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卷:血河诡棺 第1章 怪物
小巫见大巫2019-07-26 02:303,401

  “咋还不出来?这都老半天了,该不会是陷进坑坑里爬不出来了吧?”

  王一生猫腰在一野草垛子里,头上都急出了汗,眼瞅着这都快二更天了,前面那盗洞里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估摸着老头子他们进去也该有四五个小时了吧。心里不由寻思着,莫不成是遇到了粽子?被堵在里面了。

  但老头子和那几个“拆伙”的土耗子(盗墓贼)们都是老油子了,像这种小土岗子应该还困不住他们。老头子自己也说了,翻翻手也能把这层地皮给刮了,当真不应该出事才对。况且他们手中有好几把“土喷子”,那可是花大价钱弄来的东西,就算是遇到活粽子,几个莲蓬子儿也能崩的稀烂吧?

  可就在这当口,盗洞里突然“砰砰”传出几声枪响,接着便是老头子的大吼:“生娃子,快跑。”

  王一生条件反射的从野草垛子里窜了出来,二话不说拔腿便跑,身后又传来几声枪响,然后便陷入宁静。

  他也没敢停下来,老头子都让快跑了那他还等什么。其实他现在心中已经有些惶恐了,老头子的经验丰富,若不会遇到莫大的凶险,万不会这么急着让他逃跑的,不知道他们在下面究竟遇到了什么。

  不过现在他也顾不得那么许多了,连那几个老油子都应付不了,他留下来也没有什么作用,还是赶紧逃命要紧。

  他是拼了命的往前跑,可是慢慢的他还是听到了身后传来追击声,砰砰作响,像是体型巨大的野兽在奔跑一般。

  声音越来越大,他感觉到那莫名的东西离自己越来越近了,一时间心都跳到了嗓子眼,害怕的要死,脑中也止不住的胡思乱想起来。想到那莫名的东西很可能会追上他,然后掏了他的心肝嚼吧嚼吧吃了,他就直想掉眼泪。想起早上出门的时候,脑袋上还落了一泡鸟屎,那时候还以为是喜鹊来报喜来了,预示着他要发大财,心里还美滋滋的,现在看来那他妈根本就是一乌鸦啊。

  这时他几乎连吃奶得劲儿都使出来了,奈何周围的野草都及腰深,地面也不平整,磕磕绊绊的根本就跑不快,越跑就越着急,很快身上便出了一身臭汗。由于他逃跑的方向是背着月光的,渐渐的他甚至已经能看到那莫名的东西映在他身前的影子了。

  “我滴娘咧,快顶到屁股了。”他心中大恐,一股腥臭味不停的往他鼻子里钻,不由暗想后面追他的难道是一只老粽子?在地下棺材里躺的太久了,才捂的这么臭。

  不过很快他便发现不是,那东西反射出的影子头上有两个大角,不像是人,倒像是一个牛头怪。

  “牛头怪?”

  他脸色难看的咧了咧嘴,心中忍不住的嘀咕起来:怪不得人都说缺德事干多了总有一天会遭报应,这牛头怪指不定就是那阴曹地府里的牛头马面,专门上来勾他们这些盗墓贼的魂魄下地狱的。不过俺平时也没有干什么坏事啊,这还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咧,好吧,就算以前也上过几次,但也从来没入过洞房,也做不得数不是?顶多算是一帮凶,罪不至死啊!要找你也应该去找后面那几个经常下地刮地皮的土耗子们,别老缠着我不放啊。

  不知道是因为太紧张还是天黑没看清,跑着跑着脚下一个虚浮,一个狗啃屎便扑倒在地上。倒霉的是前面正好了一个烂木桩,一脑袋撞了上去,鼻子嘴巴里鲜血横流,估计脸上也没有什么好地方了。

  感觉到脸上钻心的疼,他恨不得抱着头大哭一场:娘咧,这回算是破了相了,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娶到婆娘。

  这念头一闪而过,心中却是一个咯噔,身后那牛头怪已经停了下来,地上的影子越来越大,那股腥臭也越来越浓,他已经可以听到牛头怪那压抑沉重的喘息声。感觉到一股温热直往他的脖颈上喷,他全身都起了一层疙瘩,心想这回砸蛋了,看来这牛头怪是想把他吃了啊。

  其实他本人也是一个胆子极大的主儿,干盗墓这一行的没有极好的心理素质那是不行的。这危急关头他也没忘了本能,暗想这牛头怪看来是铁了心的不放过他,他也不能让它好过。想到这里心中便发了狠,伸手从地上摸起一块大泥疙瘩,这冬天少雨的地儿,泥疙瘩都硬的跟石头一样,他一手抓住泥疙瘩猛地一翻身,照着那牛头怪的脑袋便砸过去。

  “嗷~”那牛头怪发出一声惨嚎,仰身便倒在了地上。

  他心中不由一喜,没想到这牛头怪这么不禁打,一下便给干倒了,这下好了,说不定还能捡回来一条小命呢。心想着这时候要不要再给它来两下,要是一举能给它干趴下,以后见了人也能抬得起头。

  这脑袋一发热他便什么也不顾了,手掂着泥疙瘩便想再砸,但刚抬起手便发现事情有些不对头,那牛头怪倒地半天了竟然还没有爬起来,照理说这妖怪都应该是皮糙肉厚的,不应该这么脆弱才是。

  当下仔细瞧过去,这一看,不由吓了一跳,那哪里是什么牛头怪,分明就是老头子嘛!

