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木木夕Sharon2016-03-30 00:503,099

  下课后,李肖然没有听程恺弋的话,待在教室等他,而是跟赵萌萌她们一起走了。走到门口,赵萌萌就笑嘻嘻地说:“然然,你家情哥哥来接你了!”李肖然抬头,就看到程恺弋靠在他那辆骚包的车上,正对着她笑。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觉得程恺弋这个笑,有点不怀好意。不过,程恺弋这个人看上去,就知道他不是个好人。蛇蝎美人,说的就是他这样的。长得好看的,心眼儿都不好。

  程恺弋像她走去,赵萌萌她们很善解人意地放开李肖然,把李肖然身边的位子让给程恺弋。程恺弋对她们点点头,表示问候,然后一手搂住李肖然的肩膀,小声问她:“跟你说了在教室等我,怎么自己就出来了?”他的语气,就像是爸爸在问女儿一样。一旁的赵萌萌和邓媛媛互看一眼,而后各自抖掉了身上的一层鸡皮疙瘩,非常识相地拍拍李肖然的肩膀,跟她道别。李肖然还没来得及叫住她们,这两人就已经跑了。

  抬头看向程恺弋,撇撇嘴,李肖然很有自知之明地没跟程恺弋在这里纠缠。程恺弋的道行,李肖然不管再快马加鞭都是追不上的。这里是公共场所,有许多人来来往往。李肖然不想再出现在Z大贴吧的首页了,只能乖乖跟着程恺弋走出去。一直到坐上了他的车,确信大家都看不到了,才侧头,问程恺弋:“是你跟马Sir说,要我们换教室的?”

  程恺弋指指安全带,示意李肖然扣好,一边自己也扣安全带,说:“这种小事,哪里需要我亲自去说?也不用劳烦你们校长。”他没有否认,但也没有承认。李肖然扁扁嘴,说:“那是什么意思啊?”程恺弋侧头看她,很显然,这个小丫头没想明白是怎么回事。程恺弋笑道:“有机会见到Selena的时候,你问问她,这事她比较清楚。哦,对了,还没跟你说,Selena是我的助手。昨天她去医院的时候,你还在睡觉,所以没见到。”李肖然扁扁嘴,神情有些不屑。她都忘记了,像程恺弋这样的高端人士,都是只要下个命令,什么事情都交给助手做的。懒死他算了!

  这次的午饭,程恺弋带她去了笙瑟。车子开到笙瑟门口的时候,李肖然疑惑地问程恺弋:“这里还提供午饭吗?”她一直以为笙瑟是娱乐场所来着,没想到,白天的笙瑟,看上去还真挺像个饭店的。如果用人来形容笙瑟,夜晚的笙瑟是耀眼的性感女郎,白天的笙瑟,就是落落大方的大家闺秀。

  程恺弋把搂着她下车,说:“这里的牛骨汤还不错。”答非所问,李肖然努努嘴。不过想来她的问题也确实有些多余。程恺弋是谁啊?就算笙瑟原来不提供午餐的,凭程恺弋的本事,让他们的厨师做一顿午饭,实在不是什么难事。她确实有些大惊小怪了。

  笙瑟门口齐帅帅地站着一排人,见到他们,都很整齐地唤了声“程少”。这一声称呼,让李肖然顿时有种穿越了的感觉。如果不是大家都穿着制服,她真的要以为,她是穿越到了古代。这种叫人的架势,跟古代群臣朝见皇上有得一拼。

  程恺弋垂头,轻轻拍了下李肖然的头发。她虎头虎脑的样子,一看就知道又在想什么坏主意。小声问她:“又在想什么?”李肖然抬头,咧着嘴对他笑,说:“没什么,没什么!”她才不会告诉他,她现在虚荣心得到了小小的满足。刚才那架势,站在他身边,她都觉得可得瑟了,终于明白“狗仗人势”是什么样的感觉了。程恺弋倒也没跟她在这个话题上纠缠,她的鬼主意多,他是知道的,要是每次都跟她讨论很久,他的时间,大概是要不够用的。

  一餐饭,依旧吃得宾主尽欢。李肖然啃骨头,啃得满嘴流油。程恺弋斯文地填饱自己肚子的时候,还要时不时地拿纸巾给李肖然擦嘴。经过了这两天在医院里的相处,李肖然对他,已经完全没有敬畏了。指使他做事,已经十分得心应手了。程恺弋心甘情愿被她指使,有些事情,他也不愿意假手他人。

