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巷中杀机!
不冷2016-10-06 13:293,679

  楚旬并不知道隐藏在暗处的杀机已经临近,此刻他正在一边走,一边对掌心处的一张紫色卡牌说话。

  “可惜了,如果你也可以吃人类食物的话,我也不必这么头疼了……”看着手中的紫色卡片,楚旬无奈地叹了口气。

  异形能够主动变成卡片,这还是他在离开家门之时才知道的。当时他正头疼该怎么把这个明显与众不同的小东西带出去,结果异形便在一阵紫色光辉中重新化为了卡牌,飞到了他的手上。

  对楚旬而言,这无疑是解决了一个大麻烦,同时也多了一张让人难以察觉的底牌。如果在激烈战斗时,他忽然放出异形的话,那一定会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甚至有可能转变整个战场上的局势。

  不过想到异形那袖珍化的体型,楚旬也不由得感到一丝无奈。他昨晚已经尝试过了,异形并不能食用人类加工后的食物,而想要购买新鲜肉食的话他又没那么多钱,所以看样子,在学子考核之前他还是无法让异形恢复到正常的体型了。

  这实在是太可惜了!

  然而就在楚旬一边叹气,一边走入一条小巷的时候,他的心中忽然浮现出一丝莫名的危机感,就好像被什么可怕的东西给盯上了一样。

  在经过了多次血战之后,楚旬对于危险的触觉已经极为敏感,所以他下意识地停下了脚步,并小心地向四周望去。

  由于天色还很早,所以这条偏僻小巷的前后都没有人影,看起来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对,但不知道为什么,楚旬心里就是觉得有些不安。

  嗖嗖嗖!

  就在楚旬停下脚步的瞬间,一阵剧烈的破空声忽然响起,随后三道漆黑的弩箭从斜上空激射而来,直指楚旬胸腹要害!

  “该死!”楚旬根本没有想到,居然有人敢在城里暗算他。他脸色骤变,然后右脚猛地蹬地,向后纵身急退。

  总算他现在身体素质得到了巨幅提升,反应力和速度已经远胜当初,所以终于成功避开了那三根弩箭。

  咄咄咄!

  漆黑的弩箭蕴含着可怕的穿透力,在楚旬避开之后,狠狠地钉在了地面之上,并深深没入半截,只剩下短短的尾部还在微微颤抖。

  “什么人!”看着钉在地面,还在不断颤抖的弩箭,楚旬的脸色顿时变得极为难看,随后厉喝一声,抬头向弩箭射来的方向望去。

  与此同时,他的双手也微微用力,雪亮如刃的指甲从指尖弹出,进入了战斗状态。

  嘭!

  然而对方竟然还有后手,就在楚旬抬头的瞬间,一个核桃大小的圆球也忽然飞了出来。然后轻响一声,骤然爆开,绽放出璀璨而又刺眼白光。

  直视圆球的楚旬立刻中招,被强光刺得双目流泪,眼前一片模糊,进入了暂时性的失明状态。

  而与此同时,一个矫健的身影也悄无声息地从小巷旁的建筑上跃下,来到了楚旬的身后。这人显然经过特殊的训练,不仅身上穿着一件黑色紧身衣,而且脚下似乎还垫着什么东西,纵跃之间竟然没有半点风声和动静,恍如鬼魅一般。

  “妈的,你到底是谁,给老子出来!”楚旬并不知道死亡的危机已经逼近,双目暂时失明的他只能一边怒吼,一边挥舞双手,试图阻拦前方敌人的进攻。

  “嘿!”看着不断怒吼的楚旬,鬼刃嘴角微微一撇,然后双手一绕,将双手间那细若蚕丝,却又闪烁着惊人寒芒的丝线缠绕在了楚旬的脖子上。

  然后,双手用力,丝线猛地缠紧,死死勒入了楚旬的脖子之中!

  殷红的血花,激射而出,在耀眼白光的照耀下,显得惊心动魄!

  鬼刃是个杀手,而杀手最重要的便是出其不意,然后对敌人一击必杀!

  而在漫长的杀手生涯之中,鬼刃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其他要害都不算要害,只有摧毁目标的头颅,才能真正的一劳永逸。

  也正因为如此,鬼刃才会选择使用绞杀绳这种悄无声息,却又能直击对方要害的杀人武器!

  特制的二阶合金绞杀绳,锋锐程度甚至超过了一般的二阶合金武器,哪怕是异能者被其缠住,往往也只有一个身首异处的下场。

  不过很可惜,楚旬是个例外!

  在经过了“龙之恩惠”以及异形基因的强化之后,他身体的防御能力已经远远超过了鬼刃的想象!

  特制的合金绞杀绳的确很锋锐,几乎在一瞬间便割破了楚旬的皮肤,并切入了他的喉管,但之后便受到肌肉和喉部组织的阻拦,切入的速度也微微一缓。

  喉管被切开之后,鲜血立刻在血压的作用下喷射而出。淡红色的鲜血有大部分都落在了楚旬的身前,将地面腐蚀出一片片焦黑的痕迹,但也有小部分顺着绞杀绳蔓延到了鬼刃的手上。顿时一阵滋滋的腐蚀声响起,鬼刃的双手也仿佛被强酸腐蚀了一般,在阵阵白烟中鼓起一个个血泡,随后血泡爆开,露出他那血肉模糊的肌肉。

  “草,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怪物!”双手处传来的剧痛让鬼刃脸色剧变,然而身为杀手的素养却让他不仅没有立刻松手,反而双手还变得更加用力了起来。

