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你是我最好的时光(4)
匪我思存2017-12-13 18:105,231

  后来佳期才觉得自己想错了,因为她和阮正东即使在吃饭的时候,也还会斗嘴。

  就为吃什么,两个人就争了一路。她想吃涮锅,阮正东坚持要去吃粥:“病人就应该吃点清淡的。”佳期原以为又是贵得要死的地方,谁知他开着车七拐八弯,在无数越走越窄的斜街之间兜来转去,直转得她七荤八素,连东南西北都认不出来了,终于在一条胡同口停了车,对她说:“走进去吧,车开不进去。”自己先下了车。她狐疑地张望,虽然有路灯,但看着狭窄曲折,就像最寻常的一条胡同,怎么也不像曲径通幽。他却催她:“快走,晚了人家就关门了。”

  对病人还这样不温柔。佳期跟着他深一脚浅一脚往前走,一直拐进了一座四合院,才看到小小的一个灯箱招牌,上头只写了三个字:“广东粥”。

  皮蛋鱼片粥生鲜滚烫,米粒早就熬至化境,入口即无,甘香无比。佳期喝着粥,背心出了一层细汗,连鼻子都通了气,整个人都顿时豁然开朗。阮正东吃一碗白粥,灯光下只见温糯香甜。屋子里完全是住家风范,里外一共才三张桌子,却坐满了十来位吃粥的人,人人端着碗吃得满头大汗。她不由感慨:“连这种地方你都能找到,你真不是一般的好吃。”

  阮正东似是懒得说话,终究只是吃自己的白粥。就在这时老板进来了,食客似都十分熟稔,纷纷与他打招呼,称呼他为“老麦”,老麦大约三十来岁,不知为何却被称为“老麦”。他剪着板寸,样貌清俊,左眉梢有一道疤痕,却并不触目,穿剪裁极佳的黑色中式上衣,平添了几分儒雅,因为年轻,不像是粥铺老板,倒似是画家或是文艺圈的人,可是举止之间,又隐隐透出一种卓然。他负手含笑跟阮正东说话:“哟,这可是头回瞧见你不是一个人来。”

  阮正东笑:“又不是不给你钱,啰嗦什么。”

  佳期胃口大开,又吃了一碗鸡丝粥,鸡丝已经熬化不见,只吃得齿颊留香。她本略有些病容,但明眸皓齿,一笑露出小虎牙,像小孩子一样,只是连赞好吃。老麦眉开眼笑,连那疤痕都淡似笑纹:“我最爱听人家夸我这粥好。这妹妹,人好,心也好。”

  阮正东说:“夸你两句粥好,你就说人家心好。虚伪!”

  老麦倒是一脸正色:“我老麦看人从来没有走眼过,这妹妹心眼好,你别欺负人家。”

  佳期莞尔,阮正东将手里的勺子一撂:“哎哎,什么哥哥妹妹的,连人家名字都不知道,就想着当人哥哥。”

  老麦嗤笑:“你也不去打听打听,我什么时候随便认过妹妹。你这几年品味越来越差,好歹挑女人的眼光总算长进了些,难得这妹妹投我的眼缘。”对佳期说:“我叫麦定洛,叫我老麦就行了。你要真愿意,就叫我一声哥,保证你吃不了亏。”

  佳期也觉得此人颇有意味,于是爽快地答:“大哥,我叫尤佳期。”

  老麦答应了一声,十分高兴,就告诉佳期:“他要真敢欺负你,佳期你来告诉我,哥哥我替你出气。”

  阮正东笑道:“怎么说得我和恶人似的。”老麦拍着他的肩,说:“今天便宜你了,看在我这妹妹的分上,这粥我请了。”

  “小气,”阮正东似笑非笑,“人家可是实实在在叫了你一声大哥,你几碗粥就将我们打发了?”

