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与君相识
悠悠我心2018-01-06 03:011,585

  我总是会想起未入永安城前的那段日子,我在清冷的幻雪城中,日夜望着寒彻心骨的白雪漫天起舞。

  那时,整个江湖的剑客都以为,只要杀了我,杀了穆篱笙这天下就太平了。

  的确,我这一生,杀过很多人,也许是我的心太过孤寂,幻雪城中的梨花早已凋谢枯萎,直到那一天,他的出现,满城的梨花奇迹般的肆意绽放。

  那一刻,我才明白,原来这世上,有那么一个人,会让你心甘情愿。

  那日,他独生一人来到我幻雪城中。

  “姑娘好,我叫南风。”

  他从衣袖中伸出修长干净的手,银色的光晕笼罩周身,雪白的长袍在阳光下几近透明,蓝色的剑柄上悬挂的剑羽在阳光下直垂入地,长及腰间的云发倾泻了一身,精致的面容如同天然雕饰,没有丝毫表情。

  “哦,我叫穆篱笙,不好意思,我从不和世间男子握手。”说话间一阵微风过,雪白的梨花瓣纷纷飘落。

  我心中微颤,这城中的一切都受着我的影响,我心如死水,这城中便也寂静如斯。

  他的肩头肩上飘落着一两片粉色的桃花瓣,红得让我觉得刺眼,无暇白皙的手紧握着一把弯刀,手背上蓝色的经络清晰可见。

  淡蓝色的流苏长裙在风中流动,冷清的眼神望着对面不染尘埃的迟疑身影。

  这是我们的第一次相遇。

  这些年,我凭借一己之力,倾覆了武林,然而,我是被世人称为最冷血无情的城主,看似皎洁清冷的面容上是一双看惯了死亡的双眸,但是我却看不透他。

  他为何要来我这幻雪城?世人躲避不及的地方?

  他没有说,我亦不问,如他这般傲然天地的男子哪里容不下他?

  我将他安置在甘露殿,和我住的寝宫面对面隔着一重又一重的宫墙。

  他每日坐在幻雪城的城楼上,泰然自若的饮着清茶,看着着满城冰雪的飘落又消融。

  一日,幻雪城里面的大雪下得越发厉害,我站在高高的楼阁发呆,他带着棋盘来与我下棋,他棋艺甚好,我的棋艺很不错,我从未尝过失败的滋味,几盘下来我皆败北便激起了杀气。

  他却摆了摆手说无趣,邀我去看锦城的梨花,那天,我笑得嫣然。

  而这一切,对江湖来说,都是一场恶梦,看似清雅的背后,埋葬着无数剑客悲凉的血肉之躯。

  我有时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一边喜欢用各种恐怖残忍的方式杀人,却又同时渴望拥有一份安宁的隐士生活。

  那天,我们都没有言语,只是在他离去的时候说他要离开一段时间。

  那一日,我依旧站在寝宫的门口,看着他一步一步远离幻雪城。

  后来我才知道他是为了去完成危险的任务,然后遇见梦落。南风将她安置在上阳城,那座他曾用涓涓血流浇铸的城池。

  南风回来后便不再整日坐在高高的城楼上看漫天冰雪的飘落,而离开的时间越来越频繁,眉宇间锁着浓浓的迷雾,就连幻雪城的清冷的寒风也吹不开的浓稠。

  我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的无助,犹如一个巨大的虚无将我一点点吞噬。

  以前我只知道我习惯这样看着他,后来我才知道习惯的力量比我想象的无法抗拒。

  三年来,日日夜夜,我都习惯在我睡醒一睁眼就看到他清淡的身影,或在梨花飘落的风中练剑,或立在门前看雪簌簌落下。

  对了,这城中原本只有我一个人,这城中也无日夜之分。只是他来了之后,怕他不适应这漫长死寂的时光,便定时用遮仙伞将这城中白光遮住。

  他不是我,他是习惯了世俗繁华的人,曾感受到过时光的流逝;而我一直便是我一个人,于我是一方死水。

  三年中,我曾想他会一直陪着我,日复一日,第一次感觉禁止的时间对于我是种恩赐。

  可是现在,我看不到他了,我开始讨厌、害怕。

  我时常想,南风口中的梦落是个怎样的女子。

  一日从幻境中看到在上阳城外的山坡上种满了海棠。

  她,也是个孤独的女子,总是会被不同的恶梦惊醒,然后莫名其妙的泪流满面。

  她经常喜欢一个人在遍地盛开的海棠丛中起舞,蓝色的流苏长裙在火红的花海里荡漾。

  她有时觉的会自己笑,每一次发笑,我都看到她的五脏六腑撕裂流血,然后看到她难过。

继续阅读:第002章:此去无归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何以篱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