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终于见到你
阿耐2017-06-16 15:444,412

  “网友。”安迪说出来已经甚觉不好意思,因此又补充道,“为了不让中文退化,只好上国内网站练笔。”

  谭宗明忍俊不禁,“网友?呵呵,网友。要不要给你做保镖,听说见网友很危险。”

  “所以选择中午,公共场合,吃顿饭,应该没什么问题。而且我没留手机号。”

  谭宗明依旧猛笑,觉得安迪这么严谨的人见网友是非常不可思议的事。“对了,车子别开去,也容易被盯上。”

  “早考虑到了。”安迪虽然这么说,也是这么做,可她心里对奇点有种莫名的信赖。她觉得这种信赖不理智,没有逻辑依据,因此选择忽略。她去饭店的时候,考虑之下没有带包,只带手机和信用卡,以及几百块零钱。在饭店一说“魏先生订座”,领座的立刻说魏先生刚到。她跟领座的小姐进去,她终于见到了奇点。

  而奇点也是感觉到动静,抬头看到安迪。两个人面对,都颇为惊愕。安迪在坐下之前,决定先问清楚,“奇点?”

  奇点起身,不高,瘦,近乎光头!戴眼镜,看上去颇为苍老,似乎有四十来岁。“是我。你是安迪?终于见到你,请坐。”

  安迪心里有点儿失望,这个形象与她想象中的很有不同。唯一相同的大约是一副眼镜。不过她还是对面而坐。而奇点已经接着微笑道:“看来我没猜错。你回国前我一直以为你跟我相同性别,等你回国看了你在吃饭问题上的态度,我已经推翻之前的想法了。喜欢吃什么,今天说好我请客。”

  安迪直截了当地道:“可你看到我还是一脸吃惊。”

  “这个……说出来你可能会生气,理工科的女生一般人称恐龙,这是玩笑,别当真。我虽然猜对性别,可没猜对其他。”

  “我这方面也猜错,我以为你跟我差不多年纪,混科幻的不会……”安迪耸耸肩,打住,“我对中餐不熟悉,请你点菜好吗?中午我有一个半小时,稍微迟到点儿无妨。”

  “你很直接。有喜欢的口味吗?”

  “荤的,大荤最好,没忌口。”

  奇点更笑,笑得眼尾好多皱纹。安迪看着点菜的奇点,心说,难道这就是传说中混网络的怪叔叔?眼前这样的奇点将她心中攒了那么多日子的好感抹去不少。奇点很快点好菜,才道:“我上网主要看新闻,混的社区只有两个,另一个是桥牌。你会桥牌吗?”“会一点。”“你桥牌应该打得不错,除非是你不愿动脑筋。我应该不会比你老太多,不过这两年市场不好做,人很操心,你看,头发白得只好剃光头。我做外贸,你呢?”

  奇点说话不紧不慢,而且言语之间夹杂着这一年网络交往下来的熟悉感,让安迪感觉很怪异。“我就在这一区上班,金融。这两年确实很操心,不过还好,我不会给自己太大压力。你似乎一直在判断我。”

  “不是似乎,而是确定。不过我开诚布公,如果判断错误,请你提出否定。”“为什么?我被你判断得浑身不自在。”“呵呵,我不说了。嗯,凉菜上来很快,海草、八爪鱼,还有酱鸭。”“酱鸭,我喜欢。我可以用手撕吗?从小没用过筷子,用调羹长大,不习惯筷子。”“随意,怎么方便怎么吃,我们不是生意场合。”“你心里一定又有新的判断了,咳,还是说吧,你不说我更浑身不自在。”“这次,真没有。”但奇点转开了话题,“今晚出差?看起来你新工作已经走上轨道。这速度很快,不容易。”

  “去香港会见几个同行。差不多的工作,没什么新奇的,接手很快。你们最近受外汇升值困扰很大吧。”

  “对,不敢接大单,长单。即使接大单,也必须加一条,交货期超过多少时间之后,合同价格根据汇率变化另定。而且单纯贸易越来越难做,我已经在考虑转型。所以这阵子比较忙。不过如果你新来海市需要帮忙,尽管跟我讲。”

  “谢谢,我现在都找同事帮我解决,还有四个好邻居,都是女孩子,我们已经混得很熟。其他好像也没什么需求,不便麻烦你。”

  “我不怕麻烦,你肯麻烦我是我的荣幸。看起来你很喜欢吃酱鸭,以后我带你去一家酱鸭做得最好的店,店家在农村设工场,菜单上的不少食物在自家工场加工,用料自然是非常讲究。”

  “你对吃这么讲究?”