  老麦笑道:“敲我竹杠呢?我偏不上你的当。”虽然这样说,却将自己左手手腕上笼的那串菩提子佛珠退下来,说:“这还是几年前从五台山请的。”不由分说就替她笼上,佳期不肯要,阮正东说:“给你你就拿着,别不懂事。”

  俨然又是教训小孩子的口气,她狠狠瞪他,他只当没看见。老麦也叫她拿着,她觉得盛情难却,而且这种菩提子佛珠是最寻常的法器,论材质倒不算什么贵重饰物,于是只得道谢收下来。她笼着稍稍嫌大,阮正东说:“我替你收一收。”他伸出手来,替她将串系佛珠的丝绳重新收过,他的手指纤长,指尖微凉,因为丝绳很细,所以他俯身过来,离她极近。

  他身上有清凉的薄荷香气,还有粥米甜美的气息,而呼吸轻暖,喷在她下巴上痒痒的。她不知为何就红了脸:“我自己系吧。”

  阮正东说:“已经好了。”难得看到男子会打那样细致的绳结,她只觉得好看。

  其实阮正东的朋友都十分出色,谈吐风趣,从容不凡。她虽不知老麦的身份,但总觉得此人颇为豁达爽快,有旧时侠风。出来在车上她忍不住这样一赞,阮正东咦了一声,说:“你眼光倒不错。”

  也不知是夸她呢还是讽刺她。

  他送她到公寓楼下,她独自搭电梯上去,只觉得人困乏得要命,只想快快到家洗澡睡觉,可是站在家门前翻遍手袋,却怎么也找不到钥匙了。

  她哭笑不得,怎么又出这样的乌龙。站在那里绞尽脑汁,就是想不起来,到底是忘在公司了,还是在医院翻手袋拿东西的时候掉了。

  但不管怎么样,这门是进不去了。

  她在门前发了半晌的愣,十二万分的沮丧,本来晚饭吃得香甜,人精神都好许多,偏偏老天又来这么一着——都快半夜了,叫她怎么办?

  想来想去,只得给阮正东打了一个电话,请他帮忙找找看,钥匙是不是掉在车上了。

  结果车上当然没有,阮正东在电话里说:“你怎么连钥匙都弄丢?”

  她又不是故意。

  在门口又发了半晌的愣,终于决定还是下楼去,去周静安家里住一宿吧,可是都这么晚了,再打的横穿半个市区?倒不如随便在附近找间酒店。就这样想着,走下台阶,远远看到夜色中汽车的灯柱一转,正是阮正东的车驶了回来。

  她十分感激,上车就说:“随便找间酒店把我撂下就行了。”

  叫人想不到的是,附近大小酒店几乎全部爆满。总台小姐都是一脸歉意:“真不好意思,我们没有房间了。”

  佳期气馁。

  阮正东说:“正开会呢,酒店当然全是满的。”

  看来只得去周静安那里了,但打她的手机不在服务区,而她家中座机又久久没有人接听。佳期急得要命,这周静安,关键时刻怎么能突然失踪?她一遍一遍地拨号,只是心急如焚。

  阮正东突然说:“实在不行,到我那里将就一下。”

  她迟疑了一下,那怎么可以?

  他似笑非笑:“怕我吃了你啊?”

  他这么一说,反激起她来,去就去,难不成还真的能吃了她?

  他带她来到城西的一套公寓,地段很好,典型的闹中取静。小区入口并不甚起眼,但保安严格。车子驶进很远才看到楼房,疏疏的公寓楼之间隔着大片大片的草坪与绿树,在这样寸土寸金的地段,忽然见到这样开阔的绿地简直令人觉得穷奢极欲。他住六楼,亦是公寓的顶层了,房子并不甚大,大约不到百个平方,收拾得十分整洁,可以看出是典型的单身男人的住家,玄关处连拖鞋都没有多余的一双。好在地上全是木地板,又是地暖,佳期赤着脚走进去,装出一脸失望:“我还想看看豪宅是什么样子呢。”

  阮正东倒笑了:“行啊,几时我带你去参观有钱人的别墅,爱看什么样的豪宅全能让你看见。”

  没想到他会住这样的公寓,但是一个人,总会想要这样一个地方吧。不大,装潢亦简洁,墙面上连字画都没有一幅。沙发黑色绒面发着幽蓝的光泽,十分舒适,人一陷进去就像没了骨头。她窝在里面不想动弹,盘膝而坐,舒服得眯起眼睛:“我就睡这里好不好?”

