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早醒悟早好
阿耐2017-06-16 15:444,610

  安迪看看车子里面塞得满满的猫粮,奇道:“你家又没养猫,难道你打算拿猫粮当零食吃?”曲筱绡哈哈一笑,“才不。天冷了,流浪猫更找不到吃的,我这两周统计了一下小区的流浪猫数量,这些猫粮够它们吃一个冬天的了。帮不帮?”“当然帮。”关雎尔又追问,“你怎么统计流浪猫的,我怎么从来只见过一只大白猫呢。”“哦,那只大白猫,我给她起名白粉丝,胆子最大,爪子最利。其他么,等搬好猫粮,你跟我去找,到处都是。”安迪看着全身精力弥散跃跃欲试的曲筱绡忍俊不禁。“我也跟去看看,不知道那些猫吃不吃你的猫粮。”“你要是有心加入,以后买猫粮的钱你一半我一半,反正你付得起,不像我现在信誓旦旦自己养活自己,有点穷。要超支了,问我爸借钱肯定有问题。”安迪又笑:“你很直接。”三个人拦一部电梯,轮流将猫粮往电梯里搬。还真不少,除了行李箱塞满,后排座位也全部塞满,往电梯里一放,也是很有体积。三个人做得嘻嘻哈哈的,还觉得挺有趣。曲筱绡忽然问:“这几天怎么没见邱莹莹,难道还跟那个猥琐男在一起?”

  关雎尔道:“她两星期没回来住了,觉得我们都欺负她。”“啊,害我白担心两个礼拜。我这阵子即使出差出得天昏地暗的,回家的时候也提着小心,怕挨邱莹莹的闷棍。”

  安迪笑道:“你不会道个歉吗,事情不大,彼此都争口气,说开了就没事。”

  “这个不行,好汉做事好汉当,决不退缩。但是,嗳,我又多管闲事,邱莹莹跟着那男人绝对吃亏,你们难道都不帮她?那男人真的是猥琐男,仗着一张小白脸挺懂揩油。不行,你们不能冷漠。”

  “问题是小邱被你气走了,我们也都成了你那一伙儿的,她都不跟我们说话,我这几天不知给她打了多少电话发了多少短信,她不回答就是不回答。让我们还能有什么办法。再说,白主管不好,你有确切证据来证明吗?如果没有,那只能证明是你胡说。”关雎尔说。

  “关你们什么事,难怪会看上姓白的,这么拎不清。行,我这几天就能提供证据给你们,容易得很。”

  安迪看着跳动的楼层数,笑道:“又要胡闹了。看起来出差还没把你累垮。”

  曲筱绡瞅着安迪似乎没有反对的意思,心里有底了。关雎尔这回开口阻止:“小曲你别再去找白主管,你要存心勾引,谁抵得住你的诱惑啊,你还是让小邱好好与白主管混下去吧,小邱是成年人,你尊重她的选择就好。”

  “嗯,小关说得对,小曲少管闲事。”

  电梯到22楼,但曲筱绡不急着出来,笑道:“我就是爱多管闲事,我还管小区里的流浪猫呢。嗳,这是怎么了,开拍卖会?还是OUTLET?”

  “换季,不好意思,占用公共地盘儿。生活真他妈不容易,每年都要重复家务劳动。”

  安迪看看曲筱绡眼里冒出摩拳擦掌的意思,似乎要对樊胜美下手了,终于忍不住借题发挥发出警告,“小曲,等会儿小邱来,你别胡闹。没事的时候胆子不要大,有事的时候胆子不要小。你现在太大胆。”

  曲筱绡千伶百俐,立刻听懂安迪的意思,但还是冲樊胜美做个鬼脸,才动手去搬猫粮。只是,曲筱绡不清楚,安迪何以护着樊胜美。

  众人一顿忙碌,终于将曲筱绡的猫粮搬进屋。安迪过来看看樊胜美的忙碌,笑道:“我有一套装备,每次出门买衣服就带着相机,让店员帮我搭配,每搭配一种,我就拍一张照,立刻打印出来做塑封,塞在衣服口袋里,以后搭配或者储

  藏时都不会乱。你这么多衣服,要不要用?”

  樊胜美笑道:“谢谢好意,我不用这个,你看我最爱的就是站在镜子面前自己胡乱搭配衣服。衣服这东西,就得多练多搭配,越搭配越有心得。高手讲究的是混搭,将别人看着怎么也凑不到一起的衣服搭配在一起,这就显出一个人的穿衣风格了。要不要趁换季,我替你把衣服重新搭配一次,你拍照存档?”