  楚旬的身体强度虽然得到了巨大的提升,但还远远达不到足以抵抗合金绞杀绳的程度。随着鬼刃双手用力,绞杀绳也进一步切开了楚旬的咽喉和气管,令他鲜血直涌,呼吸困难。

  剧烈的疼痛让楚旬疯狂挣扎了起来,他企图用指甲切断喉间的绞杀绳,可是却发现细细的绞杀绳已经深深勒入了他的颈部之中,他根本无法将其扯出,除非他先进一步撕裂自己的喉管。

  盛怒之下,楚旬开始挥舞双手,向身后抓去。然而鬼刃的杀人技巧已经炉火纯青,在勒住楚旬的同时,他的双臂也尽量伸直,同时膝盖还顶在楚旬的后腰处,无论楚旬如何挥舞双手,他都无法真正的抓到鬼刃。

  铮!

  然而就在这关键时刻,鬼刃那绞杀在楚旬颈部的绞杀绳竟然在酸性血液的腐蚀下忽然断裂了!

  与此同时,楚旬也终于抓住了鬼刃的双手,随后锋锐的指甲就如同利刀一般深深地插到了鬼刃的双手之中,鲜血激射而出。

  “啊!”鬼刃万万没有想到,楚旬的指甲会锋锐到这种程度,更没有想到楚旬的鲜血连特制绞杀绳都能腐蚀。他脸色剧变,便准备挣开楚旬的双手,向后逃去。

  然而还不等鬼刃挣脱,楚旬便已经先一步发难。只见他双手猛地用力,锋锐的指甲便直接洞穿了鬼刃的手掌。

  “死!”喉管被切开一半的楚旬发出一声含糊的怒吼,然后双手继续用力,抓住鬼刃几乎残废的双手,猛地往前面一扯。

  嗤拉!

  尖锐的指甲,在楚旬强悍力量的作用下,如利刃一般直接将鬼刃双手的前半手掌给生生斩断,并且撕扯了下来。大量的鲜血,从鬼刃断手处喷涌而出。

  斩断了鬼刃的双手,楚旬立刻将缠绕在脖子上,还没有完全溶解的绞杀绳给扯了下来,避免伤势进一步恶化。随后,他便准备转身,干掉身后这个暗算他的家伙!

  “草!”鬼刃毕竟厮杀经验丰富,虽然双手被废,剧痛无比,但他依旧在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只见他顶在楚旬身上的膝盖猛地用力,将楚旬顶了一个踉跄,而自己则借力向后退去。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双手被废只是小事,有的是办法恢复,可如果命丢了,那就什么都没了!

  “想跑?”此刻楚旬的视力已经逐步恢复正常,他猛地转身,却看到一个黑影正在朝着小巷出口处跑去。

  但楚旬又怎么可能让他跑掉,只见他右腿猛地在地上一蹬,整个人便借力朝那黑影追了过去,与此同时,他左手也用力一挥,一张暗紫色卡牌激射而出。

  噗!

  一声轻响,卡牌以极快的速度飞到了鬼刃的身后,然后爆发出浓郁的紫光。光辉之中,异形迅速凝型,然后借助前冲的势头扑到了鬼刃的身上。

  “什么鬼东西!”被异形趴到身上,鬼刃脸色剧变,然后企图将异形从身上甩出去。然而就在这时,异形如同刺刀一般的长尾也狠狠刺入了鬼刃的后腰,然后洞穿了他的身体,从他腹部处穿刺了出来。

  鲜血,如喷泉一般,激射而出!

  嘭!

  剧烈的疼痛和失血,让鬼刃脑袋一晕,失去了平衡,狠狠摔在了地上。而与此同时,楚旬也一个加速,追到了鬼刃面前。

  此刻楚旬看起来比鬼刃还要惨,颈部巨大的切口处,还在不断有淡红色鲜血涌出,只不过涌出的量比之前要小很多罢了。

  因为大量的失血,楚旬此刻的脸色变得极为苍白,恍如厉鬼一般。他死死地盯着摔倒在地的鬼刃,眼中充满了杀机和不解。

  他到现在都想不明白,鬼刃为什么会对自己下手!

  “这个怪物……”看着楚旬颈部那恐怖无比,仿佛被利刃切过一般的伤口,鬼刃的眼中闪过一丝骇然之色。

  以他的经验,如果普通人受到这么严重的伤势早就已经无法行动,甚至是死亡了。然而这个家伙,虽然脸色也惨白得和鬼一样,但行动速度和力量却仿佛并没有降低多少。而且更重要的是,此刻他颈部的伤口竟然已经开始逐步止血,有了愈合的迹象。

  如此恐怖的生命力和恢复力,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怪物!

  直到此刻,鬼刃才知道自己终究还是小看了这个小子,同时心中也不由得感到强烈的后悔和怨恨。

  为什么,楚杰的情报错得这么离谱?

  如果不是这小子身体防御强得惊人的话,他早就在第一时间用绞杀绳将这小子的脑袋给切割下来了,哪还会给他反击的机会!

  如果他早知道这小子的血液会如同强酸一般,连特制绞杀绳都能溶解的话,那他又怎么会为了做到杀人无声,而使用绞杀绳这种武器呢?

  甚至如果他早知道这小子拥有如此恐怖的力量和锐爪,以及那个古怪的宠物的话,他压根就不会接取这个任务!

  可惜,这个世界上没有这么多如果,事到如今这一切都已经晚了!

  想到这里,鬼刃更是在心中破口大骂。

  楚杰你这个王八崽子,可是把老子给坑惨了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限进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限进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