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此物名‘毒莓’
荼荼2015-12-29 16:253,211

  萧兮儿出来之后,门自动关上了,还真是挺自动化的啊。

  刚才她和刘管家进去的时候,那个门也在他们进去的瞬间,自己关了。鬼医能进去,看来也是知道机关在哪里。

  出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这一夜没睡,在琉璃碎里面,还不觉得困,可是现在,虽说有点精神,但是带着困意。

  “小姐,您起来了吗?”巧儿在门外轻轻推门走进来。

  “起了。”萧兮儿压根没睡,但是刚才脱了外衣,外衣应该占到了血,想着,拿着银簪把手指扎了一个口子,泥煤,真疼。

  “小姐,咋了,咋了,你哪里受伤了。”推开门的巧儿,就发现地上有血迹。

  还有萧兮儿不远处的躺椅上也有血迹。

  “没事,昨儿夜里睡觉没注意,簪子划到手了。”爹爹说了,不要相信萧府任何人,刘管家爹爹说了是自己人。

  虽说萧兮儿看到巧儿那无害的样子,但是想到她手里那瓶药膏,萧兮儿若有所思的看着巧儿。

  巧儿听到萧兮儿受伤了,放下手里端着的洗脸水,立刻走过来拉着萧兮儿的手,自然的拿着药膏给萧兮儿抹上。

  “巧儿,这药膏,哪里买的?”萧兮儿还是问出了口,不是她疑心,在这个水深的萧府,要是一个不注意,她肯定会粉身碎骨的。

  “这个是……啊,小姐。”巧儿没想到小姐会这样问。本来顺口回答,可是突然停住了。

  “小姐,奴婢,奴婢。”说着跪了下去。

  因为小姐看她的眼神冰冷冷的,没有丝毫的温度,不像以往那样嘻嘻哈哈,难道小姐知道这个是她从老爷的屋子里面偷来的吗?

  “说。”

  “小姐,奴婢,奴婢……奴婢不是故意的。”奴婢不是故意要去偷东西的。

  这样的话语,却让萧兮儿听成了别的意思。

  “?”解释。

  “奴婢听老爷给三小姐的时候说,这个疗伤很好,那次小姐和三小姐玩游戏的时候摔伤了,流血了,止不住,奴婢一着急,就悄悄的拿着毛巾去倒点。”巧儿眼里全是真诚的目光,还带着快掉下来的泪水。

  “?”

  “谁知道听到老爷和管家说话,奴婢一着急,把瓶子也拿来了。”

  “呜呜,小姐,你饶了奴婢吧,奴婢不是故意的,呜呜……。”巧儿哭了起来。

  看来是自己误会这个丫头了。

  “笨丫头,起来吧。小姐只是问问而已。”听到这里,萧兮儿的语气软了,看来这个丫头对自己是真心的,还冒着危险去爹爹房间偷药膏,。

  巧儿听到小姐不怪自己,又笑了起来,拿着药膏给小姐抹药。

  在巧儿的服侍下,洗漱了,顺便吃了早饭。

  巧儿把屋子的血迹清理干净,萧兮儿让巧儿悄悄的待在自己的屋子里,自己要出去一下,萧兮儿是第一次出萧府。

  拿了爹爹给她的银票和一些碎银子。银票也就一千两,碎银子有二百两。

  换了一身比较不起眼的衣服,画了一个和本尊不一样的装。这一看,放在人群,让人很容易记不住的面孔。

  悄悄的顺着巧儿指的后门而去。

  大街上挺热闹的,有买糖人的,还有买糖葫芦的,还有布庄,还有成衣店,只是那些样式都很简单。萧兮儿抬步走向成衣店。

  “老板,拿两套男装。”萧兮儿指着架子上那两套和她身材差不多的男装。

  “好的。”一个小伙计立刻帮萧兮儿取下那两套衣服,用便宜的布包裹起来。

  “客观,一共二两银子。”小伙计把衣服递给萧兮儿。

  没想到这衣服那么便宜啊,萧兮儿满意的把衣服拿在手里,递给伙计二两银子,接着出了成衣店。

  老远就看到了药店。

  果然是药铺,老远就能闻到药铺煎药的闻到,很浓。

  萧兮儿一进去,只有一个小伙子走上前。

  “客观您好,请问您是买药还是看病?”问得很直接。

  “我买药。”萧兮儿走到那个站在柜台前不知道写着什么的老头面前。

  小伙子看到萧兮儿向掌柜那边走去了,也没跟上去,拿着掌柜交给他的药下去煎药了。

  “请问有药方吗?”如果不是在药铺把脉看病的,抓药的话,必须有大夫开的药房。

  “大夫,没有药方,我就是想给家人买根人参补补身体。”两个大眼睛眨眨,看我多孝心。

  看到萧兮儿的样子,也不想说谎的样子,而且人参不是什么毒药。

  “姑娘,这个人参小店只有一根了,倒是参片还有多,价钱也适合,你看你要哪种?”看到面前小姑娘的样子,年纪不大,孝心不错。

  穿着的话,不想大富大贵的人家,一根人参那可是百两,所以他好心的提醒。

  “一根啊,那你卖吗?”

