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演戏
陌曲寒2016-01-18 19:042,162

  我是不是要感谢他祖宗十八代,他做的所有一切都是为了我,都是为了让我过上好日子,甚至,他有别的女人,都是为了让我过得好。

  我跟他一起六年,他从来就没有看透过我。

  我有表现出来,我要上下班有车开,住的是别墅了吗?

  他只是为自己向钱进行的时候找了个理由,而我却是他的理由。

  门口再次传来脚步声,像有一大波人似的,我的手突然被周昊天松开,随着我听到旁边洗手间的门动了一下。

  “关生,人已经没有什么大碍,脚也不会有事。”

  一个男人的声音随着开门声传了进来,声音有些熟悉,像是在哪里见过。

  关生,又是姓关的!我在辈子就要死在姓关的人手上了!

  我没有睁开眼,我却感觉到门口有道凌厉的目光向我看过来,那目光让我浑身不适,我本能的咽了咽口气。

  “好。”

  低低沉沉的嗓音没来由又让我一阵熟悉,蓦的我突然想到昨天晚上我骂的那个男人,手不受控制的握成了拳头。

  这个世界真小!

  接着又是一阵脚步离开的声音,我哎哟两声睁开了眼睛,然后又咳嗽了两声,周昊天的人影马上出现在洗手间的门口。

  我身体有些麻木,腿上很疼,头也疼,我艰难的扭动着脖子,去看他。

  “昊天……”

  我哑着嗓音叫着他的名字,然后红着眼框,抽泣着。

  “昊天,我的腿是不是断了?”

  我哭泣着问他,没有半点上午那疯狂的模样,此时,我就像一个受了伤的女人,在跟自己老公诉说着我的痛楚。

  “小琪,别胡说,你的腿怎么会断?没有,没有的事。”

  他握着我的手,紧紧的,紧紧的,眼神里全是担忧跟痛心,甚至我还看到了懊悔。

  我哭着身体一直颤着,他一直陪着我,抹着我的泪水,后来,索性就吻着我,把我脸上的泪水吻去,我愣愣的看着他的脸。

  我的心像被刀在雕刻着一般,一阵一阵的疼,可是,我的脸上却是羞赧。

  “昊天。”

  我能听出自己声音里的娇嗔,是的,我做到位了,不是吗?

  “小琪,你怎么那么傻?孩子没了,我们可以再生,再说,那个孩子又不是第一个我们的孩子,是我们的,总会是我们的,孩子跟父母的缘份是割舍不掉的。”

  他安慰的话语听到我心里,像凌厉的刀。

  我很想一巴掌甩过去。

  “是我不对,让妈,让你担心了。”

  我垂着眼帘,眼底一片痛楚,声音轻轻的,满是后悔的模样,接着他抱着我,叹了一口气。

  “小琪,放宽心,我们都会好好的。”

  我在他怀里僵硬的点了点头。

  我的腿受伤了,打了石膏,动颤不了,原本又在月子末,刚准备要去上班,不得不打电话请假。

  我的主管答应了下来,让我好好的养身体,她知道我的事,挺替我心疼的。

  “小琪,你怎么又玩手机了?月子里玩手机,将来对眼睛很不好。”

  婆婆进来的时候,我刚跟我的主管挂了电话,手机波她抢走,放在旁边的抽屉里。

  “妈,我这些天哭了这么多,眼睛将来是不是会瞎?”

  我突然问的这话让婆婆拿东西的动作一顿,我看着他慌乱的目光,别开脸,当作没有看到。

  “小琪,那天的事,你真的是误会了,失去孙子,我这老太婆比谁都痛心,昊天的爸爸是单脉,到了昊天这一代,又是只有他一个人,我比任何人都希望你们儿女成群。只是,有些东西,命中注定的,那天我在菩萨面前祈求,让孩子投个好人家,同时也希望你能快点再怀一个。”

  婆婆把从家里煲的粥倒在碗里,吹着热气,又把病床给调高,让我坐起来,才把粥放在我手里。

  病房的门被敲响,婆婆走了过去,门打开,一名男子站在外面,而他身后站在的男人让我一僵。

  是的,是那谁的小叔。

  我端着碗,拼命的垂着头,长发凌乱的披下,我住院几天,不能动,没有洗澡,除了抹了下身子,我都能闻到我头发上的臭味。

  我不想让他认出我来,那天在酒吧门口,我姿态嚣张的骂他。

  “关,关先生,你有什么事吗?现在没有钱够用,护士没有来催。”

  婆婆的声音有些紧张跟慌乱,我感觉到她有些忌惮着这个关先生。

  “莫小姐?”

  男人的黑影慢慢的靠近,我下意识的头低得更低,只是点了点。

  “好点没有?”

  他再次问道,我还是点了点头,没有回答。

  “莫小姐那天骂我的时候挺呛人的,这下,成缩头乌龟了?”

  听到他这句,我头再低的话那就是默认自己是缩头乌龟了,我抬头,看着他,看到站在他后面的男子时,我才知道,为什么会觉得声音熟悉了。

  那天我找过周昊天后差点被车撞,然后是他下来说我的。

  这样算起来,我跟这个关先生,已经有几次面缘了,因为他那个侄女的原因,我对他没有什么好脸色。

  “关先生,我女儿受伤,所以脑子有些迷糊,还请见谅。”

  我已经变成了婆婆的女儿,我没有忘记之前听天周昊天的话,我没有吭声,让她继续演戏。

  “阿姨,赔偿问题,我一定会让您满意。”

  “啊,哈哈,谢谢关生,谢谢关生。”

  我盯着手中的粥,手背骨骼突出,心底阵阵寒意,突然我的肩上一沉,一只干净修长的大手搭在我的肩上。

  随着,拍了拍我的肩,我看着关先生离开了房间。

  “小琪,这个关生挺有钱的,撞了你,二话不说就让那个权威的医生给你做手术,还付了款,又住到了现在这个病房,你这还真是撞对了车,要是撞到别的什么车,我跟昊天都的要哭死了。”

  婆婆的意思听在我耳里是我要拖死周昊天,我扯了扯唇角,没有回答,张嘴,木纳的吃粥。

继续阅读:第17章 没想过离婚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妻子的抉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