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铜角金棺
小巫见大巫2019-07-26 02:313,257

  可以说,这柳叶铲便是混江龙的标志,就好像摸金校尉的摸金符和发丘中郎将的发丘印一样。因此行里有一句话“万里长河称好汉,两叶杨柳顺江流”。这江和河便是黄河与长江,而两叶杨柳指的便是混江龙手中的两把柳叶铲了。

  自不必说,阿雪和斗鸡眼的手中也都有两把,对于柳叶铲他们这一脉一向都是行不离身的,只要是出去滚地龙,那肯定是从出发到结束都带在身上,就算是睡觉,也一定是放在枕边。

  还有一点,每一个混江龙手中的柳叶铲都是不尽相同的,他们的柳叶铲都是符合使用者的性格和特点制作的,有的轻便有的笨重,有的短小灵巧,有的却复杂多变。

  我心中很好奇,这个时候胖子将柳叶铲拿出来要做什么呢?我心中有种很不好的预感,便问道:“胖子,你要干什么?”

  胖子对我一脸神秘的笑了笑,也不说话,只是招呼了猴子一声。二人拿着柳叶铲,一左一右蹲在那石棺的棺首前,和我刚才所蹲下的位置一样。

  我看他们两个神神秘秘的样子便想问,还没说话便见猴子对我一咧嘴,挑着眉头对我说道:“虎头,你先别问,嘿嘿,哥们要让你大吃一惊。”

  猴子说完从胖子手中接过一把柳叶铲,两人转手一扭,柄把的位置便伸出两根钢柱,顶端的位置非常尖细,胖子说,只要他在反手一扭,这尖端的位置就会开出花来,这叫做“柳梢花”,在遇到坚硬的泥土时候,只要像打井一般旋转,就能打到很深的位置。这是一种讲究活儿,混江龙里叫做“探龙穴”,胖子说他做了十几年的混江龙也没有干过几次。

  不过这次我没有看到那柳梢花,只见他二人将那钢柱对准了那棺首上魌头双眼的位置,然后使劲的按了下去。

  这个魌头是雕刻而成的浮雕涂抹上油彩制作而成,很有立体的感觉,这在当时可是很少见的,尤其是在棺椁之上。特别是这个魌头的双眼,非常的突出,两只眼睛呈淡红色,有一种凶煞的气息。

  随着他二人的动作,那拳头大小的魌头双眼竟然慢慢的陷落进去,直看得我目瞪口呆,我完全没有想到,这魌头的双眼竟然还能按进去。

  随着眼球的慢慢陷入,隐隐约约的传来“咔咔”的声响,声音虽然很细微,但如果仔细去听的话,还是可以很清晰的分辨出来。而且这种声音很空灵空洞,明显是从那棺椁中发出的,我心中不由暗想,难道这里面有机关?

  当魌头的双眼完全的凹陷进去之后,随着一声重重的闷响,一切便又静止了。猴子和胖子也收回了手,我才发现他们两个的额头都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显然是紧张所致。

  二人擦了擦额头慢慢站起身,胖子将柳叶铲收了起来,列嘴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说道:“嘿嘿,这下好了,这次瓜爷我要做一次大的,倒斗的事瓜爷我虽然不常做,但这点小玩意还难不住瓜爷我,嘿嘿。”

  我虽然摸到了一些头绪,但仍然是一知半解,看他们都是一副谨慎的样子,难道真的发现了什么?连忙问:“你们两个不要在故弄玄虚了,快点说,刚才究竟是怎么回事?”

  胖子和猴子都没有说话,只是一个劲的挤眉弄眼,倒是旁边的大鼻跟我解释起来,他先问我道:“小王爷,你有没有感觉到,这个魌头非常的古怪?”

  “古怪?你指的是什么?”

  “小王爷,虽然我没读过什么书,没有您见识多,但我的记忆力还算不错,我曾听老板说过,在唐朝的时候,人一般使用的都是柏木棺,说是有辟邪的作用。魌头和柏木的作用都是一样的,是为了驱除那些莫名的东西,而魌头一般都是绘画于柏木的棺材之上,而现在却出现在一具石椁之上,还是使用这种浮雕的方式,我觉得它的作用不仅仅是为了辟邪那么简单。”

  听他这么一提醒,我也才想起来,魌头图案确实是一种习俗,而柏木棺也是一种习俗,在唐朝有一种说法,不是用柏木做棺的话,死后是无法下地府投胎的。魌头与柏木棺都是那种习俗中的一部分,两者密不可分,现在这里却是一具石质棺椁,这就违背了当时的习俗,对于那些有身份的人来说,是不允许犯这种错误的。这样一来,这原本看起来很合理的东西就显得有些突兀了。

