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前方高能
南城2018-03-22 12:053,131

  “等等,你这叫以公谋私,私自用刑啊!还有没有王法?”黄海崩大喊。

  “王法?对于你这种人,根本就不需要王法!还有,你觉得现在皇帝管的下来吗?”

  “你这是对圣上的大不敬!我,我要去告你!”黄海崩说道。他不想受刑,简单一个字——痛。

  “呵呵。”我笑了笑,皇帝?我会怕他?这个世界上的人对于皇帝这个天授神权的家伙,都比较崇敬,但是我可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啊!皇帝?那不也是人么?一般的皇帝连个普通人都不如,你像埃及那边,皇室贵族都是近亲结婚,长得一个个跟外星人似的,智商一般都是弱智,所以我会怕吗?并不会!

  “泰达米尔,你会用刑吗?”我问泰达米尔。

  “会一些吧。”泰达米尔看到我的表情,也不确定自己的手段入不入得了我的法眼。

  “你说。”

  “用烧红的铁块在身上烫,或者放在滚烫的油锅里煮?再折磨一点的,就是炮烙?”

  所谓炮烙,就是把人赤身裸体扔在一个桶制的器皿里,下面点燃柴火,一点点地加热,然后人待在其中,感受脚下的铜器越来越热,最后会跳起舞来,等到温度达到一定的时候,人的每一次移动,都会把自己的皮肉黏在铜器上,比如摔跤了打一个滚,就面目全非了。

  这种手段可谓残忍!

  “还不够!”我严肃地摇摇头,“好好听好好学,就比如你之前说的,把烧红的铁块往身上烫,可以延伸一下。”

  泰达米尔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先用刀把人的肚子剖开一个口子,然后抓一只耗子,把耗子的头部放在那个创口里,拿铁块烫耗子的屁股,耗子吃痛会疯狂撕咬,往里面钻。还可以剖开多个口子,放几只耗子同时撕咬,这种方法会死的很慢很慢的。”

  泰达米尔听完,郑重地点点头。

  “在其次,你说的,放在滚烫的油锅里煮,这种方法还不是特别好的。我告诉你一个方法,可以把整个人皮给剥落下来。”

  “请说。”

  “将人的身体埋在土里,只露出一个脑袋,将他的头发剃光。”这个年代,削发是一种对人极大的侮辱,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削发这种在现代看起来没什么大不了的,在古代还是一种刑法呢。

  这个年代的男人头发都比较中性,因为我是一个艺术生,所以张扬艺术性格,头发相对于这个年代虽然不长,但是相对于现代,就是一个“杀马特”。不过,到这个年代,我这个发型看起来还是比较正常的,要是我真剃了个平头被穿越过来了,那我就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了。

  “然后该怎么做?”泰达米尔显然来了兴趣。

  “然后,拿刀在人的脑袋上开一个十字形开口,开口深度要可见白骨。然后,浇灌水银下去,水银的重量会从头皮内渗入,慢慢向下侵蚀,从头皮、脖颈、胸腔、下体……慢慢剥离皮肤,人在这一过程兄会不断挣扎,从自己的皮肤里爬出来,最后像是一根竹笋一样破土而出,只不过没有了皮肤。这个时候,再下油锅,你看看会怎样?”

  绕是泰达米尔这样杀伐果断之人,听到我的描述之后,也不由得心里一紧。

  我的天,这也太残忍了吧?这简直把一个人至死之前所能承受的疼痛全部都榨干。

  黄海崩听完,坐不住了,站起来想逃跑,被泰达米尔一脚掀翻在地,只见得他裤裆里直接冒出一股恶臭,滴答滴答的。

  夏宗宝听完也脸色发白,这个人也太狠了吧?

  “哈哈,这家伙吓得尿裤子了。呵呵,你要知道,恶有恶报善有善报,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你过去所犯下的罪孽,是该做个了解了!不过放心,我还不会让你死的那么轻松的。”

  一听见我说的,刚才那种死法还算轻松,黄海崩直接晕过去了。

  你知道满清十大酷刑么?不知道?让你尝个遍!我让你一个大老爷们骑木驴!

  “泰达米尔,拿一个马鞍来!”

  “是!”

  泰达米尔出门后,随后拿了一块马鞍。我找了一根木棍,从马鞍中间穿插过去,马鞍中露出一个大约一掌的凸起。

  “你把他抓起来,把他下面的那个洞对准这里,松手!”

  “……”泰达米尔一阵无语,莫非主公有龙阳之好?

