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约会王帅哥
阿耐2017-06-16 15:444,343

  曲筱绡看到穿着睡袍出来应门的安迪,机关枪似的道:“我想起你的头发好几天没修,已经乱得没有样子。走,跟我去个地方,我姐们儿推荐的美丽田园……啊,不会你还在睡觉吧?不好意思,吵醒你了。”

  “我在背中国的法律条文。你里面坐,我换件衣服。”

  曲筱绡一如往常地进去,看到客厅桌上砖头似的法律条文汇编,以及案例集萃,那是真的专业文本。“安迪,你看这些干吗?我看你翻到的地方是海商法,跟你全不相干的啊。”

  “回国后接触了几拨律师,经不起深究的居多,问深了就跟我说中国的法律就是这样。我发现在国内什么都要懂一点儿,人最好做个百科全书,要不然连汽车加油都会中招。我倒不是指责什么,而是高价也买不到好货,比如律师的服务。”

  “这个吧你就不懂了,我们圈子里说起谁是最好的律师,一般看的是那律师有多少门道多深背景。官司胜负全在法庭之外。啊,你这么出门?”曲筱绡看到安迪全身套装,仿佛准备上班。

  安迪被提醒,看看自己,不禁咧咧嘴,“懒得换了。走。”

  两人经过2202,樊胜美便笑着迎上去道:“安迪,谢谢你昨天请人去帮我,来,亲一个,贴个脸。”但樊胜美敏锐地察觉到安迪有点儿心不在焉,脸色也有点苍白,而且,反应迟钝地不避她脸上的泥巴,她连忙适可而止了。

  “听说你在派出所长袖善舞,非常钦佩,果然是资深HR。”但安迪说完这些,呆呆地停顿一下,似乎忘词,也似乎无话可说,点点头,就去电梯面前。这下,连曲筱绡也看出异样了。曲筱绡问是不是没睡好,安迪承认一夜无眠。曲筱绡就笑嘻嘻地道:“你出门拉着我袖子,以免走丢哦。”让曲筱绡差点笑倒的是,安迪竟然真的伸手要拉她的袖子,只是手伸到半途忽然反应过来,讪讪一笑作罢。

  果然,精油开背才刚开始,曲筱绡就见安迪睡得如入无人之境。于是曲筱绡蛮无趣的,要了个两人间,本想说说话聊聊天,打发时间,结果一个人先睡了。而且她还得因此看着点儿,招呼服务员做什么,不做什么,她才不喜欢照顾人。脸部护理的时候,安迪依然熟睡,曲筱绡闷得差点儿发疯,特意支使服务员给安迪吸黑头,可那么刺激的动作竟也没吵醒安迪。又是两个小时温暾地过去了。然后是足部护理,手部护理,曲筱绡已经不指望安迪能苏醒。一直等到最后,曲筱绡说出“结账”两个字,顿时如对宝山念“阿里巴巴”,睡美人忽然苏醒。曲筱绡呼出一口闷气,“你昨晚做贼去了还是咋的,怎能撇下我乱睡,害我差点儿闷死。”

  安迪却奇道:“为什么有点饿?”昨晚她几乎没睡,一个人的安静环境让她胡思乱想,索性不睡,上网查找各种资料。其实,很多资料她早已看过,只是现在她需要救命稻草,她需要科学压惊。她问话之后,发觉曲筱绡很久不回答,就转过脸去,见曲筱绡拿眼睛白她。她忍不住笑了,忽然觉得有点儿轻松。但她的第一个动作却是去寻觅手机,看来电记录,而不是像平常人那样摸摸脸蛋看效果。果然,手机上有工作电话。

  于是,曲筱绡不得不继续闷气。好在,安迪的工作也是曲筱绡异常关注的玩意儿,她的朋友们将那姓谭的老板说得很通天,因此她太想在安迪这儿扒点儿八卦了。等安迪说完,才道:“万恶的资本家,你不让人睡觉,自己倒是躺美容院睡得呼呼的。”

  “那位研究员做事不专业,连累他的助理们从我回国后就没有过休息天,每天睡眠也不足六小时。我很奇怪,小关除了加班多点儿,怎么休息天什么事都没有。”

  “小关,呵呵,小关不懂事,谁说话她都信,而且假正经,小脑瓜里的教条特别多,还特爱上进,我最烦她绷着全身细胞求上进,可我看来看去她努力错地方。”

