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办事不力
荼荼2015-12-29 16:253,366

  “小姐,小姐。”坐在屋子里的萧兮儿,听到了巧儿那熟悉的声音,带着无限的恐慌。

  把手里的书随手扔进空间桌子上,等这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巧儿进来。

  门推开了,巧儿慌张的跑了进来。

  “怎么那么气喘吁吁的,喝点水。”萧兮儿看到巧儿的额头满是香汗淋漓,笑笑帮她倒了一杯茶水。

  也许是口渴了,巧儿毫无顾忌的接过水喝了下去,等着看到自己手里的水杯,急忙对着萧兮儿就要跪下去,嘴里不停的说着:“啊,小姐,奴婢该死。”

  萧兮儿手快速的扶住巧儿,友好的微笑着说:“好了,赶紧休息休息,怎么跑到后院来了。”萧兮儿把巧儿扶坐在她的旁边,又顺手给她倒杯水,看样子这丫头是急急忙忙跑来的。

  听到小姐不怪自己主仆不分,巧儿就放下心,急忙说道:“小姐,外面都在传小姐不是傻子了。”脸色十分的不满,不开心。

  “?”萧兮儿看着巧儿怒气冲冲的样子,这丫头咋那么可爱,萧兮儿一副观察美好事物的样子看着巧儿。

  “小姐你怎么不着急的样子啊。”巧儿看着自家小姐一副不慌不忙,事不关己的样子,心里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小姐。”语气重重的打断嬉笑的萧兮儿。

  看到这丫头担心的样子,萧兮儿收回嬉笑的表情,安慰她道:“外界迟早都要知道的,不用担心了。”

  “可是,小姐外面说你在自己妹妹替你担心的时候,居然抢夺三小姐未来的嫁妆了。”语气在为自家小姐打抱不平。

  听到巧儿的话,萧兮儿得到几个信息:萧雪儿担心自己,病倒了,自己却从傻子好了,还抢夺了萧雪儿未来的嫁妆?

  一股杀气从萧兮儿的身体发出来,嘴角的弯度消失了。这消息还真是毒啊。

  萧兮儿问巧儿哪里听来的。

  “是今早奴婢陪绣房的小红去买丝线,听到的,那些人都在说小姐的坏话。”想起绣房几个绣娘居然把小姐当作打发时间的聊天对象,巧儿的小脸就一脸不乐意。

  出去买丝线?

  “巧儿,你能随意出萧府?”她堂堂萧家二小姐丫鬟,被抢夺过去,还不能进入后院,这今天怎么能随意出府,还能跑到这后院告诉自己这些信息。

  “是啊,苏姨娘说最近奴婢表现很好,赏赐了奴婢一两银子,让奴婢和小红出去玩玩回来就可以回来照顾小姐了。”巧儿想到又可以回到小姐的身边,一脸开心。

  看着巧儿刚才还一脸怒气,现在又满足的微笑。萧兮儿摇摇头,这丫头真的太单纯了。

  巧儿看到小姐的屋子都有些落尘了,急忙打扫起来。萧兮儿被巧儿这大胆的丫头请到了院子的凉亭中。

  一盘小点心,一户热茶,萧兮儿就这样坐在凉亭之中,看着巧儿进进出出,忙忙碌碌。

  “看来这苏姨娘发现了自己的计划嘛。”萧兮儿拿着一块点心,细嚼慢咽的,心里自言自语。

  夜里。

  黑暗的密室中,凹凸不平的墙壁上,镶嵌着大小一样的夜明珠,伴随着夜明珠的荧光,能看到一个面无表情的少女坐在密室中央的大理石圆桌边,她的手指不停的敲打着桌面。

  旁边站着一个黑衣蒙面中年男人,他那双能看到的眸子,装满了自责。

  “小姐,都怪老奴办事不力。”说着就要跪下去。

  “刘叔,你这是做什么,起来。”萧兮儿上前扶住黑衣中年人,此人正是管家。

  刘管家不说话了,低着头自责,萧兮儿看此,嘴角一抹嗜血的微笑扬起,说道:“本小姐是高估了自己,还是低估了那对母女。”脸上一股不屑。

  刘管家告诉萧兮儿,那个尖嘴猴腮的胡三不见了,怎么找都没有找到。

  “不用找了。”找也找不到,多半是死人了。

  “小姐,都怪老奴错信胡三,给小姐带灾难。”刘管家十分的自责。

  忽然,密室的门打开了,一身黑衣,面具遮住半张脸的鬼医来了。

  鬼医进来,看到刘管家,点点头,对着萧兮儿说道:“刚才遇见了皇上出动暗影保护萧雪儿。”在萧兮儿的面前,鬼医和刘管家都不管萧雪儿为小姐,都是名字,在他们眼里,主子只有眼前之人和掉下悬崖的萧如海。

  “暗影?”皇上的?萧兮儿不解的看向二人。

  刘管家貌似早就知道了,不急不缓的说道:“每代君王都有十名暗影,除了君王,谁也命令不了。”

  作为君王,蓝君临在还是太子的时候,他的父皇早就给他安排了暗影。

  “看来他对萧雪儿还真是用心了。”萧兮儿说完,发现鬼医和刘管家都在看着她,一副担心的样子。

  “你们咋了?”二人怎么有话想说又不开口?