  看见泰达米尔那个眼神,我知道泰达米尔误会我了,我连忙回答:“放心,我取向正常!这只是惩罚他的手段而已。”

  泰达米尔照做,把吓晕的黄海崩抓起来,对准那根棍子后松手,然后只见棍子直接滑进去了,黄海崩顿时痛醒,然后扯着嗓子叫。

  “泰达米尔,接下来该怎么做你知道的。”

  泰达米尔会意,黄海崩想逃跑,动身的那一刻就被按的死死的。

  这样折磨了一炷香的时间,黄海崩差不多已经不行了。

  “这就不行了?别急,慢慢来!”我露出一个魔鬼的笑容。

  “有本事就杀了我!”黄海崩大声喘气。

  “那是必然的,不过死之前,我想让你尝尝被你奸淫的那数十位女子的痛苦。”

  “泰达米尔,你的刀功怎么样?”

  “我蛮三刀砍人只用三刀!”

  “我指的是细微刀法。”

  “主公要我作甚?杀猪刀法我泰达米尔略知一二。”

  “用刀一点一点地吧他的肉给切下来,别切到动脉,把他切成形如骷髅而尚有人息,何如?”

  “回主公的话,在下没把握把他切成骷髅还能保命,但是切个一千刀不在话下!”

  “好!即刻行刑!”

  我这招熟悉大清刑法的人都知道——凌迟。

  这一晚,注定不安宁。

  “叮咚,夏宗宝对您的态度为:敬畏。获得夏宗宝的崇拜值,获得金币:300,宿主目前剩余金币为:1050。”

  “成了!”我心中一喜,做的这些其实都是给夏宗宝看的,要让他怕我,肯为我做事,这才是首要任务。

  不过,让我意外的是,在他这种人身上,我居然也能获得金币,虽然只有300,但是也不错了。

  “夏宗宝,看见了没?以后要学会听话,不听话的下场,和他一样。”我指了指篓子里的黄海崩。装在篓子里,已经是一堆碎肉骨头。

  这一招可谓恐怖至极,一般人的承受能力看到这一幕大多要吐,我也是强忍着,故作镇静。也就泰达米尔这种人没什么感觉。

  “大人,属下再也不敢造次了!”夏宗宝匍匐着在我脚下。

  “行了,你退下吧。”我挥挥手,夏宗宝一听大喜过望,连忙跑出了这个让他胆战心惊的地方。

  “泰达米尔,你也下去吧。”

  “是!”泰达米尔出门,提着篓子,估计把这碎肉堆喂狗去了。

  “呕!”我见没人了,终于忍不住了,一口喷了出来。

  “我的妈,真搞不懂为什么还有人喜欢看杀人场景,今天晚上我估计得做噩梦了。”

  我自己清理了一下自己的吐痕与地上的血渍,便回县衙里的府邸睡觉了。这府邸比赵府还要大,赵府那边赵云去打理了,我因为呕吐过,整个人迷迷糊糊的,拿水漱了一下口,便找了个最大的房间睡觉了,这一间好像是夏宗宝以前住的,现在归我了!

  感受着软踏踏的床,我躺上去是无比的惬意。

  我伸了个懒腰,黑灯瞎火的啥也看不见。

  突然,我的手摸到了一个有温度、软哒哒的东西。因为迷糊的缘故,我以为这是一个抱枕。

  我自言自语:“这赵云安排的真够周到的,还给我弄抱枕来,哈哈……”

  随后,我还闻到了一股子熟悉的香味,但是我现在头痛欲裂,一时间想不起来在哪里闻过。

  “捏着真舒服啊,这抱枕手感好,以后我得找赵云多弄几个。”我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奈德丽之前听见有人闯进来了,自己没有动。随后这个人居然还捏起自己的胸部来了,这怎么能行?

  正准备拿匕首把这家伙干掉的时候,她听见了是我的声音。

  奈德丽心里非常慌张,自己该怎么办?

  这些天下来,奈德丽发现自己居然爱上了这个男人,他虽然比较流氓,比较痞子样,没什么能力还喜欢装内行,但是……少女的芳心绽放了,一切在她眼里看起来都是异样的感觉。

  “我……”奈德丽想出声制止我,但是她试了几遍没敢说出来。最后,她发现我睡着了,但是也没什么了。明天晚上他要是醒了,自己就吓死他!哼哼!

  奈德丽心里的算盘打的挺好的,但是突然,她感觉自己的双唇被人给含住了。

继续阅读:第18章 梦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遇上撸啊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