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是我唯一的秘密(2)
匪我思存2016-05-31 17:405,701

  一来二去,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阮正东不再带她去打牌,吃饭也总是只有他们两个人,甚至偶尔会亲自开车到公司楼下等她。佳期渐渐觉得不安,最后终于提出来:“我们以后别见面了吧。”

  阮正东怔了一下,说:“行啊。”顿了顿又说:“那今天我送你样礼物吧。”开车带她去珠宝店,看小姐一样样地将璀璨晶莹捧出来给她过目,她不是不虚荣,也喜欢这样的场面,大粒大粒的钻石,裹在黑丝绒里,闪亮剔透如同泪滴,怎么看都赏心悦目。但不知为何,最后挑来挑去,只选了一根十分便宜的细铂金链子。她习惯了不贪心,因为太好的东西,她总是留不住。

  回到车上,阮正东一声不响,他车开得极快,CD里放着一首老歌,是《斯卡布罗集市》,不留意就闯过一个红灯,白色炫光一闪,她莫名其妙有些害怕。果然阮正东一脚踩下刹车,扳过她的脸,狠狠地吻上去。

  那样大的力气,紧紧箍着她,就像要将她生吞活剥。他从来不是这个样子,这么久以来,他几乎连她的手都没碰过,他身边的女伴走马灯一样换了又换,亦并不甚瞒她。他将她不远不近搁着,像是一尊花瓶,更像是一件新衣,他新衣太多,所以并不稀罕,反正挂在那里,久久不记得拿出来。有次喝高了,半夜打电话给她,有一搭没一搭跟她说话,后来电话那端隐约听见远处女人娇滴滴的声音:“正东,你洗不洗澡啊?”他说:“就来。”嗒一声将电话挂了,剩了她哭笑不得。

  她死命挣不开,最后急得哭了。阮正东终于松开手,有些惘然地看着她,后头的车全在不耐烦地按喇叭,就在那样嘈杂的震天响里,他喃喃说:“怎么会是你?”

  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她不懂,眼泪还含在眼眶,一触就要簌簌地落下来。

  他不肯放她下车让她打的,最后还是坚持送她回公寓楼下。

  后来好长一段时间,他再没出现在佳期面前。

  周静安对这个收场非常失望,狠狠批评她:“尤佳期你这个猪头,连有钱人都不会牢牢抓住。”

  佳期唯唯诺诺,说:“下次一定,下次一定。”

  佳期的生活迅速恢复平静,唯一例外是多了那盒火柴。黄昏时分她偶尔坐在桌旁,取出火柴来划燃一根,目不转睛看着它一点一点燃成灰烬。这种特制的火柴,自从与孟和平分手之后,她有许多年没有见到过了。细而长,可以燃很久,一盒却并没有许多根,所以她很珍惜,更多时候只是举起火柴盒在耳旁轻轻摇动,沙沙如急雨,听到这声音,就觉得愉悦。

  公事还是冗杂紧张,她和上司去跑一个大客户,跟了近半个月没有结果,耐心几乎消磨殆尽。结果这天从接待室里一出来,迎面遇上一个人十分眼熟,佳期不由微微一怔。

  是阮正东的朋友,起初总在一块儿打牌,就是说她“前所未有”的那人,佳期仿佛记得他姓容。果然上司已经满脸堆笑:“啊呀容总,幸会,幸会。”又将佳期做了介绍,对方也认出她来。原来这间公司是他名下,得知他们的来意,转头吩咐秘书三言两语,顿时柳暗花明。上司喜出望外,心花怒放,悄悄夸她:“行啊,几时认得了容少也不吱一声,真沉得住气啊。”马上趁热打铁,让她先留下来与对方协商细节事宜。

  谈完了公事,容总才问了一句话:“怎么没见你去医院看正东?”