  “咳咳,没事。”刘管家别开的眼睛。

  然而鬼医却说了:“你没事吧。”语气带着淡淡的关心。

  没事吧?

  “什么没事吧,我能有什么事情?”萧兮儿纳闷的看着鬼医,刘管家为何一副别扭的样子。

  鬼医不知道是担心还是死脑筋,刘管家本要制止他接着问,可:“你不是喜欢他吗?”鬼医这句话的语气有些急迫和怪异。

  急迫的想知道答案,怪异是刘管家和萧兮儿一同觉得的。

  听的二人当然知道鬼医嘴里说的他是指当今锦城的皇上蓝君临。

  “晕,本小姐傻了才喜欢她。”不过傻的时候真的喜欢她,想到她的喜欢,换来残忍的对待,萧兮儿心一阵抽疼。

  鬼医看到萧兮儿的表情,心里有些异样,他不喜欢她为了那个男人难过,面具下的脸,带着一丝不宜察觉的怒气。

  离他最近的刘管家发现了这一丝怒气,诧异的抬头打量着他,他发现刘管家的目光,眼神一变,变成了一副淡如水的表情。

  刘管家心想:这鬼医怎么看着小姐发怒。

  萧兮儿回神看着刘管家说道:“刘叔,我有一个胞胎弟弟,对吗?”想到空间中孤独的琥珀,萧兮儿一脸暖意。

  “小……小姐。”刘管家盯着萧兮儿看,一脸的震惊,但是很快镇定下来:“小姐,你为何会知道?”

  “感觉,本小姐感觉到的。”萧兮儿心里翻个白眼,她总不能说她遇见弟弟了吧。

  “小姐,小少爷……。”刘管家准备说小少爷去世了。谁知道萧兮儿打断了他的话,说道:“琥珀,弟弟叫琥珀,爹爹会喜欢这个名字吗?”

  听到琥珀二字,刘管家一时没有反映过来,等着萧兮儿说完之后,不明所以的看着萧兮儿。

  “算了,爹爹现在都下落不明。”萧兮儿有些无精打采,这句话自言自语。

  刘管家不知道自家小姐怎么知道她来不及睁开眼看世界就去世的小少爷,还给小少爷取了个琥珀的名字。现在看着自言自语的她,心里十分着急。

  “小姐,您放心,老奴已经加派人手寻找老爷了。”相信很快会有消息的。

  “嗯,爹爹的事,拜托刘叔了。”眼神里又有了光芒。

  没找到尸体,那就有希望。

  刘管家说:“小姐,您注意身体。”别老爷还没找到,小姐这出事了,他这老脸怎么去见老爷啊。

  萧兮儿点点头,对着刘管家说:“刘叔,咱们去鸿德酒楼。”不知道这里有没有宵夜这么一说。

  刘管家没有问为什么,和鬼医带着萧兮儿从密室的暗道出去,发现暗道居然通向一处小院子。

  鬼医轻声告诉萧兮儿,这是城西的小院。

  刘管家出门看路,鬼医陪着萧兮儿在后面,目标是鸿德酒楼。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一个打更声从另一条街传来,此时街道,每家每户大门外都挂着灯笼,刘管家前面带路,鬼医轻轻拥着萧兮儿,施展轻功在屋顶飞来飞去。

  刘管家施展轻功的时候,萧兮儿只觉得刘管家老当益壮啊,轻功还如此的好,但是鬼医抱起她飞起来的时候,本想着拒绝,她可以自己飞的,突然……

  “你这是轻功?”萧兮儿在鬼医的怀里问道。

  “小姐为何去酒楼。”鬼医避开了萧兮儿的问题。

  萧兮儿边解释:“看看去。”边想着,这鬼医身上明明是灵力波动啊。

  鬼医根本没注意到怀里的人在以一抹怀疑的目光打量他,当他感觉到怀里异样的目光时,萧兮儿把双眼放到了前面。

  只见刘管家停住了,示意身后的二人停住。

  “这是怎么回事?”鸿德酒楼里里外外好多官兵。

  萧兮儿跟着刘管家匍匐藏身在鸿德酒楼对面的房顶,刚才不着痕迹的闪出鬼医的怀抱,鬼医发现了。

  “不知道,老奴去看看。”在萧兮儿的点头下,刘管家闪身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萧兮儿清晰的看到,易容了的刘管家走进酒楼,跟官兵说着什么,看到唇语,萧兮儿笑了,自己还真是有侦探的风范,这鸿德酒楼幕后老板还真是刘管家。

  “我哪里做错了。”鬼医没头没脑的在萧兮儿身后来这么一句。

  萧兮儿把放在酒楼的目光收回来,看着鬼医,那双眼,死死的盯着他,像似要看穿他面具下的容颜。

  “不管你有何目的,千万别碰触本小姐的底线。”看着鬼医眼里那抹怒气。

  装不下去了吧,眼里那抹不争的淡淡目光不见了,出现了怒气。

继续阅读:第15章不对劲的小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倾国记:误入仙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