  安迪奇道:“一周才七天,一季也才没几周,要那么多衣服那么多搭配干什么?我只要做到出于礼节,一周衣服不重样,两周围巾不重样,再多没那精力了。中午我请奇点吃饭,地点由奇点定,你去吗?据说有很好的酱鸭子。”

  “啊,联络上了?怎么样的人?我真可惜,等下小邱来谈物业费的事儿,她打算搬出去不住了。我得等着她。”

  “奇点是个稳重的中年男子,跟我想象差得远。小关见过。”

  “啊,就是他?”关雎尔冲出来,“网上流行见光死,嘻嘻,你们既然有下回,看来没见光死。”

  “奇点看上去很安全,做个朋友不错。”安迪笑笑,回屋准备一下,打算提前一步出发,免得摸错路迟到。

  “喂,你就穿这件衣服?不行,换件淑女点儿的。嘿,还是我来替你挑。现代女人不为悦己者容,而是为了自己容。”

  安迪婉拒,回屋收拾一下就走了。过会儿,曲筱绡新换衣服,花枝招展地急匆匆地也走了,急得都没时间管樊胜美的闲事。樊胜美不禁大大松一口气,看起来曲筱绡听安迪的。樊胜美便抓住关雎尔问奇点是怎样一个人,一听关雎尔的描述,樊胜美就在心里将奇点枪毙了。安全的男人等于被发到好人牌的男人,领到好人牌的男人死路一条。

  关雎尔到底是没把奇点的衣服品牌说出来,基本上,人们尊重的不是人,而是人的角色,往往衣服的品牌影响判断,尤其是影响樊胜美的判断。而且她还担心一件事,“小邱等会儿来,会是什么态度?不知道还在不在埋怨我们。我心里想着,不管对错,我还是跟她道歉吧,她在外面这么住着,我真不放心。”

  “你以为小邱要的是一个对错?不,她只是要一个搬出去跟白主管一起住的理由,或者借口。”

  “她跟白主管,能永远在一起吗?”

  樊胜美想了会儿,“谁知道呢。恋爱恋爱,追求永远终究是一场赌博,追求快乐才能求仁得仁。”

  关雎尔将此话翻来覆去想了好几遍,将身边现成的例子一一对照,一时无法定论。她想了会儿,戴上耳机一边听歌一边看书,等邱莹莹回来。她决定了,不管对错,她道歉,她要给孤身一人在海市打工的好友邱莹莹留出大后方。她总觉得邱莹莹恋爱谈得太迅速太冲动,因此也特别危险。

  樊胜美一直在猜测邱莹莹该如何来22楼。在电话里,邱莹莹有点儿矫情地说,她与男朋友一起来,以便凡事有个商量。邱莹莹一句一个男朋友,樊胜美听着觉得像是向她示威。若邱莹莹真的以有男朋友为荣,来她面前耀武扬威,她得预想对策。

  但等两个多小时之后,樊胜美与关雎尔都饿得受不了,去楼下快餐店吃饭。上来,却见邱莹莹已经在屋,只是没有带着男朋友,也没有趾高气扬,而是拉着一张黑脸,泪盈盈对着两个人。樊胜美顿时侠义心起,冲过去道:“怎么了?有樊姐,不哭。还没吃饭吧?想吃什么,樊姐这儿有红烧排骨,酸菜鱼,香辣牛肉,很丰盛,想吃哪样樊姐这就给你泡哪样。”

  “邱莹莹爱吃香辣牛肉,樊姐,问你借一袋哦,我来泡。”关雎尔没樊胜美冲得快,她索性钻进厨房,动手烧水,给邱莹莹泡方便面。不等水开,就听邱莹莹在卧室里哇的一声哭开了。断断续续地,关雎尔听到邱莹莹的哭诉,白主管当着邱莹莹的面,跳上一辆敞篷跑车,跟三个太妹走了。据说这三个富家女是白主管刚交了一星期的朋友。这一星期里,白主管在外面玩得很疯,但邱莹莹要到今天眼见为实才肯怀疑。

  关雎尔不禁想到曲筱绡说的“这几天就能提供证据,容易得很”,难道又是曲筱绡所为?她不敢肯定,当然也不敢提起。而卧室里面,樊胜美抱着邱莹莹絮絮劝说,耐心之极。等面条泡熟,关雎尔捧面碗进去,她对邱莹莹道:“你回来就跟回家一样,这儿有樊姐呢。”

  邱莹莹哭声歇了,却抬头问:“樊姐,我能相信他只是贪玩吗?”

  “不能。”

  “为什么?”

