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搏命
小巫见大巫2019-07-26 02:393,190

  “要是有一根雷管该有多好啊!”我悲哀的感叹一声。

  突然,我脑中灵光一闪,虽然我身上没有雷管,但我有火啊,用火烧它不知道行不行?

  可当我从怀里只摸出来两个火折子后,不由苦涩一笑,这一点点火根本起不了多大作用啊。

  那尸堆已经扑了过来,慌乱下我用喷子开了一枪,但效果却非常微弱,那一枪像打在沼泽中一样,连一点浪花都没有激起,哦,倒是将那怪物激地更加凶残了,狂甩着触手朝我扑过来。

  我知道,要是被它缠住,这条小命也就玩完了,危机下双脚猛蹬地面,朝着旁边窜去。还好那怪物不像魍象那样移动和反应速度那么快,不然也没有逃的必要,可以直接站在那里等死了。

  我忍着胳膊被摔得非常麻木酸痛从地上蹦起来,在这生死攸关的当口,我超负荷的压榨着自己的潜力,虽然不知道最后我能不能活下来,但起码我不会这么轻易的放弃。

  我朝着密室的另一边跑去,那三口大缸还静静的搁放在那里,也幸亏它们没有发生什么变化,不然我就是再有一条命也不够死的。

  有一句话说的很对,人要是倒霉的话真是放个屁都能砸到脚后跟,我刚跑出没几步便一脚踩到一块破缸片子上面,脚下一滑直接朝着前面的一口大缸撞了过去。

  头破血流的事情没有发生,因为我的头正好撞在一个干枯的婴儿脑袋上面,其实我宁愿一头撞在大缸上撞死也不愿撞到那小脑袋上,因为那干枯的脑袋因为我这一撞顿时变得稀烂,头骨碎片到处飞溅,甚至有一块黑乎乎的东西崩到我的嘴巴里。

  我差点没呕吐出来,急忙手忙脚乱的从地上坐起身,用手将嘴里的脏东西掏出来。一看,竟然是一块已经干瘪的婴儿脑子,上面坑坑洼洼的像是一块烂核桃。

  身后那尸堆离我只有不到两米的距离了,我也来不及去恶心,因为我发现我手中的手电不见了,原来是刚才摔倒的时候磕飞了出去,此时手电正躺在我前方两米的地方,光芒正对着我这边的方向。我心中升起一个念头,这看起来一碰就烂的手电筒经过这么重重的一摔竟然没有熄灭,这质量也太好了吧?

  鬼使神差的,我一伸手从面前的大缸上面拧下一个婴儿脑袋,然后狠狠的朝着后面那尸堆砸过去。

  可以想象,这一下根本没有什么效果,那婴儿脑袋被几只触手抓住,随后从旁边伸过来几张血盆大口,三下五除二的便将那脑壳咬的稀烂。

  我打了一个哆嗦,急忙爬起身将电灯捡起来,一溜烟跑到最深处那架子跟前。

  架子是木制的,紧贴着墙壁,里面是边上是用木板订起来的,就像没有门的柜子。尽管这密室中非常干燥,但搁在这里这么上时间,还是让一些地方腐烂了,木料和敛服堆积在一处,非常散乱。

  看到这木头架子和上面的敛服,我心中突然升起一个主意,精神不由一震,已经有些绝望的心中再起燃起熊熊火焰。

  趁着短暂的时间,我将木架子上面几个隔层给掰了下来,而这时那尸堆已经追了过来,看准了时机,我两手紧紧扣住架子中心的位置,用脚抵住下缘,然后使劲全身的力量拉扯起来。

  木架子慢慢朝我倾斜,当达到一定角度,我便用尽最后一丝力气使劲一拽,然后快速的收回双手趴到地上。

  “轰”

  木架子重重的砸下,将我和那尸堆都笼罩在了里面,只不过我们两个的境况完全不同,那尸堆体积太大,正好被所有的力量砸了个正着,顿时凄厉的尖叫起来。而我却不同,由于事先我将架子中间的几个隔层拆卸下来,正好弄出一个足够容纳我的空间,木架子根本就砸不到我。

  不过我很快就体会到什么叫自作自受,我被木架子压在下面,上面是用木板钉死的,前后左右都不通,整个人就像趴在一具棺材里一样,连翻个身都非常困难,这种感觉非常的难受。

  木架子还在不停的晃动,显然是那尸堆在里面挣扎,这让我感觉到危险并没有过去,急忙反手用拳头砸向上面的木板。

  现在就是和时间赛跑,要是那尸堆先出来,我肯定会被堵在这里面,结果不想可知。而如果我先出去的话,那还可以搏一搏。

  那木板也不知道用什么木料做的,隔这么长时间竟然还非常结实,我砸了十几拳头手都出了血结果只砸出一个巴掌大的小洞。由于手上受了伤,力量更不敢使的太足,进展就更缓慢了。

  情急之下,我将喷子掏了出来,抬手就想放一枪。但一想又觉得这样也不一定有什么效果,这子弹充其量也只能打出一个指头大小的小洞,根本解决不了我的困境。

  这时,我突然想起曾经听过的一件事情,如果在开枪的时候将枪口堵住的话,很可能会炸膛,那现在我要是将枪口直接顶在木板上开呢?