  吃完饭才一点,李肖然下午的实验课要两点半才开始。程恺弋看李肖然频频打哈欠,很困的样子。拍拍她的头发,问她:“要不要睡个午觉?”李肖然点头。程恺弋就搂着她出了包厢,坐电梯上11楼。李肖然虽然困得要死,但还不至于神志不清,问他:“去哪里啊?”程恺弋垂头看她,上眼皮不断在跟下眼皮“接吻”,还要硬撑出精神的样子,还晓得问他要去哪里,自我保护意识倒是很强。不过,程恺弋还是很有耐心地说:“楼上有卧室,去那里睡午觉。”李肖然“哦”了一声。

  上了11楼,李肖然迷蒙着眼,四下张望了一下。出了电梯是一个厅,大概跟她们的教室差不多大。厅里摆放了几张沙发,布置得跟电视上看到的酒店大堂差不多。再往里走,就是一条走廊。跟酒店不一样的是,这里只有一面是有房间的,背阳的那一面,都是落地的窗户。对于她这个有轻微恐高的人来说,这个窗户有些渗人。这里的房间应该蛮大的,门和门之间距离很大。

  程恺弋带着她到了最里面的那个房间,果然跟想得一样,是个很大的套房。布置得跟一个家差不多。门口还有鞋柜,不过,里面只有一双男式的棉质拖鞋。正好有个穿了套装的女人过来,递过来一双女式拖鞋,说:“程少,您要的鞋。”程恺弋示意李肖然去拿,李肖然就呆呆地接过,然后捧在怀里。程恺弋勾起嘴角,轻笑道:“小傻妞,给你穿的,不是叫你抱的。”李肖然“哦”了一声,可是她脚受伤了,她自己是没办法换鞋的。

  穿套装的女人看到这个情况,忙蹲下*身,帮李肖然解鞋带。李肖然被她吓了一跳,十岁之后,就再也没有人给她拖鞋了。程恺弋挥挥手,说:“你忙去吧!”然后,自己就蹲下了身,捧起李肖然的脚,把她的运动鞋脱下来,再为她穿上拖鞋。

  李肖然更加惊讶了,低头看他。他垂着头,她看不到他的脸,只能看到他的头发。他的动作很轻,生怕弄痛了她。一手轻轻托着她的脚腕,一手把拖鞋套上去。他那么好看的手指,放在她海绵宝宝的袜子上,看起来很不协调。程恺弋的这双手,放在任何一个人脚上,为任何一个人穿鞋,都是不协调的。可他,竟然真的就为她换了鞋。他这样的天之骄子,竟然这样屈伸,只是为了给她换鞋。

  有一种不知道是什么的情绪,涨满了李肖然的心。她赶紧捂住心口,想压抑住狂跳不止的心。可一切都只是徒劳,她的心依旧越跳越快。

  程恺弋直起身,李肖然垂着头,不让他看到自己脸上的表情。程恺弋也不介意,扶着她的手,把她带到床边。李肖然一躺上去,就背对着程恺弋。程恺弋不知道李肖然怎么了,轻轻拍了她的肩膀,问她:“又怎么了?”李肖然依旧背对着他,跟他挥手说:“我困了,要睡觉了,你出去吧!”程恺弋不解地看她,而后,无奈地撇撇嘴,帮她把被子盖好,就离开了卧室。

  李肖然躺在床上,早已没了睡意。她在想,她到底是何德何能,让程恺弋为她做到这个地步?她知道程恺弋对自己有意思,可是她并不觉得,像程恺弋这样的人,需要为一个女人做到这个地步!蹲下来为她换鞋耶!这件事情,只有在她还不会自己穿鞋的时候,她爸爸为她做过。连她爸爸给她穿鞋的情景,也早就在记忆中模糊了。男人的尊严,是不会允许他们为任何人屈膝的。这是邓媛媛说的,并且,李肖然也觉得很对。可是,这个让人列队欢迎的男人,却唯独为她弯下的高贵的腰。他那只手,应该是要握起价值高昂的钢笔的,而他,却握起了她的脚。

  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李肖然都觉得自己受不起。别说她现在根本不是程恺弋的什么人,就算她真的做了他的女朋友,也不值得他做到这个地步。这个男人,对她,真的是宠得无边无际了。可是,明明,她,她没什么地方是值得他这样做的呀?

  李肖然看着窗外,十一楼,看天空,跟一楼看上去是一样的。但李肖然知道,这是不一样的。就像程恺弋这个人,站在远处看他,跟站在他身边看他,其实长得都是那个样子。但站在他身边之后,她才知道,这个男人有多好。这两天的事情,在李肖然的脑海里不断重复。程恺弋对她的好,颠覆了她对他的印象。他不是亭亭玉立的,而是握住她的手,给她支撑的。这样一个男人,李肖然不得不承认,她有些心动了。

继续阅读:第20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吾家有妻初长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