  佳期猛吃了一惊,还没等她做声,容总已经叹了口气,说:“你去瞧瞧他吧。”

  佳期犹豫了整整两天,才到医院去。

  没想到医院里也热闹非凡,半条走廊上都堆着鲜花。护士一听她问阮正东哪间病房,眼神顿时生了异样:“1708,出电梯左拐的第四间。”

  门是半开着的,病房是套间,布置得不比酒店差,四处都是鲜花与水果,地毯踩上去绵软无声,里间有人哧哧轻笑,声音娇俏甜美。她静静地待了几秒钟,本来想敲门,最后还是转身走掉了。

  走廊静而空,回响着她自己的脚步声。这里是专用病区,佳期曾经来过这里一次,是陪孟和平。后来孟和平的妈妈说想吃榛子蛋糕,孟和平就下楼去买。

  然后,孟和平的妈妈不紧不慢地对她说了一句话:“你配不上和平,所以请你不要再拖累他。”

  那时的自己,是多么仓皇和狼狈。

  她模糊地想,走廊那头出现了一个身影,高大、熟悉,眉目分明是她日夜思念的样子,她恍惚地想,白日梦的幻觉竟然如此真实。

  对方渐渐走近,她微微仰着脸,近乎贪婪地注视着,连每一根眉毛都如此清晰真实——如同烙印在她心上的样子。他变了许多,但又似乎根本没有变,他是孟和平,就是她永远都记得的孟和平。

  她忽然惊得要跳起来,孟和平!

  他站在那里,像看外星人一样地看着她,她目瞪口呆,他也怔住。

  走廊两侧全是鲜花的芬芳,玫瑰与百合、勿忘我与素馨兰、情人草与海芋……大捧大捧包装精美的花束与花篮,而他们站在鲜花的河流中央,傻瓜一样瞪视着对方。

  佳期忽然手足冰凉。

  是孟和平,竟然真的是孟和平,她竟然会遇上孟和平。

  在这有生之年。

  狭路相逢。

  分手后的起初几年,她还曾臆想过与孟和平重逢,从场景到台词,一遍又一遍。或许是十年,或许是十八年,就像张爱玲的那部小说,凄清而缠绵,说一句,我们再也回不去了。亦或许只是三年五载,再见了面,在歌舞升平衣香鬓影的场合,如同韩剧一样唯美心碎。后来她才渐渐心灰意冷,明了命运的遥不可及。

  可是她竟然又见着了他——结果事情比她想像的轻松许多,她声音居然流利清楚,既没有发颤,亦没有结巴:“孟和平,是你吗?”

  她从前就喜欢连名带姓地叫他,孟和平孟和平孟和平……最最撕心裂肺的那一刹那,也只是泪流满面,拼尽了全部的力气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孟和平!孟和平……”仿佛只要在心底那样拼命呼喊,他就会回到她的身边。

  他隔了片刻,才说:“是我。”轻轻停顿了一下,又问:“佳期,这么多年你上哪儿去了?”

  她噢了一声,说:“我一直在这里啊。”她简明扼要地将自己这些年的职场翻滚向他介绍了一下。他扬起眉来:“你专业不是西班牙语吗,怎么现在做广告?”

  小语种找工作有多难……尤其是像她这种一流大学二流专业毕业的三流学生,她又笨,永远考不到翻译资质。

  再说他硕士学位还是微电子呢,结果现在还不是跑去当了无良地产商。

  真令人丧气,本该荡气回肠的旧恋重逢,说的偏偏是这种无聊又无聊的旁枝末叶。要紧的话一句也想不起来,那样多那样多的话,在人生最悲苦的日子里,一直是她最后的支柱。再难再痛的时候,她也忍了过去,只是想如果可以再见到孟和平,如果可以再见到他——但明明知道不会,命运不会给她这样的机会,今天真的给了奇迹,她却全都忘记了——因为他已经忘记了,坦然地、从容地,忘记了。

  他正视她,并且微笑。

  而她直到这一秒,仍不敢看他的眼睛。

  曾经很长一段时间,她躲在暗夜的被窝里哭泣,唯一仅存的执念是有生之年还可以见到他,然后号啕大哭,将全部的痛,一点一点讲给他听。

  今天才知道是多么幼稚的事。即使再次见到了他,他也不再是她的孟和平。

  从前的种种都化成了灰,被风吹散在时间里,一点一屑都不剩下。

  他想起来:“你在这里做什么?”

  她说:“来看位朋友。”

  他忽然扬眉:“你来看东子?”