  王一生当即有些傻眼了,他怎么也想不通这牛头怪为啥突然就变成老头子了。要说老头子本来就是牛头怪变得,这话他打死都不相信,那岂不是说他自己就是小牛头怪,毕竟老头子可是他的亲爷爷。

  他赶紧上去拉了一把,老头子这才吭哧吭哧的坐起来,额头上有一个通红的大疙瘩,正是他刚才砸的。

  咧了咧嘴,他刚想说话,老头子的怒骂便响了起来:“小鳖孙子咧,你虎啦吧唧的是中了什么邪气了,连我都打,你是想要了我的老命呦是不是?”

  王一生噤若寒蝉,也不知道该说啥,总不能说我把你当成了牛头怪,以老头子的脾气,那样估计他的脑袋非被敲出一个窟窿来。

  将老头子从地上扶起来,他转着眼珠子岔开了话题,问道:“阿爷,那几个土耗子呢?那坑坑里究竟有什么东西?竟然把你鼠王都吓成这样。”

  老头子刚缓过劲来,照往常听了这话非发飙不可,可现在一听到那“坑坑”两个字,神色便是一紧,扭头看了一眼后面,然后二话不说拎着手中的袋子撒丫子便跑,边跑边吼:“生娃子,赶紧的,要是被那东西追上了,咱爷儿俩的命今天可就得撂这儿了。”吼完之后,嘴里还自顾自的嘀咕着:邪门了,真是邪门了,这地儿怎么会有那东西……

  王一生愣了一下,赶紧的也追了上去。他可知道老头子的胆子一向很大,包了天的那种,连他都害怕的东西,还是敬而远之吧。

  回到客店的时候,已经是三更天了。店前便是古时候的官道,虽然这里离最近的村镇也有个十里八里的,倒也是不缺生意。

  现在刚解放不久,全国都在轰轰烈烈的搞土改斗地主,所谓一国家二集体不三不四搞个体,像这种野店之所以还存在,那是因为他们背后都有路子,黑白两道都得拿得住才行,不然还不得给那些个土匪响马什么的给剐了。

  进了店门,看到掌柜的竟然还没有睡,难为这大冷天的他还这么敬业,王一生心中真是佩服的要死。爷孙俩要了热水各自洗了一个澡,又叫弄了些吃食和酒水,酒是掌柜的自己家酿的老烧酒,喝起来特别带劲。

  吃好喝好二人便倒在了炕上,这大冬天的能睡上热乎乎的炕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晕乎乎的两人也没有什么心思再说话,蒙头便大睡起来。

  王一生是被尿憋醒的,这时天还没亮,他的酒劲还没过去,刚从炕上坐起来便迷迷糊糊的听到身边传来“咯崩咯崩”的响声,扭头一看,老头子正坐在炕头上吃着什么东西。

  下意识的他便问了一句:“阿爷,你在吃啥?”老头子也没有搭理,甚至连看都没有看,只顾着在那吃东西。

  突然,他瞪大了双眼,他终于看清老头子在吃着什么了,那一根根的分明就是人的手指头啊!看着竟然还有些眼熟,那手指上套着一个绿扳指,他记得那拆伙的几个土耗子中有一个大光头,他的手上就套着这样一个绿扳指。

  他打了一个机灵,心顿时就凉了下来。这时他感觉到老头子那熟悉的老脸显得特别狰狞,在月光中那张脸泛起青芒,嘴角还挂着鲜血,像是从地狱中爬出来的鬼怪。

  王一生大气也不敢出,但他还没有失去理智,想着这肯定不是他的爷爷,吃人的都是妖怪,这一定是妖怪变得,说不定老头子早已经被它吃了。

  这样一想他悲从心来,但是也没敢有过分的举动,轻手轻脚的下了炕,悄悄的溜了出去,临走时还将老头子带回来的那个布袋子带走了,这可是他爷爷拿命换回来的东西,不能留给那妖怪。

  出了店门,他全力狂奔起来,现在天还没有亮,西边的月亮还没有落下去,可天空却下起了雪,地上已经白茫茫的一片,他也不管方向,只想逃离这个地方。

  足足跑了七八里路他才停下来,现在他也不知道到了哪里,不过看不到那个客店,他心中也稍安了一些。

  可没想到,他刚才出了一身汗,现在停下来被冷风一吹,那湿透的衣服都快速的结成了冰块,贴着身子几乎寒入骨髓。

  最后他还是没有坚持住倒了下去,迷迷糊糊中他好像看到一个人蹲在他的面前,嘴角还挂着鲜血,一边朝他诡异的笑一边说道:“生娃子,这大冷天的,你一个人跑到这里做什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墓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墓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