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梦
南城2018-03-22 12:112,800

 

  一夜缠绵。

  我依稀记得自己做了个好梦,至于是啥好梦,大家都懂,梦的对象我不清楚,但是特别真实,而且……一定是个X特别大的。

  其中的内容,我也记得蛮清楚的,因为和真的一样啊!我记得,我撕开了她的衣裤,然后在她身上乱kiss了一阵,然后对她还说了一句:“你是不是想说,我的得到你的人却得不到你的心啊?啊哈哈!得到你的人就够了,气死你,哇嘎嘎~”

  随后,我拿手在她的P上用力拍了几下,那声音与手感太带感了,简直让人欲罢不能。

  最后,我……咳咳,我打响了人生中的第一boom。这一boom我打的非常惆怅,因为算算时间,这一boom是我在现实世界里,2016年的新年第一boom,这一年我都24岁了,才刚刚破处……

  我猛的一爬起来,环顾四周,发现就我一个人。

  “是梦啊?太真实了!这种梦多给咱来几个啊!”我愤愤不平道,准备起身,缺感觉自己的N一阵撕裂的疼痛,差点没让我叫出声来。

  “我咋光着身子睡觉了?”我纳闷道,不过也没多想,毕竟我李日天经常能把内裤撑破,所以有睡觉时自主裸睡的习惯,经常起床就一丝不挂了。但是这疼痛不对劲啊!

  “怎么搞的?扯着蛋了?”我低下头一看,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啊!床上到处都是血迹,连我的肚子上都有血迹。

  “麻痹!吾命休矣!”我惊得不顾疼痛一下子站起来,低头检查了一下自己的N,由于看起来血肉模糊,我赶紧拿水洗了洗,清洗的过程我无比担心受怕,MLGB朕晚上居然被行刺了?还好没成魏忠贤,那样我的春秋大计该怎么完成?我可是要泡尽三国美女啊!这给我来一出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那我真的不想活了。

  洗完后,我抖了抖两下子,除了有点疼痛以外,没有其他的皮外伤了。我搓了两下子,把我的N变得更大,想来一出欲与天公试比高,试问天高?结果,就和做了N上的那层皮手术后boqi,炸了线一样。

  疼得我直哆嗦。

  “不正常啊!我昨天也没做啥事啊!莫非是黄海崩的灵魂和我xx了?”我摸了摸自己疼痛的脑袋。

  看着床上的那一滩血迹,我惶恐不安。这要是我的血,那昨天我就亏大发了啊!

  一股虚弱从我内部蔓延上来,感觉身体被掏空……

  不行!我得补补身子!

  说完,我直接从我旁边的衣服里掏出我前天买的那瓶生命药水,打开,一股清香立马充盈满屋。这味道一闻就让人觉得自己的生命力在回复。

  我二话不说,就直接仰着脖子咕噜咕噜地灌下去了,感觉我的身体顿时就充满了活泼与力量,N的撕裂也不痛了。

  “这玩意儿是个好东西啊!”我惊叹不已,“系统,给我来两瓶生命药水!”

  “叮咚,购买生命药水两瓶成功,扣除金币:100,宿主目前金币为:950。”

  两瓶生命药水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小心翼翼地把它装好,放在了我胸口的口袋里,以防万一。

  “等等!不对劲!”我突然惊悟。

  “这血,根本不是我的!”我慢慢回味一下,我没理由会出这么多血啊!除非血尿,不然没理由的!

  说完,我冲出去随便找了一个角落,四周看看没人,脱下裤子就尿了,尿的颜色是正常的,没血。

  “这血肯定不是我的了!卧槽!我昨天晚上不会是吧哪个女生给糟蹋了吧?!!”我向后退了两步,觉得天打五雷轰。

  我连忙冲回屋子里,愈发觉得自己一定是上了某个女人,联想一下昨天晚上感觉到的种种,这种可能性就越来越大。

  “系统大大,你知不知道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我希望这个系统会随身携带一个摄像机功能,我所发生的事情他都能记录下来,这样的话我就能看看昨天晚上的画面记录了。

  “不知道。”系统冰冷地回答。

  “卧槽,这下可麻烦大了!不行不行,我李日天糟蹋了别的女生,一定要和她认错!请求她原谅我!”我摇了摇头,立马冲出去,一边跑一边大叫:“集合集合!所有的女的全部给我到花苑里来,不能请病假!请病假要给捎句话!”

  “主公,发生了什么事?”泰达米尔听闻声音赶了过来。

  “呃……这件事不好说,泰达米尔啊,你我名义上是主公,可是私下里,却是兄弟的交情啊!你可帮我留意一下,这几天有没有哪个女生走路一瘸一拐的?有的话和我说,我……我做了对不起人家的事情了!”我最后一声是在泰达米尔耳边小声说的。

  泰达米尔听完,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这样啊,今天早上我晨练的时候,就看见一个女人走路一瘸一拐的。”

  “快带我去看看!”

  “不用,诺,就在那里。”泰达米尔往我身后的方向指了指,我定睛一看,是一个头发花白的扫地大妈,本身腿就有问题。

  “我晕!我口味就这么重么?”我险些想自杀。

  过了一会儿,整个府邸的女性都围过来了。大概有一百来人,年长的五六十岁,年轻的才十二三岁,但是我看了一眼这些人的质量,只能用四个字概括。惨不忍睹!我突然有点心疼自己起来了,没想到我李日天有朝一日,打响人生的第一boom,竟然是……不过,我还是会负责的!

  因为夏宗宝昨天和这个府邸里的人都说过,我是新的县史了,所以很多人都认出我来了,俯身:“县史大人早安!有何事分布老奴?”

  我打量了她一眼:“没你的事,你一边去。”

  “所有女生都来了吧?好,听我的口令,立正!”

  虽然不知道这个新来的县史是发了什么病,但是这里的人都照做了。

  “向右看齐!”

  “向前看!”

  “稍息!立正!”

  “向左转,齐步走!”

  ……

  “这个新县史大人不会心理变态吧?”

  “有可能哦,长得这么正常,却做着不正常的事情。”

  “他脑袋里在想什么?”

  虽然有很多疑问,但是这些人都不敢反驳我,按照我给的指示,全部都开始行动起来了。

  我则是观察着她们,谁走路颠簸,或者谁走路抬不起腿,那就要拉出来谈谈话了。

  结果我发现,自己愣是没有找出人来。

  “喂,大坏蛋,你在干嘛?”祝融看见我,问道。

  我看着她,突然想起来我把她和奈德丽漏了。不过,我想想也没必要把她俩算进去。

  祝融?这个小身板要是昨天晚上被我嘿嘿嘿了,那应该会来个串串香,下面进上面出吧?咳咳,那她现在肯定不会蹦蹦跳跳地跑过来了。

  奈德丽?那我要是给嘿嘿嘿了,哦不对,这条假设不存在,因为我要强行嘿嘿嘿她,我应该会缺胳膊少腿,那我就不会蹦蹦跳跳地跑出来了。

  “我就纳闷了,到底是谁呢?你应该冲出来和我直说啊!但是我现在放着这么多妇女的面也不好提,特别是当着祝融的面,要是带坏小朋友了怎么办?又摧残了一个祖国的花朵,简称辣手摧花。”我心想。

  “对了,你奈德丽姐姐呢?怎么没看到她?”虽然她从我的怀疑目标里去掉了,但是没看见奈德丽那性感惹火的身材与妖娆的脸蛋,我就浑身难受。

  “她好像还没睡醒哦。”祝融回答道。

继续阅读:第19章 举鼎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遇上撸啊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