  原来整个十七楼病区,竟只住了一位病人阮正东。

  原来这样滑稽,孟和平竟同她一样,都是来看阮正东。

  其实当年她曾听他提到过东子,甚至还听他讲过由来,因为《闪闪的红星》里潘冬子的缘故,东子的祖父才给孙子取了这么一个小名。据说两人自幼好得如胶似漆,相亲相爱如同胞兄弟。后来东子在国外多混了几年,革命的友谊才暂时出现了空白。

  而她就正好填在那空白里。

  其实她一向迟钝,孟和平过去总说她是傻丫头,叫得那样亲昵,后来一想到,心里就是空落落地一酸。

  她是傻,是真傻。

  祥林嫂这句话,要用到这里才好。

  她其实早该想到的,在看到那盒火柴的时候,这种特制特供的火柴,外头不会有流传。

  孟和平的手机响起来,他看了看号码,并没有接。不知是不是女朋友打来,也或者是他老婆。她拼命回忆杂志上的报道,可是中规中矩的财经杂志,半句八卦都没有提,压根就没说他有没有结婚。她忽然惭愧起来,有没有老婆都不关她的事情了,有句话说得好,从此萧郎是路人。

  “和平!”阮正东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出现,“我说你怎么不接电话,原来已经到了。”

  孟和平上下打量他:“气色这么好,还住什么医院,不如回家养着去。”

  阮正东笑,微微眯起眼睛:“我倒是想啊,可大夫不干。”世上难得有人穿睡袍还能这样得体,站在医院走廊,跟站在自家卧室似的风流倜傥。但也许是旧情人眼里出西施的缘故,她觉得孟和平更好看,衣冠楚楚,气宇轩昂。两个男人只顾叙旧,还顾不上她,她心里直发虚,要不趁这机会逃之夭夭,也是好的。

  还没迈出腿去,病房里忽然有人探出头来:“哥,是不是和平来了?”

  声音娇俏甜美,正是她适才听到的那一个声音,没想到长相更甜,看上去十分面熟。同阮正东一样,有一双伶俐的眼睛,见着孟和平,眼波一闪,亦嗔亦娇:“不是叫你七点来接我,怎么这么早就来了?”一转头见了她,也不做声,只是笑吟吟瞧着她。

  阮正东这才像是瞧见了她:“佳期你来了?”向她介绍:“这是我妹妹阮江西。这是我朋友孟和平。”然后向那一对璧人含糊其辞地指了指她:“这是尤佳期。”

  她尤佳期二十多年来的人生,从来没这么热闹过。

  旧欢新知齐齐登场,而且还有情敌夹里头——可到底谁是谁的情敌啊,她还真没搞清楚。

  结果大家到病房喝茶,阮江西对她好奇到了极点,亲自替她倒茶。在医院还能喝到这样香甜的八宝茶,实在出乎意料。阮江西说:“这茶还不错吧,是打电话叫老三元送来的。”她不吭声,免得显得自己少见多怪。老三元茶庄出了名的“店小欺客”,因为店堂小,位子有限,据说许多明星去喝茶也得预约排号,居然肯送外卖到医院,这种面子真是首屈一指。

  阮正东不能喝茶,端杯白开水陪着,他是酒喝多了,突然胃出血被送到医院来的。阮江西描述他晕倒时的场景,绘声绘色,讲到要紧处一惊一乍,抑扬顿挫。饶是佳期这不相干的人,也听得紧紧提着一口气。阮正东笑:“甭听西子骇人听闻,她是做新闻的,有职业病。”

  佳期这才想起来她为什么面熟,原来她是新闻评论的女主播,人比镜头上看起来要年轻许多,大约在节目里总是言词犀利批评时事,所以给人印象很鲜明。其实现实里也只是娇俏的年轻女子,口齿比常人伶俐而已。

  跟孟和平真的很般配。

  青梅竹马,俊男美女,各自事业有成,任凭谁听了都会觉得是佳偶天成。

  她的电话响起来,她趁机走开去接。是周静安打来,兴高采烈:“快来快来,新世界在打折,有条裙子真适合你。”

  她稍稍提高了声音答:“啊?老板有要紧事找我加班?我马上回去。”

  周静安莫名其妙:“喂喂,你猪头了啊,说什么呢?”

