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不对劲的小二
荼荼2018-04-03 16:273,387

  萧兮儿看着鬼医消失的方向,有些呆,这人脾气比她还大嘛。医术高明,她惜才,但是碰触了她的家人,她绝对会变成毁才。

  鸿德酒楼,刘管家递给为首那个官兵一个荷包,为首官兵满意的笑笑,挥手让身后的属下把那躺在地上的东西抬走。

  屋顶上的萧兮儿看着这一切,就闪身落入鸿德酒楼的后院。

  “什么人。”站在刘管家身后的小二福东看到从天而降的萧兮儿,一下子挡在了刘管家的面前。

  刘管家看到来人的装扮,急忙上前对着萧兮儿伏身见礼:“小姐。”

  “嗯,是不是胡三的尸体。”刚才她看到那些人抬出去的是一具尸体。

  那边的福东也是有眼力劲的,急忙对着萧兮儿见礼:“小的见过小姐。”

  福东这么一见礼,萧兮儿和刘管家多看了他两眼。

  三人来到楼上的客房,福东准备出去沏茶,被刘管家喊住了:“福东,你留下。”

  福东好奇的看着新掌柜和这位黑衣蒙面小姐,主子们留下他干嘛。

  萧兮儿看着丝毫没有紧张感的福东,眼里多了一抹欣赏,黑色面纱下,嘴角弯起:“你叫福东,是吗?”

  福东听到萧兮儿的话,不明所以,急忙回答:“小的正是福东,鸿德酒楼的小二。”自我介绍了下身份。

  萧兮儿没有说话,刘管家接着问道:“福东,你怎么发现胡三的尸体的?”刘管家的眼神有些犀利,像似要把福东整个看穿。

  听到刘管家怀疑的语气,福东居然没有慌张,而是慢慢的解释。

  福东说:“掌柜的,您看看这个。”说着手伸入怀里。

  刘管家上前一步,侧面挡在了萧兮儿的面前,他害怕这福东是拿暗器,毕竟胡三死了,还是在他交代办事的隔天就发现在酒楼的后院水井。

  看着刘管家防备的样子,福东居然露出一丝委屈的表情。

  福东拿出了几张纸,刘管家接过来,看到纸的瞬间,表情有些凝重。

  萧兮儿问道:“怎么了?”纸张是什么,刘管家的表情为何这么怪异。

  “小姐,您看。”刘管家把手里的纸张递给身侧坐着的萧兮儿。

  鸿德酒楼的房契,和一张酒楼转让书,还有一张钱庄存票。

  “这是胡三交给你的?”萧兮儿拿着那小小的三张纸,这转让书只要签名,就可以手握鸿德酒楼,还有这张钱庄存票,居然是十万两白银,这小小的店小二为何不心动。

  萧兮儿看向福东的目光,是一抹探寻。

  “这是掌柜昨夜交给小的,说要是遇见一位中年男子,就让小的拿出来交给对方。”福东的眼神里,一点虚假也没有。

  刘管家走上前,死死盯着福东的双眸:“难道胡三算出来他会死吗?”语气咄咄逼人。

  在刘管家问话的时候,萧兮儿在观察着福东。

  福东居然不卑不亢直视刘管家的眼睛,镇静的把昨夜发生的事情慢慢细说。

  昨夜都半夜了,掌柜胡三摸进了他的屋子,莫名其妙的递给他这些东西,还说了些莫名其妙的话。他还以为胡三是在梦游,所以想着梦游的人不能喊醒,把胡三的话当梦话听了。

  今早福东起了个早,握着手里那三张沉重的纸,准备把东西还给胡三,可是发现胡三没有在酒楼,怀里放着重要的东西,恍惚的等到中午,胡三还是没有出现,福东有些慌了,这掌柜莫非昨夜说的不是梦话。

  好不容易熬到傍晚,胡三还是没有出现,福东准备去报官,可是害怕那些官兵眼红胡三昨夜留下的东西,就放下了报官的心思。

  夜里,福东一直睡不着,只好起来走动,突然发现院子里的水井有人说话,胆子大的他就靠近看看,发现是他幻觉了,准备走开的时候,伴随着月光看到一个人在不深的水井里漂浮起来,吓得他大叫起来。

  后院的伙计都被他的喊叫声惊醒了,有的去报官了,有的急忙把井里的人打捞起来。

  这一看,不得了了,是胡三,福东下意识的护着胸口。

  这下福东知道昨夜掌柜摸进他的屋子,不是梦游,而是真的有事情托付给他。那些官兵倒是没有因为是福东发现尸体,而直接指明是福东害死胡三的。

  胡三手总是放在胸口,那为首的官兵看到了,伸手准备去看看这一脸有些不对劲的小二时,刘管家出现了。

  刘管家的出现,福东急忙迎上去,对着刘管家弯腰喊掌柜好。

  这鸿德酒楼的老板本来就神秘,加上平时胡三这个挂名掌柜对福东很好,所以福东喊刘管家为掌柜,那些伙计小二都没有什么疑问,都以为这就是鸿德酒楼后面的正牌掌柜,大家跟着一起喊了。

