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9章:心若冰死
悠悠我心2018-01-06 03:012,061

  “宫主,求求您,让我见见梦梦,哪怕一面也好。”

  梨花宫悠然殿外暴雨磅礴,湿漉漉的青石台阶上,一名紫衣女子低头双膝跪在雨中,额头狠狠的敲打着地面上的石板,早已溃烂成伤。

  雨水冲刷着台阶上的血渍和滴下的泪水,她单薄的身体在风雨中反复的扣响着地面。让人看着心寒。

  “宫主,难道你要亲眼看着血水淹没悠然殿吗?”离陌焦急的在鲤夏的寝宫前左右徘徊,篱笙站在旁边,一言不发,仿佛这一切与她毫无瓜葛。

  “梦梦,那个女子,终归要毁了你!”鲤夏像变了个人似的,少了平日的任性与张扬。一脸肃杀之气,郑重的说道。

  “离陌,带景柔进来!本宫还没打算要她现在去死!”鲤夏威严的声音在悠然殿中回荡。

  “是!”离陌接到命令,急忙退出宫门,将景柔带了进来。

  她全身湿透,湿淋淋的长发散落下来,贴在沾满血泪的脸上。站在空旷的悠然殿中瑟瑟发抖,两眼充满渴求的看着站在一边篱笙。

  “景柔,过去的事本宫一概不再追究!看你也天生一副娇媚容姿,杀了有点可惜。这样吧!本月初七,本宫命你和大祭司缡天完婚。到时本宫亲临宴会,如敢逆旨,休怪本宫无情!”冰冷的语句字字狠狠的刺入景柔的心坎。同时篱笙也向后猛然踉跄后退一步,双手紧握着弯刀,身上暴涨了一股杀气,渐渐的又开始褪了下去。

  “谢宫主不杀之恩,可是,大祭司他,他不会喜欢景柔的。”景柔小心翼翼的说了句。

  “呵,他不喜欢你?以后会喜欢的。哪怕喜欢你晚一点,也没有关系!”鲤夏说完,舞起衣袖扬手一挥,咳嗽了两声,憔悴苍白的脸上布满了失落感。起身离开了悠然殿。离陌连忙跟了出去。

  景柔立刻瘫软在大殿的地面上,绝望的抬头看了一眼篱笙,护着心口,好像一切都来不及的说:梦梦,梦梦,怎么办呢?

  篱笙怎么也没有料到,她和景柔之事,还是被宫主发觉了,她本想恨宫主,恨她如此无情的将自己心爱的女子拱手让人。然而,她清楚的知道,宫主这么做,一切都是为她好,她不想看到天下人如何非议梨花宫大护法是个喜欢断袖的女子,她如此做,只是想堵住天下人的嘴!

  “梦梦,三日后午时,你一定要来护城河畔,看我为你跳忘川。”景柔几乎哭成泪人,躺在篱笙的怀里。

  “不!景柔,我可以把命给你,也不能把你给他人!”篱笙身子一软,蓝色的身影在清心殿内显得格外单薄。

  “ 我来不及陪你看海棠了…你到底是怎么样喜欢我呢,我从来不怕的,不怕我一个人离开这世上,不怕你也是女子,不怕你一直都是冷着面孔待我,可是,如今我怕了,怕很多事情…。…对不起,梦梦…”景柔痛苦的捂住胸口,情绪失控的对篱笙说。

  “景柔,在遇见你的那一刻,我整颗心早已注定万劫不复。或许,挫骨扬灰的人该是我!”篱笙望着殿外在雨中盛开的梨花,开始失神。

  “不!梦梦,你一定要好好活着。”一声悲痛的哭声震彻在清心殿里。

  永定门外

  这一天,永安城飘起了大雪,整座城池被纯白的雪花装饰着,街上行人寥寥无几。

  永定门,永安城北门。北方各路使节藩臣前来朝拜的必经之道。

  此时的永定门外,护城河里的水如透明的玻璃一样流动,空中白雪清舞飞扬,漫天寒彻的冰雪中,站着一名紫衣女子,纯澈的双眸上挂满晶莹的泪珠。她一直失神的望着城中最巍峨的宫殿方向,一脸痴迷绝望之情。

  也许,梦梦她,不会来的。忧伤在她麻木的心地深处一路延伸。

  永安城西,长乐门外的城楼上,隐着一名蓝衣女子,双手用力的握着弯刀的刀刃,血液在刀身上凝结成冰。

  “我该不该等你,景柔。”篱笙在心中默默自语。

  城楼下的雪花在风中飞舞的更加放肆。她就那样久久的站着,单薄的身子在蓝衣下仿佛感觉不到严寒。

  两个时辰了,她死死的注视着长乐门外的护城河畔。握在刀刃上的手又一次加大了力度。浑然不知疼痛。

  “呵,不会来的。”篱笙在心底轻笑。一道蓝光划天而过,她消失在城楼上。

  “该走了,梦梦,忘川河畔,我们或许会重逢。”漫天狂舞的冰雪中,一名女子纵身从永定门外的护城河上飞落而下,耳边只有雪落之音,绝美的身姿仿若玉女下九霄般圣洁无暇。

  “姑娘,不要!!!”一阵宏亮厚重的声音从远处传来。紧接着是一个青色的身影从正在快速狂奔的马背上凌空而起,疾速的坠入她落下去的地方。身手之迅捷,如天上倾泻的流星。只见那男子弹指间已飞到景柔的身前,立即揽住她的腰际,腾空飞身上去。

  刚在河畔站稳脚步,青衣男子慌忙抽出手臂,对景柔作揖道:“危急时分,如有冒犯之处,还请姑娘见谅。”景柔本以为自己已经魂飞魄散,可是耳边呼啸的冷风告诉自己还活着。她缓缓的张开双眼,站在面前的是一位眉梢眼角都很温柔的男子,细致的脸庞美的如同神话。

  “不会,谢谢公子救命之恩,可是,我这样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景柔满脸失望的说。

  “啊?姑娘千万别想不开,在下东方毅清。南方天剑门门主。前来永安参加梨花宫大祭司缡天的婚礼,顺便有有急事报与宫主。”景柔告诉她自己发生的事,并未提到篱笙,只说自己明天要做大祭司的妻子。东方毅清一听大骇,丝毫不敢怠慢,亲自让景柔上马,自己牵着马朝梨花宫方向缓缓走去。

继续阅读:第010章:玉笛泣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何以篱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