  她答:“你先应付他一下,我半个钟头内赶回公司。”

  周静安还在呱呱乱叫,她已经将电话挂掉,走回去歉意地告诉阮正东:“真不好意思,我得回去了。”

  孟和平说:“我送你。”

  她到底没忍住,冒出了一句:“不用了,你还要送阮小姐,我打的就行。”

  阮正东说:“那你等一下,我换件衣服送你。”

  她还没答腔,孟和平已经说:“行了吧,你还在住院呢,我送,回头再来接西子就是了。”

  阮正东也没坚持:“那谢了啊。”

  孟和平笑:“可真不一样啊,原来替你将这个谁那个谁送来送去,也没见你道一声谢。”

  阮正东也笑:“我几时叫你送过谁了,少在这里胡扯。”

  佳期觉得胸口隐隐作痛,五脏六腑都在抽搐,仿佛胃也蚀出一个深洞,只怕真的嗓眼一甜,会吐出一口血来。她觉得自己是掉进蜘蛛网里的蚊蚋,怎么挣都有更多的束缚裹上来,一丝丝缠上来,喘不过气,使不出力,只能眼睁睁看着不能动弹,死不瞑目。

  同孟和平一部电梯下去,咫尺空间里只有他们两个人,真是形同牢笼。她实在不愿再与他同车,于是说:“我还是打的吧,医院门口出租车很多,很方便的。”

  “不行。”他语气淡然而坚持,又补上一句,“我答应了东子。”

  这般有情有义,她为什么还想流眼泪?

  他开一部Chopster,车内空间宽敞,冷气咝咝无声,只有她觉得局促。

  他车开得很慢,仿佛是习惯使然。这么久不见,他真的像是另外一个人了,就像是儿时记忆里的《射雕英雄传》,总记得是那样美,那样好,可是不敢翻出来看,怕一看了,就会觉得不是那个样子——她曾有过的记忆,只害怕不是那个样子。

  周六的下午,街道上车流缓慢,绿色出租车像一片片叶子,漂浮在蜿蜒的河流中。而她仿佛坐在舟上,看两侧千帆过尽,楼群林立。

  恰好是红灯,停在那里等着。她转过脸去看车窗外,忽然认出这个路口。

  如果向左拐,再走五六百米,会看到成片旧式的住宅楼,一幢接一幢,像是无数一模一样的火柴盒子,粗砺的水泥墙面,密密麻麻的门洞窗口,更像是蜂巢。她想起当年,端一张藤椅在狭窄的阳台上晒太阳,头顶晒着她的T恤、他的衬衣,衣襟或是袖子常常要拂过他们的头……阳台外就是沸腾的车声人声喇叭声、小店促销的音乐声……浩瀚的声音海洋,就在阳台下惊涛拍岸。淡金色阳光像瓶子里的沙漏,无声无息只是劈头盖脸筛下来。旁边隔壁家的阳台,拿大筛子晒着切成片的莴笋——许多年后她都固执地记得,记得幸福的气息是晒莴笋——干货独特的香气夹杂着呛人灰尘……阳台很小很窄,只能摆下一张椅子,他老要和她争,最后两个人挤在一起,也不觉得腻,还揪住他问:“孟和平你干吗要叫这个名字?”

  他说:“我爸希望世界和平呗。”

  后来才知道,他出生的时候,他父亲正在战场上,所以才给他取名和平。

  终于到了公司楼下,她说:“你别下车了。”他说:“没事。”仍旧下车替她开了车门,手扶着车顶,彬彬有礼的绅士举动。

  原来他多懒啊,只有她知道。袜子脱下来扔在那里,非得她动用武力威胁,他才肯去洗,还在逼仄的洗手间里唱歌:“啊啊……给我一个好老婆,让我不用洗袜子,就算工资上交,就算揪我耳朵,我也一定不后悔……”荒腔走板的《忘情水》,笑得她前俯后仰,伸手去揪他耳朵,他两手都是洗衣粉的泡沫,头一侧,却温柔地吻住她,就那样扎煞着满是泡沫的双手,吻着她。

  她说:“我上去了。”

  他“嗯”了一声,她走进了大厅深处才回头张望。隔着落地的玻璃墙,远远看到他还没走,就站在烈日下,斜靠在车身上,低头含着一支烟,划着火柴,一下、两下……到最后终于划燃,点着了烟,他抬起头来。

  她连忙转身匆匆往前走,只怕如果再多一秒,自己就会流泪。

继续阅读:遇见你是我最好的时光(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佳期如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