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节 密使遇刺
灰太狼2016-03-16 19:031,312

  在菲律宾,军方对政治的影响力很大,有时甚至可以架空总统。谨慎和低调成了这次秘密访问的最佳注解。

  菲律宾的特使为避人耳目,一名随从也未带,只身一人来到第三国文莱。他一路上行事低调,出门只坐廉价航空公司的飞机,住宿只在经济型酒店或青年旅馆,没有住进高档的酒店,在茫茫人海中,他始终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人。

  梅达的特使一到文莱就按照事先的准备,在一家海滨的树屋旅馆住了下来。

  这家旅馆在城市海滨的旅游区,这里人员复杂,各国游客交织在一起。在一条不起眼的海边小路上,放眼望去,路旁全是一座座的树屋,他们长的一模一样,如果不是楼上巨大的广告牌提醒,一般人甚至无法注意到它的存在。

  树屋旅馆能住的房间不多,一般只有三间陈设也非常简单。虽然住宿条件相当一般,但是居高观海,感受树上生活还是非常惬意。更重要的是整个旅馆居住人员复杂,为特使提供了最佳的隐避。

  但是特使做梦也没有想到黄文安的手下此时已经先他一步来到旅店,在大门和前台偷偷安装了监控设备,他的一举一动都没有逃过越南特工们的眼睛。甚至在隔壁的树屋里就有一组特工在对他实施24小时监听。

  按照黄文安向阮一鸣汇报的计划,整个行动分为三步进行:第一步除掉特使;第二步用假特使与中国谈判,并且使谈判破裂;第三步特使人间蒸发,向梅达的对手提供他派遣特使与中国接触的“铁证”,让梅达坐实“里通外国”的罪名,让他成为国家敌人身败名裂。

  阮一鸣遇到的最大问题是越南的谍报组织在文莱没有基础,想不留痕迹的除掉梅达的特使难度很大,扮演假特使倒是问题不大。他想到当时推动越南与菲律宾合作的就是日本,想要实现共同抗华这一目标离不开日本的支持与配合。但他一时摸不准日本的态度。阮一鸣只得亲自出马。作为黎正洪的特使秘密拜会了日本内阁情报室长官中村维西。两人一见面便以“老朋友”相称,交谈甚欢,席间中村向阮一鸣明确表示,愿意对越南的行动给予支持,提供包括人员技术在内的一切便利。阮一鸣一听心领神会,立即指示黄文安准备行动。

  中村维西派出自己最得力的干将:美女杀手——酒井雅美。

  酒井年龄不大,但却手段毒辣,杀人干净利落不留痕迹。常常让对手无从查起。

  根据日越协议,由黄文安负责提供特使行踪的情报,酒井负责暗杀特使。

  黄文安的小组截听到梅达特使将要赴会的情报:特使将乘坐地铁赴会。

  酒井雅美伪装成乘客,在必经的地铁站等待特使的出现。很快酒井就发现了目标,在她经过特使身边时,故意漫不经心地把一个香蕉皮扔在地上。这时,一趟列车驶来。

  人群网上一涌,酒井装作崴脚扑倒在特使的脚下。特使见年轻姑娘,一身职业装束,一只手撑在地上,一只手捂着穿着黑色高跟鞋的脚踝,眉头紧皱,表情痛苦,不由心生怜悯。他伸手去扶,没想到姑娘用头一顶,特使踩上香蕉皮,立刻滑倒,重重的摔进地铁轨道之中,疾驰的列车从特使身上碾压而过……

  由于人多拥挤,竟无人注意到这一切。当地铁驶出站台,才有人发现地铁上趴着一具男尸。此时,酒井早已捡起特使掉落在站台上的公文包,然后挤出了围观的人群。就这样梅达的特使被秘密除掉,然后神不知鬼不觉的被黄文安掉包,黄文安的假特使也成功的让中国的谈判不欢而散。

继续阅读:第十一节 “卖国”总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海洋告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