  “哈哈,小曲,听你说话真好玩。小关会是个挺好的职员。”“但是!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我只看眼前的,你说明天邱莹莹上班遇到猥琐男,会是什么火爆场面?”“不知道。总之办公室玩暧昧,死路一条。你那公司怎么样了?”“后天外方来,签不签约,就看后天。”“签约前,可劲儿吹气球。即使你的条件只是狗尾巴草,你也要把它吹成有气质的特立独行的狗尾巴草。等绑一条船上之后,你再努力做实事,毕竟你们公司赚钱还是靠踏实做事做出来的。”“为什么我听着像反话?你不像是说出这种话的人。”“不是反话。”但是安迪也没解释。“为什么?”曲筱绡却并不是容易被糊弄的人。“在商言商,不对吗?”“不是说还有什么什么道德吗?看上去你好像是个有什么什么道德的人。”“在商言商,彼此在法律约束下公平竞争,就是道德。所以我说小关会是个好职员,她条框很多,做什么事,先往她预设的条框里套,于是束手束脚。有些东西她想都不敢往那儿想,因此别指望她能有创造性。你没有,你别再装纯洁问我为什么,你肯定早把你公司包装成独一无二的狗尾巴草了。不过你是新手,所以我只建议你往有气质和特立独行上包装,只要别把狗尾巴说成玫瑰就行。”

  “哈哈,安迪,我爱你。我爸常咬牙切齿地说,常与同好争高下,不共傻瓜论短长。22楼就你一个拎得清的。”

  “常与同好争高下,不共傻瓜论短长?高。我最烦脑子转不过弯的。不过生活中无数小外延的条件项,在某些特定条件项下面,有些人即使智商不高,若是术业有专攻,也可以成为小外延条件项下面的专家。就像在某个条件下,牛顿力学是绝对。所以我们跟谁说什么话,需要首先看清前提,有些话题,只能不共傻瓜论短长了。哈哈。”

  曲筱绡立即不敢吭声,因为她有听没懂,吭声就得被安迪视为傻瓜。她赶紧转移了话题。然后她一直疑神疑鬼,安迪跟她就某一话题说多了,是不是说明在这个话题下,她曲筱绡有专长?若安迪说少了,她立刻想到,难道她在这方面是傻逼?终于把她自己搞得火起,愤愤地想,你才傻逼。

  王柏川开车到欢乐颂门口,接樊胜美一起吃饭。王柏川原本很殷勤地想不让美女多走哪怕一步路,他迎候到美女家门口,可美女不允许。樊胜美越多拒绝,王柏川越觉得美女高不可攀,反而越发吊起他对中学时期的怀恋,那时候,樊胜美连拒绝都不给他,直接就是无视。他在欢乐颂小区门口见到樊胜美,便送上一大捧鲜红的玫瑰。

  樊胜美则是眼尖地留意到,王柏川这回穿的是休闲装,一看就是一线名牌。开的是同一辆车,毫无疑问了。还有手表,也是同一块,劳力士,虽然不是樊胜美中意的品牌,可也够对付。

  两人吃了一顿好晚餐。或许是两人都能说会道,两个半小时的晚餐,话题多得说不完。吃完,这一次,樊胜美矜持地坚持今晚到此为止,她需要早点儿休息应付明天上班。但王柏川紧张地道:“我还有一件事,非常麻烦,一直犹豫该不该找你帮忙。”

  “我最恨这种给人下套子的话。你还是明说吧。”

  “我打算在海市租个办公室,再租一处单身公寓。上回跟你见面之后,我回去打定主意,将事业重心移来海市。只是我对海市很不熟,租哪儿,什么行情,全不懂。幸好你在海市已经扎根,我有个不情之请,非常希望你能帮忙。”

  “我还以为什么事儿呢,吓出我一身冷汗。行,说说你的条件吧。”

  王柏川递来一张纸,和一只塞满东西的信封。“我在纸上罗列了有关办公室的一些要求,挺不好意思,要求还挺复杂。公寓就随便了,公寓的唯一要求是离你的小区近一点儿。”

  樊胜美只是抿嘴一笑,眼睛都不抬,可是她看纸上要求的速度却慢了好几拍。好不容易将要求看清,才抬眼道:“我找找看,有没有眉目,都会在一星期内知会你。这个……”她掂起信封,好生疑惑。

  “这是两万块,租房需要开销,不能让你垫付。”

  樊胜美继续抿嘴一笑,大方地收起这两万块钱。“万一跟人抢好房源,也需要急付定金。我不跟你客气了。还有什么事吗?”