  “小王爷,而且我觉得这具棺椁的体积实在太大了,唐朝的时候,中原号称是天朝,是礼仪之邦,对礼仪方面是有非常严格的规范的,人死后所用棺椁的体积和制式都有着严格的规范和标准,超过了这个标准可就是大罪啊,以这具棺椁的形式,既不像皇帝的也不像是一般的大臣,这似乎是一种独立的棺椁制式,所以……”

  “所以如果不是制作这棺椁的人有问题那就是这具棺椁有问题是不是?”经过大鼻的提醒,我的思绪变得越来越清晰了,刚才觉得有些古怪的地方也慢慢的开始变得清朗起来。

  大鼻点了点头,这时阿雪也走了过来,面无表情的说道:“还不仅仅是如此,或许只有你一个人没有发现,刚才在你接触到那个魌头的时候,那个图案上面的某些地方起了一些变化,现在你该明白了吧?”

  我听后心中一惊,瞬间便出了一身冷汗,想到刚才看到的幻想还有一开始看到那魌头的双眼似乎是闪动了几下,难道这其中是有什么联系?

  我几乎已经可以肯定,这具棺椁之中是蕴含某种非常致命的机关,心中越发的惊奇,这种在棺椁之中安放机关的手段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心中也不得不佩服制作这具棺椁之人的聪明,在当时那个时代,在棺椁这种如此之小的空间中安置机括应该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必须要非常精妙的手艺。而且那人对人的心理上的了解也非常深刻,如果是一般的盗墓贼进入这里,全副心思都会放在如何打开棺椁之上,绝对不会想到这棺椁之中会有机关。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刚才我们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这一方面,如果不是我无意中引动了一些微妙的变化,可能我们都无法发现这其中蕴含的致命威胁。

  在我在这边发呆的时候,那边传来一声闷响,转头一看才发现,胖子和猴子竟然已经将那石椁推开了一道半尺宽的缝隙,两个人脑袋挤在一起,拿着狼眼在朝里面仔细的观看。

  不知为何,我的头皮一阵发麻,直觉告诉我开启这座石棺是一件非常愚蠢的事情。但现在开都已经开了,想阻止也已经晚了,看到几人都围在棺椁旁边观看,我心中的好奇又开始蠢蠢欲动起来,不自觉的慢慢的走了过去。

  当我的双眼一接触到那石椁中的棺材之时,便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着石椁中躺着的,竟然是一口通体金黄色的巨棺。

  “这,这是,黄金的?”

  猴子和胖子都两眼发直的看着那巨棺,我明显的听到他们吞咽口水的声音。这实在太震撼了,这里竟然有一口黄金巨棺,这是该是多么大的手笔多么富有的人才能制造的出来。

  几人相互对视了一眼,猴子咧嘴一笑,傻呵呵的说道:“虎头,这下我们发财了,有了这口黄金棺,你那盘子也该活了,我也能娶上大屁股的漂亮媳妇,这辈子也不用发愁了,这次发达了,真没想到会有这种意外之喜啊!嘿嘿,对了胖子,你的人生目标是什么?”

  胖子贪财的性子比起猴子来说有过之而无不及,这时候他嘴巴都流出哈达子了,有些激动的说道:“瓜爷我的理想不大,就是想当一个地主老爷,等有了钱,我就去金盆洗手,然后买上一块地,天天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没事就带着一批狗腿子去调戏良家妇女,看不惯谁就揍谁,这才是人过的日子,嘿嘿。”

  猴子一听不由贼笑起来,一脸鄙夷的说道:“你这个梦想恐怕很难实现了,现在也不是资本主义社会,在这法制的时代你干点什么缺德事要是被人知道马上就能传遍世界,那个时候估计你地主老爷不但当不成还会成为社会主义大好青年的反面教材,我看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比起我们几个,经验老道的大鼻和性格谨慎的阿雪这时的表情却非常严谨,我明显的感觉到,他们似乎都有些紧张,特别是斗鸡眼,一双眼睛不停的闪烁着,似乎是非常害怕。

  “阿雪,你们,是不是发现了什么?”我轻声问。

  阿雪点了点头,双眼瞄向那金棺的一角。我跟着看去,将手中的狼眼对准了金棺的其中一只角,才看到那角的材质跟棺体有些不太一样,颜色有些偏暗,仔细一看,才发现那棺角竟然都是铜质的。

  “嘶!铜角金棺?”

  我心头一阵狂跳,早前听老爷子说过一句话“血衣尸,铜角棺,阴煞邪气直冲天,纵使神佑命难全”,古时候那些身份尊贵的人死后若是发生了尸变,便会专门的使用这种铜角金棺镇压尸体,难不成这里面躺着的不是一般的尸体,而是一只千年老粽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墓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墓笔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