  “后面一句话是不是‘为什么还这么瘦’?”

  安迪至此才哈哈笑出来,总算,熟悉的感觉有点儿回来了。刚才奇点表现得小心翼翼,她都憋闷得想提前离席了。幸好,后来两个人越来越随意,随意得有点儿像平时在网络里对话。菜也很可口,安迪吃得很欢快。唯一不舒服的是,似乎奇点一直在打量她。可是透过眼镜片,安迪又看不出什么,奇点的城府似乎深得很。

  结账时候,安迪想AA,奇点笑道:“这回我请,下回你请。我得让你欠着人情,下回我再提出吃饭,你就不会再好意思推三阻四,否则有赖账嫌疑。”

  安迪嬉笑,看奇点将账结了,服务员走开,才道:“我请问一个问题,你婚否。对不起,很直接很不礼貌。我在私人交往方面,需要根据这个把握分寸。”

  奇点一笑,“没有。我喜欢直接。”

  安迪这才拿出手机,往奇点手机上打一个电话,留下号码。奇点一边存储,一边起身与安迪一起离席。安迪留意到,奇点都没比她高。两个人同样瘦,差不多一米七的高度,放到不同性别的人身上,那效果就大为不同。奇点很不起眼。

  饭店外面,安迪见到坐在路边粗木凳上的关雎尔,关雎尔冲着她笑,关雎尔的身边还有她两个同事。安迪将奇点介绍给关雎尔,“小关,邻居。魏先生,朋友。”关雎尔来不及怎么关照奇点,而是忙着活泼地告诉她两个同事,“安迪就是每天顺路送我上班的邻居,这会儿你们相信了吧。安迪,我刚才透过窗户看到你,她们都好奇你,一定要等在这儿等你出来。好了,这下我沉冤洗清了,她们都以为送我上班的是男朋友。”

  “你早说,我以后多停会儿车,伸出头亮亮相就行了嘛。我送一下朋友。”

  关雎尔想到樊胜美说的,男友不能介绍给闺蜜,她知趣地后退一步,让安迪与奇点先走。她看到两人往地铁方向走,但没走几步就站住,说几句话后分开了。然后安迪往公司去,奇点进了地铁。

  “两个都好高贵啊。”关雎尔听同事这么说,奇怪了。“高贵”两个字,在她们同事中间有点儿嘲讽,意指钱多而显山露水不低调。关雎尔辩解道:“安迪不是你说的……”

  “小关,那是你不敢逛专卖店。你邻居穿的是阿玛尼,整套,去年款。我们的合伙人大姐去年买了一套比那廉价的,还显摆了好几回呢。不过不稀奇,开着那种车,一个月保养费就够买一套。那男的全身品牌多一些,衬衣PRADA,外套是GUCCI,但是穿得很含蓄,搭配更是高段。不过也是可以理解,什么人接触什么人,都是有圈子有层次讲究的。”

  关雎尔奇道:“你们怎么看出来的,我怎么都看不出呢。”

  “嘻嘻,我们上回去北京出差,正好撞到LV难得打折,我们在里面买得兴高采烈,你一个人在店外面茫然。你怎么可能认识。”

  “我买不起,哪像你们工资那么高。进去那些店做什么呢,光看不买,多不舒服。”

  “实习结束你工资也会涨,很快,熟悉那些衣服不会比看报表难。”

  怎么可能,关雎尔心说,如果没有LOGO,她肯定认不出那些衣服是什么牌子,尤其还得精准到是哪一年的款式。她的衣服至今都还是妈妈替她买的呢,应该不是什么国际品牌,但她穿着觉得挺好啊。不过,关雎尔想到更多的是那个魏先生,她很八卦地想,是不是安迪说起过的问借车的朋友,难怪全身名牌。

  安迪却在一路地懊恼。她想,奇点穿着简单,乘地铁,却为一顿中饭花不少钱。那家饭店不便宜,她应该抢着买单的,这下太让奇点破费。看起来,下回她还是主动提出请客,也找个好点儿的饭店,由她来结账,否则她有点儿良心上过不去。