  “贪玩是贪玩,人品是人品,不能混淆。”“天哪,天哪,天哪……”邱莹莹绝望大喊。“早醒悟早好,咱哪个好姑娘这辈子不遇上几个傻逼的。不怕,好姑娘拿得起放得下,视男人如衣服,而且是地摊儿的衣服。不哭了,不哭了。”关雎尔道:“邱莹莹,搬回来住吧。我们跟你一起去搬东西。这就去,趁那人还在外面疯玩,省得见面尴尬。”邱莹莹闻言,却是迷茫着一双眼睛,久久不肯点头。樊胜美轻道:“还等什么呢,等以后打架一直打到公司里,让同事看笑话?”邱莹莹依然不答应,好久才道:“樊姐,我心里在流血。”樊胜美再次紧紧拥抱邱莹莹,轻轻道:“樊姐和小关都在你身边。”邱莹莹又呜咽了半个小时,才跟着樊胜美,让关雎尔拉着,三个人一起去白主管的租屋。邱莹莹几乎是傻了,只能让樊胜美与关雎尔替她收拾东西。屋里合租的男生出来瞧,都是樊胜美应付。等收拾完,樊胜美让关雎尔拉邱莹莹出去走廊等,她留在屋里操起墙上的网球拍,将白主管屋里脆弱的东西砸得稀巴烂。经过合租男生身边,樊胜美昂扬着头,道:“我,樊胜美,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东西都是我砸的。哼。”走到外面,她一手拉一个,“妹妹们,咱们走。”

  那位合租男生看得只会翻来覆去说两个字,“哇靠!”

  安迪驱车赴约。可是根据背熟的地图到一处该是直路的所在,发现前面施工挡道。她只得退回改道,这一改,便迷失在茫茫城市之中。左三圈右三圈转下来,她还是死心求救。“对不起,奇点,我迷路,可能会晚到。我得找到一辆空出租车领路。这边空出租车不多。”

  “你在什么地方,形容一下,或者我可以指路。”“我左手是很旧的绿杨新村,右手是十二中,这条道叫绿杨新路。”“噢,你沿绿杨新路往北,上环北高架……”“请最好用向前向左向右来指路,我不认东南西北。”电话那头的奇点忍不住笑了,“幸好那段路我熟。你背对十二中站着,往右手方向开,到十字路口右拐,看到高架就上去,别挂电话,上了高架我再指点你。”

  安迪在奇点的一路指点下,终于到了一家叫作什么什么会所的地方。奇点站在门口开心地迎接她。安迪从来因路盲而被嘲笑,她本以为奇点也会嘲笑她,可奇点的注意力被车子吸引过去,安迪只得自嘲一句:“好车,可惜给路盲开。”奇点微笑道:“你是我见过最聪明的女孩子,好车有幸被你开。里面请。我刚才撞见几个朋友也在这儿吃饭,你介不介意坐一桌?他们是携家带口的。”“我不适应家庭氛围,不好意思。”“那就不一起,我们自己坐。我已经订一只酱鸭,还有其他你在国外不大可能吃到的东西。会吃鲥鱼吗?”“刺很多的鱼?不怕,小时候吃过。今天说好我请客。”“不行,地方是我定,菜是我点,要不是我请客,就像我存心敲竹杠。下次你定地方你请客。”“不行,我不能欠太多账。这回我请,说定了。”“我没有让女性结账的习惯。再说这儿是刷VIP卡消费。你还是死心塌地继续欠着吧,哈哈。”

  安迪无可奈何。联系进门时候需要刷卡,以及停车场上面满满当当的好车,以及奇点拥有充值VIP卡,她得出结论,奇点的经济条件不错。原来,她第一次见面时候不带包,不开车,不给手机号,一切都是为防范陌生人着想,奇点则是乘地铁来,乘地铁去,其实也是一样的想法吧。她心里不禁觉得好笑。她坐下,先让拿走桌上的花,称花粉过敏。

  更好笑的还在后面。菜一道道地上来,奇点的朋友一个个找着各种借口过来打招呼,招呼的时候眼睛则是看着她,她只好礼节性地回以微笑。后来连奇点自己也招架不住,只好暂时离席,去他朋友们的包厢打招呼。安迪才得清净享受这儿特制的好菜:烧烤家养正宗黑皮猪肉,两斤重的野生鲥鱼,秘制酱樱桃鸭,鲍汁鹅掌,塌棵菜笋丝炒年糕,大闸蟹粉豆腐煲……安迪吃得不亦乐乎。再加奇点的介绍,奇点似乎很懂美食,指点安迪为什么黑皮猪肉比较香,两斤重的野生鲥鱼可以从稍微冷了之后就结冻来辨别是否野生,等等,这些都是安迪闻所未闻。会所而且贴心地提供刀叉,让不会用筷子的安迪如鱼得水,她都忘了据说女孩子还有矜持这么回事,鲍汁当然要用面包清理干净,全部装入肚子。

继续阅读:第14章 不去精神病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欢乐颂(全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