一餐饭,吃得李肖然心里愤怒难平。而程恺弋,则因为她的愤懑,心情好得不得了。李肖然当然不会就此罢休,指着外面,说:“我要出去吹吹风,消食!”她的腿残了,不管是去哪里,都只能坐着,哪里消得了食?但人家说的消食,不是给自己消的,而是那个当着她的面,拿牛排勾引她的男人。

  程恺弋今天好像心情特别好,李肖然手一指,他一点都没有犹豫,把人抱起来,往轮椅上一放。临走的时候,还不忘把自己的外套往李肖然手里塞。她就穿了一件T恤,白天还好,晚上出去是要冷的。李肖然握着手里的西装外套,撇撇嘴,虽然脸上的表情有些不屑,但还是把外套拿在手里了。

  刚到医院的院子里,李肖然就感觉到了凉意。程恺弋在她头顶上说:“把外套穿上。别脚还没好呢,就又感冒了。”李肖然这次难得地没跟程恺弋闹别扭,乖乖把外套穿上了。她也不是傻子,知道这会儿要是跟程恺弋闹别扭不穿衣服,受冻的是她自己,感冒了难受的也是她自己。她才不会跟自己过不去呢!

  程恺弋推着她在医院的公园里散步,春天的风,吹在人的身上,柔柔的,虽然有一些凉意,但已经没冬天的风那么刺骨了。医院的消毒水味,现在闻起来,好像也变得很好闻了。院子里有一些植物已经开了花,夹杂着医院特有的消毒水味。就像是奶茶里放了几片薄荷叶,奶茶的甜腻,加上薄荷叶的清凉,没那么腻口。

  低头,正好对上李肖然的笑眼。她的眼睛,跟所有的女孩子一样,都是特别大的。但是笑起来,就会变成一条缝。她的眼睛,肉呼呼的,笑起来,就像是一块月牙形的玉。圆润光滑,胖嘟嘟的,真是让人想去摸一摸。

  李肖然抬头对他说:“程恺弋,程恺弋,去那里,那里。”顺着她的手指看去,原来那里有一棵果树。程恺弋推她过去的时候,连自己也没有发现,他的笑容里多了许多宠溺。李肖然指着树上的果子,问程恺弋:“这个是什么果啊?能不能吃啊?”程恺弋伸手敲了敲她的额头,嗔道:“你刚才不是还说吃得很撑吗?怎么,现在不撑了吗?”李肖然摇头,说:“撑啊,现在不吃,明天也能吃的嘛!”

  程恺弋好笑地看着她,这个小丫头,也跟奶茶混了薄荷叶一样。她明明是个很爱撒娇,很柔软的女孩子。可是有时候,面对一些挫折,她会比别人更加坚强。就像上次跟周曼尼发生争执,她不是软弱地接受,而是口齿伶俐地反驳。虽然没有还是给周曼尼留了面子,但还是做出了自己的反抗。

  这样的一个女孩子,自然是很有魅力的。程恺弋伸手揉李肖然的头发,李肖然嘟着嘴整理自己的头发,娇嗔地瞪他。有时候,就是这样一个对视,就能让人心头一跳。程恺弋和李肖然都眉眼含笑,看着彼此。

  许多年没有这么悠闲地在公园散步了,现在这么走走,感觉确实很舒服。人跟人就是那么奇妙,待在一起的时候,身边人的气息,会不知不觉地对自己产生影响。李肖然明朗的笑容,也让程恺弋的心情变得轻松了许多。

继续阅读:第14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吾家有妻初长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