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昨晚为何没有流血?
凌夏2016-04-27 19:011,526

  而这个时候,被中的隆起不克自持的哆嗦了几下。<p>  然后,有一会儿的静止;再然后,似乎是双手在缓慢的移动;接着,白皙的双手在摸索到被子的头边后,小小的犹豫了一下,还是缓缓的往下拉了拉,凌乱的短发显露了出来,再是一张显然还没太明白自己身处在什么地方的明显带着睡意的迷糊小脸蛋露了出来。<p>  眨了眨迷糊的大眼,在看清眼前一手攥拳似乎是有着想要打人的冲动,一手拖着她粉色的旅行箱,而且脸上还是没有半点表情的未婚夫的脸,惊的整个人都瑟缩着发着抖。<p>  “醒了就快起床!”隐忍着怒气,牧以琛很是怀疑,自己以后有没有耐心与这样的女孩子过完幸福的一生。<p>  “你的衣服,我已经去你家拿来了,也已经跟你父母说过了,这段时间你就住在这里。外面的餐桌上有倩姨说的你喜欢吃的杨记生煎和豆浆,梳洗好过后就趁热吃。待会儿你就不用下去上班了,我开完会以后,会上来接你去医院做个脑CT。”<p>  一口气的交代完,牧以琛没有再多看她一眼,转身离开。<p>  虽然少了他的压迫感,令夏晴雪放松的长长吐了一口气,可是这时候慢慢回味他说的话,却满头雾水。<p>  以后一阵子暂时住在这里是什么意思?<p>  她记得昨晚一直到九点半,她终于还是忐忑的敲了他办公室的门……然后扭了一下,就摔倒了,此后大脑就好像一片空白,什么都不记得了。<p>  他刚才那股不耐烦的冷厉表情,是不是说明昨晚的自己给他添了麻烦?难道自己那一跤摔了就一直昏迷到现在,所以他才厌恶弱不禁风娇弱的她?<p>  夏晴雪惊愕的一坐而起,肩头似乎因为裸露着被空调的冷风吹得有些发冷。本能的低头一看,差点没被半露香肩,甚至连酥xiōng也半露的自己给下了一大跳。<p>  她……她穿着男人的衣服?<p>  空荡荡的胸部和下身似乎没有紧身的内在美的束缚感,有点不敢猜想没有记忆的昨夜,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p>  不想再待在床上做盲目的猜测,夏晴雪赶紧下床,却不想动作太过鲁莽,只觉得后背和臀部一阵牵扯的疼。<p>  轻嗤了一声,夏晴雪的小脸蓦地热烫了起来……难道,他们昨晚这样这样、那样那样了?可她为什么半点儿的印象都没有呢?<p>  捂着眼瞄了一眼床单,蓦然想起牧以琛阴沉的脸,夏晴雪这下真的很想要哭了。<p>  一定是因为牧以琛见她没有初yè的落红,所以以为她是一个不爱惜自己的女孩子,就看不起她了。<p>  难怪他还说要等他开完会还要带她去医院,可是,为什么是做脑CT而不是妇科检查呢?<p>  可是,她真的是非常的洁身自爱的呀,为什么就没有落红呢?<p>  飞快的脱了T恤和沙滩裤后,却发现她粉色的旅行箱里都是短裙装。<p>  看来他真的是因为那个而讨厌自己了,都不愿意让她去上班了。可是,君姨说了,一定要在他身边上班,才能培养感情,她虽然很害怕牧以琛,可是不想辜负了君姨的期望。<p>  夏晴雪一边心里打着鼓,一边给自己打气,只希望自己不要在害怕的退缩。<p>  夏晴雪的一举一动还有思想的斗争,兔小仙看得一清二楚,也听得分毫不差。<p>  因而,当看着她快速的冲到昨天据说是卫生间的那个还算宽敞的屋子里,洗洗刷刷,终于是弄明白了这里面的所有东西的一切功能。<p>  欸欸欸!<p>  这夏晴雪大小姐为什么放着桌上肉包子和点心不吃,就喝了一口豆浆之后急急忙忙的出门了呢?<p>  虽然,虽然只有灵体而且不能支配夏晴雪身体的她现在感觉不到饥饿,可是,她真的很想尝一口啊!<p>  但是,夏晴雪的思想能够传达到她的灵体上,她的想法却半点也没法传递给她,她只能眼巴巴的望着身后的门关上,将那些食物隔绝在视线之外。<p>  牧以琛的休息室大门口就是直通楼下的总裁专用电梯,但夏晴雪看了看手表,见已经是八点三十五分了,猜想这个时候,员工们一定已经陆陆续续的来上班了。她要是突兀的自专用电梯下去,难免会引起旁人的猜测。

继续阅读:第9章 严重的误会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枕上仙妻,总裁别乱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