  他点头:“你当然就睡这儿,你以为我还有床给你睡啊?”

  佳期哭笑不得,阮正东去找了新的毛巾牙刷给她用,将浴室与洗手间指给她。唯一的浴室附设在主卧深处,于是她有幸在他的带领下参观了他的卧室。虽然这事听起来仿佛很暧昧,而实质上也就是纯粹的路过。但佳期还是觉得有些窘,所以有意地讲笑话:“有没有什么蕾丝之类的香艳遗迹,你赶紧先藏起来。”

  阮正东笑:“那估计没有,这房子连我妈都不知道,就我妹妹来过一回。”

  佳期怔了一下,但本能觉得他并没有撒谎,于是点头:“狡兔三窟。”

  他打开衣橱,找到一套衣服给她:“新的,我还没穿过。”

  没想到他这样细心,于是接过去。他打开浴室的门,说:“你用吧,我去打会儿游戏。”

  洗脸台上只有寥寥几样清洁用品,剃须刀、刮胡水……纯粹的男性气息,空气里有淡淡的薄荷芳香,令人觉得清爽。她关上门,洗了个痛快的热水澡,她将水调得很热,滚烫的水线激在肌肤上,带来轻微的灼痛与舒适。可是洗到一半,她突然发觉了不对劲。

  这辈子最尴尬、最无奈、最要命的,恐怕就是这一刻了。佳期只觉得哭都哭不出来,她忘了自己只要一用抗生素类药物,生理期就会突然提前而至。

  天啊天!

  太要命了!

  为什么偏偏要这个时候来?

  欲哭无泪!

  她已经完全想不出办法来,她今天真是倒霉到家了,如果不是那该死的钥匙,如果她能找着周静安,如果她不是一时无奈跑到这里来……可是她要怎么办?

  是谁说天无绝人之路?眼下这情形,谁来给她指条不绝之路?

  花洒的水还“刷刷”喷在身上,她总不能在这浴室洗上一辈子吧,可是怎么能出去?

  浴室里热气蒸腾,她头脑发僵,一点办法也想不出来,站在花洒漫散的水注下,急得又出了一身汗。最后终于看到架子上搁着大盒面巾纸,急中生智。

  江湖救急,先出去再说。

  草草地处理了一下,穿上衣服走出去,衣服太长太大,她将袖子与裤腿都卷了好几折,但顾不上了。步步都像是小美人鱼,活脱脱像赤足走在刀锋上。

  连哭都哭不出来。

  阮正东在书房里玩在线游戏,听到衣声窸窣才抬起头来。一瞬间眼中似是闪过亮光,仿佛一道闪电,劈开沉寂的夜空。她洁白的赤足踏在黑亮如镜的乌木地板上,宛如静潭上绽开的白莲,披散的湿发垂在肩头,缀着晶莹的水珠,衬着尖尖的一张脸,黑的眸子在灯光下几乎如宝石璀璨生辉。衣服太大,套在她身上空落落的,越发显得像个小孩,那脸颊上也洇着婴儿般的潮红。没想到她脂粉不施的时候,是这样的干净好看,就像一道清浅的溪流,流淌在冬日的阳光下,纯净得几乎令人屏息静气。“那个……”她怯怯如小孩,“我要去买点东西,附近有没有便利店?”

  他怔了一下:“买什么?”