  “姑娘是客人,要是买,小店岂有不卖之理啊,呵呵。”掌柜看着眼前这位姑娘,为何要在那丑陋的脸颊之上,涂画遮掩,这样一来虽说是把丑给遮住了些,不让人注意,可是一仔细看,脸上十分的恶心。

  “那行,我要一根。”萧兮儿看到掌柜在看她,也知道自己脸上的伤痕,无所谓的笑笑,准备拿荷包。

  “姑娘,其实参片和整根的药量都是一样的。”

  “没事的,掌柜谢谢您。”萧兮儿是听出了,老板是为她考虑,那根人参估计很贵吧。

  说着,萧兮儿拿出银票。单独一张放着的银票,她可是知道财不外露。

  看到萧兮儿拿出银子,老板也不担心她对价钱的压力了。

  “姑娘,念在你一片孝心,我也不收姑娘你高价,一百两,拿走吧,赚个本钱。”老板转身拉开药柜,拿出一根像萝卜似得人参,人参的须都没多少了,看来都做药了。

  “好的,谢谢掌柜。”萧兮儿乐呵呵的道谢之后,拿着人参走了。

  出了药铺,萧兮儿准备回去了,可是看到路边居然有个看似外国人的夫妻,在买东西,可是看的人多,买的人没有。

  萧家吃的也短缺自己,可是,印象中,三小姐萧雪儿那边,也没出现过什么水果啊,一次问巧儿,厨房可有什么水果,巧儿还问她:“小姐,什么是水果?”

  不是没有水果吗?那箩筐里面是什么?

  萧兮儿一阵开心,双眼泛光的盯着那些箩筐里面东西,急忙走上前。

  “请问,这个怎么卖的。”萧兮儿拿着草莓,是的,红灿灿的草莓,要是付钱了,就会拿着往嘴里送,在萧府的这段时间,吃也吃不好。

  其实每顿都是大鱼大肉,可是好难吃,调味的香料都没有。可是后来一问巧儿,巧儿说,这青菜的种类都很少,萝卜和白菜两种。更别提萧兮儿想要吃的那些蔬菜,巧儿可是没听过。

  “这个,一两银子一斤。”那个高鼻梁的妻子用别扭的汉语说道。

  呵!萧兮儿听到这个价钱,深深吸口气,蛮贵的啊。看来,在这个没有水果的时空,这草莓也金贵啊。

  “给我来十斤吧。”过了这个村,没这个店了,带点回去给巧儿尝尝。

  “小姐,给您。”夫妻两人激动的赶紧给萧兮儿装草莓,男的拿着一个秤重量的东西,给萧兮儿装草莓,女的接过萧兮儿递过去的银子,一脸喜气。

  萧兮儿拿着一个水灵灵的草莓就要往嘴里送,一只手就拦住了:“姑娘,吃不得啊。”

  “额,掌柜的。”这不就是刚才药铺的掌柜嘛。

  萧兮儿看看卖草莓的夫妻,看看自己手里的草莓,在看看药铺的掌柜,这咋就吃不得了?难道下毒了?

  “为何?”萧兮儿眼神很冷,在自己面前下毒?可是自己没有得罪这对夫妻啊。

  也不着急吃草莓了,把草莓放到小篮子里面。小篮子是夫妻二人手巧编来装草莓的,买的多的用篮子,买的少的,用纸包。

  旁边本来就围着很多人,大家都认识这个掌柜,回春堂的大夫,也是掌柜。听他这么一说,看来这个鲜艳的果子,还真是只能看不能吃。

  “此果名‘毒莓’。”回春堂的掌柜看了一眼草莓,还看了一眼那对夫妻旁边的草莓苗。

  “啥?”萧兮儿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着,自己又瞎想了,原来是这个掌柜误会了。

  记得上生物课的时候,老师说过,草莓的叶子和样子跟毒莓,也就是老蛇果的叶子果实都差不多。

  “没有毒的,没有毒的。”那对草莓夫妻听到人家说自己的红梅有毒,里面辩论。

  “哈哈,掌柜的,您误会了,毒莓和草莓不一样。”

  “这个草莓……,老板,草莓苗怎么卖?”萧兮儿本来要给药铺掌柜解释一下这个是草莓,可是看到远处的人影,立刻打算走人。

  “这个,送给小姐吧。”听到眼前的萧兮儿帮着他们说自己家的红梅没有毒,还买了那么多,所以抓起一把草莓苗送给萧兮儿。

  萧兮儿也没说啥,拿着就走人了。

继续阅读:第9章枯木逢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倾国记:误入仙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