  关雎尔下午上班没多久,隔壁部门的李朝生过来,借着说工作的便利,在关雎尔旁边站了挺久。没等李朝生走开,关雎尔已经想到,送她上班的司机是女的这个消息肯定传到李朝生耳朵里了。别看她们公司上上下下都忙成一团,可一点儿不影响八卦的传播呢。关雎尔依旧对李朝生不咸不淡,公事公办。忙都忙死,谁有心思想别的啊。不,有,她还有一个念想,每天最大的需求,那就是睡觉。

  是夜,22楼异常安静。安迪出差了,曲筱绡也留短信给关雎尔,说是出差去内地看一家意向客户,提前联络感情。一直到晚上十点多,22楼唯有樊胜美和刚回家的关雎尔。邱莹莹没回来,也没有电话来说一声。樊胜美问昨晚究竟发生什么事了,关雎尔打着哈欠一五一十告知。樊胜美听了连连点头,“完了,小邱干脆逆反,报复性反弹,恨死我们背叛她,更加要投奔到白主管怀抱里了。没办法,人到这种地步就牛拉不回了,祝她好运。”

  “可是我以前不反对,现在却非常反对她跟白主管,感觉那白主管太不是东西。”

  “可你有什么办法?你想劝,那也得有人听啊。”

  关雎尔想想邱莹莹的态度,是啊,人家不听有什么办法。她心里还有一个冲动,就是告诉樊姐今天终于遇见安迪与一个魏先生一起吃饭的事,不过她还是成功克制住了,不传八卦,是爸爸跟她说的做人基本道理。尤其是她喜欢安迪,敬佩安迪,她来不及地想维护安迪。最关键的是,那个魏先生太其貌不扬,即使那么高贵的衣服也没将他衬得怎么样,关雎尔实在不愿意将安迪与那个魏先生八卦在一起。

  2202室有一个最共同痛苦的日子,那就是每季度最后一个月的15日,发完工资后的第五天,三位女孩在这个日子里,必须将下季度的三个月房租预交。否则,房东就会做出收回房子的举动。相比较而言,每季中间一个月交物业费的日子,为第二痛苦的日子。在第二痛苦的这个月里,最先几天,一楼大厅的女保安小郑按兵不动,但会表现得服务特别周到。第二星期开始,小郑会迎面过来提醒住户看到小区门口电子屏上面的提示没有。到第三星期开始,小郑就开始直接提醒了。相较而言,从地下车库升上来的有车一族就不用受这人盯人交物业费的待遇。因2202乃是群租房,非业主总是物业的眼中钉。而2202的代表俨然是樊胜美,小郑的提醒一般就落在樊胜美的头上。

  樊胜美正愁怎么联络“离家出走”好几天的邱莹莹呢,物业费这个话题正好成为她打电话的借口。然而邱莹莹的回复让她吃惊,邱莹莹说她住满今年,下一季房租打算不交了,另谋住处。因此物业费的问题有待商榷。邱莹莹约定周六过来,三个人商量一个结果。

  周六的早晨,天气已经转冷。每到换季时节,樊胜美有一件最烦琐也最快乐的事要做,那就是将箱子里的应季衣服拿出来,透气,熨烫,挂香包,挂入宜家买来的可拆卸衣柜。再将刚刚过季的衣服干洗的干洗,水洗的水洗,小心折叠起来,放入箱子。她的住宿空间有限,培养出她高超的收纳水平。做这件事需要不少空间,2202显然无法提供,樊胜美只能将道场摆在22楼的走廊。

  然而,这一次樊胜美超没底气,因左邻右舍入住了两个富户。她倒是不担心安迪,她只怕她收拾到一半的时候曲筱绡出来,然后,评头论足。但是,樊胜美也没勇气早起收拾以避开曲筱绡,早起睡眠不足实在太痛苦。而令樊胜美想不到的是,这一天曲筱绡却起得特别早,天未亮就开车直奔郊区,买回一车新鲜到货的猫粮。回到小区正好遇到刚从超市采购回来的安迪和关雎尔,曲筱绡理所当然地冲出车门,拦在两人面前。“SOS,请两位帮一个公益的忙,帮我一起将猫粮运上22楼。”

继续阅读:第13章 早醒悟早好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欢乐颂(全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