  这无疑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如果控制不好的话,估计我这开枪的一只手也就废了。但现在我根本没有别的办法,索性心一横,就赌他一把。

  我摸索着用衣服将手包了一层,然后将枪口紧紧的顶住上面的木板,牙一咬,便扣动了扳机。

  “砰”一声巨响,我的整条手臂顿时失去了知觉,我顺着手臂摸索了一下,还好我的手臂还在,失去知觉只是因为反震和爆炸的冲击导致的,估计要不了多长时间就能恢复。

  不过我的苦并没有白受,这一枪的效果还真是好,上面的木板被炸出一个足有两尺的大洞,足够容纳我的身体通过。

  我没有再等下去,急急忙忙的顺着那洞口钻了上去,站在木架子上用手电筒照了一下,才发现我刚才的决断是多么的正确。

  那尸堆大半截身子已经在外面,身上的小脑袋和触手少了许多,应该是被木架子砸断的,从那些断处流出一些黑色液体,像柏油一样散发着浓重的恶臭味。不过这种伤并没有影响它的动作,那些剩下的小脑袋尖叫的啃咬周围的木板,那里已经被它弄出一个大洞,眼看着就要钻出来了。

  看着它那穷凶极恶的模样,我灵机一动,快速的跳下木架,从地上将那些散落的敛服捡起来扔到尸堆上面,然后掏出一个火折子丢了过去。

  那些敛服见火就着,很快火势便将那尸堆包裹在里面,在熊熊大火中,上面那些小脑袋开始凄厉的尖叫起来,尸堆挣扎的更厉害了,但根本无法甩脱四周的火焰,我知道,它完了。

  我刚想露出胜利的笑容,却猛然想起一件事,脸一下就白了。这间密室是完全封闭的,里面的空气也是有限的,以面前的这种火势,估计要不了两分钟,这密室里的空气就会燃烧殆尽,那时候我还是死路一条。

  天,这真是作法自毙,我差点哭了出来,千算万算竟然算漏了这一点,看来是老天都不让我活啊!我颓然的坐到地上,现在我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只能闭上眼睛等死。

  一分钟过去了,两分钟过去了,五分钟过去了,咦?我竟然还没有呼吸困难的感觉,这是怎么回事?

  我睁开眼看了一下,木头架子都已经烧着了,那尸堆也已经停止了挣扎,在密室的上方弥漫着一股浓烟,但那火势依然旺盛,完全没有一丝缺乏氧气的感觉。

  我思索了一下,心中突然涌出一股惊喜,因为光靠这密室原来的氧气,肯定早已经烧干净了,现在大火不灭,肯定是有是因为外面有空气涌进来,而且能供应如此强烈的火势,那涌进空气的地方一定不会太小。

  “这里有出口。”这是我最后得出的结论。

  我立马变得精神十足了,腾地从地上跳起来,顺着四周的墙壁寻找。出口不会在上面,因为现在上面都是浓烟,非常的均匀,如果有出口浓烟一定会被冲散的,这就说明出口在下面,最起码是在浓烟以下的地方。

  四周的墙壁一目了然,肯定不会有出口,那么一定是在地上或者是物体遮住的地方。

  我将地上找了个遍,也没有找到出口,剩下的就只有大火后面的木架子里面没有寻找,出口一定是在那里。

  我脑中的逻辑非常清晰,这时候也顾不得大火的炙热,匆匆跑到木架子的一边,趁着火势还没有燃烧过来使劲将其往旁边挪去。

  果然如我想的一样,在木架子后面的墙根处,有一个洞口,呈正方形,长宽都足有两尺多,正好可以容纳一个人爬行通过。

  没有什么比这更让我激动的了,迫不及待的我便钻了进去,这个时候也别管这通道是通向什么地方的了,只要能逃离这里,去哪里我都愿意。

  这个洞口爬起来非常轻松,从里面看像是经过精心挖掘出来的,不知道其作用是什么,反正绝对不会是天门,没有人会将天门建在地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墓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墓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