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抓鬼的一场闹剧
凰女2019-07-26 01:192,178

  金锦香放弃挣扎,被拉起来后死死的盯着林夫人。

  林夫人被她盯的浑身一颤,那么阴冷的眼神简直像恶鬼索命。第一次见她可不是这样,难道她身上招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想到此,她放弃了原本的计划,说道:“带到我屋里去,你,把清风道长请来。”

  金锦香被押着进入林夫人的耳房,林夫人踢了金锦香一下骂道:“呸,贱蹄子,居然敢在本夫人面前兴风作浪,看清风道长如何收拾你这野鬼。”

  “野鬼?”金锦香心里一动,难道林夫人把自己当成鬼上身了?如果那个道士真有几下子,那自己好不容易得来的重生机会岂不是没有了?

  正想着,外头传来一声清朗的:“无量寿佛!”紧接着一个身穿道袍的男子走进来,五缕美冉,凤目薄唇,鼻如悬胆,居然有那么一丝谪仙的味道。

  金锦香心里有些打鼓,自己重生占据了这个身体,算不算鬼上身她也不知道,可是事到如今她只能挺直了腰板等着接招。

  林夫人满脸堆笑的说道:“清风道长,你快看看我家媳妇,自从大婚后就变了性子,怕是招惹了不干净的东西。”

  清风道长仔细打量了金锦香,金锦香也不惧怕,大方的看着他。

  “你可是走过夜路?”清风道长伸手拿下金锦香嘴里的棉布问道。

  金锦香说道:“让道长见笑了,我婆母前阵子受到了惊吓,所以一直疑神疑鬼,还望道长看个一二。若是能让婆母不再受*物折腾,锦香愿意奉上一百两供奉。”

  林夫人骂道:“呸,你何来一百两?你的嫁妆加起来都不够一百两,该不是偷了你公爹的银子吧?”

  金锦香笑道:“婆母有所不知,这阵子您神志恍惚,对下人非打即骂,所以公爹已经将家中中馈交给媳妇管理了。”

  林夫人闻言一惊,气急攻心不由得胡说起来:“贱蹄子,定是你勾引了公爹,我打死你!”

  那个清风道长本就是借外表骗人的,静静的听了一阵子这才明白林夫人这是大权旁落而不甘心,所以要害这个媳妇,他眼珠一转,心里有了计较。

  “呔,野鬼哪里逃!”清风道长大吼一声洒出一把药粉,林夫人吸入颇多顿时翻了白眼儿躺倒在地。

  家仆见状也不敢再抓着金锦香,立即将她松绑。

  金锦香说道:“快扶婆婆去休息。”

  当屋内只剩下金锦香和那清风道长时,金锦香说道:“多谢道长,婆母的病日后还得指望道长多费心,银钱不是问题。”

  清风道长笑道:“好说,贫道给你几道符,若老夫人发病,你将符纸烧了化作符水灌入即可。”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二人心照不宣。

  送走清风道长,金锦香回到屋里松了口气,自己在金家的布局没有白费,铃兰真是个厉害的人,部署的天衣无缝。这次金家大创,金凤仙受辱,自己心里却无多少痛快。

  眼前闪过自己临死的那一幕,她抱紧自己的身子,曾经的孩儿死的多痛苦啊……孩子……

  金锦香的身体在沸腾,每一个细胞都在喊着报仇,她的心脏每次跳动都如鼓槌重重的击打自己,这种痛比前一世要狠上千百倍……

  “孩子……娘一定要为你报仇,哥哥……”她想起白临风,想起白家大火,想起殷浩天……所有的一切都在冲她叫嚣,报仇……

  “呯……”后院传来重物落地的声音,令金锦香从思绪里走出来。她摸摸脸,干涩的无一滴泪,她已经哭不出来了。

  手上传来刺痛,手心里已经被指甲刺破流出鲜红的血液,她舔了一下,脸上浮现嗜血的微笑:“我会让你们血债血偿!”

  “嗯……”一声呻吟让她皱起眉头,什么人跑来这里?

  金锦香看了一眼熟睡如死猪的林原宝,厌恶的哼了一声。她悄悄转到后院,看见一个黑衣人落在小库房旁边,看样子是从库房上掉下来的,难道是个偷儿?

  她小心的走过去,这人浑身包裹在黑色夜行衣内,趴在地上发出轻微的呻吟。她深吸一口气,将此人翻过来,那人却一把抓住金锦香的手,一双如星子般的眼睛警戒的瞪着她。

  金锦香看着这一双眼睛居然泪如奔流,情不自禁的唤了一声:“哥哥……”

  那人浑身一颤,狐疑的看着她,咬牙说道:“你认识我仇戴天?”

  金锦香浑身一颤,恢复神智,说道:“你是何人?为何出现在我林家?”

  那人眼中显出失望,说道:“途经此地,你大可以报官。”

  金锦香咬了咬唇,心里暗忖:“此人的眼睛居然与哥哥白临风一模一样,且不管他是何人,就为这一双眼睛自己也要救他。”

  想到此,金锦香打开小库房的门,将他连拖带拽的弄了进去。小库房里有现成的伤药,她也不说话直接扔给了蒙面男子,然后走出去将门锁上,继而将地面上的残血清理干净。

  黑衣人见她锁门以为她想困住自己再去报官,但听见她清理地面的声音后又疑惑了,她这是要帮自己清理痕迹吗?

  门外的声音渐渐消失,他挣扎着盘腿坐好,用内力调息,三周天后,身体好了一些,他开始给自己上药。

  月光透过天窗照在他身上,镀上一层神秘的冷光。

  男子脱掉衣服,顺手摘掉了面巾露出一张冷峻的脸庞。剑眉星目、鼻如玉柱、薄唇紧抿透着嗜血的味道。

  如此俊逸的男子身体上却尽是狰狞的疤痕,一片一片的血痂如鱼鳞般覆盖着他精壮的上身。他将四肢上的刀伤洒上金疮药,但触及心口上那一片寸许长的血痂后,他居然伸手撕掉,任凭鲜血涌出也不上药,脸上的痛楚又不似因为身体受创而发。

  “牡丹……哥哥对不起你……你在地下还好吗?”撕裂皮肉的痛都没能让他眉头皱一下,口中唤出的名字却让这个冷峻的男人泪流满面。

  “贤妃!今日杀不了你,还有明日、后日……”男子双目怒睁,手中的金疮药瓷瓶碎裂成粉末……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浴血成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浴血成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