  刘管家就顺着点头,给了为首官兵一袋银子,说拜托官兵队长一定捉到凶手。

  “福东,那你为何会认定我是就是胡三让你找的人。”刘管家的语气十分冷漠。

  “小的,小的。”福东听到这里,一阵心慌,话语吞吞吐吐。

  萧兮儿和刘管家对视一眼,看来这福东不像表面上,这一个小二看到自家掌柜死了,还一眼认出了刘管家,这有些不对劲。

  “啊。”在福东躲闪的眼神下,刘管家飞快的伸手往福东脖子抓去。

  福东一回神,急忙闪开,刘管家打到了他的肩膀之上。

  福东回武功。

  萧兮儿站了起来,手伸入宽敞的袖口,摸出了银针,防备的看着福东。

  刘管家一脸杀气,再次伸手往福东的身上招呼而去。

  “掌柜,您听小的说啊。”福东轻声喊道,一面躲闪,这次刘管家的追击,根本进不了福东的衣角,福东不还手,只是躲闪。

  萧兮儿身上也爆发出了杀气。

  “小的叫胡福东。”福东急忙喊道。

  听到福东这么一说,刘管家停住了,都姓胡?

  福东看到刘管家不追击他了,急忙解释:“小的是胡三掌柜收养的义子,义父对小的很好,小的进到酒楼,害怕大家说闲话,小的没让义父公开关系。”

  听到福东的话,萧兮儿和刘管家愣住了。

  二人都没有说话,只是盯着福东看,福东继续说:“咳咳,大人,昨夜小的看到了大人和义父见面。”福东突然改口,学着胡三那样称呼刘管家为大人。

  刘管家跟着萧如海走过很多路,却还没有遇见这样的事情,一脸不信。

  然而萧兮儿说道:“你就没有想过当掌柜吗?”这话就是问福东就没有对着三张纸心动,有占为己有的心动。

  “心动,可是义父生前教导过小的,不是自己的东西,拿着会不安心,想要的,自己靠双手造出来给自己。”说到这句话的时候,福东眼里有泪光,还有恨意。

  “笔墨伺候。”萧兮儿对着福东说道。

  刘管家和福东不解的看着萧兮儿,萧兮儿双眼眨眨,示意福东照做。

  房间中就有文房四宝,福东摆好。

  萧兮儿对着福东说:“福东,你原名姓什么?”萧兮儿拿着毛笔,想着钢笔的好。

  “啊,小的原名欧阳福东。”福东不知道萧兮儿为何突然问起他的名字。

  “给。”萧兮儿把蘸墨的毛笔递给旁边的福东,接着来一句:“你会写字吧。”指着那被她铺平的酒楼转让书。

  刘管家和欧阳福东都看懂萧兮儿是要干嘛了,刘管家一脸不解,欧阳福东则是一脸吃惊:“小姐,这使不得,小的绝对对鸿德酒楼没有非分之想。”急忙推开萧兮儿递过来的毛笔。

  “欧阳福东,你知道本小姐的名字,对吧。”萧兮儿倒也不急着让欧阳福东签字,轻轻把毛笔放在砚台上,坐下去,似有似无的说着话。

  听到萧兮儿的话,刘管家看着欧阳福东,这刚才还是义一副小二的样子,此时的气息居然有种贵气,刘管家身上的杀气再次露了出来。

  “小姐为何这样说。”欧阳福东的目光毫不遮掩的打量着萧兮儿。

  刚才他一直都是偷偷摸摸的打量,此时被拆穿了,却没有尴尬的样子,还一脸光明正大的看着萧兮儿。

  “本小姐想请你打理鸿德酒楼,年薪是酒楼的两层。”萧兮儿笑了。

  这话很明显,胡三托欧阳福东找的大人,背后还有主子,而主子就是她萧兮儿。

  “萧兮儿,萧家的傻子二小姐,病好之后,居然会如此的做生意。”欧阳福东笑笑,笑容很友好。

  刘管家听到欧阳福东的话,一脸震惊,这小姐和这位‘小二’为何那么神奇。

  “胡三,原名该不是欧阳三爷吧。”萧兮儿一脸玩味。

  欧阳福东听此,目露凶光。

  “小姐这是合意。”

  “本小姐的人,本小姐自会护着,但是如果有二心,那本小姐的手段可以让人,不,让鬼终世难忘。”语气平淡,但里面的杀气十足。

  欧阳福东没有说话,走到萧兮儿的面前,拿起那只蘸墨的毛笔,提笔准备签名的时候,开口说道:“有人护着也不错,但是……。”顿了顿。

  萧兮儿和一脸防备的刘管家看着欧阳福东。

  “但是什么?”萧兮儿睁着大眼睛问道。

  “但是,小姐,年薪是什么?”欧阳福东来了这么一句幽默的话。

  这话让萧兮儿嘴角一阵抽搐,她一下子把年薪整了出来,在萧兮儿解释了年薪就是年底分红,欧阳福东签下字,收好了两张纸张,留下了钱庄存票。

继续阅读:第16章鬼医离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倾国记:误入仙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