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爹爹遇害
荼荼2015-12-29 16:252,315

  让琥珀在琉璃碎里待着,她会尽快想办法帮他的。

  萧兮儿对着面前看不见的弟弟有点不舍,但是听瞬间回到自己的闺房。才回到闺房,就看到角落有个黑色的影子,带着血腥味。

  她慢慢靠近,手里拿着那根随身都带着的银簪,移动的气息,黑影发现她了。

  “小姐,咳咳……是老奴,刘承忠。”

  管家?

  随着月光,萧兮儿发现躺在地上的人是刘管家。一身黑衣,还受伤了。

  “小姐。”就是小姐,没有数字,管家刘叔的气息有点弱。

  “刘叔,你咋了?我爹爹了。”萧兮儿急忙走上前扶住倒地的刘管家。

  “咳咳……小姐……。”刘管家被萧兮儿扶住之后,靠着自己的力气,坐到了躺椅上。本来萧兮儿要扶他躺在床上,可是那毕竟是小姐的床,幼不过刘管家,只好把他扶到平时看书的躺椅上。

  萧兮儿要去点灯,可是刘管家说:“小姐,别点灯。”

  放下火折子,她倒了杯早已冷掉的茶水递给刘管家。

  “谢谢小姐。”看来流血过多,失血也脱水了。

  “刘叔,你身上应该有疗伤药吧,拿来我给你处理一下伤口。”萧兮儿自己的闺房可是什么都没有。

  刘管家拿出金疮药递给萧兮儿,他现在可是没有丝毫的力气自己处理伤口,也顾不得主仆之分了。

  因为没啥医疗设备,萧兮儿只是凭着书上的知识简单的处理一下刘管家肩膀上和手臂上的伤口,拿着在箱子里的棉衣上撕下的布条给刘管家绑好伤口。

  刘管家身上大大小小无数的伤口,有刀伤还有箭伤,还有那些被东西刮伤的痕迹。

  “刘叔,这个肩膀上的箭伤……。”箭头还在肉里面,估计是倒钩的,要不然,刘管家自己肯定刚才拔掉了。

  “小姐,就这样吧,您先听老奴说。”忍着疼坐起来。

  “小姐,你快收拾一下,跟老奴走,老爷被人暗算,掉下了悬崖。”

  上了药好点了,把冒死前来的正事先办了。

  “什么?怎么回事?”萧兮儿咯噔一下,爹爹掉下悬崖了?瞬间差点大叫起来,眼里弥漫了一层水雾。

  刘管家简单的说了一下,本来爹爹带着刘管家去别的城处理一些生意上的事情,可是,半路的时候,杀出一些山贼。

  “山……贼?”该死的山贼。

  “肯定不是山贼,虽然看似打劫,但是那武功,不像一般的山贼,脚上穿的鞋子那么干净,哪里有山里泥土的气息。”刘管家说。

  “刘叔,我不能走,走了,父亲的产业咋办?”萧兮儿不相信爹爹就这样丢下她了,心多疼,但是不表现出来,这些年爹爹一人扛了那么多,自己不能乱了阵脚。

  “可是小姐,萧府现在很危险啊。”

  “我会自己保护好自己的,哼,谁想要我的命,我必先要她命。”萧兮儿眼里闪过一丝狠戾。

  芊芊玉指紧紧的握成了拳头,爹爹,爹爹,心好痛,这就是亲情。

  “刘叔,你别自责了,要不是我们萧家,你也不会受伤。”刘管家告诉萧兮儿,他没跟老爷一起落下悬崖是因为老爷在掉下悬崖的那刻,用力把他抛向了悬崖那棵唯一手腕般粗的树枝。

  萧如海掉下去时候顺风对刘管家说:兮儿交给你了,带兮儿走,保护好兮儿。

  看着这个从小看着长大的少爷,本来想要一起跳下去,但是想到少爷的属托。

  “小姐,您跟老奴走吧。”

  “刘叔,我不相信爹爹会死,你先把伤养好,在暗中派人寻找爹爹。”如果不是普通的山贼,那说明是计划好的谋杀,寻找只能暗中进行。

  “那老奴在府里保护小姐。”

  萧兮儿想到的,刘管家也想到了,刚才来是要带走萧兮儿的,路上他早就联络了其他人去那片悬崖寻找萧如海了。

  “你都伤成这样了,得去看大夫。”

  “小姐,老奴一会儿联系鬼医就好了。”鬼医是萧如海的属下之一。

  刘管家让萧兮儿伸手摸她床榻帐子后,说那里有个机关。

  萧兮儿转身向自己的床走去,双腿跪倒床榻上,手顺着刘管家说的摸去,摸到一个圆圈似得缝隙。

  “小姐,那就是密室的机关,您按下去就好了。”

  哗……

  轻轻的滑过声音,萧兮儿的床向安装了滑轮似得,滑开了,露出一个桌子大小的洞口。

  “这……。”萧兮儿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床还能移动,移动了之后,还是一个密室啊。

  “这是老爷怕您遇到危险,早就建造的。”刘管家拿着靠放在他身边的宝剑,把身体支撑起来走向密室口。

  萧兮儿没在问,她知道,刘管家会慢慢告诉她的,所以她上前扶着他,一起向密室走去。

  密室的楼梯都是砖头砌成的。

  看来,萧府没自己想的那么简单。本以为就是苏姨娘害了娘亲,爹爹找不到证据,所以一直没有下手。或者就是苏姨娘给爹爹生了一个萧雪儿,爹爹不忍心而已。可是,自己貌似想得有点简单了。

  密室不大,但是隔着一段,墙上都有珠子照明,爹爹是多有钱啊,那貌似是夜明珠吧。

  “咳咳,小姐,这里顺着下去,还有几条出口,也有进口。”看来不止是密室啊,还有暗道啊。

  萧兮儿本来要问清楚,自己的爹爹到底还有身份,谁知道一个黑影飘过,来到刘管家的身边,一看那动作,在把脉。

  “中毒了。”那男子带着面具。

  “鬼医还不见过小姐。”刘管家好像对自己身上的伤和毒一点不在乎。

  “银翼见过小姐。”面具男子虽然按照刘管家的话做了,但是腰没弯,语气不卑不亢,没有一丝感情,像个木偶。

  此人就是刘管家说的鬼医?萧兮儿打量着这眼前带着银色面具的男子,身上那股气息,很强大。

  银翼二话不说,拿出随身带着的银针,封住了刘管家的穴,以免毒素扩展。

  “小姐,有人来了。”鬼医内力比较深厚的。

  “嗯,那我先上去了,你要不惜一切治好刘叔,有事找我,我会想办法的。”哎,又是大话,本小姐最多是手里有点钱,还是东西未进当铺的。

  鬼医面无表情的点点头,刘管家刚才已经被鬼医点了啥穴就睡过去了。走的时候,萧兮儿瞟了一眼鬼医放到桌子上的匕首,看来,那是要给刘管家拔箭头。

继续阅读:第8章此物名‘毒莓’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倾国记:误入仙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