  她咬着唇不答话,雪白的牙齿一直深深地陷入殷红的唇,这个细微的动作令他突然觉得喉头发紧,心里像有一万只螃蟹在爬,暖气开得太热,他浑身都在冒汗,手中的鼠标也滑腻腻的握不住。他丢开鼠标站起来:“要买什么,我帮你去买。”

  如果他不立刻出去透透气,他真不敢担保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来。“不用,”她窘得几乎要哭,声音低低,“我自己去买就成。”

  他困惑地盯着她。

  她这辈子从来没有这么窘过。书上老是形容说,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她真的恨不得地上出现一个洞,让她藏进去,永生永世不要见人才好。

  他突然像是一下子明白过来,他向来是聪明人。她尴尬得要命,他也尴尬起来,他那样一个人,任何时候都是从容不迫,可是这一刻似乎同她一样窘迫不安。但不过片刻似乎就重新镇定自如,说:“我知道了,我替你去买。”

  她声音更低了:“我自己去。”

  他转开脸去拿外套,仿佛满不在乎地说:“你不方便跑来跑去。”可是在那一刹那,她看到他脸都红了。

  明明一个大男人,但脸红起来还真有几分可爱。

  他去了大半个钟头才回来,拎回整整两大袋,各种牌子各种型号,他一准将货架上见到的全部,统统给她买了一包回来。

  佳期生平第一次失眠,或许沙发太软,害她睡不着。

  也或许今天实在是倒霉丢脸,所以睡不着。

  或许是腹痛如绞,所以睡不着。

  她翻来覆去,最后终于爬起来,蹑手蹑脚到厨房去,想给自己倒一杯热茶。摸索了半晌才摸到灯掣,灯光很亮,她的眼睛半晌才适应光线,却是一怔。厨房不出意料的一尘不染,半点烟火气也没有,出人意料的是空无一物的橱柜上,静静放着一只空的红酒瓶子,洗得晶莹透亮,软木塞放在一旁。

  在这一刹那,她不知心里在想些什么。身后就是黑沉沉的夜,屋子里寂然无声,可是厨房里一室橙色的光晕,顶灯柔和的光线照在那只瓶子上,仿佛平面广告里绝佳的摄影作品,剔透如同一只水晶樽,在聚光下闪烁着晶莹的光芒。她终于只是将红酒瓶里灌满了开水,塞好塞子抱在怀中。

  她回到沙发上去,鸭绒被十分轻暖,整个人仿佛一下子缓过劲来,藉着怀中那暖暖的热流,疼痛终于隐隐退却,她睡着了。

  她是被门铃声惊醒的,人迷迷糊糊地爬起来,浑浑噩噩走到玄关按开门,按了好几下没有反应,终于留意到那陌生的可视门铃,才反应过来不是在自己家里,只惊出一身冷汗。这样的清晨孤男寡女同处一室,来的人不论是谁,只怕都会叫人误会。她跑到卧室前去拍门:“阮正东!阮正东!有人按门铃。”

  阮正东走出来,一边冲她打手势,一边急急往玄关去。她将沙发上的被子枕头胡乱卷起,顾不上多想统统塞进卧室去,然后自己身子一缩,也躲进了卧室。

  只听着外头的动静。

  隐隐有人说话走动,她大气也不敢出,抱着枕头,紧张得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心里只觉得好笑,明明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怎么会像是在做贼?

  那人在外面,只是跟阮正东说话。过了一会儿门锁“咔喀”一响,她惊得几乎跳起来,结果是阮正东,竖起食指在唇边比了一比,附在她耳畔轻声说:“我的表弟,突然离家出走跑到我这里来了。你别出去,我骗他说进来换衣服,带他去吃早饭。”

  然后她就可以顺利地逃之夭夭。她冲他笑,仿佛预谋做坏事的孩子,不用他交代,请她出去她也不打算出去。他离她太近,她还没有梳洗,但身上依旧有好闻的淡雅香气,不是香水的味道,这样的早晨,只觉得清新如露,叫人错神。可就在这一刹那,虚掩的门突然再次被推开,探进一张年轻的脸,洋溢着阳光般的笑容,带着顽意与促狭,洋洋得意大声嚷嚷:“我捉到了吧!”

继续阅读:遇见你是我最好的时光(5)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佳期如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