  王柏川恨不得餐叙永不结束,可话说到这份儿上,他只能磨磨蹭蹭地结账。送樊胜美回家的路上,王柏川要求:“晚上让你一个人回家我总不放心,让我送你到门口,我发誓绝不进门一步。”

  “放心,我从来一个人回家,小区管理很好。”

  “为什么像你这样的人会一直单身?不过……我理解,你太卓越,你让大多数男人自愧弗如。”

  樊胜美看看专心开车的王柏川,不禁避开脸,对着侧窗,道:“我只不过是个很普通的公司小白领而已。你看走眼了。”

  “我不会看走眼。”

  王柏川略带骄傲的肯定回答让樊胜美心里既忐忑,又欢喜。这段路很短,没几句话就到欢乐颂的门口,樊胜美捧花下车,这一回,她在王柏川面前多滞留了一分钟,而且是无语、低头微笑的一分钟,然后才转身进了大门。

  她是一直微笑着走进2202的。此时邱莹莹依然没出关,可关雎尔看到了她手中的大捧玫瑰。此时此刻,是樊胜美入住2202以来最骄傲的时刻。

  一夜之间,红玫瑰开遍2202。关雎尔起床看见厨房煤气灶旁边一瓶红玫瑰,卫生间洗脸台上一瓶红玫瑰,还有她们共用的唯一一张折叠小饭桌上也有一瓶红玫瑰。美丽的鲜花让人一早心情大好。但关雎尔忽然想到一个问题,见四周无人,将所有玫瑰收进她的房间。

  等樊胜美起床,四处找不到玫瑰,见关雎尔的卧室开着门,走去一看,果然三瓶都在,而关雎尔去晨练了。她想都不想,将玫瑰们一一归位。她越看越喜欢,先不急着洗脸刷牙,手挽几滴水珠洒在玫瑰上。清晨微薄的光曲折地透过关雎尔卧室的窗,绕过关雎尔卧室的门,拐过一条狭窄的过道,最终弱弱地光顾到红玫瑰。樊胜美特意关掉灯,瞬间,厨房变成黑白两色,而煤气灶边的两朵红玫瑰成了这黑白世界唯一的色彩。

  正好邱莹莹终于出关,樊胜美抱臂贴墙上,让出道儿来,得意扬扬地道:“好花还须光与影。”

  “两滴血。”邱莹莹擦着樊胜美进入洗手间,却见到洗脸台上也有一瓶滴血的玫瑰。她郁闷了。此刻,樊胜美被骄傲冲昏的头脑才苏醒过来,悔不该从关雎尔卧室将玫瑰拿回。她偷偷将厨房的两瓶收回自己的小黑屋,但也不打算跟邱莹莹说道歉。

  一会儿邱莹莹出来,奇道:“玫瑰呢?樊姐,你收走了?昨晚约会王帅哥送的?”

  樊胜美轻描淡写地道:“嗯,同学请我帮忙租办公楼,太客气了,还送我玫瑰。”

  “我想起来,我都没收到过玫瑰。爱情即使全是精神的,可总得体现一点儿在玫瑰上吧。他奶奶的,我真傻。”

  “这个……”樊胜美开亮电灯,看看邱莹莹的脸色,才道:“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樊姐你说哪儿啦,我闹谁也不会闹你,你是我亲姐,除非你不认我。这两朵玫瑰给我,我要以毒攻毒,幡然醒悟。”

  “你喜欢就拿走呗。”樊胜美疑惑地看着邱莹莹,她是过来人,即使邱莹莹说得不当回事似的,她还是不信邱莹莹能这么快走出阴影。因此她收敛起昨晚蔓延至今的喜悦,这个亲姐并不好当。可是樊胜美心中满满的喜悦乱冒泡泡,她不愿克制再克制,只得赶紧将自己收拾了,赶紧出门,出门随便乱笑都没人管。

  但樊胜美才刚打开2202的大门,说声“小邱,我走了”,里面就传来捏着嗓门喊出来的声音,“樊桑,努力工作啊。”

  樊胜美目瞪口呆,“A片看多了,太不纯洁了。”她在门口喃喃自语一声,赶紧闪人。

继续阅读:第17章 邱莹莹的绝望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欢乐颂(全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