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章:美男薄命
悠悠我心2018-01-06 03:011,795

  一日,他在为鲤夏打扫书房时无意间看到了桌上一张纸上密密麻麻的写满“南风”二字,心中便妒恨起了南风。

  他动用手下一切细作打听到了这个名字的所有过往。

  五年之前,南风一个人在江湖上行走,温润善良,行侠仗义,一次路过北方时,在一片叫“岸芷汀兰”的竹林里偶遇一名神秘女子。

  他又利用迷幻香得知鲤夏。

  那时候永远戴着面纱,只露出一双冰凉如水的眼睛,一身清雅的素衣长裙,骨子里散发出一丝冷漠。

  那一刻,南风望着她圣洁的身姿,却丝毫不敢有半点非分之想。

  他的心,彻底被她揉碎进她璎珞轻舞的仙境里。

  不久后,他们慢慢熟悉,直到心心相印,不离不弃。

  那一天,当鲤夏小心翼翼的揭下面纱时,他的世界,一片纯白,所有柔和的水光在他的心底汹涌澎湃。

  她却告诉他,幻雪城主穆篱笙为祸苍生,专勾引美男吸其精气、食其心,幻雪城内妖孽恶灵纵横。

  她要离开岸芷汀兰,去拯救苍生。

  不能再与他相守。

  她的爱,只能限于大爱,她的大爱,却作废了他所有的梦!

  那一瞬,南风望着她绝美的容颜,恳求她留下,她依然那么冰冷决绝。

  但是却甩开他的手,凌空朝竹林上飞去,纵身不见人影,南风追逐着她离去的方向一路狂奔,却始终不见半点踪迹。

  那一夜,他喝了许多酒,一遍遍痛苦的喊着她的名字。

  接下来的一个月中,他数次醉倒在燕京城中各大酒馆里,许多次被店家哄了出来,醉卧在大街上。

  一天,他醉醺醺的横躺在一条肮脏狭窄的小巷子里,头靠着墙,荒芜的长发遮住他俊美的面容,手中的酒壶放在嘴边,一种醉生梦死的景象。

  正巧一名江湖术士途径此地,看了一眼他的面相,不由的冷吸一口气,心中默念:“痴生怨,怨生恨。此人魔性与生俱来,一旦暴发,天下必将有大劫难!”他无奈的扔下几枚铜钱,叹着气,摇头走去。

  没想到日子不久,南风开始神情复苏,他清醒的告诉自己:所有的屈辱都源自内心无法割舍的深情。

  既然无法走出这一场情劫,他也不愿再掉一滴泪!

  鲤夏,你不是心怀天下吗?那么,就让天下人为我流泪,直到泪尽而死!

  天下与我,你选择了天下,那么,就让我亲手毁掉你想要的天下!

  那天过后,那个至情至性的温情少年,突然性情大变,他宁肯背负千古骂名,也决然的要朝着一条孤独的杀戮之途挺进!

  他剑指苍天,面目狰狞的怒吼:我南风再也不相信什么爱情!我要做一个无情无心之人!天若逆我,我便灭天!

  那一天后,他来到幻雪城,满城的雪花狂乱起舞。他以为我是鲤夏,的确,我们容貌上几乎是一模一样。除了在我眉间有一颗血红的胎痣。

  因为我和鲤夏是我孪生的姐姐啊,她曾是那么的爱我,我们曾在同一个摇篮里面睡觉、一起练习幻术。我很怀念那个时候。

  当爹和娘亲离去后,我的姐姐,鲤夏不久也离开了。

  她说她要把这个世界变回她想要的样子,她让我把幻雪城给她掌管,我却不能,因为我是整个幻雪城灵力和幻术天赋都最好的。

  她说她要让我后悔,我永远记得她走的时候的样子。

  我眉间的红色胎记幻雪城里的巫祭说那是天劫,我永远活不到我娘亲和我爹那个年岁,但是漫长的三千年,我已经活得够久了。

  那一天后,他以为我是鲤夏,才来到幻雪城,直到鲤夏的。

  可是当鲤夏的梨花宫出现的时候,南风才会对我一句话不说就走了。

  却白害我痴想了三年,如今又是三年。

  我对南风的感情,落雪在我身边他是最清楚不过了。

  落雪原以为,自己假扮成南风的样子,用幻术加上迷幻香制造一场我和南风相遇的场景,便可以迷惑我。

  夺取蓝汐剑。这样就可以夺得鲤夏的欢心。

  甚至让她感动倾心于他,可是,他错了。

  他以为我不会杀了他,落雪并不自信他的幻术可以将我迷惑住,就算是加上迷幻香。

  但是他错了,他还是太小太天真,对于鲤夏而言,落雪只不过是一枚随时可丢的棋子。

  而他的举动,又正好触动了我内心最深处压抑已久的绝望,波动了那颗弑杀苍生的心弦。

  血液顺着落雪圣洁的白色往下汩汩横流,他的面容在凄凉的月光下疼痛的扭曲。

  他的心,随着眼中的泪水沉沉的砸入冰冷的地面!

  我不忍心,挥手解了他身体的冰冻。他的身体依旧发抖,灵力正从他的体内一点点流逝,他的身体变得越来越透明。

  “城主,你比我幸福,你还有人可思念。我好孤独,你知道?我还没有遇到爱情,哪怕是撕心裂肺……”

  此时他的身体几乎要不可见了。

继续阅读:第006章:恕不奉陪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何以篱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